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十)花灯节
  (十)
  “不必惊讶。”苏云痕抿嘴一笑。“之前我去过土城,见过公子。”
  李三思和徐笑笑还是没能理解,直视着苏云痕。
  “咳咳,那年蛮子大兵进犯。”
  李三思突然头晕,甩了甩头。“苏兄去那做甚?”
  “皇子失踪这等大事,圣王肯定得派人找寻吧,可此事又不能声张,毕竟身份地位不同,所以就让我给秘密行动的人一人画了一张皇子的画像,照着这个画像寻找皇子下落。”
  “原来如此。”徐笑笑点了点头,看着李三思。
  “当时,正巧云先生也提起你,自然我是印象深刻。”
  毕竟最近发生的事都奇奇怪怪的,所以本能就很警惕,听了这番话感觉是那么回事。这也是有头有脸之人,脸上这才有了笑容。
  “现在放心了吧,我苏某不是你们江湖中人,可能有时候说话做事没有那么接地气,还请见谅。”
  “没有,苏兄客气了。因为我二人来都城是有要事,所以不想打草惊蛇,所以行事比较小心,刚以为暴露了身份,有所冒犯,多见谅。”
  李三思起身,敬了苏云痕一杯。苏云痕顿了顿,望了望李三思。
  “还未知怎么称呼二位。”
  李三思这才反应过来,多少没有礼数,到现在也没有告知苏兄二人身份。
  “李三思。”
  “徐笑笑。”
  “苏云痕。”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笑了笑,苏云痕拍了拍李三思肩膀,示意坐下。
  “云先生近来可好?”
  见徐笑笑正要开口,李三思抢在前面说,“老师尚好。”
  徐笑笑明白了李三思的意思。
  “苏兄,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李三思突然正经起来。
  “但说无妨。”苏云痕放下酒杯看着李三思。
  “不瞒你说,这次我们来都城是想面见圣王。”
  “不难。”
  “当真?”
  “当真。今晚稍作休息,我明天就进宫。”
  李三思听言发自内心的高兴,这正是机缘巧合,这样终于能够见到圣王了。
  “你这穿着打扮一看便不是都城人,这还穿着官靴呢,赶紧休息吧,客栈那边我让人去收拾,把行李都拿过来,就暂时在这边住下吧,换洗衣物我叫人准备,要不想引人注意,就听我的。”说完苏云痕起身下了楼去。
  “我们这是误打误撞?”
  “总之,能见到圣王就行。”
  李三思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望着徐笑笑。
  “哟,颜总管。”苏云痕刚好下楼,在门口看见颜月生走进来。
  “苏学士别来无恙。”颜月生环顾四周。
  “颜总管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贵干。”
  颜月生看了看,坐到一旁的凳子上。
  “我这来了苏学士茶也不看一杯吗?”颜月生虽脱去了盔甲,穿了一身平常服装,但踏云枪还是随身携带。他将枪放到了一边,严肃的望着苏云痕。
  “瞧你说的。”苏云痕招呼了一下,下人立刻端了一杯茶放到了颜月生旁边。
  “你这茶里不会滴了几滴墨汁吧。”
  “颜总管,你的武器是枪,我的武器是笔,你我只是文与武派别不同,何必这样说我一个酸秀才呢。”苏云痕坐到了颜月生对面。
  “这几天带这大将军玩玩吧,见圣王的事再放一放。”
  “颜总管指的是?”
  “我不喜欢咬文嚼字,苏学士也别跟我绕圈子了,客人到了,这都城都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有劳苏学士做一次引路人了。”
  颜月生喝了口茶,起身拿起踏云枪往门外走去。苏云痕低头在想些什么。
  “对了,别误会,这是云先生的意思。”
  云先生?
  苏云痕起身走到门外,看着离开的颜月生,又转身看了看楼上,这时候苏云痕叹了叹气,这颜总管本身就是桀骜不驯之人,犹如一座冰山,站在圣国的武道顶端,但对他们这样的文人墨客来说,都是莽夫。不过既然是云先生的意思,那就只好照做了。
  就这样,李三思和徐笑笑就暂时在苏云痕处住下了。都城的阳光似乎比土城柔和了很多,晒在人身上都没那么灼热,换上了新衣服,两个人看上去都不一样了,更像是哪家人家的公子哥一般,看不出是将军和护卫,也看不出是大漠土城人士。
  “苏兄,怎么样?”
