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七十八)代号“光明”
  (七十八)
  众人回到了不老林,木长老走进了大厅,本来崔昊和天葵还在旁边叽叽喳喳不知道在吵什么,看见有人回来了,也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木长老没说话,端起茶杯看了看,杯子里没茶了,天葵还是有眼力见,起身拿起身旁的茶壶,走过去给木长老斟茶。
  “你呀,和你姐姐一样,懂事,讨人喜欢。”
  木长老笑着点点头。
  这时,其他人也陆续回来了,樊龙刚好在门口碰到了李三思。
  “找到了吗?”
  “找到了。”
  李三思这笑感觉都是挤出来的,回答了樊龙就自己走了进来,坐在了最近的木椅上。
  樊龙觉得怪怪的,这如果找到了也不应该是这种反应啊,恐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樊龙也坐在了木椅上,天葵给木长老倒完茶就坐了回去,看了一眼李三思,发现他低着头,好像有什么状况。
  “我就不明白了,我是看走眼了吗还是怎么了,好心好意的,却被当成驴肝肺一样!”
  鬼瞳扛着白凤的尸体,连续赶路,这鬼瞳也是腿脚利索,这么快就到了凤鸣山。刚好到了山顶大门,停下来气喘吁吁的。
  “奇怪了,这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鬼瞳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刚才他上山的时候就有所发现,可因为赶路没有太在意,这上了山顶,结果连大门都没有人守着,这里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这时鬼瞳就小心翼翼起来。
  他慢慢地走了进去,庭院里很清静,他用他的那只鬼眼搜索着四周,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类的气息,倒是在大厅方向看见了一团黑色的物体。
  鬼瞳把白凤的尸体放了下来,两三下就踩上了屋顶,他小心翼翼的,生怕踩响了瓦片,一直走,走到了大厅上方,他剥开瓦片向下一瞅。
  “怎么是这娘们儿?”
  鬼瞳才小声地发出疑问,突然自己感觉被一股强大的修为内力所控制,整个人都贴在了瓦片上。
  “什…什么鬼!”
  在这大厅之人竟然是九歌,不过应该说是另一个九歌,她眉心多了一道疤痕,嘴唇乌黑,一袭红袍,这好像就是白凤的衣服。
  只见九歌抬手一抓顺势向下一拉,鬼瞳被隔空直接拽了下来,硬生生地摔在了地上,这一下可摔得不轻,一口老血喷出。
  “我还以为是谁呢?怎么回来了也不走大门啊?”
  “你…你是…”
  鬼瞳慢慢站起来,手捂着肚子。
  “也难怪,这次换了一个女人的身体,声音也就变了,可能你就听不出来了。”
  九歌原地转了一圈,看着自己的红袍,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像是在欣赏自己一样。
  “主人。”
  鬼瞳立刻单膝跪地,对九歌行礼。
  “山鬼呢?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没有,他把我赶走了。”
  鬼瞳低着头,这是他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不是九歌,而是被那个“寄生虫”影霸占了身体。
  “赶走?你们之间也有一些小矛盾了吗看来。”
  影转身上了台阶,坐到了白凤的座椅之上。
  鬼瞳这时缓缓抬头,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瞬间鬼瞳就被吓得退了好几步,摔倒在了地上。
  “这…这是怎么回…回事?”
  鬼瞳惊恐的指着影的身后。
  这影坐的座椅后全是尸体,血淋淋的叠在了一起,不过他们都是一样的装扮,凤鸣山弟子的装扮。
  “哦,你说这个吗?我这次损失了很大一部分的精力,况且我把自己的力量分给了全天下需要我的人们,如果我不补一补,哪里能够调整好自己呢?”
  说罢,影又是直接抬手一抓,一个弟子的尸体直接从后面飞到了头顶,影张开嘴巴,竟然开始吞噬着,场面一度过于血腥,鬼瞳直接反胃吐了出来,他是杀过人,可他也没见过这么慎人的画面,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被吸干,然后整个被吞进了嘴里,而且还是占据了一个女人的身体,整个过程看上去令人发指。
  “怪不得,这凤鸣山上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你竟然把所有弟子都杀了,你好狠的心啊。”
  鬼瞳抬手指着影。
  影擦了擦嘴角的人血,露出特别阴险得意的表情看着鬼瞳。
  “他们呆在这里也没用,还不如给我补充补充,如果你和他们一样没用,岂不是也要被我给吃掉了?”
  鬼瞳一听,没说什么,缓缓的放下手臂,影说的没错,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现在对于他来说还有利用价值,如果没有,可能早就身首异处了,而山鬼的遭遇他也明白,当时在外面用自己这鬼眼通过放进去的小虫子,就已经透析了整个洞穴,看清了里面发生的一切,只是听不见说了什么,他自然也不想变成山鬼那样,还失去了双眼,可是反抗,下场可能就和他刚才看见的一样,被吞噬。
  “之前也没见到主人这样,为何突然需要吃人了?”
  鬼瞳站起来,瞬间改变了一个态度,像极了一只走狗一般走过去点头哈腰着。
  “因为我不是人,我只是一个灵魂体,我能够寄生在所有人身体内,可是这也是有时间的,不老林让我内力损失太多,加上又是一副新的躯壳,如果不来点你们人类的精魄和肉身补一补,我怕是要休养调息几十日去了。”
  影站了起来,看着殿下的鬼瞳。
  “是,那是自然,如果主人没有恢复,岂不是统一不了整个修行世界了?”
