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五十九)四尊石像
  (五十九)
  “死了?”
  于庆看着木长老。
  木长老微微点头。
  “走吧,进去看看。”
  云说完便甩一甩长袖走进山洞。
  木长老和于庆紧随其后。
  “原本以为这隧道只有你我知道,现在看来早就有人知晓了。”
  “你把东西就藏在这里面的?”
  “不然呢。”
  木长老走了过去,摸了摸墙上的岩突。
  于庆又看见了那个熟悉但又抗拒的洞口,回想起自己在里面绕来绕去,看见一个又一个自己的时候,那种感觉,不言而喻。
  走到洞口,一样的墙壁上有三把火把,刚好云,木长老,于庆三个人。
  于庆拦了一下木长老,木长老正准备去取火把,被于庆这一下制止了,很疑惑的望着于庆。
  “怎么了庆儿?”
  “婆婆,这火把,你确定没有问题吗?”
  “大惊小怪的。”
  木长老取下火把,给了于庆,于庆接过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云在后面拍了拍于庆的肩膀,走上前拿着火把望着这漆黑的深处走去。
  就这样,云在前,于庆走在中间,木长老走在后面。
  “这条隧道,是当初我们的柳如一师姐挖的,我们也不知道她的目的在哪里,只知道,后来她就消失了,我们在这里找了她很久很久,也无踪影。”
  云在前面闲庭信步的走着,三人一直没说话,他可能觉得气氛有些沉闷了。
  “因为这个山洞是不老林所有的水源源头,这里地底有天然泉眼,然后有这样一个隧道,我就把不老林的秘密放在了这里。”
  木长老紧接着云说完又补了一句。
  于庆夹在中间,看着周围的壁画,没有心思听他们讲什么,这些壁画和他们之前的看见的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样的内容,于庆看的很仔细,感觉这里面如果有一点不一样他都会感觉到不对。
  “你在看什么?”
  “壁画啊。”
  “什么壁画?”
  于庆停下了脚步,感觉身上汗毛直立,他呆呆地转身看着木长老,在这微弱的火光下,木长老的脸看着有一些慎人。
  “你看不见吗婆婆?”
  “什么壁画?”
  云转过来看着两个人,手里举着火把,四处照了一下隧道内。
  于庆又转过去看了看云,不自觉的就冒出了虚汗,他记得这个壁画不止他一个看见,九歌和十七都看见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刚才在不老林,在木长老的房间已经说过了在隧道里看见了壁画,而且也说了九歌消失了这件事,这些云和木长老都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没有,我一下子产生幻觉了可能,云前辈,我们继续走吧。”
  于庆笑嘻嘻地转头对着二人说。
  云点了点头,继续往前面走着。
  “婆婆,你先走吧,我走后面,你熟悉路,我怕我不小心碰哪里了摔一跤或者碰到什么机关了就完了。”
  于庆伸出手,让木长老先走。
  “这里面没有机关的,傻小子,走吧。”
  木长老笑着说,看着于庆摆了摆头,但于庆也是笑着,手依旧伸着没有动,木长老又看了看,于庆感觉现在心跳加速,全身都是汗毛立了起来。
  双方僵持了几秒,木长老笑容都凝固了感觉,可是她还是动了,走上前,于庆也笑着点点头,跟了上去。
  “婆婆,这隧道的尽头是哪里啊?”
  “你一直走就是了,马上就到了。”
  于庆看着前面木长老的背影,他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婆婆是如此的恐惧的感觉,现在他的大脑转的飞快,仔细去回忆之前他和九歌十七两人进隧道的细节,再回想刚刚他们进来时的场景。
  他实在想不出问题出在了哪里,但他确定眼前的这两个人,并不是他认识的云和木长老,他现在觉得,自己如果跟着他们继续走下去,可能会重蹈覆辙,又来一遍惊悚的看见“自己”然后如何脱离这个隧道的游戏。
  于庆慢慢地放慢了脚步,试探性的准备停在原地,他看着眼前的木长老越走越远,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跟上去,就在眼前的火光越来越弱,直到火光消失后,于庆用飞快的速度向身后跑去,没了命似的地跑,虽然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跑到进来的进口,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自己”。
  于庆喘着粗气,大口吸,大口吐,手中的火把捏的紧紧的。
  对了!
  火把!
