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六)都城
  (六)
  “这老不死的,竟然伤我如此之重。”
  白凤回到了自己的圣坛。
  “当家,这云先生年事已高,为何还能伤到你。”这时一位女子从一旁走了出来。
  只见此女子也是一袭白衣,头插凤钗,柳叶眉,樱桃嘴,高鼻梁,好一副倾国倾城的容貌,脚踩碎花小鞋,手持墨玉骨扇,正所谓天上一华年,仙女赛人间。
  “这云老头虽说百岁高龄,可玉珠毫无破损,我与他镜像博弈之时,他与我不相上下,都怪我大意,被自己的瘴气弹回,伤到自己。”
  白凤靠坐在大殿的宝座上,这宝座上刻着十条凤凰,栩栩如生,每只凤凰的眼睛都是由上等的红宝石雕琢,通身全是一片片金箔镶嵌而成,可谓九龙天子,十凤朝阳,可见这白凤的野心勃勃。
  女子听完,把骨扇整理好,一个瞬身便躺在了白凤的怀里。
  “我让当家带上我,当家偏偏不如人家意。要是听了话,这云先生不早就灰飞烟灭了吗?”
  白凤看着怀中的女子,露出一丝笑容。
  “你懂什么?要是以前我自不会一人前去,如今我吃了麒麟丹,体中有两颗玉珠,我早就已经半只脚踏入极门,我只是想知道那个人到底在不在土城。”说完,白凤一抬手将女子扔到了空中。
  “莫非当家没想过拿土城那把钥匙,也是故意不敌云先生,只是想引他出来。”女子一个瞬身又站到了白凤身旁。
  “天葵,你如果再笨一点我就可以把你丢到后山去了。”白凤悠闲的用手撑着脑袋,一只脚踩在了座位上。
  “天葵要知当家所想,不早就被吃掉了吗?”天葵打开骨扇,向前走去。“山鬼来信了,说,有人从土城来了都城。”
  “让山鬼跟紧,他会帮我们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的。”白凤闭上了眼。天葵也没有说话,走出了大殿。“我要看看,那个人怎么打开这极门。”
  “哇,这就是都城啊。”徐笑笑在马背上转来转去的看着这眼前的景象。
  “把你的口水给我擦一擦,什么德行。”李三思摘下面罩。
  “我感觉这儿的空气都是香的,人也是香的。”徐笑笑仔细闻了闻,又见了这满大街的美女。
  李三思没有搭理他,下马走到前面,牵着马。徐笑笑见状,也下了马,走到了前面。
  “诶,三思,你说这都城的人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出城了啊。”
  “什么意思?”
  “谁愿意离开这梦里水乡啊,你瞧瞧这边,这一整条街的吃的望过去都望不到头,这不得甩我们几条街啊。”
  李三思摆摆头,但确实他也认可徐笑笑说的。虽说土城说边关小都城,但相比之下,今天亲眼看到都城后,天壤之别四个字形容也不为过。
  只见,灯红酒绿,青石栏马,不远处有一处拱桥,街道上的人形形色色,有的在拉牛车送货,有的在嬉戏打闹,有的在拱桥上欣赏风景。远处更能看见许许多多的高楼,像是茶楼,像是酒馆,像是庙宇,像是他俩都不知道的地方。
  “那是桥吗?我的天,城里面居然可以修桥。”
  徐笑笑像是两眼在冒金星一般,太多的新鲜事物一下子映入他的眼睑,接收也需要一个过程。
  两人走到了拱桥上。
  这来往的人们大多数都穿着丝绸,穿着都是上好的布料,像他们身上所穿的在这街上都是在干着一些苦活累活。
  “他们这个也是从地底下流出来的水吗?”
  “什么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徐笑笑。”
  “那倒也是。”
  过往行人把他们望着,一脸疑惑。
  李三思望着护城河,这才明白,都城的水仿佛就没那么重要,大家在河边洗衣做饭,还有小孩在河边洗澡,这要在土城,都会划区域,在规定的时间才能洗澡,洗衣服等等。这种随意的生活,真令人向往。
  “三思,我饿了。”
  “走吧,我也有点饿了。”
  徐笑笑的头就没有停止过转动,应接不暇的景色,新鲜玩意,没见过的没玩过的,都想去试一试,可都被三思拉着向前走。
  “诶,客官里边请,我们这有上好的酒菜叻,客官!”
  看着愣住的两人,小二直接过来拉着李三思,就推推搡搡进去了,徐笑笑见状也跟了进去,反正人生地不熟两人也不知道去哪吃,不如就这样吧。
  抬头一看,望仙楼。
  “爷,要吃点什么?”
