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无双剑姬谭 > 第十章 无懈可击的防御
  这名强盗来不及有多余的想法,就只看见一道绚丽的白光闪过,强盗发现自己缓缓降落,而且眼睛竟然可以看见自己的身体!
  直至脑袋落在自己的脚上,强盗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下一刻强盗的意识直接归于虚无。
  一剑诛首!
  宦铃雪的动作干净利索,表情没有任何波动,甚至剑身都来不及沾上强盗的血液。
  随后宦铃雪的身影再次消失,犹如鬼魅一样穿梭在西罗盗贼团的强盗之间。
  利刃华尔兹!
  当宦铃雪再次出现,已经是在离强盗们五米远的地方,她面无表情,仿佛发生的一切都与这个人畜无害的女孩无关!
  但没人看到的是,宦铃雪碧蓝色的瞳孔深处仿佛有一个悲天悯人般的灵魂在祷告着。
  “好强!”诺吉呆呆地看着宦铃雪的背影,很难想象这么瘦弱的女孩身上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
  在他心里,已经偷偷拿宦铃雪和西莫憔的实力作比较了,他在想以西莫憔的实力是否能抵挡得住宦铃雪的速度?
  但是想来想去,诺吉只得出个五五开的结果!
  诺吉犹如遭受狂风大浪般震惊,在他心里拥有那么强大实力的剑术高手西莫憔都不一定能够稳赢的宦铃雪,和他之间的差距又有多大?
  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
  就连两名小女孩看宦铃雪的眼神都变了,虽然知道她杀得是坏人,就算她是非常漂亮温柔的姐姐,是为了保护她们,但这样眼睛都不眨的杀人,尤其是地上鲜血淋淋的场景,配上一袭白裙的天然呆宦铃雪,给她们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啪啪啪!
  伴随着突如其来的鼓掌声,一位穿着精致铠甲的中年男子带着赞叹笑容出现在胡同的入口。
  而他瞬间也吸引到了胡同内本就存在的人的注意。
  一双如同雄鹰般的犀利眼睛,粗犷不失威严的国字脸,高大威猛的体型生来就带给人一股压迫感,手里握着的是一把标识已被破坏的骑士长剑,有种凄凉神圣的感觉。
  “真是令人惊叹的剑术,没想到来到这个小小的福摩康尔镇,还能带给我这样的惊喜!”这位中年男子看到宦铃雪后愣了一下,接着大笑着说道。
  “请问你是?”宦铃雪呆呆地看着这位男子,疑惑地问。
  “杀了我的人,还不知道我是谁吗?”他挑了挑眉毛,愠怒道。
  宦铃雪想了想,不确定地问:“不动明王?”
  宦铃雪只能想到这个人,在这个时段,伴随着西罗盗贼团出现的高手,只能是传闻中不动明王本尊了。
  “虽然没听说过你个小姑娘,但你应该是莫西冒险队的人吧?你的实力不错,在莫西冒险队实在屈才了,不如到我这里来,我能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动明王不置可否地说。
  听不动明王这么一说,诺吉和两个小女孩都紧张地看向了宦铃雪,等她的回答。
  说实话,他们也没有想到不动明王会这么直接的挖人,他们也怕宦铃雪真的跟不动明王走,那样他们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
  “我不是莫西冒险队的人。”没有正面回答不动明王的邀请,宦铃雪随后把武器对向他,很明确的告诉了不动明王自己的选择。
  “是吗?那太可惜了!”不动明王叹息了一声,似乎惋惜地说:“本来还想着以你优秀的基因,和我结合后足以繁衍出完美的子嗣,既然你不领情,那我就只能摧毁掉了!我不想看到我看上的女人最后为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听到不动明王这么轻描淡写的语气,诺吉顿时感到一阵莫名的恼火,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宦铃雪对不动明王的话却不知所谓,对于对方诚恳的邀请她只能以天然呆的表情略带歉意地拒绝:“抱歉,如果你执意要攻打福摩康尔镇的话,我们就无法成为伙伴!”
  伙伴?
  诺吉顿时瞪大了眼睛。
  原来宦铃雪是把不动明王的话单纯理解成了想让自己成为他的伙伴,而且看宦铃雪的表情,她是完全对于男女之间的事不理解!
  不知为何,诺吉竟然感到一阵安心,这样的话也就是证明宦铃雪此时依然很大可能是单身的!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不动明王也是露出了讶异的眼神,接着大笑着说道:“小姑娘,我对你是越来越感兴趣了!来吧,让我试试你的斤两!”
  宦铃雪自己对于他们的反应感到一些疑惑,难道是自己不经意间又说错话了?怎么他们看自己的表情都有些古怪,就像看稀有动物一般。
  在他们身上宦铃雪并没有感觉到纯粹的恶意,所以也没有理会这些异样的眼光。但对于不动明王的挑衅,宦铃雪不可能不作回应。
  “得罪了!”宦铃雪微微点头,对不动明王表示一下敬重。
  接着,如同一股烟,宦铃雪刹那间消失。
  “不错的速度!”不动明王微微颔首,眯着眼,赞叹不已,接着又摇了摇头,惋惜道:“但是这样还远远不够!”
  不动明王突然拔起骑士长剑,朝着一个方向挥去。
  砰!
  兵器激烈的碰撞声,宦铃雪的身影也应声而现。
  宦铃雪愣了一下,虽然说对于不动明王的实力她也暗自做过心里准备,但这样面不改色的挡下自己的攻击她也有些惊讶。
  她并不是以力量见长的剑士,与不动明王以硬碰硬不是明智的选择,所以一次攻击没有占到好处后立刻后撤!
  对于宦铃雪的反应不动明王见怪不怪,用轻松的语气笑着说道:“我曾经是一名帝国骑士,拥有着已经成为本能的直觉能力,面对危险,就算眼睛反应不过来,身体已经作出反应,所以想要偷袭我或者用看不见的招式伤害到我近乎是不可能的事。而这也是我被称为‘不动明王’的原因之一!”
  宦铃雪再次消失,不动明王依然保持着轻松的表情,接着说道:“另一个原因,那是因为我曾经在一个古战场上偶然淋浴过泰坦一脉神灵的血液!你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神灵的血液又岂是凡人所能窥觑的?”
  不动明王的表情逐渐狰狞起来:“当时与我同行一共有数百人,我们一起被泰坦神邸尸体的血液淋到,那过程疼痛无比,皮肤都被神灵血液腐蚀完了,所有人都变得血肉模糊,最后只剩下骨头!只有我坚持住并活了下来,但是带来的结果却如脱胎换骨一般,我的身体变得非常坚硬,一般人根本伤害不到我!因此很多次战斗,我都一步未曾挪动,对手就已力竭战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