  于庆突然放慢了脚步,停了下来。
  于庆看着手中的火把,突然想起来,当初自己被阿良找到之前,十七和自己是没有带火把往里面走的。
  他丢掉了火把。
  于庆闭着眼,转身又回到了刚才的方向,慢慢地抬起腿,向前走,他现在的每一步,都是在试探,他现在在赌,赌错了,他就会遇到恐怖的情况。
  一步。
  两步。
  三步。
  …
  四十步。
  四十一步。
  于庆满头大汗,看不见干脆就把眼睛闭上,他手摸着墙,一直往前走着。
  突然,于庆停了下来。
  他听见了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于庆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脚,加快了脚步,加快了速度往前小跑着,他不敢睁开眼,与其说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他就宁愿这样闭着眼。
  “回来了。”
  突然木长老的声音从于庆的背后传来。
  于庆整个人直接就被这三个字给“控制”住了,他缓缓的转过身,睁开眼,看见的还是自己最熟悉的那张脸。
  “婆…婆婆。”
  突然木长老笑出了声。
  “我说吧,这小子可以的。”
  木长老对着于庆身后的人说了一句,于庆转身一看是云。
  “你就应该提前告诉他。”
  于庆还是呆滞的样子,盯着眼前这两位。
  “别傻着了,你已经回来了。”
  于庆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整个人都抖了一下,瘫坐在地上。
  “你…你们。”
  “这个隧道是我们大师姐修的,为了防止有外人进入,所以就在门口设置了一个关卡,如果你的修为境界达不到只要一进来就会心神不定,然后产生幻觉,进入无限循环的另一个空间。”
  “你刚才进入那一瞬间就已经开始对你的考验了。”
  云捋了捋胡子,笑呵呵地说。
  “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吗?”
  木长老蹲下来,看着于庆。
  “其实这条隧道,只要你把你的心静下来,然后不要被表面现象所困扰,丢掉手中的火把,面对着恐惧的黑暗,你就可以走出来了。”
  “那我怎么能确定你们就是真的。”
  于庆深呼吸了一口,看着木长老和云。
  “我还需要给你证明我是不是真的,你反了你了!”
  木长老站起来直接用拐杖敲在了于庆头上,于庆疼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还要证明吗?”
  云笑了笑,转身向前走着。
  “不用了不用了。”
  于庆揉了揉头。
  这时他才发现,周围的居然不是黑的,只要他们所在的位置都是非常光亮的,只是前面后面都是黑的空洞洞的。
  于庆站了起来。
  “走吧。”
  木长老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
  于庆转身走着,他看前面的云手里没有拿着火把,木长老手里也只有那根拐杖,走在中间的他低头看了看脚下,他也不明白这光是从哪里来的。
  “别乱看,这里的东西不是你这种修为境界能经受得住的。”
  木长老一声让于庆立马抬起头,一动不动盯着前面,继续走着。
  没一会儿,于庆就看见了出口,还是那个熟悉的出口发出的光亮,还是那么刺眼。
  “这是出口了吗?”
  “走吧,放心,这不是你之前通过的那个出口了。”
  木长老在身后推了推于庆。
  于庆点了点头,用手挡在前面,朝着出口走去。
  三人走了出来,于庆抬头望了望四周,这是一个地底洞穴,空旷。
  “这么多年了,还是来到了这个地方。”
  云叹了口气。
  这时木长老走上前,看了看手中的拐杖,向前丢了出去,只见这个拐杖在空中疯狂地转着圈,“嗖”的一下插在在了中间的空地上。
  于庆抬头看看,一束光从上面的岩壁上透了进来,慢慢地照在了拐杖上。
  突然拐杖开始慢慢长出了树枝,向四周蔓延开来,插进地面的孔里慢慢地伸出了树根一样的东西,不到几秒钟,一根拐杖就变成了一棵大树,树顶刚好到了这个洞穴的顶端。
  “这是?”
  于庆指了指这棵树。
  这时木长老脚一跨,一个马步,双手高举,突然向下拍在地上,大喝一声,整个洞穴开始发生剧烈的声响,脚底下都开始震动。
  云按住了于庆的肩膀,看着于庆差点就摔了。
  树前的地上慢慢裂开了一条缝,只见四尊石像从缝里冒了出来,当石像全部裸露出来后,地上的裂缝也就自动消失了。
  于庆看了看每个石像。
  “这是你们四个人?”
  “对,这是我们。”
  云甩了甩袖子,手背着向石像走去。
  “怀念吗?”
  木长老站了起来,看着走过来的云。
  云首先走到了最左边的那尊石像旁,仔细端详着。
  于庆突然跑了过来,到了云身旁,指着这尊石像。
  “这是谁!”
  “这是柳如一,我们的大师姐。”
  “云先生,她和九歌长的一模一样。”
  “什么?”
  木长老听见走了过来。
  “千真万确,我不会看错的,这真的和九歌一样的模样,就是穿的衣服不太一样,可这张脸真的是栩栩如生。”
  云看着木长老,表情有点怪异。
  “我记得你说过,你那个朋友,他有一个纹身图案对吗?”
  “对。”
  “你过来。”
  木长老走到石像的侧面,指了指,于庆顺着木长老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石像侧身的腰上那个图案,和九歌当时腰上一模一样,而且壁画上的图案,也是这个。
  “那…”
  于庆还未说完,突然地面开始剧烈的晃动,云看了看四周,木长老也突然察觉到什么,于庆没法站稳,直接抱住了石像。
  “下面!”
  云朝着二人大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