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四十)于弦之之死
  (四十)
  “他…”
  九歌捂住嘴,因为眼前的场面有点血腥,阿良全身都滴着血,刚刚双手也被皮皮折断,下垂着,整个人又飘浮在空中,像一个幽灵一样。
  “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皮皮这句话是对大家说的。
  只见阿良慢慢下落,站在了地上,双手居然向后转了一圈,身上的伤口也开始慢慢愈合,几秒之后,一切如初。
  “你能阻止我吗?皮皮。”
  “不管能不能阻止你,我都必须这么做,大师兄。”
  “你也有痛苦的回忆,对吧。”
  皮皮没有说话。
  “我当时遇到杏时,她还是一棵树,但我发现,我感应到了,她在叫我,我知道我眼前这棵树再过几日就要幻化成人了,我和她聊了几天,每天我都在树下修行,我有了我的第一个好朋友,我第一次找到了说话的,哪怕她是一棵树。”
  “然后你就把她藏起来了。”
  “难道杏想和人一样的生活不行吗?我就不能教会她怎么像我们一样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吗?长老只会让他们去修行去为不老林奉献上自己的寿命,他们没有自由。”
  “阿良,她只是一棵树,一棵幻化成人的树人,她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你难道不知道吗?不老林有多少幻化成人的树人你没见过吗?他们不都是我们不老林的护卫,生生世世留在这里吗?”
  “不!她不一样!”
  “我看你是被这个妖女迷惑了心智!”
  “哈哈哈哈哈,妖女也罢,树人也罢,我只知道她是我的杏,我是她的阿良,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她已经不在了,阿良。”
  “对,长老一掌就把她的千年精元打碎了,可是我用修为内力把她的最后一丝气保住了,她现在只要从头开始,在这后山中继续吸收着天地精华,加上我的修为,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所以就是你,你把这后山的源头的灵水变成毒水,让所有后山的万物和所有不老林的都失去了灵水的滋润,这样他们就无法吸收天地精华,就只有杏可以,你用这样的办法来加快她幻化成人的速度,但你知道有多少万物因为你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我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杏,其他的我为什么要去在乎他们的感受,就像当初你们在乎过我吗?”
  皮皮咬紧牙齿,捏紧了自己的拳头,他想狠狠地揍一顿阿良,想把他的大师兄打醒,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你消失了这么多年,就是躲在这后山中。”
  “我没有躲,只是你们找不到我罢了,我也不想见到你们。”
  “师兄,你自己去找长老吧。”
  “杏马上就可以复活了,我会带着她一起走,离开这个地方。”
  “你是真的糊涂。”
  “糊涂?你们很清醒吗?”
  阿良说完双手一抬,四人脚底突然窜出几根藤蔓紧紧地包裹住了四人,任凭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舅舅,这!”
  “你想干什么阿良!”
  “啊!”
  藤蔓越来越紧,这时,其中一根藤蔓都爬到了四人的额头。
  瞬间大家都昏迷了过去。
  阿良走到了大家面前,用手放在了九歌的头上。
  “来吧,我来看看你最痛苦的回忆。”
  阿良看到的,正是影在屠杀整个七香居的画面,他很惊讶,也很兴奋,这个世间,离开了不老林居然可以遇到这样的对手,这些招式和修为内力是他感叹的,他觉得自己可能在场,也会成为这个人的剑下死尸一具罢了。
  皮皮收回了手。
  “他是谁?”
  九歌慢慢醒了过来。
  “谁?”
  “那个戴面具的人。”
  “是我的仇人。”
  九歌现在已经不再那么脆弱了,可能放在以前别人提起,她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是现在,自从出了都城那一刻,就告诉了自己要变强,要让自己不再是个弱女子,所以回答阿良的时候,九歌的眼神一直是非常的坚定,一股杀气,阿良也感受到,这的确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阿良走到了下一个,用手放在于庆额头上。
  出现的画面,是那么的熟悉。
  “娘!你来追我啊。”
  一个小孩跑在前面,一个女人在后面追着,这背景刚好就是在不老林的后山,那一片沉香木林,不老林的宝贝沉香木生长的地区。
  “庆儿,你慢些跑。”
  小孩突然蹲了下来,转过去对着女人喊着。
  “娘,你看,这朵花真漂亮!”
  女人听到这句话突然很紧张,一个瞬身就到了小孩面前,看着于庆马上就要摘下这朵花时,一把抓住于庆的手,不过这一下就从后面一股劲儿推到了于庆,这女人反应迅速,一下子顺势抱住了于庆,自己却背身摔进了这花丛中。
  “娘,你没事吧。”
  “没事庆儿,娘没事。”
  这女人身后跌进去的花丛是紫砂婆罗花,是剧毒,这是不老林的产物,在这万灵之地,能有树人幻化成人的好的现象,当然也有紫砂婆罗花这种邪恶的东西存在,万物皆有灵。
  瞬间,这女人面色惨淡,嘴唇发紫。
  于庆则爬了起来就准备继续往前跑,他转过身来对着女人又喊着。
  “娘,我去找爹爹了,你来追我呀!”
