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五十五)极选之人
  (五十五)
  “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木长老表情凝重。
  “九歌。”
  天葵脱口而出。
  “你也认识?”
  “她是七香居的舞女,本就是谢香香的得意门生,也是都城三绝,自然很多人都认识,更别说我经常出入七香居了的人了。”
  “谢香香的人?”
  “对。”
  木长老来回徘徊。
  云的眼珠子转着,捋着胡须,大家都陷入了沉思,于庆和天葵自然是懵的,只有云和木长老在想着什么,阿良、李三思和十七在沉睡着。
  “你们是怎么发现这个隧道的。”
  云走过来把手放在于庆肩上,长叹一口气。
  “云先生,我和十七还有九歌本来碰见了皮皮,说是去解决不老林水源的问题,结果碰见了阿良大师兄,然后皮皮听见了哨声就走了,阿良就进到了洞穴里面泡进了水池里,我们跟着进去结果在旁边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机关似的东西,就出现了一个洞口,我们就走了进去。”
  于庆在撒谎,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说实话,可能是他想自己来搞清楚这个面具人到底是谁,是影,是皇子,还是谁。
  “机关?”
  木长老发出疑问。
  “嗯…嗯,对啊,当时我不小心差点摔了一跤,然后往后仰了一下,不知道碰到了哪块岩突就出现了这个洞口。”
  “你的意思是,那个隧道是在后山那个洞穴里对吧。”
  于庆点了点头,他现在有点害怕两个老前辈继续问自己问题了,因为他不擅长撒谎,手心的汗都冒了出来。
  “这里既然不是外人,你就告诉大家吧。”
  云招了招手,弄了弄袖口,坐了下来。
  木长老看着云,云再次确定似的点了点头。
  “事情要从很久之前讲起。”
  那时的云,木长老非常年轻,也还没有现在的圣国,没有不老林。
  在一大树前,置有香炉檀香,猪头肉新鲜水果,美酒佳肴,红木章丘树做的矮桌,桌前四人,跪拜于此。
  “一敬苍天,二敬大地,三敬万物长生。”
  “一敬惊愕,二敬白黄,三敬风调雨顺。”
  “一敬流水,二敬山峦,三敬壮丽群峰。”
  “一敬落霞,二敬长日,三敬浮生若梦。”
  四人言于此,立于此,跪于此,始于此。
  四人起身,抱拳。
  “既然各位执意如此,我年长,那我就来做这大师姐吧。”
  说话这位眉清目秀,俏嘴红唇,睫毛像是天上月般弯进人心,眼角有一颗痣,说这是痣,倒不如说是黑夜里点缀的那颗最耀眼的星星,说罢嘴角上扬,笑。
  “好,我就是风调雨顺的白云间,我排老二,以后叫我云就可以了。”
  说话这位双眼炯炯有神,嘴角自然上扬,不知是自信还是自傲的笑容,鼻梁高挺,头顶高冠,眉心映有一摸朱砂红,一副道长的打扮,手里拿的不是拂尘而是一把长剑。
  “那,哈哈,自然我就是这老三了。”
  说话这位嬉笑着,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牙齿雪白,一张大嘴也是异于常人,给人感觉就是爱笑之人,不过年纪轻轻两边脸蛋就长满了斑,两个小辫子,天真率性的小女孩。
  “我…我是最小的。”
  说话这位低着头,说话声音很小,两眼呆滞,整个人也是身材矮小,没有什么特点,这是他最大的特点,平凡。
  如果说极是这个修为世界的开创者,那这四位便是这个修为世界的传播者,他们四个是极选之人,极在进极门时,将自己的力量分散,最早得到的就是这四位,数不尽的天下众人,如果算分支,可能都算这四个人的后代传人,有直系,也有分支。
  老大,柳如一。
  老二,白云间。
  老三,木知青。
  老四,常浮生。
  四人都是武学泰斗,各种修为境界的摸索和武功的研发都是四人传播出去,天下众人都慕名而来,都想找到他们,拜师学艺。
  四人都是受召唤莫名的前往一个地方,最终在这不知名的山林中碰见,一见如故,交谈之后才知晓,四人应该就是被同一种力量指引来到此地。
  那时候四人每天带着慕名而来的人修炼,为的是造福天下,传授各种修为境界和提升他们的内力,不问姓名,不问来处,皆是求学之人,四人约定,只要你有一颗纯净之心来此,定当倾尽全力。
  很多人都学成而归,但这时,常浮生修炼到达瓶颈,遇到了困难。
  这一晚。
  “老四,为何不休息,来这里。”
  木知青路过竹林,发现常浮生蹲在一块石头上。
  “啊,师姐,我…”
  “怎么?平日里你不爱说话也就算了,这就剩师姐和你两个人了,你也不愿意吗?”
  木知青蹲在常浮生旁边,用手托着脸,月光此时撒在两人身上,真是少男少女庄周晓蝶,令人垂涎的美景,竹林,石群,俊男,俏女。
  “你们,在干嘛!”
  突然柳如一从后面跳出来,吓得两人差点从石块上掉了下去。
  “大师姐,你要吓死我们吗?”
