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三十四)花间溪
  (三十四)
  “奈何这不老林的符咒让我们无法接近,不然他们三个去我还真不放心。”
  樊龙看着城下的三人。
  “樊老将军,你要多给他们点信心啊,况且这件事不能太招摇,而且,现在我们的麻烦也更多呢。”
  “对,皇儿所言极是,这一次白凤死了,修为世界力量不平衡,消息散步出去,关于极门的渴望又会让江湖动荡起来,圣国也面临着新的挑战。”
  圣王说完拍了拍樊龙,便转身离开,留下皇子和樊龙。
  樊龙也笑了笑说,看了一眼城墙下,又看着皇子。“对啊,现在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皇子抱拳行礼,樊龙也看着眼前的皇子,的确是英雄出少年,圣国的顶梁柱,未来的接班人,想当初还是一个毛头小子,多年不见,回来亦是帝王之气。
  二人也随着圣王离开了,在护卫们的护送下下了城楼。
  于庆三人看着苏云痕消失在了视线中,也对视了一下点头示意准备出发。
  这时颜月生突然骑着马从后面的城门内出来。
  周围都是些平民百姓和士兵,见到这圣国的“武圣”都纷纷行礼,表示自己的敬意。
  “二哥。”
  颜月生点了点头。
  “十七,你记住从现在开始你要适应你自己的身份,虽然我不知道皇子的此番到底有何作用,不过我们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十七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放在自己胸口朝着颜月生低了下头,这是他们一贯的方式。颜月生又看了看旁边的九歌,只是微笑了一下,九歌却回了礼,以前九歌不是很好感这个颜月生,经过这段时日,好像印象也稍微好了很多。
  “接着!”
  颜月生把踏云枪丢给了于庆,于庆一下没反应过来,没有接住,不过这踏云枪是神兵,漂浮在了空中,于庆缓了口气,看着颜月生。
  “二哥,这不是你的贴身…”
  “没事,拿去吧,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我不能离开圣国,但是它可以。”
  于庆明白颜月生对自己的心意,毕竟是从小到大的二哥,这一次对他的感触也是极大的,虽然起初自己是不愿意去不老林的,之后圣王找到自己,也不得不答应去做说客,解决七香居的问题,而现在,他很想去不老林的原因是,他对李三思很感兴趣,他只要一看到李三思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难以形容,虽然李三思在七香居一战中败给了白凤,但是他的力量也是让众人眼前一亮,他觉得自己也很弱,他这几年以来在古城也没见过这样吸引他的人,他想一探究竟。
  “走吧,于大人。”
  十七也终于开口说话了。
  于庆点了点头,坚毅的眼神看着颜月生,一把抓住了空中的踏云枪,顺手就在手腕上转了一圈挂在了身后。
  “驾!”
  于庆一马当先,十七也对颜月生行礼后追了上去,最后剩下九歌。
  “等等。”
  “怎么了颜总管?”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可能你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影让你活了下来,他就肯定会再找到你,你自己小心。”
  九歌突然想起,自己在出发前,皇子也找到了自己,跟自己说的话几乎和颜月生一样的意思,她自己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她找不到答案,就只有等着答案找到自己吧。
  “谢过颜总管,九歌会保护好自己的。”
  “另外,一定要带回李三思,他很重要。”
  九歌点了点头,扯了一下缰绳,双脚一胯,便追着他们的方向而去。
  看着远去的三人,颜月生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笑容。
  此时,凤鸣山上已经是人心惶惶。
  “听着!如果再有人想下山,这,就是下场!”
  山鬼说完就一把抓住了跪在旁边的一个风元素的弟子的头,就在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化成了一滩水,融化掉了。
  其他弟子们看着这一幕,都往后退了一步,没人说话,都没有抬头起来。
  “回到安排好的位置,外面飞进来一只苍蝇也要及时告诉我。”
  山鬼说完,哗然一片,这时鬼瞳从顶上跳了下来,场面又一下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跪下行礼。
  “誓死保卫凤鸣山!”
  弟子们说完便散了。
  其实,凤鸣山的弟子们除了白凤,就属鬼瞳让他们最为恐惧,因为鬼瞳一直以来都是负责侦查这一块,但也是凤鸣山的“刽子手”,只要是犯了错,或者被抓上山的人都是交给鬼瞳,而到了鬼瞳手里的人,面临的就是难以想象的酷刑和拷问,加上他的鬼眼幻术,痛不欲生。
  “山鬼,你是不是忘了件事。”
  弟子们都散得差不多了,鬼瞳望着一旁的山鬼。
  山鬼听了看着鬼瞳,表示疑惑的样子。
  “我们体内可是还有白凤的虫子。”
  “对!”
  这下子,山鬼才反应过来,白凤死了,那他体内的虫子该怎么办,当初只是毒,现如今这么多年了已经变成了毒虫在体内,没了白凤,谁来解开这毒。
  “你这鬼眼睛,为何不早提醒我!”
