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六十一)别来无恙
  (六十一)
  于庆被慢慢地往上拉,一直拉回了刚才的树干。
  “你怎么做的?”
  于庆看着虚弱的李三思,头上已经是满头大汗。
  “这里不是不能用修为内力吗?”
  “我…我上次…偶然听见他们说,说这木手可以与树木相结合,用很大的用处,要靠自己开发之类的话,所以…我…我刚刚就试了一下。”
  李三思伸出自己的那只“木手”,才刚刚抬起来,整个人又一下倒了下去,于庆一把就抓住李三思的胸口衣服拽了回来。
  这时,突然下面的水中心开始出现一个漩涡,于庆连忙把李三思靠坐在里面比较宽的位置,防止他又掉了下去,然后自己跑到最前端树干看着下面。
  只见,两个黑影从漩涡中心窜了出来,飘在空中,定睛一看,是木长老和云。
  “云前辈!婆婆!”
  于庆大喊着,朝着二人招手。
  哪知二人根本没有理会于庆,死死地盯着脚下的漩涡。
  漩涡越来越小,慢慢地几乎狂乱的水面又平静了下来,只见云眉头一皱对着下面就是一掌,空中突然出现一只大手朝着下面的水而去,这一张掌下去,整个洞穴就像是一口锅,这些水像是被烧开了一样,四处翻滚,手掌下去的位置的水都被打散,周围的水撞击着石壁,撞击着这棵大树。
  突然,从水里跳出一个人影。
  于庆一看,十七。
  “别来无恙,白云间,木知青。”
  木长老笑了笑。
  “别来无恙。”
  “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解释?我还需要一个解释呢。”
  只见十七直奔二人而来,速度很慢。
  “该死。”
  十七自言自语一声。
  还没反应过来,云就已经到了十七的头顶。云单手举起,看样子是想直接一掌劈下,十七却很奇怪,明明已经看见,却毫无躲闪之意,反倒露出笑容。
  “不要!”
  于庆大喊道。
  云被这一声喊叫给叫停了动作,这强大的修为内力附在手臂上,就算没碰到手,只要肉体沾到一点点这蓝色光芒的修为内力,那也是不堪设想的后果。
  这一停,十七立刻翻身过来,直接一抓锁住了云的脖子。
  “师兄!”
  木长老见状不对,瞬身到了二人背后,一把抓住云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十七的后颈。
  “放开他。”
  “哼,我为什么要放?”
  “你不放开他,我也不手下留情了。”
  说罢,木长老的袖口里慢慢地伸出密密麻麻的树枝藤条直接布满了十七的整个后背。
  “婆婆,不要啊!”
  于庆站在大树的树干顶端,冲着三个人方向吼着。
  “你在那里吼什么!”
  木长老大声呵斥道,三人也就这样僵持着,十七一动不动,因为木长老的藤蔓上附着了她的强大修为内力,云被死死的掐住了喉咙。
  “婆婆,他不是十七,他应该和那个面具人一样,他不在乎他这具身体,你们要是全力,就会杀了十七的!”
  于庆喊的筋疲力尽的样子。
  木长老眉头紧锁,听见了于庆说的,抬头看了看云,云也对他眨了眨眼。
  “听见了吧,我这身体还成了我的保护符了。”
  木长老的藤蔓慢慢收缩了回来,她的手也松开了十七的后颈,但是十七却没有放开云,只见木长老放开的一瞬间,十七伸出另一只手抓住木长老的脖子。
  “你们两个,苟活在这个世上,有什么意义?”
  “你…你。”
  “不是说好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吗?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
  云现在很纠结,这个力道是不小的,再这样下去他和木长老都可能要提前归西了,可是,他是可以挣脱的,但是他眼前这个十七可能就要缺胳膊少腿了。
  木长老也是死死地盯着十七的眼睛,嘴里慢慢的有血流了出来,云也是一样,嘴角就出了鲜血。
  十七露出阴险的笑容,那种感觉,像是复仇了一样。
  这时,十七的头被一重击。
  结果扭头看见于庆在远处的大树顶端朝着这边丢着石子。
  “这之前练习过投标枪的手臂就是有力啊。”
  十七并没有理会于庆,又转过来看着云和木长老,两人抓着自己的手,一直在挣扎。
  于庆这时从顶端的石壁上取下来一块大石头,他硬抗着这块石头,可见这于庆的臂力惊人,这个距离还是有点远的,竟然像丢炮弹一般直接丢向十七,这是一次毫无修为内力的攻击,所以,十七根本没有注意,他在享受自己捏着云和木长老的感觉,别人的生死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感觉。
  一击命中。
  “哦耶!”
  于庆挥拳庆祝了一下。
  十七被巨石击中后背,向前一俯,云抓住机会直接将抓住自己的脖子的手往后一翻,木长老也是相当的默契,和云的动作基本上是统一一致的,十七在空中发出惨叫。
  木长老的藤蔓瞬间布满十七全身,云直接“手刀”一刀切断藤蔓与木长老袖口的连接处,然后抓住藤蔓,连同十七人一起拖入了水中,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以上的步骤,这一切都不过是一眨眼间而已。
  “他想干什么?”
