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三十六)守林人王乔皮
  (三十六)
  圣国此时也没有消停,民间开始流传着一些流言,诸如极门将会打开,世界将会毁灭之类的话语,而影在被皇子吸走修为后,便没有出现过,皇子也暂时留在了圣国,没有继续去寻找影的下落。
  “樊龙,这青牡丹就要回来了吧。”
  “回圣王,差不多该到都城了。”
  “五行之间相生相克,缺一不可,难道你这日月宫真的就比不上这花仙山?”
  二人没有说话,仔细看着沙盘,颜月生在一旁不禁发问。
  这时,皇子从一旁后殿走了出来,到了大殿。
  “颜总管,自古以来的定理肯定是不可轻易改变的,老一辈的想法我们可不能去揣测,这五行之间,水克火,火克木,木克金,金克土,土克水,风则克万物,万物又生风,所以,你就不要为难我们樊老将军了。”
  听了皇子的话,颜月生也是反应过来,自己问的问题倒让樊龙可能会尴尬了。
  “父王,情况怎么样?”
  “嗯,樊龙,来给大家说一说。”
  樊龙点了点头,走到沙盘前,用手指着。
  “这边,土城边境的蛮子虽然常年来都有进犯,但最近也加大了攻势,如今李三思和云都不在土城,探子来报,情况不太乐观。”
  “是,这土城是兵家必争之地,蛮子这次肯定是势在必得。”
  颜月生过去在沙盘上的土城那里插上了一面旗子。
  “另外一边,汤金古城是一个尴尬的地方,他虽不是我圣国之地,可也不是外族人的区域,它在我们与胡人的交界处,所以那里最近也有了许多动作,很多胡人的高手都聚集在那里。”
  “汤金古城是一座有着文化底蕴的古城,更何况是五行之首的金所在之地,虽然他们也不太喜欢胡人,但近年来关系却越来越紧密,具体原因我们也不知道。”
  颜月生又走过去在汤金古城插上一面旗子。
  “基本上就这两个方向,我们正在受到外来人国家或者种族的威胁,而圣国之内麻烦不断,圣国南部,崔氏祠堂频频动乱,崔家可是有着号称富可敌国的实力,不容小觑,东部就是不老林了,往东北边就是阴阳,那群怪人最近也在打着算盘,西南则是淮南郡,刚发生动乱,八荒六合四海没有哪里是安宁的。”
  圣王叹了口气,转身回到王位上坐着,皇子则是围着沙盘转着,颜月生看着皇子,感觉皇子也是一筹莫展。
  “等青姑姑回来了,我们再商议商议吧。”
  众人对视,也只有点点头,目前这个局面,是乱成了一锅粥。
  “醒醒,醒醒,九姑娘。”
  一缕阳光刚好透过石头缝隙照射到九歌的脸上,于庆走了过来摇了摇九歌的肩膀。
  “你们一夜都没合眼吗?”
  “嗯。”
  于庆站了起来,九歌也慢慢扶着剑站了起来,二人来到草地。
  “我与十七本来是想等着破晓以后过来再仔细察看,结果发现这三匹马儿都已经只剩下一堆骨头了。”
  这时,十七从一棵树里走了出来。
  “对,而且骨头上有许多黑斑,虽然有动物撕咬的痕迹,但我认为主要是因为中毒,导致肉体的腐烂速度加快。”
  九歌听着二人说,也看了看眼前的景象,只剩下了几堆骨架。
  于庆和十七捡起旁边的行李抗在肩上,示意九歌离开这。
  “是何人会对几匹马下此毒手。”
  九歌也是不解。
  “旁边有口山泉,我先去打点水,简单的洗把脸,补充一下水袋我们就出发吧。”
  于庆提议不错,二人觉得也只有这么办了。
  于庆放下行李,十七取出了三人的水袋和于庆一起朝着山泉走去,正准备捧起水洗脸,却突然一块石头丢在了泉眼口,沾起水花。
  “谁!”
  于庆起身,环顾四周,昨晚守了一夜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结果现在又来了。
  “会不会是山猴子啊?”
  九歌也在不远处看见了石头丢进了泉眼,但只看见了石头是从上面的树林而来,却也没发现其他什么。
  于庆低下头,慢慢地将踏云枪放在旁边,枪头对着斜上方,继续刚才的动作,准备去捧起泉眼里的水,这时也不出意料,一颗石头又丢了进来溅起水花,不过这一次于庆和十七也有了防备,十七盯准了位置,直接一脚踢在踏云枪尾,像弓箭似的朝着树林丛中而去。
  只听“哎哟”一声,一个小孩从树下掉了下来。
  九歌看到一个小孩掉了下来,以为是他们误伤了,急忙起身跑了过去。
  “你是谁?”
  于庆手一举,踏云枪又回到了于庆手中,看来颜月生在交给于庆之时应该也在踏云枪上动了“手脚”,不然这枪也不会这么听于庆的话,毕竟兵器也认主人,更何况是神兵。
  “别别别,小侄子小侄子,你不认得我了吗?”
  “舅舅?”
  于庆连忙收枪。
  “舅舅?”
