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四十六)无踪
  (四十六)
  “庆儿,为何来不老林不来见我,却偷偷跑到这后山林躲着了。”
  “婆婆,我没有躲着您的意思,只是遇到了一些事。”
  原来这不是旁人,正好是这不老林的主人木长老,也是于庆的婆婆,于弦之的娘。
  “噢,你能有什么事,来不老林不是为了找我,难道还有这里还有你的其他朋友?”
  木长老杵着拐杖,步履蹒跚朝着于庆走来,于庆一动不动跪在那里面,十七则是站在旁边看着,他知道木长老,全天下都知道这个老妇人,即使不知道人长什么模样,但他手中那根沉香木杖却是人人皆知,木杖本身没有什么特别,就是一根看上去普通的木棍,上面缠着一些藤蔓,手持顶端绑有一些金线,下端刻有不老林的一些图案。这个木杖出名是因为当初一棒就把一位大侠敲到了绝音寺出家当和尚去了。
  “起来吧,孙孙,让婆婆抱抱。”
  于庆一下站起来扑在了木长老身上,整个人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哎哟喂,孙孙,你差点把我这老骨头都弄散架了。”
  “婆婆,我好想你啊。”
  “孙孙啊,婆婆也想你,这么久了长这么大了,让我好好看看。”
  十七在旁边也感觉略显尴尬,自觉的走到一旁去了,摸着石壁,看着那个熟悉位置的机关门是不是还可以打开,在那里捣鼓着。
  “真像弦之啊,这小脸蛋。”
  木长老捏了捏于庆的脸。
  “婆婆,你怎么来了啊?”
  “你们进后山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只是皮皮回去也没告诉我,可能大概是把我孙孙忘在了这里吧。所以,你不来见我,我就只好来接你了呗。”
  “婆婆,我是打算去找你的,可是…”
  木长老抬起手,打断了于庆,只见她转身慢慢走向了水潭,看着水里。
  “奈何奈何,终有重云拨开日,却无英雄枉当年。”
  “婆婆知道了。”
  于庆凑了上去,现在木长老身后。
  “你说这水底之人吗?”
  “对。”
  “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难道就能让他清醒过来吗?”
  “原来婆婆早就知道了,那皮皮说你们找了他很久。”
  “就像当初如果不是他,我可能还不会同意你娘和那个畜牲在一起,那这样一来就没有你了。”
  “你还叫他畜牲呢。”
  于庆尴尬的笑了笑。
  “不叫畜牲叫什么,我连你娘的遗体都没有见到过,这笔账我还没跟他算清楚过呢。”
  “那你既然知道阿良大师兄在后山,为何还要…”
  “凡事只有让这些年轻人去尝试了之后,他才知道什么叫后悔,如果我一开始就把他关起来,可能他会变得更加难以收拾,他不是想让这树人复活吗?那就让他去吧,这样让他一直有个羁绊,也总比在外面惹是生非的好,不管怎么说,他也一直自愿呆在了不老林不是。”
  木长老笑了笑,用木杖打了打于庆的头。
  “明白了吗?”
  “明白了婆婆。”
  “现在有比处理他更重要的事,走吧。”
  这时木长老看了一眼旁边的十七。
  “那边的小兄弟,过来,我们走了。”
  “啊,是,是。”
  十七看见这江湖老前辈也是敬畏有加,点头鞠躬着说话。
  “去哪儿啊婆婆。”
  “在这呆着干嘛,你也想在水潭里当一个水鬼吗?”
  “可是…”
  于庆看了看对面的那个隧道口方向,虽然看不见隧道,但他这个时候好想问到底怎么回事,而且这九歌到底去了哪里,可是,他也不敢问,现在还有很多事还没有解决,于庆看了看十七,十七摆了摆头,意思应该是让于庆暂时不要提。
  木长老在前面走着,十七和于庆跟在身后。
  “诶,你婆婆多大年纪了你知道吗?”
  “小年轻,老婆子虽然老但是耳朵倒还是灵敏,女孩子的年龄不能随便问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这下可把十七弄尴尬了,低着头,在后面点头哈腰的,于庆也被十七逗乐了,但天下还是很多人都会好奇木长老和云的年龄,还有那个被木长老一棒敲到绝音寺出家的人,这三位是当代资历最老的修行者,也是前辈中的前辈,活在传说中的人,十七这样问,也是情理之中。
  正当于庆在笑话十七时,两人一抬头,这突然就换了个地方。
  “诶,我们这是在哪儿,我们出了山洞了吗?”
  于庆看了看四周,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不是后山山洞外的那一片。
  “这应该就是传言中的无踪吧。”
  十七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前面走着的木长老,慢悠悠的。
  “什么无踪?”
  十七对着于庆一脸疑惑。
  “你连无踪都没有听说过吗?”
  “没有。”
  “修行者的身体会比正常人强出数倍,所以在行动上也会比常人快,所以有了瞬身,可以在瞬间进行移动,不过距离不远,而且速度快慢与下一次使用的时间可以看出修行者的境界高低,而无踪,是没有距离限制的,但这个世界上,可以使用无踪的人,少之又少。”
  于庆一个劲儿的点头,他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个。
  “那这还能带我们一起?”
