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二十八)白凤玉碎
  (二十八)
  “白凤,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只见白凤头上玉珠碎成粉末状,包裹住了全身,全身上下开始发光,这光芒格外刺眼,所有人都伸出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包括李三思。
  还没等众人放下手,光芒消失的瞬间,一个“半兽人”出现在李三思背后。
  此怪物上半身就是一个缩小版的麒麟,下半身为人形,李三思意识到身后出现了一只怪物,反手就是一刀,怎奈这白凤好像已经对这样的攻击没有了反应,像是在挠痒一般,直接一脚踢在李三思腰上,李三思这一下是没有意料到的,他以为怎么也有点效果,没想到是不痛不痒,还在惊讶之际,就被结结实实的一脚命中。
  整个人直接被弹了出去,撞到了废墟里。
  这时白凤正准备朝着李三思冲过去直接了解了他,突然一支枪从他旁边飞了过来,他立刻一个急刹车停住了脚步躲过了这一下。
  枪是躲过了,颜月生却突然出现在一旁,顺手接过枪杆,轮圆了劈了过去,白凤轻蔑一笑,没有闪躲,踏云枪不偏不倚打中了白凤,却也是毫无作用,颜月生立马撤步,用极快的速度捅了过去,瞬间像是几十把枪头一样戳了过去,白凤依旧是站立不动。
  “你是什么怪物!”
  颜月生向后一跃,和白凤保持了十米距离。
  “你觉得呢?”
  白凤歪了歪头,扭了扭手腕。
  百鸟朝凤。
  瞬间整个天空又回来了那阴沉沉的恐怖,数以百计的分身让大家又感觉到了死亡再一次临进。
  “说实话,主人现在已经是无人能敌了。”
  鬼瞳额头都开始冒汗。
  山鬼撇了撇鬼瞳,转头看了看天葵,天葵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像冰山。
  只见白凤的分身也像是进化了一样,这“半兽人”的状态让人觉得压抑,是力量太过于强大的那种压抑。
  白凤走到了山鬼、鬼瞳、天葵面前,又转了过来面向其他人,抬起手,往旁边一挥,所有分身像是弓箭一样,直接冲向了废墟,他的目标是李三思。
  整个废墟瞬间被夷为平地。
  颜月生冲了过去,可一个分身就横在了他面前,无论什么招式都像是小鸡啄米一样,不被放在眼里。
  映入眼帘的是分身对着李三思的拳打脚踢,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血淋淋的人,只见一个分身从背后提起李三思,另外几个分身分别抓住了他的双手双脚,呈五马分尸的样子在空中。
  白凤慢慢走了过去。
  “其实我很惜才的,只是,你不配。”
  说罢,白凤直接一爪过去,李三思的左臂直接被切断了,鲜血像喷泉一样。
  “啊!”
  李三思从昏迷中直接痛醒,惨叫着。
  “三思!”
  “李三思!”
  苏云痕和九歌大叫着。
  颜月生还在对付着白凤的几个分身,分身乏术,只听见叫喊声,往旁边一瞅,看见了这血腥的一幕。
  此时圣王醒了过来,也刚好看见了这一幕,他瞪大了眼睛。
  “白凤!你!”
  白凤听见了圣王的声音。
  “怎么了,圣王,你有什么意见吗?”
  圣王扶着胸口,站了起来,另外一只手举了起来,他想用念力隔空控制白凤,白凤觉得可笑直接一个瞬身到了圣王面前,一把掐住圣王的喉咙举在空中。
  “你就是王?那我是什么呢?”
  白凤看着圣王,圣王露出痛苦的表情,感觉就要窒息。白凤喜欢这样,喜欢这种掌控别人生死的样子。
  颜月生也看见了,但无法脱身,这分身感觉越打越多,越来越喘不过气,而且自己的修为内力刚刚恢复一点,也只是在强撑着,咬着牙,能多坚持一秒便是一秒的想法在苦苦支撑。
  于庆九歌和苏云痕三人则是更加的心有力而不足,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
  “主人,杀了他,你就是王了。”
  山鬼朝着白凤说道。
  白凤笑了笑。
  “我现在对你还没什么兴趣,我要让你看着,亲眼看着,你的圣国,是怎么被我毁掉的。”
  说完便把圣王抛到空中,几个分身抓住了圣王,圣王根本动弹不得,就算是用上自己的强大的念力也无济于事。
  白凤看了看一旁,朝着九歌走了过去。
  “现在我想知道的是,你到底是谁?”
  于庆挡在了九歌和苏云痕的前面。
  “别过来!”
  于庆怒视着白凤。
  白凤看着于庆,就像是看到了曾经自己小时候不自量力的挡在家人面前一样,一样的可笑。
  白凤伸出手指,朝着于庆而去,隔着大概一两米的时候,从手指发出了一股气流,直接打在于庆胸口,一下就被弹飞了出去,撞在了柱子上,昏了过去。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流又把九歌吸了过去,白凤掐着九歌的脖子,九歌挣扎着,“啊,啊!放手!”