  于庆看着云把被藤蔓裹得紧紧的十七以极快的速度钻进水中,又出来,又进入水中,反复反复,速度很快,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你想干什么疯子!呜呜呜呜呜呜…你…呜呜呜呜…疯…呜呜呜”
  十七说不到几个字就是喝水喝水不停的喝水,云还在不停的改变路线,一下斜着,一下又另一边。
  这时十七慢慢晕了过去,整个人都没了知觉。
  “好了!”
  木长老瞬身跟上了云的速度,一把拍在云的肩上。
  只见这时,十七张开大嘴,只见一缕青烟从嘴里冒了出来。
  一个戴着头巾,长发飘飘非常优雅的一个俊男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
  “请你出来见一面,这么难吗?”
  木长老看着眼前的这个鬼魂状的一团东西。
  “哈哈哈哈哈,师姐师姐,何出此言啊。”
  这人轻轻摸了摸自己垂在肩上的的长发,看着二人。
  “常浮生。”
  “谢谢师兄,我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
  “常浮生!”
  “诶,二师兄,终于找到你了。”
  “你快放下!”
  常浮生在白云间的书房里面瞎转悠,也不知道白云间去了哪里,他想也只有在这里等是最好的选择了,等的久了就开始研究起来白云间的字词集和书法,自己还瞎玩了几下,在书桌上写了几个大字。
  白云间一回来,推开房门看见不对立马就叫住了,听说常浮生在房间等自己,他都是三步并作一步,一步并作跑的过来,就是怕把自己的文房墨宝全给弄坏了。
  “不就这点东西,瞧瞧你这宝贝儿样。”
  “你有什么事快说,你不在后山呆着,跑下来干什么?”
  “我已经学会了,我已经悟透了。”
  “哦?当真如此?”
  “当真!”
  常浮生非常激动的看着白云间。
  “那你说说。”
  “我用大师姐教我的方法,在洞中把自己全身心静闭起来,感受着天地灵气,我慢慢地能从意识里去感知世间万物,我甚至感觉它们都在我的眼前,我都能看得见摸得到一般,突然一阵经脉气血倒流,我发现自己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瞬间兴奋起来,我控制不住自己那份力量,我感觉我差点又要走火入魔了,结果我却突然没了任何感觉,我以为自己失败了又,结果你看!”
  常浮生坐了下来,滔滔不绝的讲着,白云间细细的品着茶,听常浮生说他在山洞里发生的事情。
  说罢他就站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白云间抬头看着他,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知道他现在的状态真的很激动。
  突然,常浮生整个人青筋暴起,身子慢慢蹲了下去,背上的衣服开始被蹦开,一点一点的露出自己的身体,白云间站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他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修为内力,这股力量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就在这短短几秒钟,一个人,变成了一头狼。
  “浮生。”
  白云间心理都做好了准备,他害怕这常浮生又一次失控,这头狼的外形看上去就是普通的野狼,没有什么差别,突然这头狼整个身体又开始变化,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接冲破了整个屋顶,白云间纵身一跃,差点被倒下来的房顶砸个正着。
  “你干什么!我的房子!”
  白云间对着这狼头训斥着。
  很难想象,这头狼看上去居然像是在笑,只见这头狼身体周围发出耀眼光芒,白云间用手挡住眼前,光芒消失后白云间又熟悉看见了那只白虎,可是这一次近距离他才看清,那种威慑力,那种扑面而来的感觉。
  “常浮生!”
  柳如一赶了过来,这头巨兽突然出现在这里引起了她的注意,同时赶到的还有木知青。
  “师姐,他又控制不了自己了吗?”
  “不知道,我才过来。”
  “二师兄!”
  木知青在下面对着空中白云间喊道。
  只见白云间伸出手,慢慢伸向白虎的头,最后他试探性的把手放到了白虎的鼻子上,他看着白虎的眼睛,露出笑容,他明白,常浮生的确做到了,这对修行世界来说,是一个新的突破,人们居然可以幻化成各种生灵,运用自然的力量。
  白虎鼻子喷了一口气,直接把白云间浑身上下沾满了“鼻涕”。
  “你好恶心!”
  白云间看着自己全身上下粘粘的,一脚踢了过去,这打打闹闹的让柳如一这个不喜欢笑的人也是忍不住“扑哧”一笑,旁边的木知青自然是感到高兴,终于解决了常浮生的问题。
  “他,终于在白云间面前证明了自己。”
  “对呀,师弟一直以来都觉得二师兄是他的模范,他一直都想超过二师兄。”
  木知青和柳如一也走了上去,常浮生也从白虎形态变成了人形。
  “你受苦了。”
  白云间慢慢从空中下来,到了常浮生身前时,看见他赤裸的上身,全是伤痕和淤青,没有哪一处是完好的感觉。
  “你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吗?”
  柳如一走到常浮生身后,常浮生露出不好意思的样子,这个本来默默无言不喜欢说话的人现在也逐渐开朗了起来。
  “回师姐的话,是的,我现在已经可以把幻形术教给你们了,我终于能对修为世界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了。”
  “你一直都在做着自己的贡献,我们是极选之人,我想老爷子在极门里知道了,一定会感到高兴的。”
  “你要告诉极吗?师姐!”
  “嗯。”
  常浮生一听整个人都蹦了起来,像个小孩子得到了嘉奖一样。
  他们四人当中,也只有柳如一知道极在哪里,这是极告诉的柳如一,因为她要定时的汇报整个修行世界的情况给极,一直到极门打开,极出来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