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二十二)都城三绝登场
  (二十二)
  “颜总管,这人扰乱游行队伍,不过我觉得这人你应该认识,所以给你带过来了。”
  零看见了颜月生。
  颜月生走过去,看了看,李三思。
  颜月生看了看另一边在忙的苏云痕,再看了看李三思。
  “把他抬到房间里去,今晚我不想出什么岔子。”
  零点了点头,用手招了招,其他几个士兵把李三思抬了上去。
  “颜总管,今…”
  “去做你该做的事。”
  颜月生没有想听零继续说下去的欲望,其实他大概也知道零要说什么,因为最近太不太平了,以往他的绝都在外面执行着各种任务,这种安保任务是不会劳驾他们来做的,虽然今晚什么人都有,江湖侠士,各门各派,外国使者,但没有人会在太岁头上动土,这次的动作却表明圣王觉得有人今晚就想动一动,因为,他还找来了白凤。
  天色逐渐阴沉下来,灯火逐渐明亮起来。
  圣王带着各国的使者和友邦国家的君主来到了主席上座。
  圣王坐在中间,旁边都是以及排列好的顺序入座,比起圣国周围的都是小国家,只是圣王不喜欢战争,崇尚和平,所以每年都会邀请他们,而对于这些国家来说,这种邀请是没有拒绝的选项的,自己的好日子就是圣国的心情好坏与否,要灭了他们只是时间问题,他们巴不得永世议和,不会去学蛮子一样和圣国作对,他们也没有实力。
  圣王表现的很谦和,和周围的聊起了天,整个看台在七香居二楼阁楼,就是上次几个大汉与谢香香打斗之处,这里已经被重新装饰了一翻。
  此时已经马上正式要开始花灯节的盛宴。
  许多人都跟着游行队伍来到了七香居,渐渐的这里已经人山人海,大家都保持着高涨的热情,迎接着喜庆的日子。
  各色各样的人,这些江湖人士都在议论着七香居的事情,每个人都等着看圣国这一次的笑话,看看都城三绝还能不能像以往一样撑起整个花灯节。
  抬着酒坛的大汉们都把酒放在四周,撒花的花仙山使者们绕着石台继续撒着象征吉祥如意的花瓣,器乐队伍则是各自站到了自己的位置,都跟着以往一样进行着他们的入场式。
  此时的七香居,已经没有几个空地,都是站满了人,除了二楼,二楼都是圣国最强大的武装力量保护着圣王和几个使者君主。
  看见各自都已经安妥好,圣王站了起来,走到了二楼围栏前。
  所有人,闭上了嘴。
  全场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二楼。
  所有人也紧张起来。
  颜月生捏紧了手里的踏云枪,站在后面,看了看旁边的零,
  “把眼睛给我擦亮了。”
  这时颜月生又看见从楼梯角上来一个人,于庆。
  只见于庆捂着胸口,看着自己笑着点了点头,站在另外一侧,又看见自己命令保护于庆的十七在柱子里露出自己的脸对颜月生点了点头。
  原来十七的能力是能进入万物之中,钻地,穿墙,附身都不在话下,怪不得颜月生安排这样一个全能的护卫保护于庆。
  颜月生很意外,意外只有于庆一人,这样的场合是不可能缺了这樊龙的,但他现在也没功夫管这些了。
  “咳咳。”
  这时圣王说话了。
  “欢迎八荒六合,欢迎圣国的子民们,今天是我们一年一度的花灯节盛会,我在这里对各位表示我最真诚的问候。”
  圣王朝着前面鞠了鞠躬,又继续说。
  “我身后也是各个邻国的君主使者们,我希望我们圣国人民能让他们看到我们的热情,今天,想必大家已经在都城内各处观看完了我们的花灯夜景,既然到了咱们的七香居,那就希望各位继续不要眨眼,因为,花灯盛宴,马上开始!”
  随着圣王一声开始,整个七香居的人们开始兴奋的呐喊着,整个楼都感觉到人们的“热情”。
  此时,从中间的莲花池中突然冒出几个水柱,直接喷到了屋顶的高度。
  瞬间,几条水柱变得柔软起来,像是几条水龙一样,在空中蜿蜒起来,四处舞动,原来是在石台旁的几个花仙山的使者在控制着。
  几条水龙又撞在了一起变成一条巨大的水龙,龙头直接朝着圣王冲了过去,所有人看着直接尖叫出了声,圣王有危险!