  “我也是才想起来,毕竟这毒平日里也没有什么痛楚,只是白凤的笛声会唤醒它,它到底何时发作,我们也不知道啊。”
  “我记得白凤说过,这毒天下没有除了他没人知道怎么解,况且我们吃的时候连吃的什么也不知道,中了何毒也不知,如何找到解药!”
  山鬼一拳打在柱子上,自己心里是万般波涛。
  “老鬼,我看这样,你在这,我下山去打听打听。”
  “你,不会是想逃吧。”
  山鬼一脸凶相看着鬼瞳。
  “我是那种人吗?我说过了我欠你一条命,是你救了我,我下山去只要找到办法立马回来告诉你,你别忘了除了我两个,还有个人也需要找到解毒的方法呢。”
  鬼瞳渐渐露出阴险的笑。
  “你是说,天葵?”
  “对,就是那个毒妇!”
  山鬼一个瞬身捏住鬼瞳的脖子,举在了空中,鬼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整个快要被窒息了,山鬼不像是闹着玩。
  “我提醒你,他虽然杀了白凤,害我们成了这样,但别忘了,我们没有谁是死心塌地跟着白凤的,她算是帮了我们。”
  说完,山鬼把手放开,鬼瞳也摔了下来。
  “行行行,咳咳…咳,我还不知道你吗?自古红颜祸水啊,唉。”
  说完,鬼瞳瞬身消失了。
  山鬼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外面这花园,不禁想起天葵才上山的时候,两个人两小无猜的样子,在花园里打闹,嬉戏。
  于庆三人赶了几个时辰路,看到路边插着一块木牌,花间溪。
  “我看,就在这里先休息一下,你们觉得怎么样?”
  于庆看了看旁边马上的九歌和十七。
  “于大人,您说了便是。”
  十七说完就下马,牵住马头,往前走着,想去看看前面的情况。
  “九姑娘。”
  于庆又看了看九歌,九歌也点了点头,下马往前面走着。
  三人将马牵到了一口小山泉旁,九歌坐了下来,马儿也有了休息的时间,在一旁吃着草,喝着山泉。
  周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这一口山泉,稀疏的草地树林,没有什么人家,也没有什么过往的人们留下的马蹄或者马车牛车的痕迹,这里应该很少有人来。
  走前前面的早就牵好了马后就去树林里了,一会儿拿了些干柴过来,生起了一堆火,九歌坐了过来,用树枝拨动着干柴,让它烧得更大些。于庆则是走来走去的。
  “我听苏学士说,不老林你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过了,我们还有多远路程?”
  九歌看于庆没有坐下,四处张望着。
  于庆听到九歌在说话,才反应过来。
  “噢,的确,我很早就去过不老林,但是过去太久了我也没太多印象了,而且那时候都是坐在马车里,沿途很少看着这些美景,不过,一两日应该就能到。”
  九歌点了点头。
  于庆看旁边的十七突然就不见了。
  “他人呢?”
  “刚才不就在你旁边站着的吗?”
  二人觉察不对,这人突然一下就消失不见了,九歌手扶着剑,于庆也摸着身后的踏云枪,谨慎地站起来四周环顾着。
  这时突然有人从地下一把抓住了于庆的脚。
  “谁!”
  于庆被吓了一跳,可是脚又被死死抓住,举起这踏云枪便预备朝自己脚下地里插进去。
  “于大人,慢!”
  话音刚落,十七的头从底下冒了出来,一听声音像是十七的,于庆立刻收手,枪头就离十七的头不远停了下来。
  “十七?”
  九歌一脸茫然。
  “你可以不要这样吓人吗?”
  于庆收回踏云枪,算是被这十七吓破了魂一样,从地下冒了出来。
  “于大人,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大人责怪!”
  十七跪了下来,手放在胸口,行礼。
  “你没事跑到地下去干什么?”
  “属下是精通自然之力之人,能够将身体融入到世间万物之中,方才属下是去了前方探路,所以土遁回来,不小心让大人受了惊吓。”
  九歌想起刚才于庆的样子突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于庆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十七,既然皇子说了,你现在的身份是徐笑笑,那你就提前开始适应绝色吧,不要到时候见了李三思兄弟就露馅了,你也别叫我大人了,我跟你年纪也相仿,你我兄弟相称便是。
  ”
  “是,大人!”
  九歌摇了摇头。
  “不是跟你说了不用叫他大人了吗?”
  十七也被九歌这样子说得脸都红了,他们绝的士兵很少会和人说这么多话,平时都是简单的动作来表示自己的意思,而且都是杀人与侦查,眼中只有任务,如今让他换一个身份,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这时,三人本来有说有笑,旁边的马儿突然一阵急吠,这突如其来的马叫声让三人瞬间又警惕起来。
  只见,三匹马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