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六十)地下水
  (六十)
  突然整个地面开始有水柱喷出,地面上也有不断的裂缝出现,水瞬间就已经漫过了三人的膝盖。
  “这是地下泉孔的水。”
  “谁能去那里?”
  云着急地看着木长老。
  “我。”
  “可现在你在这,肯定有人进去碰到了机关,有人想要拿走钥匙!”
  木长老闭上眼,双手合上,她在启动心网。
  “他在这里,但是具体在上面还是下面,我不知道。”
  “该死。”
  云看着四处的水漫的越来越高。
  这时,突然从水里冒出了一具尸体,漂在水上面。
  “那是谁!”
  于庆看了看,指着那具尸体。
  云反应迅速,转过身立刻伸出手对着尸体就是一吸,那个人被直接吸了过来,这时三人才看清,漂在水面上的就是李三思。
  “三思!三思!”
  云扶起李三思,眼看不对,用手放在李三思胸口,于庆和木长老也艰难的赶了过来,这时水已经越来越高,到了腰间。
  “无大碍,没有受伤,只是这孩子水性天性不好,可能是之前就非常虚弱,然后又溺水,于庆,你把他带到树上去。”
  云一掌打在李三思小腹,瞬间李三思嘴里狂吐着水出来,然后云又把李三思扶给于庆,于庆点点头。
  于庆抬头看了看。
  “这…我怎么上去啊,这树也太高了。”
  木长老听罢,手一挥,两人便直接漂浮起来,到了这棵大树顶端的一根大树干上。
  “三思,三思!你醒醒!”
  于庆把李三思平放好在树干上,拍了拍李三思的脸,也没啥反应。
  这时木长老和云相视一眼,点点头,两人直接潜入水底。
  于庆一见准备叫住二人,也发现现在水声太大,根本叫不答应,他只好在树干上先等着了。
  “你说,这里这么黑为什么不让我们拿火把?”
  山鬼在前面摸着墙,慢慢的走着。
  “他这样说自然有他的目的,而且我看得见,见面没有什么,就是一条普通的隧道,你赶快走吧。”
  鬼瞳在山鬼后面走着,山鬼是小心翼翼的,勾着腰,但是鬼瞳就是很悠闲的样子,这都是因为他那双鬼眼睛,这种环境下可不会难到他,他在里面,能看见所有的隧道内东西,就像在都城走着大道一样。
  “你有你的鬼眼,我是人眼,我看不见,懂吗?”
  山鬼很不耐烦地转过来看着鬼瞳,虽然他转过来也看不见鬼瞳。
  “等等。”
  刚准备转回去继续往前走的山鬼被叫住了,他又转了过来。
  “怎么了?”
  “这墙上有壁画。”
  “这些地方有点壁画不也很正常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也是线索啊,让我们来把那个女的抓回去,就说在进隧道,那我们哪里知道在哪,你让我看看。”
  山鬼撇了撇嘴,自己在这里面就是瞎子一般的存在,只好停下脚步,坐了下来,靠在墙边没有说话。
  山鬼并不觉得有什么恐惧的,这种黑色是他最熟悉不过的颜色了。
  这时鬼瞳则是在仔细地看着墙上的壁画,山鬼自然看不见鬼瞳在干什么,但是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朝着他两个来了。
  “诶,老鬼。”
  山鬼打了打鬼瞳的腿。
  “嗨呀!你吓鬼呢!”
  鬼瞳正在认真看着墙上的壁画,全神贯注的,被山鬼这一打给他差点把舌头咬到了,直接一脚踢了回去。
  山鬼爬了起来,看着那隧道另一端,虽然前后都是黑的,但是,他感觉这深渊的一端,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正在飞速靠近。
  “我听见了,越来越近了,没办法,这里我没办法用修为,只有靠我这眼睛能看清一点路了,感应不了是什么东西。”
  鬼瞳尝试了一下,发现修为在这里根本没有作用。
  “你听过一句话没有?”
  “什么话?”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这句话我是没听过,不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这么多年了,我也没见你下过水,不知道你水性怎么样。”
  山鬼回头,虽然看不见鬼瞳,但已经是喜欢看着人说话了。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鬼瞳把手放在山鬼肩上,这时山鬼看见鬼瞳的手指着前方。
  “我看见,前面隧道里,全是水,而且正在朝着我们而来。”
  鬼瞳一句话,山鬼立刻听了出来,他听见的正是这水撞击隧道两边石壁的声音。
  “跑!”
  鬼瞳自然不会等山鬼说跑才跑,手指完撒腿就转身开溜了,山鬼还以为鬼瞳还在自己的身后站着的。
  “跑啊!老鬼!”
  山鬼转头,用手挥了挥,发现这鬼瞳早就悄无声息的溜了,自己一咬牙,转身也开始跑,边跑边骂着鬼瞳,这种无形的恐惧,他是看不见的,他只是听见着声音越来越近,而且,他跑着跑着,已经感觉脚下有了水,这应该是旁边漏进来的水。
  “这,这是想把我们淹死在这隧道里啊!”