  鬼瞳两步并做一步到了影身旁,从背后直接的尸体堆中抓来一具尸体,直接拧下了一只胳膊递到影的面前。
  “看来,鬼瞳大人也挺会怜香惜玉的嘛,如今这女人身体我还真不习惯,一点都施展不开拳脚来。”
  影接过胳膊,直接又吸进了肚子里,感觉现在影像是一个容器一般,里面装满了肉身血气。
  “他们接下来,应该是要去月心湖,我们要在他们之前。”
  “月心湖?”
  “怎么?鬼瞳大人知道这地方在哪?”
  鬼瞳摇了摇头。
  “这地方我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了,这种传说中的地方,当真存在?”
  “当然啦,我就是从那里而来。”
  “你不是极的分身,从极门里出来的吗?”
  影听了鬼瞳的话,大笑了起来,边笑边走出了大殿。
  鬼瞳心里想了想,难道说,这极门就在月心湖之中,从小就听说这月心湖神秘莫测,各种类似的传言,比如湖中心长生不老起死回生的圣水,以及极在月心湖修炼所留下的丹书秘卷,还有湖底的各种金银财宝,五花八门的传言都被人传了个遍,可也没有听说谁真的找到了这地方,近年来,也只有一个姓崔的江湖浪人被人们传言说从月心湖出来的,仅此而已。
  鬼瞳摆了摆头,让自己别去想了,想来想去也只能听命令跟着影说的去做,他现在感觉自己就是傀儡,这没过多久时间,经历了这么多,转过头来又看着血淋淋的尸体堆,想起了曾经风光的凤鸣山,想起了白凤在的日子,虽说不怎么样,但是,比如今好上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突然灵光一闪。
  “我打不过这影,山鬼也打不过,可是,如果白凤在,肯定有希望,对,肯定有希望!”
  鬼瞳非常了解白凤,他觉得只要白凤能够复活,一切都有可能,等到了月心湖,如果真有传言中的圣水,他就拿回来给白凤,至少他现在是这样所想。
  没过多久,所有人都到了一起,聚在了大厅。
  于庆最后一个到,一进来就被气氛所感到不适,结果一扭头看见十七站在皇子背后。
  “十七?你?”
  “于庆,你可算来了。”
  “你怎么?”
  于庆一把把十七脖子拽住拉到一旁。
  “你怎么变回你自己的样子了,李三思在这里,你难道忘了自己的任务了?”
  于庆看了看那边坐着的李三思然后小声地对着十七的耳朵旁说着悄悄话。
  “不必了,在你没来之前我们已经谈过了。”
  李三思突然对着于庆说,于庆也慢慢把手放了下来,看了一眼皇子,皇子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现在的皇子心里也是满满的疑惑,他本是知晓所有事情的人,可现在来了不老林所听闻的都是出乎意料的,这李三思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难道除了自己,极也找过李三思不成吗?这是皇子想不通的。
  “庆儿,坐吧。”
  于庆点了点头坐到了椅子上。
  “这次,大家到不老林我很感激,替我向圣王问好,不过,发生的事情大家也知晓了差不多了,现在整个修行世界面临着极大的考验,我们身为其中一员,只要是身体里有着修为内力那就代表着我们是极选之人,我们都要为了这个修行世界赶走异类,如今影直接光明正大的开始对着五把钥匙发起行动,而我们就要在他之前拿到五把钥匙,否则极将永远不会出现,影将控制甚至消灭这个世界,这一次我以最初的极选之人木知青的名义发起这一次的任务,代号光明,为的就是消除异己,打败影的怨念之力,彻底的封印他。”
  众人也是纷纷点头,没人说话,这一番发言也让众人表情都变得不那么僵硬,气氛也逐渐变好了。
  “崔昊,你是崔氏祠堂的人,本与我修行世界五行无关,可是老朽知道,你是如果月心湖的人,你的剑术就是极当初在月心湖修炼所留下的丹书秘卷中的子母剑,因为云的原因,所以这是我所肯定的答案。”
  崔昊手撑着下巴,点了点头。
  “我…”
  “等一下,说话可以,麻烦你把你的后缀你的口头禅给我删掉。”
  崔昊白了一眼旁边的天葵,这时天葵从腰间掏出一个葫芦放在了崔昊面前。
  崔昊一看,立马抓了过来打开盖子,一饮而尽。
  “好酒,好酒,这样的酒如果不让我崔某尝一尝,那我…”
  “停,如果你还想喝到,那就考虑一下怎么说话。”
  众人也是被这两人逗笑了,天葵自己也不禁捂嘴笑了起来。
  崔昊看了看大家,不好意思的又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我的确是从月心湖而来,不过我有过承诺,不能像外界透漏一点月心湖的秘密,你们所听说的传言也不用问我,我不会回答,只不过让我带你们去也可以,只是我还有自己的使命,我只能带你们到门口。”
  崔昊突然一本正经的站起来对着大家说道。
  李三思这时突然站了起来。
  “长老,徐笑笑所说的那片湖泊你肯定就是月心湖?”
  “至少我是这样觉得。”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李三思很着急的样子,转身就准备出大厅,结果于庆站起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今天是怎么了?”
  “不关你的事。”
  皇子此时也站了起来,走到李三思的身后。
  “三思,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你知晓我的为人,我之所以骗你,是因为你在土城禁忌之地时就被影碰过,当时他企图进入你的身体,扰乱了你的记忆,让你误以为徐笑笑还活着,我和云老师考虑到你的情绪,这样一来才想了个法子,让十七假扮徐笑笑。”
  “你觉得这样公平吗?你们就是怕我知道了会打乱你们的计划,你觉得这样对那个十七兄弟公平吗?别人也是人,让别人强加记忆来假扮别人,那如果我不知道,他就要一直演下去吗?”
  “李三思将军,你自己也是个兵卒过来的,你要清楚服从是我们的…”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说罢,李三思直接绕过于庆出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