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二)白凤
  (二)
  “怎么回事?来人!”李三思觉察不对,这地面怎么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不好!”
  只见云老头突然站了起来大叫一声,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不对,消失在了房间。
  李三思转身一看,老师已经走了,以他现在的修为是没办法知晓老师去了哪里,瞬身对于他来说也跟不上老师的瞬身。
  每个境界的不同,修行者的能力就大有不同,虽然可能第三层的会的招数第一层也会,但是却相差甚远。
  “报!将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土城地面开始剧烈摇晃,居民们都跑出来了,我们已经分散到了城内进行控制。”
  “好,我马上就到。”
  李三思感到诧异,莫非是来了什么邪魔歪道。打发走了士兵,并告知全城出动,封锁城门。
  虽然晃动不大,但他看着地面,感觉变得非常强烈。
  他来到了城中,所有的居民都已经来到了街道上,周围都是士兵,此时就能看出,日常的训练还是有用的,土城的原住民们都在士兵的组织下聚到了一起,基本没有什么伤亡。
  “嘿,三思!”
  隔着老远,李三思就看见徐笑笑朝自己招手。可现在情况紧急,他也没有闲工夫去搭理他。“副将何在?”
  “李将军,末将在。”此时从士兵队伍里跑过来一个大汉。
  “你在这里组织好,让他们不要放松警惕,不要让陌生闲杂人等随意走动,特别是禁忌之地。”
  “诺!”副将行礼后迅速退了下去。
  对了,禁忌之地。
  李三思说完自己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就听皇子说过,土城的禁忌之地有一个通道是通往地下的,这也是土城的命脉所在,那正是土城繁荣的秘密,因为那里提供了用不完的水,正是有了这神水泉孔,土城在这沙漠中不再那么荒凉。
  既然地下开始晃动,为何不去看看。
  说罢,一个瞬身才来到了禁忌之地。
  撕下黄符,揭开了咒印,打开了这许久没有打开的大门。
  看着这巨大的书房,想起了儿时自己与皇子在这里玩耍的模样,摆了摆头,李三思也知道此时此刻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进到皇子书房深处,看到了那幅书画,掀起来就摸到了一个暗孔,用手指一顶,墙体就开始松动,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巨大的墙面开始转动。
  渐渐,一个地道出现在面前,李三思在门口行了个礼,便起身走了进去。
  当他越走越近一点时,听到了打斗声,这好像是老师的声音,果然,老师早就发现了根源所在,一个瞬身,李三思来到了洞穴深处。
  靠在石壁旁,三思顺着过去,隐约看见老师和一黑衣人在对峙。
  “这么多年了,还是放不下吗?”
  “老师,您最好还是不要挡着我。”
  李三思听见这黑衣人称呼云为老师,莫不是皇子?可从未听说云老师除了皇子和他之外有第三个徒弟。
  李三思按耐不住,冲了出去,想弄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地下像是一个天然的洞穴,说这是在沙漠里,估计没人会相信,李三思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禁忌之地。二人还是站在那里,没有被冲出来的李三思所惊吓到。
  “老师,他是谁?”李三思瞬身到了云身后。
  “老师,看来我这逆徒你都没有告诉我的同门师弟吗?”
  “你不配!”云像是被激怒了一样,没有理会李三思。
  两人突然都不说话了。
  李三思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这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吗?
  突然黑衣人的衣服被炸开,这,才看清了眼前这人模样。
  虽是一男子,头插凤钗,面容清秀,一袭白衣,嘴唇却是乌紫,再往下看双手被布条包裹着,如果不是认为这是敌人,或许见面会认为此人像是皇宫贵族之人。
  回过神来,李三思发现二人根本不是站着不动,而是在“战斗”,只不过自己修行太低无法感知。
  老师的额头开始冒汗,看来比较激烈。
  李三思在旁也是干着急,感觉自己帮不上什么。
  突然,老师捂着胸口,单膝跪倒在地,一口老血吐了出来。另一边,这俊俏男子往后连退数步,朝天怒吼一声。
  “云老头,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土城,是先皇托付于我,旁人休想动其…”云虚弱的说。
  话还没说完,突然李三思感觉是被有人拉了一下,身子悬空。
  原来是这男子伸出手,对着李三思,一股黑气从他缠满布条的手里伸了出来抓住了李三思,被吸到了空中。
  云老头反应过来,也伸出手,想把李三思拉回来。
  二人又开始了较量。
  “怎么了,云老头,自己的徒弟这么重要吗?”