  山鬼这时听见了前面的鬼瞳说话的声音但他不知道鬼瞳已经停下脚步,跑了这么一会儿他已经累的不行了,这里面空气稀薄,跑起来大口喘气人就更累了,山鬼直接撞在鬼瞳的屁股上,一个飞扑扑了出去,鬼瞳也直接被撞飞了出去,山鬼刚好压在了鬼瞳的身上。
  “你干什么!”
  “谁知道你停下来了,还不快跑,你个鬼眼睛,刚刚跑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山鬼揪着鬼瞳的耳朵,狠狠地转了一圈。
  这一转,山鬼手突然感觉一空。
  “这…”
  山鬼手里握着耳朵,心想着难道这一下就把鬼瞳的耳朵给揪下来了?而且鬼瞳居然也没有发出声音。
  “你…你是谁?”
  山鬼身下那人没有说话,但是刚刚山鬼听见了他的声音,就是鬼瞳说话的声音,这么多年过来了,这个他不会听错的。
  这时,山鬼可能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后是强大的水流正在追着自己,因为下面那人突然发力起身,山鬼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力量给直接掀翻,这人直接扑向山鬼,山鬼就在那人扑过来一瞬间看到了脸,的确就是鬼瞳。
  两人在地上缠斗起来。
  “老…老鬼,你干…干…什么!”
  鬼瞳双手紧紧地掐住了山鬼的脖子。
  山鬼感觉自己的体力突然消失了,没有什么反抗的力气,修为在奇怪的隧道里根本使不上,他手乱抓着,抓着鬼瞳的脖子,却使不上劲儿。
  “嘿嘿嘿…嘿嘿…嘿嘿。”
  鬼瞳发出慎人的笑声,山鬼此时青筋暴起,瞳孔放大,现在满脑子已经开始浮现自己和天葵结婚的画面了,可能死前都在想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吧。
  不过,水已经到了。
  强大的水流直接将二人冲走,那一瞬间山鬼的脖子被放开,他迅速反应过来,猛吸一口气,闭上双眼,心里想着这水肯定能把自己冲出去。
  可是一双手在上面又抓住了自己的肩膀,山鬼想都没想翻身就是一脚,可是在水里,这一脚显得就是那么的轻描淡写了,那人直接又抓住了山鬼的腿,往反方向直接一转,没有那“咔擦”的声音,山鬼疼得叫了出来,但是他又立刻强忍着闭上了嘴,他知道这是在水里,他不会水。
  山鬼觉得自己的感知开始慢慢的消失,他慢慢地感觉不到自己在水里,他尝试睁了下眼睛,看了看,却发现自己怎么睁开也看不见什么,全是水,然后闭上眼,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
  于庆站在树干上,看着水越来越高,云和木长老这一下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自己只有在上面干着急。
  这时李三思突然呛了一口水,整个人翻了一下。
  “诶,你醒了。”
  于庆想终于醒了,这下他心里的石头也悬下来了一半。
  “这…这又是在哪儿?”
  “跟你解释起来很困难,你告诉你去了哪里?”
  “我被徐笑笑带走了,他很奇怪,一直吵吵嚷嚷着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徐笑笑?”
  “对。”
  李三思勉强站了起来,看着于庆。
  “你怎么在这来了于庆?”
  于庆没有回答,他侧头过去手托住下巴在想着,突然,于庆心里暗道一声糟了,其实从隧道里出来之后他就没怎么接触十七,后来十七又受伤了,所以根本没有注意他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难道就像他心里担心的,这出来的人根本就不是十七。
  “他带你来的这里?”
  “他带我走进了一条漆黑的隧道一样的路,一直走,我看不见,他在前面拽着我,然后我们就到了一个…啊。”
  “三思,你不舒服你先不要说话。”
  于庆过去抓住李三思的手臂,怕李三思一下又晕了从这树干上摔下去了。
  “没事,后来我们就到了一个很大的洞穴里,他走上前不知道在做什么,我只听见声音,然后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坑,他就过来拽着我让我跳下去,我一看,下面全是水。”
  于庆点了点头,现在也知道了应该木长老和云应该也是去找那个洞去了吧。
  “那…”
  于庆还没问出口,这大树开始剧烈摇晃,周围也是,于庆和李三思直接从树干上掉了下去,于庆反应过来抓住了一根树枝,另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李三思。
  “抓紧!我扔你上去!”
  于庆发力直接把李三思摆着摆着就丢了上去,李三思又回到了刚才那根大树干上。
  于庆这时尝试了一下,依然用不了修为内力,他正准备自己爬上去,脚下踩着那着小树枝,结果脚下突然一空,直接掉了下去。
  眼看就要掉进水中,突然什么抓住了于庆的衣服,于庆回头一看,竟是一只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