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六十七)黑雾之中
  “你也不赖啊。”
  云说话的语气听得出来,还是不那么轻松。
  白凤依然是站在树顶,没有出手,双手交叉横在胸前,像是一个指挥官。
  这时巨兽在石壁上好像已经晕了过去,崔昊走过去看了看,也没什么动静,转过去就朝木长老他们走过去。
  “对嘛,我如果不是第一个解决战斗的人,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崔昊拍了拍手,把长剑插进腰间,短剑在空中盘旋几圈回到了长剑之中。
  “我们现在是谁撤拳,谁就输了对吧。”
  常浮生看着云,露出点笑容,感觉都像是挤出来的,云没有说话,胡须都在颤抖着,可能实在是上了年纪,云已经感觉到了手臂的麻木。
  “婆婆,为什么一个死人能够重新复活?”
  于庆轻轻地拍了拍木长老的肩膀。
  “哈哈哈哈哈,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对吗?”
  常浮生突然发笑起来。
  “浮生,我问你,你在洞里的时候,每日我都会定时来看望你的情况,那日我上山给你送饭菜,你没有应我,我就实在没办法了,破了师姐的规定,擅自闯进了洞穴,可是你却坐在里面的石头上一动不动,没了气,你当时,是死是活?”
  木长老拍了拍于庆放在她肩上的手,向前一步对着空中的常浮生喊道。
  “那你要问问你旁边的人了。”
  常浮生突然严肃起来,收起了笑容。
  木长老看了看于庆,于庆摆了摆头,天葵本来是一直盯着白凤的,听到这话也转过来看了看,崔昊和于庆还有木长老都盯着自己。
  “别看着人家小姑娘了,躺地上那个。”
  云听了眉头一紧,常浮生说的躺着的人她知道,那是李三思。
  “浮生,你说的可是李三思?”
  “管他三思四思还是五思,我只知道我这辈子就忘不了他这张脸。”
  “他现在才二十有余,为何你会见过他,更何况他都是我在土城收养在军营里的一个孤儿。”
  “喂喂喂,你们是不是当我不存在?”
  白凤突然说话了,除了云和常浮生一直在对峙着,其他人都看了过去。
  白凤的表情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突然他张大嘴巴,里面冒出源源不断的黑色气体。
  “长老长老,我当时在你们不老林看见的就是这黑色东西,很多人都躺在了地上,我先给你说这玩意儿应该是有毒的,不然到时候你怪我没给你说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了?”
  崔昊怂了怂肩膀,望着木长老。
  木长老把手一伸,突然这棵大树一眨眼功夫就变成了那根拐杖,“嗖”的一声就回到了木长老手中,白凤可不知道这棵树原来是这么回事,被这突然一下,结果自己就被打断了,掉下来一半又漂浮在空中。
  “哪里都别走,慢慢玩。”
  大家这时抬头看了看,这黑色气体已经把顶上封死了,而且四周也是,还有那个被巨兽撞出来的大洞,也是被气体所覆盖。
  “喂喂喂,我说那边那个小家伙,你这有事没事乱吐些什么?”
  常浮生看了看,这黑色气体也压了过来。
  突然这时候,巨兽又苏醒了,两只前爪猛拍了一下地面,发出怒吼,这还没什么,李三思突然有了反应,在地上打起滚来,来回痛苦的叫着。
  于庆蹲了下来按着李三思,看见他满头大汗。
  “婆婆,这是…”
  于庆话还没说完,李三思直接睁开双眼一拳打在于庆胸口上,瞬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不是崔昊在后面接了一下,可能这一拳于庆就被直接打进了那团黑雾之中。
  “李三思!”
  天葵叫了一声。
  李三思站了起来,两眼发红,这和他在七香居的样子好像差不多,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天葵,突然又疼痛地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手臂。
  “不应该,不可能是我的‘木手’的原因,应该是这家伙又加重了对怨念之气的控制,所以他才有了反应。”
  木长老理性的分析了一下,不过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这种理性的分析了,这巨兽和李三思都一起跳在了空中,木长老直接双手拍地,又一次的“龟息功”。
  巨兽直接趴在这黄色罩子上,獠牙在上面蹭来蹭去的,好像想咬开这个罩子一样,李三思也像是发了疯一样趴在罩子上疯狂地拍着这罩子。
  “你不放我出去和这畜牲打个三百回合,让我多在这里面,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了?”
  “别乱动了,看看周围,这黑色东西碰到应该就躺这里了,我在这可没办法给你们解药。”
  众人都收缩在一团,背靠背看着四周,天葵看着这些疯子,顶上又是黑雾,如果要想根本就施展不开拳脚。
  “不是,长老,你这龟息功不是会反弹攻击吗?”
