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十一)神秘男子
  (十一)
  “怎么了?”苏云痕见李三思又突然不说话站在原地,过去拍了拍他。
  “没事。”苏云痕顺着李三思望的方向也没发现什么,二人便又回到了阁楼里,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饭桌上无言。
  “我还是要想办法见圣王。”李三思突然说。
  “等过了这阵子我亲自带你进宫。”苏云痕回想起颜月生对自己所说,没有直视李三思,自己吃着菜。
  “出来这么多天了,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
  李三思好像无心吃饭。
  “人家…不不都说…了吗?这…几天咱…咱们就在这都…都城里好好玩玩呗,回回…去了就不知道…何何时才能再…再…到都城来了。”这徐笑笑嘴里就没有停过。
  “你好好吃你的吧。”李三思瞥了徐笑笑一眼。
  李三思从刚才就开始心不在焉的,苏云痕观察到了,但也没有多问什么,如果可说,他觉得李三思自然会说。
  这戴面具的人反复出现在李三思的梦境中,刚刚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的,就那么一眼李三思自己也不敢确定。自从那天他进了禁忌之地,云老师与白凤一番较量自己昏迷后,这神秘人就频繁出现,让人心烦,加上云老师状况不明,皇子也失踪,土城群龙无首,心想一定要早点见到圣王,不然自己真不知怎么办,迷茫。
  “走吧,三。”
  苏云痕见李三思已经半响没有动,看着外面一直思考者什么。
  “好,徐笑笑,走了。”李三思反应过来。
  三人走下楼,出了这望仙楼。
  “二位,慢走啊!”望仙楼店小二跟在后面送客,到了门口又开始招呼其他客人。
  苏云痕就带着二人开始在都城内闲逛。
  “三思啊,徐笑笑你们认识多长时间了。”苏云痕突然问三思。
  “他?我们俩从小在土城长大,我从小就无爹无娘,因为战争失去了亲人,之后进了军队,刚好和他又在一起了,之后啊他娘就是我娘,他爹就是我爹一样,我比他年长三岁,我今年二十五了都,我和他算亲兄弟把,你算算,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李三思看了看旁边的徐笑笑,他正在到处看这看那的,感觉对于他来说什么都非常新鲜,三思则是非常嫌弃的眼神。
  苏云痕默默点头,也没再说话。
  “看,这七香居。”徐笑笑指了指。
  “对,这是七香居,白日里望着可能有点黯然失色的感觉,再过几个时辰,这就是都城夜晚最亮的了。”
  “我们已经见识过了。”
  “不过,我怎么看见这七香居屋顶有个人在追着另外一个人。”李三思指着那边,让苏云痕看仔细。
  “哪有什么人,我看你是又想起从屋顶上跳下来的九歌姑娘了。”徐笑笑看了看没看到,就开始嘲讽三思。
  苏云痕尴尬的笑了笑,确实也没看见。
  不过李三思觉得奇怪,刚刚确实看见了两个人影,不是一闪而过,而是后面一人在追前面的人。
  不过,徐笑笑和苏云痕都表示没有看见,这让李三思都不得不猜测是不是又产生了幻觉,感觉最近自己像是经常这样。
  李三思揉了揉眼睛,拍了拍头,摇晃了几下脑袋。
  “三思,我看你是最近没休息好吧,要不我们先回去休息。”
  “这样也好。”李三思点了点头。
  就这样三人在此转向,朝苏云痕住处回去。
  走着走着,徐笑笑突然拍了拍苏云痕的肩膀。
  “诶,苏兄,那边出手相救那位女子叫什么来着。”徐笑笑突然问苏云痕。
  苏云痕先是反应了一下,又点了点头,“谢香香,谢居士。”
  “这人是什么来头啊,感觉很厉害诶,你看那几个大汉,被他一下就全部摆平了。”
  徐笑笑边走边模仿起来。
  “你这样子可不像别人,像个耍猴戏的,谢居士其实当初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子,住在都城不远的山腰,家里还有一小妹,都城周围多的是江湖上的那些山贼头子和绿林大盗…”
  说到这李三思顿了顿,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与徐笑笑来赌城途中在大漠遇到的那个店小二。
  “很不幸,父母拼命把两个女孩藏了起来,自己陷入毒手,家中被洗劫一空,谢香香捂着妹妹的嘴根本不敢出声,当他们出来发现父母倒在血泊中时失声大哭起来,哭声引来了一个人。”
  “谁?”徐笑笑听的很认真的样子。
  “此人名为白凤。”
  刚好三人走到了苏云痕楼下,李三思定住,望着苏云痕。
  “看三思反应应该是知道此人,此人也是云先生的弟子,而且是云先生最得意的门生。”
  “我知道。”李三思看了看苏云痕,又看了看天空。
  “这样,你好好休息,我有点事还要去办。”
  苏云痕行了个礼,李三思见状也回苏兄一个礼,苏云痕笑了笑,转身向人群走去。李三思望着苏云痕离去的背影,自己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转身拍了拍徐笑笑
  “走吧。”
  二人进了住宅。
  “圣王,苏学士求见。”
  “传。”
  圣王正在练习书法,一板一眼地舞动手中的毛笔,刚好写完,桌上的纸上写好了四个大字。
  “顺天而生。”
  “圣王荣耀。”
  苏云痕跪下地上,对圣王表示了最高的敬意。
  “大学士无须多礼,说吧,何事要面见本王。”圣王放下笔,旁边的婢女过来放下了圣王的袖子。
  “臣有一人引荐,不知圣王知否?”苏云痕慢慢站了起来,弯腰双手向前拘礼。
  “这颜月生颜总管不是去找过你了吗?”
