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亲爱的盛医生 > 第276章 护花使者
  “我做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
  夏心澄捧着自己的花束:“我们做的是一样的事啊,你没看出来?”
  “神经病!”尹安彤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她抱着花束离开,决定下次再来。
  夏心澄知道她不会死心,便追上去:“美女,想知道怎么追盛医生吗?我知道秘诀呢。”
  “你既然也喜欢他,怎么会那么好心告诉我。”
  “对嘛,我说得话,你可以反着做,当然你要是相信我,也可以按我说得做。”
  “我不想听。”
  “别不听嘛,以后你要是再来找盛医生,我们可以继续探讨,盛医生最喜欢吃草莓蛋糕,你下次可以买一些过来。”
  尹安彤烦躁的按着电梯下行的按键,无视夏心澄。
  “叮!”
  电梯门开,站在里面的正好是盛瑾天和他们科室的医生。
  盛瑾天见到夏心澄温柔一笑,准备开口的时候,夏心澄抢先一步:“盛医生,这位美女喜欢你,还想送你花,在办公室门口等了很久呢。”
  尹安彤有些窘迫,轻声的打着招呼:“盛主任,我是想来感谢你上次为我看病。”
  盛瑾天眼神冷淡的开口:“你应该感谢的是心外科的何主任,毕竟失眠的问题是小,你心脏的问题更为重要。”
  “谢谢盛主任,何主任那边我已经去过了。”
  “这里是我休息的办公室,以后请你不要再来,如果真有需要,可以去门诊大楼找我。”
  “好。”
  尹安彤笑着点头,转身进到电梯。
  门关上的一瞬间,尹安彤看到夏心澄手中的花束被盛瑾天接了过去,为什么护士说盛瑾天不喜欢花,他却接了那个女孩的花束?
  尹安彤在电梯里思来想去,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女孩要么真的脑子有病,要么就是脸皮厚,像她就做不出来这样直接扑过去。
  “今天这么有心?还送我花。”盛瑾天看着红玫瑰就想到了那晚。
  “还好今天来了,总女生惦记你,心外科的病人都来看神经外科了,盛医生,这么全能哦!”
  两人进了办公室,盛瑾天伸手拉住她,俯身下去,绵长一刎后,他笑着问道:“你这是吃醋吗?”
  “当然,你知不知自己长得有多好?知不知道自己医术有多高?知不知道她们都对你流口水?”
  “最后一个我知道,脑瘫的病人确实习惯流口水。”
  “我说的才不是这个!”
  夏心澄踮起脚,环住他的肩膀,回刎过去。
  “今天下午还有手术吗?”
  “有。”
  “几点?”
  “三点。”
  夏心澄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一点半。
  “你睡一会儿吧,我陪着你。”
  “好。”
  盛瑾天说,只要靠着她,他就会觉得很安心,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现在在一起,可以光明正大的牵手,拥抱,想想,有个喜欢的人,感觉真好。
  盛瑾天上班后,夏心澄便离开医院,她把手机调了静音,点开看的时候,微信显示有消息。
  白子羡的头像上有个红色的气泡,点开一看,她气的差点跳起。
  白子羡竟然说她邀功,把视频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妄图得到他的感激?!
  忍着冲动准备打电话过去,她决定先打给另一个人。
  “知道我杀青还打电话来,有进步。”
  “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拍戏。”
  “我心情很不好。”
  “找你男朋友去。”
  “和他没关系,是白子羡!”
  “你等一下。”
  江忆南拿着剧本走到远处的保姆车里坐着。
  “说吧,怎么了?”
  夏心澄把之前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江忆南耐心的听着。
  “我就说嘛,你出事后,酒店就换人了,哪能弄到什么视频,看吧,让你多管闲事。”
  “难道他觉得那视频是自己找到的?我真是看错人了!”
  “记住,以后有什么善心都发在我身上,投资我比白子羡回报大。”
  “嗯。”
  “所以,你帮我问了吗?”
  “哎?问什么?”
  江忆南冷哼一声:“你竟然忘记了?我特意交代你了的!”
  夏心澄回想了一下,还真是有件事忘记了。
  没办法,回来先是受了刺激,着凉生病,随后的一周就和盛瑾天没羞没臊的在一起,江忆南交代的事情全部都忘记了。
  “今晚就问。”
  “为什么不是现在?”
  “盛医生在做手术,不带手机。”
  “哦,好吧,你晚上记得问。”
  “知道了。”
  挂了电话,夏心澄心情好很多,没想到她竟然可以和一个大明星倾诉自己的烦心事,没办法,谁叫他知道的多呢。
  江忆南从车里出来回到片场,今天是他杀青,还有三场结束。
  晚上收工后,剧组准备了杀青宴,江忆南也准备了礼物给大家,粉丝也做了应援,可以说声势浩大。
  回酒店后,江忆南走到了拐角的一个房间,这里比较安静,白子羡最先选的这里。
  敲门,门开,白子羡看着他有些不耐烦:“我要休息了,发酒疯请回房间。”
  江忆南抬手按住门:“我们的塑料兄弟情今天也杀青,所以送你份礼物。”
  他的力气比白子羡大,无奈,白子羡只能让他进屋。
  刚进门,江忆南就把门插安全扣。
  “你要干什么?”白子羡穿着便服,妆也已经卸了。
  “做一件早就该做的事。”
  说完他抬手一拳打在他的肩膀,突然的冲击,让白子羡脚下不稳,直接倒在沙发上。
  “你竟然打人!”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江忆南。
  “要不是因为你是艺人,我就直接打脸了。”
  “江忆南,你是不想混了吗?你以为……”
  “你动我一下试试!”江忆南十分硬气。
  白子羡怒瞪着他没有说话,张科和他说过,江忆南不像表面那般柔弱,他的个性强硬,而且当初和楚煜合作,手上掌握了很多楚煜得到消息,动他,等于动了很多人。
  “你打人,还有理了?”
  “我这一拳是替夏心澄打的,你可以讨厌任何人,但没资格讨厌她,如果不是她,你现在就退圈了!”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果然是好朋友。我被陷害,你们比谁都清楚,现在想让我感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