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一)土黄玉珠吟九歌,三思而行笑云遮。
  (一)
  土城。
  黄沙弥漫。
  从外看,这是沙漠中的一座不太起眼的城池,周围没有绿洲,没有湖泊,没有生机。有的是空洞,有的是寂寥,有的是蛇蝎爬虫。
  没人觉得这种地方能够生存下去,更别提生活。
  但从里面看,这像是都城一般,繁华,耀眼,引人入胜。
  “来,给那边的客人端过去。”大娘煮好了热腾腾的一碗葱油面。一少年接过,不太情愿的假笑着,点点头。
  “客人,您的面好了。”
  “诶,小子,我问你几个问题。”这位客人叫住了少年。
  少年听言又转身过来,看着客人,疑惑。
  “你们这土城为何这般热闹。”
  “客人您是?”
  “噢,我是马商,第一次走你们这条线,来来往往的人都告诉我一定要去土城看看。”
  少年听是个商人原来,坐在了他的对面,反正也懒得去跑上跑下,借此机会偷偷懒。
  “你可是来对地方了,我们这土城,虽然只是沙漠中的一个小小的城市,但是这是许多路线的中间枢纽站,都得经过我们这,自然而然人就多起来了,想不热闹都难呢。”
  这商人吃了两口又问对面坐着这小子。“这人多归人多,你们这周围都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我是进来了才知道原来别有一番天地。”
  少年翘起了腿,得意洋洋的样子。“那当然了,不知道的人都认为这样,可是我们这里不缺水,我们这里的原住民吃喝拉撒早就被解决了,我们呀,只和外来的人做买卖。”
  “从何而来?”
  少年做了一个悄悄说话的动作。“来,你过来,这个啊…”突然一棒子敲到了这个少年的头上。“哎哟,谁呀!”
  回头一看,是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小伙子。
  “过来,我找你有事。”
  “不好意思啊,我朋友。”少年给这位客人赔了不是便尾随过去。
  “好你个李三思,你打我干嘛?”
  “徐笑笑,你知道你在干嘛吗?你准备把我们的土城的秘密全都告诉别人吗?你的嘴巴能不能管住,这让别人听到了你就等着被驱逐出去吧。”
  “这有啥,他还能偷走了不成。”徐笑笑靠坐在一旁。
  “你忘了你爹?”
  “你可以不要提他吗?我也可以和你一样没有爹。”
  “皇子走前下过命令,任何透漏土城秘密的原住民,永久驱逐。希望你不要做一些傻子做的事。”
  说完,这个名叫李三思的少年就消失在了徐笑笑面前。
  “真是烦透了,我知道了,大将军,您慢走。”徐笑笑无奈的摆摆头,又回到了店里。
  皇宫中。
  “将军,最近土城出现了很多商人,属下调查过程中发现,这些商人相比以前有一点不同。”一位士兵右手放在左胸,对这位英俊的少年单膝跪下行礼。
  “讲。”李三思转过来,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以往的商人都只会在土城停留一日,购置干粮和水以及货品贸易之外就会赶路去往下一个城市。”
  “而这一次发现最近的商人停留的时间都变长了是吗?”李三思喝了一口淡茶。
  “将军早有所闻?”士兵抬头望着李三思。
  “起来吧,深入调查,让城里的客栈配合,把可疑的都带到土牢里去。”李三思摸了摸茶杯,思索了一下。
  “是!”士兵倒退着小步地退出了房间。
  士兵退出了房间,关好了门。李三思站了起来,望着墙上的地图,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怎么了,李大将军。”
  突然从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位老人。
  “老师,我有一些困惑。”
  “你指的是极门打开了一条缝吗?”
  “对,是什么样的人,想进去,而且能打开一条缝?”李三思转过身看着这位老者。
  眼前这位老者,是土城的原住民,是土城皇子的老师,是土城大将军的老师,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上阳之人,他叫云。
  “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已经开始怀疑,有人已经进了土城,想夺走土城,对吗?”
