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五十)皮皮的怒火
  (五十)
  “皮皮,你控制住你自己。”
  “长老,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是。”
  木长老双手杵着拐杖,很平淡的看着皮皮。
  “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一阵微风吹过,木长老沉默不语,几缕银丝附在木长老脸上,这已经不是个花季少女的脸,这张脸上都是整个修行世界的沧桑历程,她也见证了不少的更替,但在皮皮面前,她总是一副慈母样。
  “你是因为,他是师姐的丈夫,你就偏袒,你不让我杀他。”
  “你杀不了他。”
  “那是以前!”
  说完,皮皮突然身体一曲,那几颗锁骨木钉被他用内力逼出了体内,“唰”的一下,直接打在了旁边的古树上,看来,是挣脱了束缚。
  “我知道,我问你我也问不出来答案。”
  皮皮转身看向身后的“哨塔”古树,他看着顶端,两颗獠牙间吐出一口雾气,两只手活动活动了几下,看样子,是预备着古树而去。
  皮皮化作一道闪光一般,直奔古树而去,这速度不是瞬身,也不是无踪,只是速度快的离谱,放慢下来就会发现,这皮皮是像在空中跑步一般,一步一步踩着过去!
  木长老叹了叹气,正当长老准备阻止皮皮时,她感应到一个人,正朝着这边赶来。
  这时,只见一道同样的光线从另外一个方向对着皮皮而来,两条线相撞,皮皮被直接被打了下来,落在旁边的树林里,连续撞断了几棵树木。
  停在空中的那个人,是阿良。
  站在古树顶端的于庆和天葵也目睹了这一幕。
  “阿良?他不是泡在潭水里吗?”
  “阿良?那个大师兄?”
  于庆点了点头。
  “皮皮,你想干什么?”
  “笑话,一个不老林的罪人来教训我吗?”
  皮皮这时已经到了阿良身后。
  “他是你的侄儿,你难道想杀了他不成?”
  “难道他在我手里,他爹还怕不出来吗?”
  “人死不能复生,过了这么多年又有何用,难道这么久了你还没忘记吗?”
  “我是才想起来,师兄。”
  说完皮皮硬是再次冲向古树。
  阿良立马横在皮皮面前,二人开始了近身肉搏,拳打脚踢,在空中打的个你来我回。
  “我舅舅这是想杀了我吗?”
  于庆在那里小声嘀咕。
  “这不废话吗?你爹杀了小柔,他杀了你,多合适啊。”
  天葵云谈风轻一句话倒是让于庆觉得压力挺大,在他的认识当中,皮皮的人设是和蔼可亲的舅舅,没有想过这其中的因素,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
  “对了,你既然是这儿的老熟人了,你肯定知道小柔是谁了。”
  “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不老林居民。”
  “是从小和舅舅一起长大吗?”
  “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很喜欢她,因为村子里只有小柔和他玩,具体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我也知道回答你我不知道。”
  于庆没有再问什么,他觉得天葵是真的不知道。
  皮皮和阿良在这空中也是打的不可开交,拳拳到肉,两人这时同时往后一撤,看着对方,皮皮也是气喘吁吁
  “师兄,你也是骗我对吗?”
  “没有说实话,是我们的不对,可是你这样做,你是在对不起你自己。”
  “你没这个资格在教训我,知道吗?你还是回你的池子里去吧。”
  “你破了封印,所以我赶了过来。”
  “虽然这种记忆突然一下子全部回来的感觉我不习惯,但是我清楚的记得,这不老丹你是你喂我吃下去的。”
  “你当时的情况只有这样。”
  “我不懂,现在我就是要去做我想做的事。”
  “那你就先过了我这关吧。”
  说完阿良两手一抬,下面密密麻麻的树木从下面直接冲向皮皮,皮皮倒是处理起来也很轻松,都是一拳一脚踢向阿良,树木们到了阿良面前都自然的停止动向,往下坠落了。
  一下子突然阿良两手化作无数根藤蔓状的枝条向皮皮而去,皮皮反应过来,上下左右窜来窜去地躲避阿良的触手。
  皮皮也没有一直躲避,手在背后用修为内力汇聚在一起。
  “木荆棘!”
  像无数根银针朝着阿良而去,阿良也是边躲边攻击,闪过每一根木荆棘,突然阿良的触手绕到了皮皮身后,皮皮一扭头在空中想翻身躲避,不料,阿良的触手速度这一下快过了他的闪避速度,抓住了皮皮的腿。
  “抓住你了。”
  触手瞬间收缩,阿良本体朝着皮皮而去,触手“嗖”的一下缩短了,阿良瞬间到了皮皮面前,皮皮被这样一拽倒还没准备好,一个抽搐在空中被拉了个。
  阿良另外一只手早早的做好准备,握成拳头蓄力一击不偏不倚打在了皮皮胸前,这时阿良才感到不对,果然,自己抓住的皮皮变成了一块光秃秃的木头。
  “替身术吗?”
