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十五)凤凰与麒麟
  (十五)
  “怎么?麒麟,你对我的做法有什么不满吗?”
  圣王冷冷地看着麒麟,麒麟痛苦地嘶吼着。
  麒麟咬着牙站了起来,对圣王鞠躬。
  “圣…王…荣耀。”麒麟咽了咽口水,此时已经满头大汗,嘴唇发白。“麒麟没有任何怨言。”
  “过来。”圣王招了招手。
  麒麟步履蹒跚的到了圣王面前。
  此时,圣王突然抓住麒麟的断臂,麒麟惨叫,更加疼痛难忍,仰着头咬着牙。
  不知道何时从大殿顶上跳下来一个人,正好踩在麒麟的肩膀上,双手抓着麒麟的头。定睛一看,此人正是白凤收下三大将的鬼瞳,鬼瞳用他仅有的一只鬼眼望着麒麟,麒麟此时疼痛难忍,根本无法集中意念,就这样整个人被鬼眼控制住,一动不动。
  此时圣王居然变成了一个女子!
  原来这个圣王是假的,是天葵所扮。
  白凤手下三大将果然是不一般,天葵擅长易容术,不仅仅是容貌,连外形都能通过自己的修为进行控制,这世上只要她见过的人,她都能假扮出来,相似度之高让人难以分辨,除非是大修行者,亦或者是最熟悉的人才会发觉其不同之处。
  鬼瞳则是有着一只鬼眼,能够控制世间万物,喜欢控制动物,比如他的鸟儿,鸟儿的眼睛就是他的眼睛一样,能够轻易地监视他人,更厉害的是能够控制人,让人乖乖听他使唤,但遇上比自己修为境界更高的人则是不起作用,可此时的麒麟根本没有防备,被鬼瞳钻了空子,控制住了他的身体。
  白凤此时慢慢站了起来,本来小声的笑,突然放开了声音,得意地大笑起来,他走了过去。
  “我的好兄长,我早知道你会如此对我,我只好用这样的办法,因为没有你,我怎么能东山再起呢?”白凤走到麒麟身后,冲着麒麟耳朵说道。
  只见天葵往后退了几步,鬼瞳跳了下来,一只手直接插进了麒麟的胸口,掏出来时手中闪闪发光,手中拿出来的竟是麒麟的玉珠,玉珠还在手中不停的动。
  “这力量的味道,真诱人啊。”鬼瞳看着手里的玉珠。
  白凤走了过来,麒麟依然是一动不动,没有了反应。白凤接过鬼瞳手中的玉珠,露出笑容,一口便吞了下去。
  此时,突然白凤整个人开始难受起来,掐住自己的脖子,整个人跪在地上,痛苦的叫着。鬼瞳和天葵则是退到一旁,不敢上前,白凤整个人趴在地上,身体开始发生变化,有一些“东西”正在想从他的身体里冒出来,突然背上的衣服直接被崩开,手臂也慢慢粗壮起来,青筋爆起,白凤的脸也开始变得畸形,他瞪大了眼睛望着前方的天葵和鬼瞳,像是在求救一般。
  随着“啊——”的一声惨叫,白凤整个人突然变成了一只赤身怪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麒麟?
  这怪物有龙头、鹿角、马蹄、牛尾、狼额,身上披五彩鳞甲,腹部有黄毛,口吐浓烟,眼睛像两颗巨大绿宝石一般。
  这怪物突然怒吼一声,整个宫殿开始震动,房梁开始塌陷,地板开始出现裂痕,墙面也开始脱落。
  “快走。”鬼瞳拉着天葵就往外跑。
  “可是…”天葵回头望了眼这个怪物。
  鬼瞳和天葵跑到了宫殿门口,这是一座在地下的宫殿,气势磅礴,但就在这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废墟,整个宫殿都垮塌了。
  天葵和鬼瞳望着废墟,此时瓦片开始松动,一只人手突然伸了出来,只见一个俊朗男子赤身裸体的爬了出来。
  “我仿佛感觉到了重生一般。”原来是白凤,他踩着碎渣走向二人。
  “主人,你又找回了自己的力量了?”鬼瞳望着白凤。
  “哈哈哈哈,这麒麟的玉珠果然是非同一般,不仅仅让我找回了修为,还让我功力大增,我以为我要被这麒麟占据身体,没想到还是没有吞噬我,反而被我给吞噬了。”白凤微笑着。
  “主人下一步准备怎么做?”天葵高兴的望着白凤。
  “回凤鸣山。”
  白凤回头看了看废墟,虽说他心狠,但是毕竟是从小生活在一起的兄长,他心里还是感觉到有一丝丝的难过,不过在他的未来宏图面前,这些都是可以舍去的,这就是他的修为道路。
  另一边,王宫中。
  “圣王荣耀!”
