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四)客栈
  (四)
  “这都城离我们有多远啊?”
  “大概一两天路程吧。”
  “这就要离开大漠了,还有点不习惯啊。”徐笑笑望了望身后,看了看四周,虽说荒凉,没有人烟,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他们从小生长的地方,再熟悉不过了。
  “我记得你不是说过,想有一天能出这大漠,去更远的地方看看吗,这不就是去都城了吗?”
  李三思也顺着徐笑笑的目光望了望身后四周,出了这土城,就像是进入了新的环境,他们面临的就不再是熟悉的,接触的都是陌生的。
  赶了几个时辰的路,天上偶尔飞过几只鹰隼,砂砾中偶尔路过几只毒蝎环蛇,终于看见了一间客栈。
  将马栓在了马棚前,这时候立马就有一个店小二跑了过来。
  “客官,您里面坐,马儿让我来。”
  徐笑笑看着小二还挺麻利。“对啦,给我的马儿喂得饱饱的,我也要去吃的饱饱的。”
  这应该是大漠之中为数不多的客栈了,早些年李三思也跟着护粮部队出过一次土城,去往蛮夷之地,路上也没见过两三家客栈,能有个遮阴歇息的地方就是老天爷开眼了。
  “爷,来,里面坐。”
  这店老板也挺热情,跑到门外来迎接李三思他们。可能对他们来说也是如此,很少能接到几个客人,应该大多数都是来往的客商吧。
  “老板,就来几盘下酒菜,半斤米酒,这喉咙都要干的冒烟了。”
  徐笑笑热的解开了腰带,衣服敞开着,脱掉了面罩,扔在了桌子上。李三思也觉得,要不是这儿有家客栈,可能这喉咙都要冒烟了,带的水袋里的水都喝光了,实在不解渴,他自然没有徐笑笑这么粗犷,只是解下面罩,弄了弄衣服领口。
  “来,我先把酒给爷端上来,看这样子也是赶路赶累了。”店小二跑了进来。
  店小二直接和老板端了两坛酒上来,“客官喝多少算多少,不够咱这有的是。”
  李三思接过酒坛,往碗里斟满,一饮而尽,舒坦。
  徐笑笑接过酒坛便是对着坛口抱着就开始,省去了拿碗倒酒的过程,豪迈。
  “啊,真是太舒服了。”
  徐笑笑对着李三思笑了笑,看着李三思温文尔雅的样子。“你这也太讲究了吧,还用碗,这样喝,多舒服。”
  李三思没有搭理徐笑笑,倒是对着客栈比较感兴趣,问起了店家。
  “店家,你这客栈为何外面招牌也无一个啊?”
  “小店经营,无名客栈那便叫无名客栈就是,再者,这本是自己家业,有客便待客,无客也得在此,这黄沙一吹,再大的旗子也得淹没,没人会在意的。”
  “就你与这小二两人?”李三思又端起碗喝了一口米酒。
  “对,这是我犬子,就我父子二人,他娘过世的早。”
  李三思点了点头,徐笑笑则不在意,而李三思似乎就觉得有些蹊跷。店家老板说完便进了后厨。
  “小心,这家店有问题。”
  “有何问题,你我都喝了这米酒,也没有感到身体不适。”徐笑笑倒还纳闷起来,觉得李三思有些多疑。
  “这店家老板与我说话之时,手不自觉在颤抖,额头也见有汗,这店小二更是奇怪,刚刚端酒上来时你只顾着这米酒,没有观察到,这小二更像是老板,老板像是小二,小二端酒时腰板挺直,老板倒是像小二的样子点头哈腰的,最后也是老板将酒接过放在我们桌上。”
  徐笑笑听了,放下酒坛。“有的人就是你这样被吓死的。”
  “更重要的是,这老板穿了一双草履,而这小二竟是靴子。”
  “当真?”
  “我骗你作甚。”
  “我觉得你还是想太多了,别人穿什么鞋子你都要去看两眼。”徐笑笑嬉笑起来,觉得李三思过于警惕了。
  另一边,在后厨。
  这店小二居然在饭菜里倒迷药。果然,李三思的观察得出的结论没有错,这家店是家黑店。
  “我可告诉你,我刚刚仔细看了,这外面的客人你知道是谁吗?”
  “就算是玉帝老儿来了小爷也要给他迷翻了在这。”这店小二继续炒着菜,用袖子擦去额头上的汗。“这药混入菜中立马无色无味,他吃出有问题时,早就为时已晚了。”
  “这外面坐的可是土城的边城大将军!”
  “李三思?”店小二突然停止了动作,转身望着老板,小声地说。“你确定是?”
  “哎呀,我骗你干嘛啊,我之前就在土城经常购置货物,这边城大将军我还能认错。”
  店小二听了无言,在开始左右徘徊起来,低头思索着。
  “你要想清楚,这李三思,才二十有余,小小年纪破格被提拔为边城大将军,当年抵抗蛮子大军时,可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这几年你看这蛮子哪敢进军这土城周边一步啊,收手吧,把这菜倒了!”