  “我自然瞒不过老师,也没想瞒老师,我知道,要想打开极门,必须有五行钥匙,而我们土城就是其中一把钥匙。”李三思指了指地图上土城的位置。
  “那其他的钥匙你知道吗?”云老师走到地图前。
  “弟子所知甚少,一心只有保卫土城,实乃莽夫,洗耳恭听。”
  “哈哈,三思啊,你要是再努力一些,肯定就要超过皇子了。”
  “老师说笑了。”李三思示意让老师上前,自己退后了两步。
  只见老者走上前,抬起手,在地图前摆动了几下衣袖,地图上出现了几个地方,是三思以前不知道的。
  “以前从未告诉过你们,现在也是时候了,再不说老朽就怕你和皇子一样失踪,老朽就没人可讲了。”老人坐了下来,端起了茶杯。“这世间的修为分为阴阳两仪,底层为左阴右阳,往上第二层为至阴柔阴和至阳虚阳,第三层则为上阴上阳,第四层是最高境界也就是所谓的极门。你现在就是第二层的至阳之人。这世间进入极门的人,也就是创造我们修为的人,他叫极,当初极创造了这修为境界,发现也有了强者弱者,而弱者饱受欺凌,所以为了让那些体弱病残天生的弱者也能够变强,就蕴藏了修为出来,人们可以通过接受上阳上阴境界的人的传承,分出一些修为到自己的身上,从而开始修炼。我们的修为的源头都是极。”
  “这我知道,我和皇子就是老师分给我们的修为。”李三思给老师斟茶。
  “嗯对,极当初为了继续修炼,提升自己,把自己关在了一个地方,圣国当时正在战争中,请求极出关帮助圣国,极也没有答应,不过,他答应当时的圣王,他可以让圣国的人变得强大,就创造了修为境界,把自己的力量分了天下人。之后圣国打赢了战争,就有了今天的圣国,极也消失了,传说他找了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继续修炼,他进去后自己还关上了一道石门,而想要打开这道门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他自己出来,但基本不可能,现在没人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不过极当初害怕有人误入歧途,来破坏这个他创造出的修为世界,所以就有了第二种打开门的办法。不过这些都是传言。”
  云捋了捋胡子,看了一眼李三思,发现他听得入神,笑了笑。
  “这世间修为者也分派别,极当初把自己的修为进行了划分,变成了散五行,三元素,一极门。散五行分为,金木水火土,这五行也就是打开极门的五把钥匙,金的钥匙就在我们的西北,都城东北的绝音寺,木的钥匙就在都城的西面不老林,水在都城内的花仙山上,火则在日月宫,也在都城里,是都城的皇宫守卫部队,也就是和你差不多,守卫着都城,土就是我们,土城,土的钥匙就在这。这散五行中,每个派别传到现在都有一个人会守护自己的钥匙,皇子失踪了,所以我们土城的钥匙谁也不知道在哪里。”
  “那三元素呢?”
  “这虽说是散五行,但也有高低之分,江湖上也传言着这样一个排名,一水牡丹二火龙,三佛四沙五老木,水火金土木这样一个排名,为什么水火排在前面,因为他们也是三元素,三元素是风、水、火,他们能够控制所代表的元素,和我们相比,在能力上要强很多。一极门这种境界,这世间只有极一人达到。”
  “意思是,这风比五行都要厉害。”
  “可以这样说。”
  “那老师你认识风的掌门吗?我可以找他学修行吗?”李三思渴望的眼神。
  “不可以,你也不可以再提。”
  李三思见老师和往日有所不同,严肃很多,感觉自己触碰了雷区。
  云没有理会李三思,继续讲道。“所以这一次极门漏了条缝,没人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极要出来了,也许是谁在试着打开它,只有上阴上阳之人能感应到极门的动作,所以这一次散五行和三元素应该都在想知道,是谁动了极门,也都加强了警惕,守护着自己的钥匙。”
  “那只有我们最可笑,连守护的钥匙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身为土城的大将军,守住土城就行了,我们土城虽然在沙漠,都城的蛮荒之地,但也属于圣国的一部分,不要辜负了当今圣王,也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江湖是江湖,但别忘了,你也是个将军,保家卫国是你的责任,要对得起圣国。”
  “老师,我还有一个问题。”李三思右手放在左胸单膝下跪对老师行礼。
  “讲。”
  “如果,有人想强行打开极门,会怎么样?”
  云老师紧皱了一下眉头,看了一下李三思。“什么都会没有。也没人想看到那一幕。”
  “那为什么会有人想打开极门。”
  “因为那个人说,极把自己剩下的所有修为都关在了里面,谁要是能进去,谁就能成为极,谁就是这个世间的造物主。”
  “那个人?”李三思有一些困惑。
  突然,地面开始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