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七十一)自废一臂
  (七十一)
  于庆出了木屋就看到不老林门口木牌那边密密麻麻的站着一群人。
  旁边也有不少士兵跑着赶过去。
  “喂喂喂,你们这样一群人把我围着,还嘴里叫喊着把我当贼一样,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周围的士兵竖起长矛拿着刀剑对着中间这人,没人上去,只是把他围的死死的,这人脚下躺着几个士兵,看来已经是动过手了。
  “崔昊?”
  于庆从士兵人群中挤了进去到了圈里面,这才看清中间那人就是之前那个洞穴里的斗笠怪人。
  “诶,你看,有人认识我了,这下你们再把我当賊抓,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了?”
  崔昊听见于庆叫了自己的名字,也认出了这个在洞穴里的毛头小子,指着于庆对着周围的士兵说道。
  这时,所有士兵都往后退了退,崔昊以为是自己的话奏效了,可转头看见这些士兵们纷纷让开了一条路来,迎面走过来一个器宇非凡之人,崔昊能感觉到,这真龙之气。
  “你们就是这样对我们的客人吗?”
  皇子走到崔昊面前抱拳行礼问好。
  崔昊点了点头,看着面前这个人眼珠子转了转,仔细想了想也没想出是谁,只是觉得有些面熟。
  “都散了吧。”
  皇子一声令下,周围的士兵才散开,纷纷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了。
  “崔氏祠堂一直以来是我们圣国的友邦,这些士兵们不懂礼数,还请大公子见谅。”
  皇子又对着崔昊行了礼,崔昊心想这人也太客气了,便双手抬拳做了个回应,听这番话和刚才这些士兵对他的敬意崔昊应该猜到这人是谁。
  “第一,崔氏祠堂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江湖浪人,第二,当年土城皇子离奇失踪后又出现都城七香居想必就是你吧,第三,我到这只是想找那位女侠告别,顺便讨一口酒喝,如果把我拒绝了,我可是很没面子了哦。”
  崔昊取下斗笠,拍了拍,上面的尘土飞扬,自己又戴了上去,用手在面前扇了扇,尘土入鼻入眼,皇子也用手挡了挡。
  “咳咳,自然,崔兄里面请。”
  崔昊点了点头,朝着石梯而去,经过于庆时拍了拍于庆肩膀,他停下脚步看了看不老林的木牌,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上了台阶。
  “皇子。”
  “你见到你爹了吗?”
  “嗯。”
  “他在和长老交谈吗?”
  “我不清楚,我没在那。”
  皇子冲着于庆笑了笑,手搭在于庆肩上,两人跟着崔昊的脚步也走上了石梯。
  “周围的村民和不老林的护卫以及树人们基本上都醒了过来,现在就是看他们几人醒了没。”
  “我刚从三思兄弟屋中出来,他已经醒了。”
  “那就好,你与我一起,我们等所有人醒了去大厅。”
  于庆点了点头,虽然他也不知道皇子和樊龙这一次来不老林是干什么,但总归是好的,不会是坏的就行了。
  “你觉得,你一直跪着就会得到原谅吗?”
  木长老以为樊龙已经走了,从内堂出来看到樊龙依然是跪在原地。
  樊龙没有说话,他从刚才一直跪着,望着他对面的桌子上,桌子上有水果有盆栽,上面挂着木长老的拐杖,拐杖往上则是几个灵牌,那些都是木长老所立,其中一个就写的是自己的妻子,于弦之。
  “樊龙不知道怎么样能获得原谅,但樊龙觉得在这里我站不直。”
  樊龙望着灵牌,木长老慢慢地走到了旁边的木椅子上,没有坐到大堂上的那一把独椅,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把弦之许配给你吗?”
  樊龙没有说话,低下头。
  “是因为你告诉我你视她如命一般重要,你的背后是整个日月宫,是一个圣国,你樊龙可以呼风唤雨,你是当时最年轻的王者,可是,最后呢,任凭你樊龙有再大本事,你保护好你的女人了吗?你也只有喷两口火烧了我的林子来泄泄愤?”
  木长老一番话就像是千万根针一样对着樊龙的心上而去。
  “弦之是我一手带大,因为她的爹就是一个负心汉,所以我是慎重了再慎重,可是没想到,你比负心汉都差远了,别人是负心,你是让她丢了命!”
  木长老指着樊龙,樊龙咬着牙,眉头紧皱,手上的龙鳞都若隐若现出来。
  “怎么了?我老婆子说你几句你樊大将军就觉得脸上无光了吗?当初的你就是如此,一味地追求着权力,心里只想着圣国兴亡,有了大家没了小家,现在呢?后悔?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木长老站了起来,轻笑了两声,走到了灵牌前,抬头望着上面的名字。
  “这上面的字是老朽一个一个刻上去的,而你呢?人死了,你连面都没出过,就一心去你的部队,打你的仗,杀你的人,你还有一点人性吗?”