  白凤仔细端详着九歌全身上下。
  “你这小妞除了有几分姿色以外,到底有什么特别的,他会不杀你?”
  白凤自言自语着,苏云痕此时跪在地上,一股悲哀从内心袭来,他觉得自己是毫无作用的,是累赘,也是废物。
  他看着周围,圣王被白凤的分身控制着,在空中无法动弹,颜月生在一旁拼了命与分身搏斗,李三思失去了一条左臂又晕死过去,皇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旁边的绝的士兵已经死的死,伤的伤,各色各样的江湖侠客,八荒六合要么埋进了废墟中,要么被误伤倒在了废墟上,更多的都已经逃出了这里,对面还站着三大将,冷冷地观看着白凤的精彩表演,而外面,都被封死了,日月宫的人守着外面,不允许人进来,但其实他们也不敢进来。
  内心深处的拷问,我在这里干什么?
  苏云痕大叫一声,这把白凤都吓了一跳,这个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武装力量,体内没有一点修为内力,浑身上下要说味道,那就是酸秀才的味道。就他,能做什么?
  苏云痕冲了过去,一把抱住白凤的大腿,咬了上去。
  白凤抬起腿,看着自己腿上的这个人,像狗一样。
  苏云痕眼含热泪,用尽自己全身力气咬住了白凤,白凤甩了甩腿,就这样轻轻的一下,就把苏云痕甩出去几米,苏云痕在地上翻滚了几圈,艰难地用双手撑了起来,脸上都是血迹了,普通人的身体,普通人的体质,是会死的这样下去。
  苏云痕朝着白凤爬了过去,颜月生依旧在和白凤的分身搏斗,没完没了,不过他看见了苏云痕,眼角不自觉有了泪光,他长大过后进了军营,就再也没哭过了。
  圣王看着苏云痕,闭上了眼,他恨自己做了这个决定,把白凤放了进来,自己还在尝试着挣脱束缚,却没有反应。
  九歌看着苏云痕,用力的敲打着白凤的手,这双满是鳞片的麒麟手,不痛不痒。
  “不…不要,不要过…过来了,苏公子。”
  白凤觉得可笑,不自量力的凡人罢了。
  苏云痕此时已经爬到白凤脚下,慢悠悠地抬起手,抓住白凤的裤腿,往上爬,张开嘴,准备咬白凤的小腿,白凤看着像是蟑螂一样,直接用力一脚甩了出去,苏云痕被直接甩到了半空中,这一摔,可能就是五脏六腑尽出,对于这样一个普通人。
  只是,这时,樊龙突然从空中接住了苏云痕。
  “是谁对我苏学士如此无礼?”
  白凤看着出现的樊龙,把九歌丢在了地上,望着空中。
  “老家伙,这把年纪了不乖乖呆着,有这等闲心。”
  樊龙把苏云痕放到了一旁的地上,九歌立刻爬了过去,看着伤痕累累的苏云痕,刚刚那一下让他摔在地上伤的不轻,毕竟,那不是正常人承受的力量。
  樊龙站起身来,看着白凤。
  “瞧瞧,这多么可怕的力量啊,真让人着迷,现在我是明白了,为何你当初能成为第一天才修行者,你对力量的渴望总是让人望而叹之。”
  “你是来对我说教的吗?”
  樊龙笑了笑,然后举起手吹了一口口哨。
  这时,一只小狐狸突然出现在樊龙肩上,望着白凤。
  “这是九天玄狐!”
  鬼瞳的眼睛都瞪大了。
  “就是那只千年神兽?”
  “对,这可是个宝贝。”
  鬼瞳搓了搓手,一副渴望的样子。
  “我可知道你的弱点,白凤。”
  “可笑。”
  白凤还没出招,只见九天玄狐从樊龙肩上跳了下来,直接奔白凤而来,就要到时,突然腾空一跃,原本一只小小的狐狸,突然变成了一只九尾妖狐,张着大嘴朝着白凤而去,白凤脚一蹬,则往上跳躲过了这一口,立马无数个分身突然到了白凤周围。
  “杀。”
  一声命下,所有分身一起朝着狐狸而去,九天玄狐直接长大了大嘴,从嘴里吐出了蓝色的火焰状的东西,所触碰到的每个分身,直接化成了一缕青烟飘走了。
  白凤见情况不对表情慢慢严肃了起来。
  早些时候就听麒麟说过,麒麟与那九天玄狐不合,经常被狐狸欺负,甚至是天生被狐狸克制。
  “你的后背,就是你的弱点,因为那条疤,就是这畜牲咬的。”
  樊龙对着白凤说。
  九天玄狐突然跳到了半空中朝着地面喷射着蓝色的火焰,白凤的分身在一个个的消失了,这对于大家来说是好事。
  白凤也觉察不对,退到了三大将面前。
  这时,天葵突然向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