  十七和刚刚赶到的九歌在一旁看傻了。
  只见这小孩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伸了下腰,活动了一下。
  “你好生不客气,这一下差点把我脖子都摔断了。”
  “舅舅,你怎么在这里?这丢石头的人,莫非是你?”
  于庆行礼,见到自己的长辈或者尊敬的人他们都会这样。
  “废话,莫不是我,你这厮早就命丧黄泉了。”
  这小孩说完话,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看着面前三人,其中两个,就是九歌和十七特别不理解的眼神看着自己和于庆在说话,就咳嗽了几声,于庆也反应了过来。
  “这是我舅舅,王乔皮,不老林的守林人,别看他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小孩的模样,但是远不止如此,虽然实际年龄我也不知道,特殊的原因,他的容貌也只能这样,再也不会发生改变,可以说是长生不老的人,是吧舅舅。”
  于庆说完看了看王乔皮,嬉笑着。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首席,首席守林人,一定要在守进人前面加一个首席,这样才能凸显我的厉害了,哈哈。”
  于庆冲过去抱了抱王乔皮,九歌和十七显得更加更加尴尬了,二人也意识到,现在不是亲戚见面聊家常的时候。
  “咳咳,我是不老林的首席守林人,我叫王乔皮,你们也可以叫我皮皮,也不在乎这些什么辈分不辈分的,但这小子必须叫我舅舅,哈哈哈哈。”
  “皮师叔好,我叫九歌,都城人氏。”
  “皮师叔好,我叫徐笑笑,大漠人,土城边关之地。”
  十七说完九歌和于庆都看了他一眼,看来,十七也要进入自己的角色了,这对他来说算职业素养了。
  “舅舅,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也只是路过,发现有几个想死的人在这里,就好心来帮帮忙咯。”
  “人在哪里?”
  九歌问皮皮。
  “唉,就是我眼前的你们啊,糊涂糊涂,怎么可以比皮皮更糊涂糊涂呢?这是花间溪,这里的山泉眼可是剧毒,来往没有人在这里停驻的,只要是这泉水进了身体体内,就会立刻开始散开在全身经脉,最后暴毙而死。”
  “照你这样说,我们的马就是喝了一点这山泉水才会如此?”
  “我不知道,不过看这一堆骨头我想可能是这么一回事吧。”
  皮皮也是摆了摆手。
  “对了,小侄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正要去不老林呢舅舅。”
  “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你回来过,这一次是什么事?”
  “舅舅难道不知道吗?”
  “什么事?我最近都出去修炼去了,没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事情。”
  三人没有说话对视了一下。
  皮皮看三个人怪怪的看着自己。
  “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七香居吧,那个我有所耳闻,现在江湖上不都在传这个事吗?”
  “对,舅舅,是圣王让我来找婆婆的。”
  于庆点了点头,虽然皮皮看上去就是个小屁孩,但是于庆知道皮皮的实力,也知道皮皮是自己的长辈,所以还是比较尊敬的,说话也是小心翼翼。
  “这花间溪的泉眼是怎么回事?”
  九歌突然发问。
  “小姑娘,这花间溪以前是一片美景,全是花花草草,你看着四周,现在只有几块稀疏的草地和树林,没有花,最主要的是连动物都没有了,就连鸟你都看不见一只从这飞过去。”
  “都是这泉眼?”
  “嗯,对,小侄儿,本来你舅舅我还在跟着青牡丹云游四方呢,好不容易你婆婆让我出来了,结果又把我叫回来了,就因为这破泉水。”
  皮皮边说边蹦跳着,像是个被人欺负了的小屁孩在胡闹,完全就是个小孩子的模样,于庆倒是没什么,因为他小的时候皮皮就是这个样子,现在他成了大人了皮皮也还是这个样子,所以不管皮皮怎样他也不觉得奇怪,只是十七和九歌看懵了,不知道把皮皮当作小孩看,还是一个长辈。
  “那是怎么一回事你…你也还没告诉我们啊舅舅。”
  于庆小心翼翼的问皮皮。
  “噢,我没说吗?噢,好吧好吧,我刚才说到哪里了?”
  “你因为这泉眼水回来了。”
  “对,这破泉眼里的水是不老林的地下水,本来养育着我们不老林的人,但是前段日子后山古树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导致泉眼里的水变成了毒水,花间溪是其中一个出水口,这里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之前哪是这个模样啊,漂亮多了,唉,没办法,我是守林人,那是我负责的区域,我得回来。”
  皮皮又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蹲在地上用树枝戳着石块。
  “好…好吧,那前辈我们可以跟着你去不老林吗?”
  九歌走过去蹲在皮皮旁边。
  皮皮一看,九歌突然离自己这么近,呆呆地盯着九歌,眼神从上而下打量着九歌,脸突然一下就红了,马上站了起来,背对着九歌。
  “可…可以啊,我小侄儿的朋友,我这个当…当舅舅的,肯定会带你们去不老林啦。”
  “好,谢谢前辈。”
  九歌做了一个眼神给二人,二人也笑了笑。
  “谢谢舅舅。”
  “谢谢前辈。”
  皮皮咳嗽了一下,看了于庆他们一眼。
  “走吧。”
  说罢,跃起身一头扎进了泉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