  于庆看了看前面走着的木长老,指了指我们。
  “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们都是修行世界底端的人,哪怕我境界在至阴,我也只能是算一个小喽啰,你没听皇子说吗,极门境界往上都还有涛天,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哪些高人隐世呢。”
  “这我同意。”
  “好啦,你两个就不要在那里谈论古今了,我们要到了。”
  木长老突然发话,两个人一下子就闭上了嘴赶紧两步并做一步追了上去,跟在木长老身后。
  这时,突然一阵狂风吹来,周围的树都被拦腰斩断,木长老拐杖往面前一横。
  “躲在我身后。”
  于庆和十七反应迅速,在风还没到之时立刻躲在了后面,左右一看,周围的树要么被吹断,要么连根拔起,花花草草更是四处飞散。
  “这是什么?”
  于庆眯着眼,手搭在木长老肩上。
  “一只小鸟儿。”
  “小鸟?”
  十七一听倒还觉得发笑,这小鸟会有这么大动静。
  木长老就横着拐杖向前走着,两人在身后躲着慢慢前进,感觉这个时候伸一只手出去就会被大风给刮走,只有老老实实呆在木长老身后。
  这时,木长老定睛一看,一个黑色东西好像被吹了过来,待到稍近一点才看清,是皮皮。长老手中的木棍突然就变长了,皮皮刚好抓住了木棍,整个人很虚弱的样子,长老看了他一眼。
  这时于庆和十七看见了挂在棍子上的皮皮。
  “舅舅!”
  皮皮也看见了长老和于庆他们,朝着他们笑着。
  “小外甥,你什么时候来的不老林啊?”
  “你说什么?”
  “我说!你什么!时候!来的!不!老!林!”
  “我听不见!”
  皮皮做了一个听不见的手势,这风太大,根本听不见皮皮在那里瞎吼什么。
  这时,只见长老下盘一摆,整个风就改变了风向,皮皮也摔在了地上,于庆赶紧过去扶他起来。
  “前辈,这就吹回去了。”
  十七伸出头看了看,看见这树倒的方向反了,花草树木都被吹了回去。
  “哎哟,小外甥,好久不见啊!”
  “舅舅,我们不是才见过吗?”
  “啊?你不是才来不老林吗?”
  “舅舅,你…”
  于庆欲言又止,一巴掌拍在头上。
  “现在很危险,你先去旁边哈,我要和你婆婆去忙一会儿。”
  “不用了,皮皮,你就退下吧。”
  皮皮看了眼长老,又看了眼于庆,点了点头。
  “也是,长老来了,我该休息了。”
  话音刚落,一只巨大乌鸦出现在大家头顶。
  “舅舅,你去哪里惹得一只大鸟。”
  “你先扶我到旁边去。”
  十七倒是很懂事,马上就跑过去和于庆把皮皮扶到了旁边被拦腰斩断的树根下坐下。
  “小鸟,小鸟。”
  皮皮揉了揉肩膀,于庆看见了一个伤口,整个都已经变成了一个洞,周围的肉都变黑了,血液整个都已经凝固了。
  “舅舅,你这伤。”
  “不碍事不碍事。”
  “这,这是瘴气。”
  “瘴气?凤鸣山?”
  “对,难道这大鸟是凤鸣山的。”
  说完十七扭头看着眼前空中这怪物。
  “你来了。”
  长老两手撑着拐杖,一副慈祥的样子看着这怪物。
  当然,这怪物是不会说话的,只见一个俯冲朝着长老就去,尖尖的喙直接可以把人的身体撕成碎片了。
  “婆婆!小心!”
  于庆看见一激动直接站了起来,对着长老大声喊叫着,皮皮一下没靠得住,往后倒了一下。
  “哎呀,我说小外甥你这多久不见怎么变得一惊一乍的了。”
  于庆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尽管这怪鸟冲击速度快到像是瞬身一般,但当着喙到的一瞬间,整个怪鸟都静止不动了,仔细一看才发现,木长老仅仅抬起一只手,手里一根木棍,木棍顶住了尖尖的喙,就是这轻轻地一碰,这只怪鸟就一动不动了。
  只见棍子一抬,在尖尖的喙上轻轻敲了一下,这个怪物“轰隆”一声整个身体直接被打进了地里,不是摔在地上,而是掉进了地里,甩出了一个巨大的坑。
  “婆婆,这是大门口的路啊,这个坑不会又是让我来给你填上吧。”
  “让你修路怕是都修不好。”
  婆婆漫不经心的转过来对着皮皮说。
  十七和于庆在旁边是目瞪口呆,看着眼前发生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就是尴尬的笑着。
  这时怪物突然从地里冒了出来,但是整个身形像是缩小了一样,没有那么的巨大,不过那张嘴却还是那么大没有变化,只见它张开那尖喙,一个黑色的光球在嘴里慢慢变大,皮皮当然认得,这个就是伤他的黑色光波。
  只见这黑色光波以极快的速度直接射向木长老,没有躲避,直接从后背穿透了木长老的整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