  三人漫步在街头,李三思问苏云痕。
  “三思兄弟,很抱歉,圣王最近应该是在着手花灯节的事情,进宫后我也没能见到圣王。”
  “这一个节日罢了,交给手下人就行了啊,为何连一国之主…”
  “笑笑,不得无理。”李三思打断了徐笑笑的话。
  苏云痕尴尬的笑了笑。
  “我们不是换好了衣服了吗,为什么这些人刚才还是怪异的眼光。”
  “可能是在看我吧,因为我平日里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突然身边多了一个人,不对,多了两个人,觉得有些怪异。”
  徐笑笑望了望李三思,耸了耸肩,继续观察着新鲜玩意,看着街边的各种小吃去了。
  “那这花灯节是何由来。”李三思继续刚才的话题。
  “二位可能只听说过花灯节,但不知道花灯节的由来,这花灯节是圣国开国元君拟定的国节,并不是小节日,相传当年圣国皇宫建造时,地下全是死人坑,战乱之下生灵涂炭,没有花朵能在这土壤上生长,地下全是人血,先皇皇后就命人做了很多花灯,摆放在了皇宫各处,后来圣国统一了,就是现在的都城成了皇宫所在地,为了纪念先皇和皇后,圣王就定了这花灯节,圣王希望人们不要忘记了圣国能有今天离不开先皇皇后,也希望人们记住,自己的爹娘是这世间最不能忘却的人。”
  “原来是这样,我现在越来越佩服你们这些人了。”徐笑笑听得很入神。
  “哦?何出此言?”苏云痕笑了笑。
  “这话都能被你们说出串花的感觉了,要是我可能就一两句,你们说话都感觉墨汁在嘴里搅拌一样。”
  苏云痕被这一句给逗乐了。
  “那这花灯节跟青牡丹又有何关系呢?”
  “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吧,坐下慢慢给公子讲。”
  苏云痕带他们来到了他们熟悉的地方,望仙楼。
  “哟,二位爷来了。”
  这小二的记性是真好,这换了身行头了也一眼就被认出了,李三思和徐笑笑尴尬一笑。
  “是啊是啊,好吃嘛,所以常来常来。”
  徐笑笑回应这店小二。
  “三思兄弟来过这里了?”
  “那日进了都城,就随意找了家填饱肚子,刚好就在这望仙楼。”李三思三人上楼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这可是都城有名的地方了,你们算是找对地方了。”
  “诶,苏兄,在外就别叫我们全名了。”李三思做了一个悄悄说话的动作。
  “我忘了,你这边城大将军,必须隐藏身份,那我怎么称呼?”苏云痕点了点头明白了李三思的意思。
  “李三和徐二吧。”李三思看了看徐笑笑,想了想说。
  “徐二?”苏云痕纳闷的看着李三思。
  “对,我排老二,他排老三。”
  “那苏某自称苏大咯。”苏云痕反应过来。
  三人大笑起来,苏云痕人性格不错,健谈,李三思和徐笑笑至少现在觉得,自己是交对了朋友,不过,见圣王遇到了问题,看来还要另想办法了,听云老师说过,他不想留在都城,回到土城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都城之中有他不喜之人,也有对他不利之人,所以自己一定不能自报家门,只能找机会面见圣王,告诉老师一事。
  “对了,三思兄弟,不对不对,三,刚刚你问我什么?”
  李三思在想着如何见到圣王,徐笑笑叫他并没有听见苏云痕的话,用脚踢了踢李三思。
  “哦——我刚刚说,这花灯节又和青牡丹花仙山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看,这花仙山,他在都城的中心位置,都城虽大,但各个角落都能闻到花香。整个都城的花都是花仙山的人在管理,以前的都城也是这样大,不过没有生气,自从这青牡丹到了这花仙山,都城都变了大模样,更何况他是水的当家,我不修行,可这修行者世界我还是略知一二,所以,后来的花灯节,圣王就交给了青牡丹,青牡丹也没有拒绝。”
  “你的意思是青牡丹没来之前,这是一片秃头山?”
  “可以这么理解。”苏云痕真是受不了徐笑笑,随时口中都能蹦出几句让人啼笑皆非的话。
  “这是什么声音。”突然楼下街道又传来嘈杂声。
  三人来到一角,往下看。
  苏云痕用手一指这女子手中花篮,“这是采花,也叫‘踩花’,每年花灯节前,花仙山的人都会提前几天开始准备,在都城大大小小的街道角落洒满花瓣。”
  “那这几脚上去这些花瓣不都…”徐笑笑看了看。
  “这花瓣自然不是真的花瓣,这是青牡丹幻化的花瓣,你脚踩上去会觉得软软的,一用力则会散成花粉,总而言之,花香满城。”苏云痕就知道这徐笑笑又会问出这些问题。
  “幻化?”徐笑笑似懂非懂。
  “一看你就偷懒了,云老师之前讲过,到达一定修为境界有的修行者会找到自己的玉珠本体,就像上次你碰到的那个人,他就是还没成熟的幻化境界,是最基础的幻形师,只能看见一点雏形,而幻化是有实体的,看得见摸得着。”
  “算了,我还是吃我的酱牛肉去吧!”徐笑笑头都听大了,看到小二上了菜,兴奋的跑了回去,坐下就开吃了。
  苏云痕看了一眼李三思笑了起来。
  李三思正当要走时,一扭头眼角突然看到下面街道角落有个带着面具的人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