  “我…”
  “你不要给我说什么身不由己,那是因为你没有选择的权力。”
  樊龙虽然已是上了年纪的老将军,可是这时在木长老面前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被数落的不敢还口,当然他也没什么可说的,窟窿是他造成的,怎么补是他自己的事。
  “当时我再三告诉你,这些逃犯,杀了便是,可你就是犹豫,想的就是活捉回去领赏又怕杀了之后会有影响,你一个大将军,连这点决策力都没有,简直可笑。”
  木长老转身过来看着樊龙。
  “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觉得。”
  “我看你并无概念,一个儿子,跟自己的娘姓都不愿意跟你姓樊,这么多年了,你有尽到一个当爹的责任吗?”
  “没有。”
  “我看你也只会跟着答应了,弦之走了,庆儿呢?你想哪一天庆儿也完全把你这个爹从他的心里排除吗?你樊龙活了一辈子到现在,你真的觉得自己问心无愧吗?你都没有想过我在气什么吗?”
  “樊龙一辈子活到现在活的荒唐。”
  “荒唐?哈哈哈,你早就该死了,你就该死在那片沉香木林里,你这条臭龙,当初我就不该阻止皮皮,让他扒了你的龙鳞,抽了你的龙筋!”
  “是。”
  木长老走过去举起手来,樊龙闭上眼抬起头,木长老自己真是想一巴掌扇在樊龙脸上,樊龙其实也挺想挨这一巴掌的,可是看着樊龙脸上的皱纹和头发上的白丝,眼里的泪珠都在打着滚,手举着怎么也打不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火也上不去了,叹了口气慢慢收回了手,转了过去背对着樊龙。
  “长老…”
  “唉,我已经老了,要是当年你像这样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保证我不会让你死,我会一刀宰了你的胳膊,再一刀砍掉你的腿,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可是现在,我觉得真没必要了。”
  “长老,我自己来。”
  樊龙说罢,举起自己的右手对着自己的左肩狠狠地一掌而去,一瞬间鲜血吐在了地上,木长老转身一看,樊龙竟一掌把自己的左臂筋脉震碎,成了一只废手。
  “你!简直愚蠢!”
  樊龙咬紧牙关,腮帮子鼓起,硬是憋着没有吭一声,直直地望着木长老。
  “你就算是把自己杀了,死了的人她也没办法再复活,你也不是年轻人了,为何如此幼稚?”
  “只要是你说的,樊龙能做到的都会…”
  还没说完,樊龙就抬起自己右手对着自己跪着的大腿而去,木长老一看抬起手,樊龙的手就被木长老控制住了。
  “长老…你别…”
  “你要这样做就别在我面前,不要把你这血吐出来脏了我的不老林,你回你的日月宫就算是死了我也不眨一下眼,再说了,你这样做你觉得我就会原谅你了吗?”
  “那…那我要…怎怎样做…才能让…让长老原谅樊龙。”
  樊龙看着木长老,手举着。
  木长老闭上眼深呼吸一口,长吐了一口气,把手一挥,樊龙便往后翻了过去,倒在地上。
  “你现在根本不需要得到我的原谅,你需要得到原谅的人已经原谅你了。”
  说完,木长老便从樊龙身旁经过,直接走出了大厅,朝着屋外扬长而去。
  樊龙手撑着地坐在门前,扭头往门外看去才发现,这门口的门槛上放着一个茶壶,里面还在冒着热气,樊龙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突然笑了一下,拿起了这个茶壶对着壶口就张嘴就去。
  “兔崽子,这么烫!”
  结果樊龙自己被烫的洒了一身的茶水。
  “山鬼!山鬼!”
  这是在一个幽暗的山洞里,山鬼躺在一块草席上,鬼瞳在旁边推着他,叫着昏迷的山鬼。
  “嗯…嗯…”
  山鬼慢慢有了知觉醒了过来。
  “这是哪…哪里?为什么这么黑?”
  山鬼手慢慢抬了起来。
  鬼瞳一把抓住山鬼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山鬼,你,不是太黑了,你,你是被戳瞎了双眼了啊!”
  “我?我瞎了。”
  山鬼抽回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眼睛上,他摸了摸发现自己不是睁开了眼睛,而是完全失去了知觉,整个眼睛周围都是麻木的。
  “影变成了石头,被云变成了石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我们现在毒在体内都没法解,极的分身,极的分身,再厉害这不也还是败了吗!”
  鬼瞳站起来着急的在旁边来回的走动。
  “是谁?谁让我瞎了双眼?”
  山鬼咬牙切齿的怒吼着。
  “我哪里知道,我醒来的时候你就变成了一只怪物,对了,我知道了,是天葵,她当时就站在你面前,我躲了起来,肯定是她把你刺瞎了!”
  鬼瞳拍了下手,走过去蹲在山鬼旁边非常肯定的语气对着山鬼说。
  “不可能!”
  山鬼捂着胸口,慢慢站了起来,他看不清四周两只脚也是站不稳。
  “就是她,我发誓,当时只有她在你面前,你变成怪物了,你想,你控制不住自己,肯定是那个影他在控制你,天葵肯定就下手把你制服了,她也不忍心杀你,所以把你眼睛弄瞎了!”
  鬼瞳对着山鬼举起右手,竖起手指指着上面发誓,感觉自己分析的头头是道的。
  “我再跟你说一次,不可能,不可能!”
  说罢山鬼整个人怒吼着双手抱着头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