  “那都是传言罢了,一个毛头小子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大将军又怎样,我今天把他杀了,岂不是也扬名天下了吗?”店小二逐渐露出阴险狡诈的面孔。
  “你,你为何执迷不悟呢!你把女儿换给我,我不想和你一起去死。”
  这店老板感到害怕。突然这店小二拿起菜刀架在老板脖子上,恶毒的望着老板。
  “听着,你也知道你女儿在我手里,那就给我乖乖的,不然你就像这角落的几个人一样了。”
  店老板目光顺着过去,看到了角落,角落里躺着几个死人,还有几具白骨。立马腿软,吓倒在地,瘫坐在那里,靠在墙上,鼻涕眼泪一起出来,整个人像个小孩子一样吓得失了神。
  “小二!这酒都快喝完了,菜怎么还不上啊!”
  外面传来吆喝声。
  “来咯,爷,稍等。”店小二放下菜刀,端着一盘菜,出去之前踢了一脚老板。老板此时已经神志不清一样。
  店小二笑嘻嘻地端着菜从后厨出来,把菜放到了桌上,“爷,先吃着,就我一个人有点慢,稍等稍等,马上就给你上齐。”
  “快点,都快饿死了。”徐笑笑对着小二恶狠狠地说。
  店小二立马转身跑进了后厨。
  “这店小二刚才端菜的时候我就看见了他的手,那是修行者的手,长期练功导致的双手手指缝隙有茧,他…”
  李三思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徐笑笑早就开始大吃起来。
  “喂,徐笑笑!”
  “别说,这菜还……真…”
  徐笑笑应声倒在了桌子上。果然,李三思觉得自己没有想错,这菜也有问题,这店小二老板有问题,这家店也有问题。可现在徐笑笑已经被迷倒了,真是该死,李三思抱怨自己没有制止徐笑笑,现在自己一个人,又不能丢下徐笑笑,只好见机行事。他整理一下桌子,看了看后厨,自己也准备进入状态。
  店小二炒完了菜,看了看地上的老板。
  “废物东西,来帮忙。”
  老板战战兢兢地站起来,站到小二旁边,又斜眼看了看角落的尸骨,咽了咽口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店小二看了看外面此时的情况,看见李三思摇头晃脑的样子,他知道这盘菜里药量只放了一点点,为的是先让人进入状态,没有了防备之后再下大量的药,这样避免会出现失误,有人会察觉。
  “我提醒你,别给我出什么差错。”小二转身把菜都放到了木盘里,递给老板。“这个威武的大将军已经进入状态了,他肯定认为自己喝醉了,你要是搞砸了,你知道后果。”
  老板点了点头,站在后出门口,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强忍着情绪,笑着走了出来。
  “爷,菜来咯。”老板点头哈腰的把一个个菜都放在了桌子上。“客官这是好酒量啊。”
  “店家,你这米酒,够味。”李三思故作醉醺醺的说话。
  “没事,爷,这赶路也辛苦,吃点菜,我们这楼上可以休息,待会儿我扶你上去。”
  这徐笑笑则像死人一般躺在旁边,没了反应。
  “你,这么点酒量就出来喝酒,喝什么啊?滚回家去吧,丢人现眼的。”李三思开始对着徐笑笑骂道。
  老板点点头,小心翼翼的退回了后厨。
  “差不多了,他已经不行了。开始胡言乱语了。”
  “不行,等他倒下了,你都说了这是个大将军,肯定不能失手了。”店小二看了看老板,又悄悄的盯着外面。
  李三思也悄悄地望了眼后厨方向,看见二人正悄悄地漏出一条缝隙在看着自己,想着差不多也该倒下了。
  店小二一看,李三思硬生生地砸到了地上,躺着不动了。
  “哈哈哈哈哈,这边城大将军,也不过如此嘛,把你的人头割下来,拿给蛮子应该能换不少钱。”
  “那你可以放了我和我女儿了吗?”
  “滚一边去老家伙。”店小二甩开老板,抄起菜刀,走了出去,就要结果了李三思。
  店小二跪了下来,把李三思的衣服掀开,露出脖子和胸膛。
  “可惜了,英雄枉少年啊,只怪你碰到了小爷我,这后大半辈子的路爷帮你走完,你就乖乖的上路吧,爷后大半辈子的财富就靠你这颗项上人头了!”
  说时迟那是快,就在这店小二抡起菜刀,就要劈到李三思脖子时,李三思突然睁眼,嘴里包着一口米酒,全喷在了店小二眼中,店小二扔掉菜刀,双手捂着眼睛,惨叫起来。李三思站起身,向侧方一步,踩在凳子上,空中踹了一脚柱子,整个人在空中螺旋几圈,腿抡圆了直接像一把刀一样顺劈在了店小二的脸上。
  店小二飞出数米之外,最后撞到一根柱子上,掉在了地上。店小二又爬了起来,扶着柱子,李三思预乘胜追击,跑过去,双手想抓住店小二,店小二突然从手里撒出在地上抓的黄土,李三思虽伸手去挡但也防备不及,一脚便被踢到后面桌子上,身体硬生生砸碎了桌子,在地上捂着眼睛难受的翻滚。
  “我以为这大将军多大能耐,原来已经不是个修行者了啊,哈哈哈哈,真是让我捡了一个大便宜了。”只见店小二双手如刃,横在身前。“我这手刀好久都没有劈过活人了。”
  原来这店小二也是修行者,将玉珠所散发的修为集中到了双手,让其附在双手上,从而变成如刀般一样锋利的“手刀”。
  老板此时在后厨看的胆颤心惊,已经站不稳了,靠在门上,蜷缩一团。
  店小二没有给李三思喘息的时间,向前一步便踏起跃向空中向地上的李三思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