  圣王走下台阶,到了苏云痕身旁。
  “当真是云先生所意?”
  “当真。”
  “那为何我听此人来都城是云先生所意,面见圣王也是云先生所意。”
  “我的大学士啊,这几天相处下来,你难道没发现什么不对吗?”圣王笑了笑,拍了拍苏云痕的肩膀,围着他走了一圈。
  “圣王早就已经注意到了?”
  “从他还未到都城,我便收到了云先生的传音。”
  “臣有太多疑问,一时不解。”
  “我明白,没有疑问你自然也不会来找我。”圣王上了台阶,回到自己的王位之上,拍了拍腿,婢女端起了芭蕉扇扇起了风。
  另一边,七香居。
  “你到底是谁!”
  只见一女子追着一个一男子到了角落。
  “你打不过我。”
  这男子背对着女子,冷冷地说了一句。
  “我自然知道。”
  这女子原来不是他人,正是当日从七香居屋顶跳下的“仙女”,都城三绝七香居的舞女九歌姑娘。当日何等惊艳,可谓倾国倾城貌美如花,可现在,衣衫不整,丝裙只能看见被血染红的红色,已经看不清是一条怎样的裙子,上身像是被刀剑所伤,双臂上全是划伤,衣服破烂不堪,隐约看见一个白色肚兜,肚兜上绣着青鸟状图。
  男子没有回应。
  “可是我就是要杀了你!”九歌几近沙哑的声音朝着男子怒吼,哪里像那日所见之人,完全变成一个想不到的模样。
  只见九歌箭步冲了过去,挥剑直刺男子后背。男子不慌不忙的模样,只见九歌的剑就要刺到男子时,被一股无名的力量弹了回来,剑身断裂,人间分离,整个人的衣裳也被震碎,只剩下肚兜与残存的裙摆,露出了傲人的身材,整个白嫩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九歌艰难地爬了起来,嘴里吐了一口黑血,显然已受内伤,貌似也中了毒,虚弱的自己却还是硬生生地站了起来。
  “因为我想你好好地活下去。”
  说完,男子转身看了一眼九歌,只见男子面带九纹龙头身画案面具,露出的是冷漠的眼和嘴,其他的都被遮挡。九歌盯着男子,恨自己不能撕下这男子的面具,恨自己杀不死眼前这个面具男人。
  男子慢慢走到九歌面前,蹲了下来。
  瞬间,从一个刚才冷漠的人变成一个疯子一般对着九歌发笑,像恶魔。
  九歌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对于自己这是绝佳的机会,可惜自己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丝力气举起自己的拳头,更别说是内力和修为。
  男子消失了,瞬身。
  “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我?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为何要灭了我七香居上上下下,唯独留我一人!”九歌转来转去,对着无形的空气问。
  “记住,好好活下去,哈哈哈哈哈!”
  男子的声音显得低沉,这是传音,显然,这蒙面人修为境界不容小觑。
  九歌听罢,整个人摔在地上,靠在墙上,开始抽泣,抬头望着天,眼泪已经晕掉了红妆,对着天空发出一声怒吼。
  “啊————”
  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