  云老头不吭声,一手捂着胸口,一手在运功发力。
  “啊,啊!”
  李三思在中间痛苦的叫着,被这两股力量拉扯,感觉自己的身体随时都会被撕裂,他咬牙切齿,自己的力量在这两人面前显得多么微不足道。
  “白凤,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哈哈哈哈哈,老师,执迷不悟的是你吧。”
  时间来到十年前。
  在一个山洞中。
  “这就是极门吗?”白凤对着云老师问道。
  “照理来说,应该是。”
  “云老师,您是圣国的护国士,这极门的秘密就交给你了。”圣王对着云老师说道。
  “圣王荣耀,老臣必当不负所望,况且还有我这徒儿,圣王大可放心。”云单膝跪地对圣王行礼。
  “不必多礼,您是我敬佩之人,弟子白凤也是极所选择的极选之人,三元素风的当家,你们俩合力,天下是无人能敌啊。”
  “圣王荣耀!”
  二人同时跪下行礼,圣王点了点头,消失在了洞穴中。
  “圣王现在修为境界也提高了很多啊。”白凤一脸惊讶望着老师。
  “这一国之君,肯定要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不管是什么样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这样才能服众,圣王修行之路尚浅却已经参悟到了至阳境界,不过,老朽更为佩服的不是这些。”云老头捋了捋胡子。
  “听老师言。”
  “是圣王的帝王之气,一般匹夫见了都会畏惧三分,相反平时却格外低调,脱掉行头,无人识君。”
  “徒儿明白。”白凤对着云老头行礼。
  “哦?你明白什么?”
  “老师是想让白凤学习这帝王之气。”
  “住口!”
  云老头转身怒斥白凤。
  “这种话你在我面前说说也罢,不可再提,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说罢,云老头消失。
  白凤抓了一把地上的碎石,站起身来,咬牙切齿,这些碎石在手里慢慢变成了灰,又从灰直接变成了气,消失不见,白凤也不敢言语,瞬身离开前,看了一眼身后的极门。
  回到十年后,一样是在一个洞穴中。
  “当初你就是误入歧途,想进去极门,如今,你依然执迷不悟!”云老头朝着白凤怒斥。
  “哈哈哈,当初你让我进去的话有这么多事情吗?”
  “孽徒,你知道打开极门会发生什么吗,圣王开恩,才留下了你的性命,如今你还想重蹈覆辙!”
  白凤咬牙,内力却崩开了双手上的布条,结果看见的,是一双长满了鳞片的手。
  “你?!”云老头看见了这一双手。
  “没错!我吃了护国麒麟。”白凤露出了阴险的笑容,这瞬间这个俊俏男子变成了地狱的修罗一般,令人胆怯。
  “当初你妄想进去极门,我废了你的双手抽了你的修为让你破定,让你永远不能修行,没想到,你却,你却做出如此之事!这护国麒麟是你的堂兄所变,你却夺你兄长性命!”云老头双眼血丝渐起。
  “哈哈哈哈,你还是管好自己的性命吧!”白凤大笑起来。
  云老头站了起来,另一只手抬了起来,李三思此时早就昏了过去,只见他的魂魄样的东西从他的头冒了出来,被云老头抽了过去。
  瞬间二人都向后退了数步。白凤被自己的内力所反弹,狠狠地打在自己的胸口,跪倒在地。
  “云老头,你,你不惜让他破定来切断我的内力,让其反弹,你又毁了一个徒弟,哈哈哈!”
  “我是在救他,就跟当初一样,只不过你不是他。”
  “等着吧,云老头。”
  “有我在一天,你休想得逞。”
  说罢,白凤消失了。洞穴里只留下了云和李三思。
  云感知白凤已经瞬身离开了土城,终于瘫坐在地,连吐数口鲜血,望着眼前不远处昏迷的李三思,自己也昏倒了过去,在自己要闭眼之时,隐约看见一个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难道是白凤杀了一个回马枪吗?看来自己的命数也尽了。这土城终究还是没能守住吗?自己对不起先皇的嘱托。
  带着这些内心的想法,云实在是支撑不住,闭眼,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