  颜月生回到了王宫,见到了圣王。
  “我差不多都知道了。”圣王背对着颜月生。
  “接下来,比较棘手。”颜月生依然跪在地上。
  圣王转身抬了抬手,示意颜总管起身。
  “这七香居唯一活下来的人,叫九歌,想必圣王也知道这女子,每天都会领舞。”
  “在她身上有发现什么吗?”圣王坐下端起了茶杯,拨了拨盖子。
  “没有,我暂时没有找到什么原因让她活了下来。”
  圣王喝着茶,没有说话。
  “木长老那边应该怎么交代?”颜月生继续问着圣王。
  “这是我头疼的问题。”圣王放下茶杯。“之前云先生把谢香香送到了不老林木长老处修行,这老婆子非得让谢香香回来,这留在不老林多好,冒出来这些事。”
  “木长老来消息了吗?”
  “她能不知道吗?”圣王靠在王座上。“我当初可是答应她的,这谢香香就留在圣国了,出了什么问题老婆子肯定是来找我的。”
  “我去不老林一趟吧。”颜总管单膝跪着,请求圣王让他前去解决。
  “我已经找好人了,你下去吧,继续查查这个九歌。”圣王闭上眼招了招手示意颜总管可以退下了。
  颜月生不可思议地看着圣王,他觉得自己是第一人选,没想到已经有了,自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种没有接到任务反而心里不踏实的感觉他不太喜欢。
  “属下想知道是谁比我去这不老林合适。”
  圣王没有说话。
  颜月生也没有动,继续跪着。
  圣王闭着眼,依然没有说话。
  颜月生嘴角上扬了一下,感觉很不爽的样子,行礼后自己退出了大殿。
  圣王悄悄睁开一只眼看了看。
  “终于走了。”圣王长舒一口气。
  “圣王为何不让颜总管前去?”从旁边走出来了一个人,正是日月宫的樊龙和他肩上的九天玄狐。
  “我是去解决问题的,不是去打仗的,让他去,你觉得他和那老婆子能说几句话?”圣王挠了挠头,一脸焦虑。
  “颜总管年轻气盛,倒也是,不过圣王让犬子去,我不知道犬子会不会推辞。”
  “你说于庆?不不不,樊庆?”
  “你还是叫他于庆吧,他不喜欢人叫他樊庆。”
  “唉,都是些不让人省心的人。你这日月宫和不老林的问题也该解决解决了,只不过让你去也是让老婆子收拾的,让于庆去,好得多。”圣王摆了摆头。
  “圣王不仅忧国忧民,还想起樊某的家事,樊某感激不尽。”
  “把你那只狐狸拿开,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随时带着它。”圣王看了看樊龙肩膀上的九天玄狐。
  樊龙看了看肩膀上的小家伙,笑了笑,结果这狐狸却一下溜了下去,跑到了圣王面前的桌子上。
  “啊——拿开!拿开!”圣王突然受到了惊吓,整个人跳了起来,一下子直接跑到了王座背后躲着。
  樊龙看着圣王,发出爽朗的笑声,圣王一脸无辜的样子,在那边不敢出声,做着手势,让樊龙赶快把狐狸弄走。
  “圣王!在你身后!”樊龙突然指着圣王身后。
  圣王看都不看,直接一个瞬身不见了。
  樊龙笑着摆了摆头,两个人像是小孩子一样,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将军和一个国家的王一样。
  “这里就是我家了,我给他们说了,你不用去听雨阁呆着,就在我家里吧,这里总比那边呆着好。”苏云痕到了门口,对着身后的九歌说。
  “多谢苏公子。”九歌回礼。
  “你先休息一下,也受惊了,等你调整好了,我还是会来问你一些问题,也好早日能够找到凶手。”
  九歌没有说话,一个下人过来带着九歌就进了屋子,这时苏云痕看着进去的九歌,才想到李三思还在自己家中,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三思兄弟?三思兄弟?”苏云痕在房间里叫着李三思。
  “苏兄,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结果一看,李三思正在练习写字。
  “三思兄弟还有这一兴趣?”
  李三思冲着苏云痕笑了笑,继续写自己的字。苏云痕走了过去,想看看这李三思写什么。
  顺天而生。
  苏云痕眉头一皱,这不是在宫中见圣王时圣王所写的四个字吗?
  “三思,你为何写这四个字?”
  “没什么,想到什么写什么罢了,怎么了,苏兄,我这字还能入眼吧。”
  “噢,三思兄弟的字一看就是大将军写出来的字。”
  李三思笑了笑,明显这苏云痕就是在说他的字不好看,但文人墨客咬文嚼字说话都拐着弯,他拍了拍苏云痕。
  “我很少写字,不过苏兄这家里全是这些东西,所以闲来无事,打发一下时间。”
  苏云痕点点头,毕竟现在还有事情没有做完,就没有去纠结这四个字了,他拿出自己在七香居的画像放在一旁,准备临摹。
  这时,李三思一瞥,看见了画像。
  “就是他!”李三思突然冲着苏云痕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