  “好,庆儿,你快去吧,娘马上就来。”
  说完这女人开始原地打坐,运功调息,这紫砂婆罗花只要触碰到花粉便会覆盖身体,钻进皮肉,从而毒素进入人体五脏六腑,只有沉香木可以祛除,不过也需时日,暂且她也只能调息在这里,不敢轻易乱动。
  这个女人阿良很熟悉,就是他的师妹,长老的女儿,于弦之。
  不料这个时候突然冲出来了几个蒙面大汉,他们像是在逃命一般,不管不顾的在森林里跑着,刚好遇见了于弦之和于庆。
  “你们是谁?”
  于庆看着面前的几个蒙面人。
  几个蒙面人停下脚步,没有说话。
  “糟了!”
  于弦之心里暗骂一声,她当然知道这是谁,前几日樊龙便已经通知不老林,逃犯已经往不老林的方向而来,可是没想到这么快,自己的孩子面前此时站着的便是穷凶极恶的圣国逃犯,因为不老林是不会出现这种蒙面人,而且手里拿着刀剑,浑身上下还有血迹伤痕。
  几个大汉正准备提着刀,冲着于庆而去,于庆吓得跌倒在地,这时于弦之顾不上自己身上的剧毒,一个瞬身到了于庆面前,侧身一脚便踢开了大汉手中的刀剑。
  “庆儿,快去,快去叫爹爹。”
  “爹爹在哪儿?”
  “爹爹就在外面,这些犯人就是爹爹要抓的人,娘帮爹爹先拖住他们。”
  于庆点了点头,朝着一旁跑去。
  这时,几个大汉趁着于弦之在说话,想偷袭,就在要得逞之时,只见金光一起,几个大汉瞬间被弹飞出去。
  “这…这是龟息功!”
  “你…你为什么双手不用结印就可以用龟息功,这不可能。”
  几个大汉看来也不是平平鼠辈,能认出这不老林的功夫,也知道不老林的人在使用自己的独门独户的绝技的时候,需要双手结印,有的是单手结印,而没有听说过不用结印之人。
  “谁告诉你们不结印就用不出来了。”
  只见于弦之手一抬,周围的沉香木开始动了起来,大汉周围的大树都伸出了自己的树干,像是人一样,开始自由的动了起来,而且都像是听从于弦之的命令一样,直奔他们而去。
  “你是木长老的弟子!”
  只有木长老和她的弟子才能与这不老林的树木有感应之力,于弦之当然可以,这根本也不费什么修为内力,因为他们和不老林是息息相关,像是与树木同一种族一般。
  大汉们在树干间来回闪躲,这时突然从一旁又走出来了十几个蒙面人,其中一个手里提着一个小孩,就是于庆。
  “庆儿!”
  “如果你不想让这孩子死,就乖乖的停下来。”
  于弦之立刻放下手,这些树木也停止了动作,这几个大汉跑到了这群人的背后躲了起来。
  “真不巧,在这鬼地方没碰到木长老却碰到于大娘,更不巧,这还碰到了你的孩子。”
  只见这提着于庆的蒙面人站了出来,对着于弦之说。
  “你们不用再逃了,樊将军已经到了,不老林周围都是我们的人,你们还是乖乖投降吧。”
  “为什么我们还要回去在那光都看不见的地牢里呆着?”
  “那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可以,不过,至少有人陪我们啊。”
  蒙面人阴险地笑着,看着手中的于庆。
  “你放开我!大坏人!你是坏人!”
  于庆在他手里挣扎着,不过也是悬殊太大,又打又踢对于这逃犯头领来说连挠痒痒也算不上。
  “卑鄙,你们放了庆儿,我做你们的人质。”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把孩子放了你不就可以把我们都杀了吗?这可是我的筹码啊,哈哈哈哈!”
  这逃犯头领得意洋洋的望着于弦之。
  于弦之张开嘴,随着一道亮光,玉珠出现,这并不是玉碎,于弦之将手一挥,玉珠直接到了这头领的面前。
  “可以!在下佩服!”
  说完逃犯一把将于庆扔在地上,抓住空中的玉珠,于弦之跑了过去抱住于庆。
  “庆儿,你没事吧,庆儿。”
  “我没事,娘。”
  这时森林四周火光四起,樊龙带着一群人包围了过来,中间这群蒙面人开始变得紧张起来,望着四周。
  “怎么办老大,樊龙追上我们了!”
  “怎么办?”
  “我们要死在这儿了吗!”
  这时樊龙过来,看见了抱在一起的母子两。
  “庆儿,弦之!你们为何在此!”
  “爹!”
  于庆跑向樊龙,樊龙抱住于庆将他丢给了旁边的副将,樊龙跑到于弦之旁边,他看见于弦之已经是身受重伤。
  “我没事,庆儿也没事。”
  “嗯,你辛苦了,快去休息吧。”
  说完樊龙站了起来,招了招手,示意让人把夫人和孩子都带下去。
  “你们这群死囚,今天不用抓你们回去了,这儿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樊龙张开双手,身边开始出现了火光,几个火球在他周围转了起来。
  “樊龙!你别高兴太早了。”
  只见这逃犯头子手高举着,拿着那颗闪闪发光的玉珠,一捏,便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