  “咳咳,你们这有什么啊?”徐笑笑故作镇定,其实早就被上楼时各个饭桌上的酒菜香气给勾走了魂。
  “不要问我们有什么啊,你只要想吃,我们这的师傅都能给你做出来,哪怕是这天上…”这小二是越说越激动,李三思连忙打断。
  “就来两三个招牌菜吧。”
  “好勒,旅途劳累,远从大漠而来,需要给爷准备小酒一壶吗?”
  “你怎么知道我们从大漠而来?”徐笑笑听罢纳闷了。
  “不说别的,小人在眼力见方面那可是都城数一数二的,咱们酒楼长期都是些旅人散人和江湖侠客,就凭爷这打扮呀我就知道来自大漠。”
  小二突然凑近了说,“而且是军爷。”
  李三思和徐笑笑听了身上一哆嗦,这平常一个酒店小二为何如此大的神通。徐笑笑慢慢伸进包裹里,准备抽出自己的双刃。李三思见状给了他一个眼色,切勿冲动。
  “爷可别误会,看手就知道长期拿的是吃饭的家伙,磨起了老茧,这种和我所见的江湖侠客的手不太一样,走路那叫一个魁梧挺拔,行如风,坐如鈡,这也不是那些江湖上混混身上所能看见的,必定是有一定的教养,更重要的是爷穿的是官靴,那就只能是大漠的军爷了。稍等,我去去就来。”
  听了小二这番话,二人放松了警惕。徐笑笑的手也从包裹里拿了出来。
  “这都城的人藏龙卧虎啊。”徐笑笑不禁感叹道。
  “嗯,不错,一家饭店的店小二都能有常人所没有的眼力,我们得更加小心谨慎了,不可招摇引起注意,毕竟我们要去见得不是一般人。”
  就在都城不远处的深山,满山都是瘴气,这瘴气正是白凤所吐,旁人要是擅自进入山中,便是吸入瘴气,丢了性命。所以这山中尽是蛇蝎猛兽,和蛇蝎猛兽般的人。
  群山峻岭间,白凤的殿堂就在这深山之顶。
  天葵正在自己房间沐浴更衣,从门外却进来一人,悄无声息,这人走路像是没有声音,说的更实在一些,这人像是在飘一样,脚没有触碰地面。
  此人面带半脸红色面具,眉间神韵让人觉得阴森,浑身被黑衣黑布包裹,只有这半张脸在外面,嘴边一颗獠牙伸了出来,如果不开口还真会被人唤作妖魔鬼怪。他正是白凤手下三大将之一的山鬼,人间的修罗。
  “山鬼,你可见到了来都城之人?”
  山鬼坐到了屏风后的凳子上。
  “到了望仙楼。”
  天葵从木桶里起身,婢女在一旁擦拭着她的身体,慢慢的穿上天葵的衣服。山鬼默默的看着,他也只能看着。
  “那你不继续跟着,跑来我这来看我沐浴更衣是为何?”
  山鬼喝了一口茶水,缓慢的放下。
  突然连天葵都没有反应过来,山鬼就把旁边的两个婢女的脖子给咬断了,鲜血喷洒到了屏风上,婢女还没倒地,山鬼就已经回到了刚才坐下的位置,继续喝着茶。
  “你什么意思?”
  天葵冷冷的看着山鬼,山鬼抬头看着天葵,起身,像是幽灵一样飘到了天葵面前。
  “我可以一直这样看着你吗?”
  “山鬼,你就不怕当家发现吗?”
  “我想要的女人,要么因为我活着,要么因为我而死。”
  说完山鬼对着天葵笑了一下,露出了那颗还沾着婢女的血的獠牙。
  天葵依然冷冷的看着,然后绕过山鬼朝内屋走去。“我要是告诉当家,客人丢了,你应该知道后果。”
  山鬼收起了笑容,冷哼了一声。“你觉得我很怕当家吗?”
  “你觉得我怕吗?”天葵反问山鬼。
  山鬼没有吭声,“这样的日子…”
  突然传来一阵阵清脆的竖笛声。
  “啊——啊——”
  二人突然捂着自己的头,剧烈地摇晃,笛声传入耳中二人像是着了魔一样,本来看似高贵之人一下子都在地上开始滚来滚去的难受,这时候便顾不上其他,只想着声音停止,嘴里发出痛苦的惨叫。
  又一下子,声音停止了。
  两人迅速跪在了地上,双手向前,身子前倾,对自己的当家白凤作了行礼。
  “少说话,多做事。”
  远处传来白凤的声音。
  这是千里传声,看来白凤已经恢复了很多了,能够自如的运用自己的玉珠力量。
  “是。”二人颤颤巍巍的回答。
  山鬼攥紧了拳头,狠狠地锤了下地板。天葵起身望着山鬼。
  “没听见当家的话吗?”
  “是,天葵神座。”山鬼起身阴森的笑容又隐约出现,望着天葵,然后一个瞬身便消失了。
  感知山鬼离开凤鸣山,天葵走到屋外,来到了悬崖边,望着山下的都城,微微皱眉,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