  “我看你两个大半夜的鬼鬼祟祟的,就过来瞧瞧。”
  “师姐,没有鬼鬼祟祟,我只是有些苦恼。”
  柳如一点了点头,盘腿坐了下来。
  “说吧,怎么了?”
  “大师姐,你给我们讲过,我们是极选之人,我们的使命就是让世人能够感受修为,能够用修为内力帮助世人。”
  “对啊,这不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吗?”
  木知青打断了常浮生的话。
  “然后呢?”
  “然后,大师姐你可以教他们念力,二师兄剑术天下无敌,三师姐拳脚功夫和万物皆有灵的天性也是让很多人都想学到的,可是我除了教他们我们都会的,我没有属于自己的,我…”
  “浮生,你想想,我们这些都是教给天下人的,对吗?我们教给他们都是为了能够帮到他们,让所有人都保持善良,不忘初心,能合理适当运用修为内力,你不正是在这样做吗?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去想这些呢?”
  “可…”
  “好啦,大师姐不明白你的意思,三师姐明白,说吧,你想到了什么新招数?”
  常浮生不善言辞,听到木知青这么一说,一下就笑了出来。
  “我可以给你们看吗?”
  “可以可以,快点吧你。”
  柳如一也笑了笑,点点头,常浮生像小孩子一样得到了家长的允许,一下子就从石块上蹦了下去,到了下面的草坪上。
  柳如一和木知青在上面的石块站了起来,看着下面的常浮生。
  只见常浮生弯着腰,然后突然趴在地上,整个人的后背躬了起来,慢慢地有一层无形的气流一样从他的身体周围往外扩,地上的草都是一圈圈的被气流压迫住倒了下去,突然周围风速加快。
  “他在干什么?”
  这时,白云间突然也出现在石块上,柳如一和木知青都看懵了,都没发现二师兄已经来了许久。
  “不知道,他说他有新的招数。”
  柳如一敷衍的回答了白云间,因为眼前的常浮生的变化让他的注意力没法分散。
  突然,天下风云骤变,整个天空本就是黑作一团,现在却出现一个漩涡状的东西,所有地上的落叶碎枝都被吸了上去,三人在石块上稳住定力,用手挡着前面。
  “老四!你在干什么!”
  “浮生,浮生!”
  众人看着下面的常浮生,没有任何反应,他还是保持着那种姿态。
  这时突然一阵电闪雷鸣,从那个漩涡状的黑洞里出来一阵闪电,直接击中了常浮生,一瞬间,风停,平息,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浮生!”
  “老四!”
  三人一起一跃而下。
  白云间立马将修为内力汇聚在双手直接抱起常浮生,让他坐立起来,在他后背开始运功疗伤。
  柳如一和木知青在旁边差点就变成了泪人,这一道闪电下去,亲眼看见不偏不倚的劈在了常浮生的身上。
  “都怪我,我不该让他给我们看他的新招数的。”
  说完,木知青跪倒在地,哭了起来。
  柳如一脸颊上也多了几道泪痕,她蹲了下来,把木知青的头揽在怀里,没有说话,看着白云间正在给常浮生疗伤。
  这时,突然常浮生喷出一口血来,整个人大叫了一声。
  白云间从背后直接一掌劈在常浮生脖子的地方。
  “没事了,他差点走火入魔,气血倒流,经脉错乱,不过补救及时,但是需要些时日恢复。”
  说罢白云间站了起来,看了看柳如一。
  柳如一站了起来点了点头,手一抬,只见常浮生本来倒在地上,结果自己漂浮起来,柳如一用自己的念力就把常浮生送回了自己的房间床上休息了。
  “师兄,老四他…”
  “我们是要担负起这份责任,可是也是尽力而为,以后不要让老四做这样的事了,他完全就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自己的命都没了,如何造福天下?”
  “嗯。”
  柳如一和木知青都点头看着白云间,虽然这柳如一是大师姐,可是四人心里都清楚,一直以来,从认识到现在,他们当中说话一直都是靠老二白云间,他的话才是他们四人的定海神针。
  就这样,常浮生在床上躺了整整七日才醒过来,这期间其他三人照样是来者不拒,日常的教着人们修为内力,不过练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发现什么武学奇才,都是些过来学了点三脚猫的功夫就学不下去,或者领悟不了的人。
  和往日一样,三人最后完成了一天教学准备回到四人的住处,在山林里的木屋内。
  “今天我去山里找点吃的吧,你们就休息一会儿。”
  白云间走在前面,转身对后面的柳如一和木知青说,这时三人也正好走到这常浮生房间外,白云间突然转头看了看。
  “怎么了?”
  柳如一看白云间眼神不对。
  白云间手一推,果然,屋内空无一人。
  “人呢!”
  两人也凑过来发现常浮生不见了。
  这时,三人转身发现,天空慢慢阴沉下来,又是一阵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那片竹林被刮的一边倒。
  “不好!”
  “这臭小子!”
  三人立马朝着竹林而去。
  刚到,就看见不可思议地一幕。
  一只白虎,立于石群上,不仅仅肤色全白,这白虎毛都像是在发着光,看上去,就像是神来之物,绝不是这自然中的生灵。
  突然,虎啸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