  阿良丢掉木头,谨慎地看着四周,他突然低头看着脚下,感觉皮皮可能早就到了脚下,准备从下面偷袭自己。
  让阿良没有想到的是,皮皮没有从下面,也没有从其它方向出现,而是刚刚丢掉的那块木头突然又变回了皮皮的模样,这下出现在身后,是让阿良没有想到的,皮皮没有留手,直接全力一拳打在阿良后背,阿良瞬间嘴里喷出鲜血,这一拳的威力多大呢?拳风把天上的云朵都打散了。
  阿良停在空中,皮皮拳在阿良后背,这一招真假身,自己宁愿先接下阿良这一拳,然后强忍着的还击,区别在于阿良是留有余力,而皮皮是全力以赴。
  阿良瞬间弹射,直接砸向地面而去,不过木长老早早的就在那里站着了,就在阿良要到时,木长老伸出拐杖,隔空就让阿良整个人又停止了,这种强有力的冲击,却让一根木棒解决,这应该就是木长老的实力体现了。
  “你还没闹够吗?皮皮。”
  皮皮在空中看着下面,阿良被放在地上,闭着眼,应该是晕死过去。
  木长老手一放,拐杖朝着皮皮而去,皮皮选择却是惊人的没有躲闪,反而向下对着拐杖而去,手在前,慢慢地手上像是被一层暗光包裹,这应该是皮皮的内力。
  拐杖和皮皮相撞,呈均衡之势。
  碰到之时,一阵冲击波四散开来,一股强大的气流吹散了各种杂木树枝,和倒下的古树,就连现在“哨塔”上的天葵和于庆二人都被影响,于庆差点被吹的点了下去,还好天葵一把抓住了于庆的衣服,拽了上来。
  “这家伙,是有多强。”
  木长老观望着,在下面扶起阿良,在给他运功疗伤,阿良头冒热汗,面色沉重,嘴唇发白,木长老轻叹一口气。
  皮皮则是和这个拐杖在空中周旋,这拐杖也是木长老用意念进行控制,不停的对着皮皮的死角而去,皮皮眉头紧皱,他明白,这根棒子也不是简单的棒子,很难对付。
  一来二去,也没有分出胜负,关键是这也没有结果,只要这木长老还在,这根拐杖就没有败下阵来一说。
  这拐杖像是越打越欢,自己还有模有样,一点也不带花哨,每一下攻击都是冲着皮皮的死角而去,要是躲避不及时也只有被一棒从空中敲下来了,所以皮皮根本不敢让棍子碰到自己,他知道自己的修为内力是不如长老的,天壤之别,可是长老是不会对他起杀心得,他可以利用这一点,先入为主。
  这时拐杖横向一挥,皮皮侧身准备一躲,结果这棍子速度突然加快了,一下没有防备过来,被蹭到了腰间,只是轻轻一蹭,皮皮便在空中甩了好几圈,差点没定住,不然就直接被摔地上去了。
  拐杖显然没有想给皮皮喘息的时间,又迎了上来,皮皮立马起势双手横在胸前。
  “龟息功!”
  一个淡黄色的罩子突然出现,皮皮像在一个悬空的球体内一样,拐杖结实的打在了罩子上,可是,明显,这是个拐杖,而不是一个人,它的攻击弹不弹回去也无关紧要,伤不了它自身,再者,这不老林的龟息功称得上是天下最厉害的“盾”了,但这实力面前,也有优劣之分,抬头一看,皮皮便发现这罩子上有了裂纹。
  他蓄力,额头上有了几滴汗珠,獠牙间喘着粗气,眼珠子也没功夫转来转去的,死盯着前面的这根拐杖,整个青筋暴起,不挡住这一下,可能自己反而会被内力所反弹。
  “长老!你是要一棒把皮皮给敲死过去吗?”
  “这样最好。”
  木长老屏气凝神在给阿良疗伤,但她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这阿良体内毒素已经遍布全身经脉穴道,整个就是一个毒人,而且刚刚发力了,导致毒素流经速度过快,一下用力过猛,自己也是以毒攻心,这紫砂婆罗花,不是简单的毒药,她不明白,他是怎么活到今天的,而且现在还有个皮皮在闹着情绪,怎么让他冷静下来是木长老头疼的问题。
  木长老收手调息,阿良也应声倒地。
  木长老暂时封闭了他的全身上下所有通灵穴道,用自己的修为内力注入进去,暂时抵挡毒素进入心口。这只有回不老林才能解毒,不然也是离死不远,她看了看空中的皮皮,摆了摆头。
  “去!”
  只听木长老一声令下,拐杖竟从裂纹处冲进了罩子,皮皮及时反应,扭过头,刚好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把抓住了拐杖。
  皮皮可不敢把这东西留下,立马朝着木长老像扔出木荆棘一样丢了过来,木长老却是一笑,皮皮也纳闷为什么木长老没有继续控制这拐杖来攻击自己,而是让这拐杖冲着自己就来。
  眼看着拐杖就要到木长老的面前,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木长老身边,披着黑色长袍,把头也挡住了,整个人低着头,看不清长相,只见此人缓慢抬手,拐杖立马在空中停止,随后手一摆,拐杖在空中连转几圈,插进木长老身前的土里。
  “你来干什么?”
  木长老转过去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