  天葵问了一下木长老。
  “我这龟息功反弹的是所有修为内力而来的攻击,但是你看看,这两个现在哪里是在用什么修为内力。”
  “现在就只能躲在这罩子里了吗?我可没听说你木知青是这样的缩头乌龟呢。”
  白凤也慢慢走了过来。
  不对。
  他直接走向了四座雕像,站到了九歌旁边。
  “那这个美人就是我的了哦。”
  白凤摸了摸九歌的脸,从额头慢慢抚摸,一直到九歌的胸口。
  这时,常浮生突然发力,云被直接震开,这一突然的发力根本没给云一点点预兆,云也没想到这常浮生还有这样的内力没有使出来。
  常浮生这应该不是瞬身了,简直就是距离非常近的无踪,一拳直接打在了白凤脸上,接触到脸的那一刻,就像是发生了时空扭曲一样,脸都已经变形了。
  “嘣”的一声,白凤直接被打进了那团黑雾中,应该是和刚才的巨兽一样被砸进了石壁之中,只是现在根本看不见。
  “师姐也是你这样的凡夫俗子可以去碰的吗?”
  常浮生揉了揉手腕,马上又到了巨兽旁边,又是一拳这巨兽也消失到了黑雾之中。
  “别动他!”
  木长老对着常浮生吼了一声。
  常浮生看了看木长老,笑了笑,一把抓住李三思的脖子。
  “我不管你现在是装的还是怎样,告诉我,你为什么当初要骗我?”
  李三思依旧是受控制的状态,根本听不懂人说话的感觉,张牙舞爪的,“木手”突然一伸,常浮生直接另一只手握住,活生生地把这“木手”压制住了。
  “这玩意就是师姐你的创意?”
  常浮生说罢直接一扭,但这“木手”像是有机关,直接被扭了一个圈,常浮生是想直接扭断这个假肢,可是这一圈一转,两根针直接从“木手”里飞了出来,这是常浮生没有想到的,直接插进了常浮生的胸口,常浮生缓缓转头看着木长老,木长老没说什么。
  这时,常浮生慢慢闭上眼晕了过去,李三思也从他手中掉了下来,云这时突然出现在李三思身后,对着李三思后背用手指就是一顿点,点完李三思又昏了过去。
  云把李三思慢慢放到了地上,自己抓起自己的道袍又披了上去。
  “早有这些,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木长老这时站了起来,罩子也消失了。于庆被崔昊慢慢放在了地上,天葵慢慢走到了九歌面前。
  “为什么常浮生会说九歌是柳如一?”
  天葵转过来问,应该问的就是木长老和云。
  “她确实和柳如一师姐相像。”
  木长老从地上拿起插在地上拐杖,看着九歌。
  “别放松警惕。”
  云拍了拍手,看着倒在地上的常浮生和李三思。
  崔昊这时把腰间的剑拔了出来,对着顶上这团黑雾用剑气划了几道,顶上的黑雾直接被划开了口子,但就在那一瞬间,黑雾又回复了原本模样,死死的罩住所有人。
  这时,地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像是地震了一样。
  一个庞然大物,比刚才的巨兽还要大的黑影出现在黑雾之中,慢慢朝着大家走来,每踏一步,地面就是一个震动。
  剥开黑雾,这才看清,还是原本的模样,可是这巨兽的头顶却出现了一张白凤的脸,身形也变得大了几圈。
  这时巨兽额头上白凤的脸睁开了眼。
  “那就用这种形态来和你们玩一玩。”
  白凤的声音从巨兽口中传出,话音刚落,嘴巴大张,獠牙上口水都变得非常粘稠,瞬间舌头伸了出来,对着众人而去。
  舌头马上就要到了木长老面前,云却出现在崔昊前面。
  “年轻人,借剑一用。”
  崔昊直接丢在空中。
  “你这种下次就不能提前说吗?直接这样,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了?”
  崔昊扔完双手叉腰看着云。
  云跃起,接过剑,直奔这长舌而去。
  “开!”
  一声大喝。
  对着这迎面而来的舌头就是一顿剑花,不过除了这舌头停止了动作,其他好像一点都没有反应,云看了看,空中把剑一扔,用脚一踢,直奔这怪物而去。
  “这种攻击都有效了,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了?”
  崔昊笑了笑。
  “你看着吧。”
  木长老转过身来去看倒在地上的常浮生和李三思。
  这时只见这剑像是出现了分身一样,出现了三把剑,六把剑,十把剑,十几把剑一起飞了过去!
  这怪物倒是没有被吓到,直接一爪对着面前一扇,一阵狂风,直接吹散了所有剑影,奈何,云嘴角一扬,这剑直接出现在了怪物的脑后,云也突然出现在了怪物脑后,握住剑柄,对着脑后而去,一瞬间这怪物舌头突然伸到了后面卷住了长剑,云一抽,短剑便出,一个翻身直接又刺进了怪物另一只眼睛里。
  瞬间疼痛难忍,发出刺耳的喊叫,发了疯一样在洞穴里横冲直撞。
  “喂喂喂,你这子母剑谁都会的话,传出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崔昊都看傻了,云刚才一顿操作和自己的招式都没有什么区别。
  木长老又看了看于庆,于庆靠在旁边对木长老招了招手。
  “你别管我婆婆,我…我没事。”
  “嗯,是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