  只见水龙要到圣王面前时整条水柱变成了一座水桥,圣王抬起腿走上了水桥。
  所有人又是鼓掌呐喊,都被这变戏法一样的花仙山使者给吓到了。这些江湖侠士见状也是有说有笑,感叹着水元素的花仙山果然名不虚传,几个小孩都能有这样的能力。
  圣王跟着水桥往前走,慢慢走到了石台中间,水桥也随着圣王走到了石台而消失。
  只见石台中心摆着一个桌子,圣王拿起桌子上的一支笔,在面前随意挥舞了几笔,一个大大的“圣”字若隐若现,圣王放下笔,然后用手一抬,“圣”字直接飞上了天空。
  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到了天上,这些坐着的邻国使者和君主都站了起来到围栏处抬头望着天。
  随着“圣”字飞到了天上,突然发出光亮,无比刺眼,众人都用手挡着眼睛,眯着缝看着天上的变化。
  这时,“圣”字就变得明显,整个字从天上映在了下面的石台上,当目光回到下面的石台发现圣王和刚刚的几个使者都已经不见了,结果,圣王已经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几个邻国使者君主们反应过来,都跑过来对圣王竖起大拇指,一番夸赞,感受到了圣国的强大。
  还没结束,这个“圣”的光芒突然消失,渐渐变成了一条光柱,只见一女子从天上缓缓降落,在光柱的照射下,活像仙女下凡人间。
  一身红裳羽衣,头戴紫金钗和墨鱼环,一头乌黑秀发随风飘散,腰缠白玉丝带,手持一把舞剑。
  此女子空中翘嘴一笑不知夺走多少眼眸,脸上还有隐约几道划伤痕迹若隐若现但也丝毫影响不到这美貌,清晰能看到许多男子张大自己的嘴,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我给你说了,绝对不会的!”
  “对,对,对,太美了。”
  所有人都会认为这一次花灯节会少了都城三绝的七香居的舞,因为七香居事件江湖上很少有人知道还有幸存者,都认为整个七香居已经消失在了江湖,没想到九歌,还活着。
  九歌轻轻踩着石台,从空中缓缓到了石台。
  手一挥,剑动人动。
  低下身,一个扫腿,周围的花瓣都被扫到空中,脚步轻盈,向左走向右退,剑花翻动,所有花瓣都像是被吸引一样,跟着剑开始在空中动了起来。
  九歌张开双臂,横向一过,花瓣被变成了一个花球,剑身又回到面前,花球跃向空中,向上轻挑一剑便劈开了花球,所有花瓣散落开来,只见她向前一跃踩着空中的花瓣向上而去,突然一个仰头,头直接往下栽去。
  所有人都没有发出声音,静静的看着,不对,是欣赏着说不出话,眼球都被美色所勾走。
  要到石台时,九歌向下举剑,剑触碰到石台一刻,石台一震,周围水浪四起,渐起很高,直接扑向三楼的人们。
  九歌被反作用力弹到了空中,自己像是被水浪包围,突然,她在空中一个转身,自己身上的衣服滑落,透过水浪,人们只能看到九歌那若隐若现的肤色露了出来,九歌衣服掉了下去,身上只留下了白色的裹胸和长裙,以及手上缠着的丝带。水浪一落,又是一阵惊叹声,大多都是男人们发出的怒吼,那种渴望的吼叫。
  这时四条水柱又起,直接汇集到了中心,给九歌搭了一个水台,九歌站在上面翩翩起舞,一个人的舞蹈,惊艳了在场所有人。丝带在九歌手里像是舞出了花一样,可是很多人的关注点好像都在这个水台上女子的身材上了。
  经过上次七香居事件后,九歌虽身受重伤,但这样看来恢复情况很不错,也完全进入了自己的状态。
  九歌动作突然一个定格,眼角一眯,嘴角一笑,用手把身边的花瓣抓了一把放在嘴前亲吻一下后撒向四周,这一举动算是点燃了全七香居的异性,人们都争抢着掉落下的花瓣,就连圣王周围几个使者君主都有点不淡定了,在位置上跃跃欲试。
  这对于圣王和另外的士兵以及圣国内部人员来说是完全习以为常了,因为七香居谢香香还在之时都是圣王安排的,自然少不了进宫献舞,不过都明白,谢香香所带的人,特别是九歌,那都是献艺不献身的,得不到就是只有干望着,看久了,心里也就没有波澜了。
  颜月生依然是紧紧的捏着手里的踏云枪,他在紧张的不是是否会出现失误导致花灯节节目不能正常进行受到影响,而是坐在屋顶上不起眼处一个人,白凤。
  颜月生回忆起自己和圣王的对话。
  “圣王,你疯了吗?”
  颜月生把手里的踏云枪往地上一跺。
  “我没疯,我清醒的很。”
  圣王坐在王座上看着颜月生。
  “你为什么要让白凤进花灯节?你知道的,这样的日子我们都是严格把关,所有通缉令上或者被清名的人我们都会隔离和抓捕,能进入的都是差不多排出危险可能的人,就算能躲过第一…”
  “好了好了,我定的规矩我不知道吗?”
  圣王摆了摆手。
  “我以为圣王忘了,难道圣王要做第一个目无王法之人吗?”
  “颜月生!”
  “我不同意,这是在拿多少人的生命在开玩笑。”
  “那我问你,如果面具人出现了,你有把握吗?”
  “末将愿往。”
  “这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这是你行不行的问题。”
  颜月生看了看这高高在上的圣王,眼里都有血丝冒了出来,他咬着牙,青筋爆起。
  “就算死,我颜月生也是第一个站在圣国前面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