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八十四)女儿身
  (八十四)
  小叫花取下绳子,把刚才的桌子又搭好,然后爬了上去,用麻绳的一头绑住了刀刃与刀柄交界处,又给另外肩膀上的刀绑住,再把麻绳揉作一团丢过房梁,绳子就从房梁上方掉了下来,她看了看瞎子乞丐。
  “忍住了。”
  说罢直接飞了出去,双手在空中抓住了麻绳,小叫花还挺聪明,利用自己的重力抓住绳子,这样本来不好使力拔出瞎子乞丐身上的刀变得轻而易举了。
  “啊!!”
  这一下是把瞎子乞丐彻底痛醒了,一声惨叫整个人也从柱子上直接摔在了地上。
  小叫花成功落地,转身看着瞎子乞丐,在旁边扯了几块碎布就跑了过去,用力的用布条按住瞎子乞丐的两边肩膀,可是她感觉这样下去是无济于事的,得找个郎中,但小叫花回过头来又想了一下,谁愿意给两个乞丐疗伤呢?
  “小…小叫花。”
  “老大都不会叫了是吧。”
  瞎子乞丐这个样子了也还是强忍着笑容。
  “老大,你…你走吧,别管…管我。”
  “闭嘴,自己按住。”
  小叫花跑到山神像后面,这个矮乞丐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小叫花蹲在了他面前。
  “第一,不许乱叫,第二,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如果可以,点点头。”
  矮乞丐疯狂点着头。
  小叫花扯下了矮乞丐嘴里的麻布,矮乞丐刚喘了口大气,小叫花看他样子就想乱喊乱叫,一下又给塞了进去。
  “跟你说了,老实点我就帮你解开。”
  矮乞丐支支吾吾也乱动着,小叫花就盯着他也不说什么也不动了,矮乞丐看了看,好像自己除了听小叫花的也别无选择了,他眨了三下眼睛,然后点着头。
  “确定了哈。”
  矮乞丐又点了点头。
  小叫花慢慢地扯下了麻布,矮乞丐咽了一口口水,没准备开口说话。
  “他们去哪儿了?”
  矮乞丐没说话,看着小叫花。
  “嘿,我说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干脆就不说话了吗?那你就继续呆在这儿吧。”
  说罢,小叫花准备把麻布塞回去,矮乞丐往后一躲。
  “我说我说。”
  “那你说吧。”
  “他们…他们去隔壁村了。”
  小叫花回想了一下晚上听见的谈话内容,好像是说到了他们准备去隔壁村劫掠几个富商。
  “那你为什么没去?”
  “我…我不想去,我怕去了会被抓住,我就说了几句叫他们不要冲动,可老大觉得我碍事,他们就把我绑起来了。”
  “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他们没说,你算吧,这来回赶路可能就去了半天了,估计他们也是晚上才动手,所以应该是明天吧。”
  小叫花低着头,在想些什么。
  “我的乞丐朋友是不是被你们老大打成这样的。”
  “这不明摆着吗?你想那天,他让老大出丑了,你倒跑得快,今一大早我们就在旁边巷子发现了他,这老大肯定要折磨折磨他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大的性格。”
  “混蛋!”
  小叫花暗骂一句。
  “小叫花,你快把我放了吧,这地方是呆不下去了,你那个朋友差不多也是个死人了,你也快跑吧。”
  “跑什么?你就不怕老大回来了发现你不在这儿了?”
  “他回不回得来还是一回事呢!”
  小叫花疑惑的望着矮乞丐。
  “你把我解开我就告诉你。”
  “你别耍滑头啊我提醒你。”
  “我怎么可能,你忘了吗?是老大一直这样强势,我是不是一直挺照顾你的。”
  小叫花想了想,平日里其实就老大和胖瘦乞丐比较讨人厌,这矮乞丐也没有为难过她,更多的时候可能也是被逼无奈,迫于乞丐老大才会去这样蛮横吧。
  小叫花走到矮乞丐身后,解开了他手上的绳子,矮乞丐抖了抖,站了起来,松了松筋骨,把身上的绳子扔到一边。
  “我告诉你,真有抢富商这种事我为什么不去,隔壁的三毛子早就有歪想法了,我收了他的好处,故意带话给老大,让他去隔壁村,其实三毛子是故意想诱他过去,因为老大在一天,这边的乞丐都是受他压迫听他的,如果三毛子把老大杀了,他就可以进入我们走西口了,走西口地上市场就会被他们吞并了。”
  矮乞丐看了看外面,走过来蹲着悄悄的对小叫花说。
  “什么?三毛子疯了?他的人怎么可能打的过他们三个。”
  小叫花捂住嘴,感觉自己听到了不得了的事。
  “三毛子一直不服我们走西口,老大也一直想把生意做到他们那里去,他也打不过,可这次不一样了,我前面听人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三毛子变厉害了,就在一夜之间。”
  矮乞丐像在说书一样,越说越激动。
  “我不信。”
  “我亲身经历啊,他直接隔着很远就掐住我的脖子,差点把我杀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答应他把老大骗过去,我也是为了保命啊。”
  矮乞丐看了看外面,小心翼翼的,生怕这时候突然乞丐老大回来了。
  “你看什么?这边本来就没什么人会来,老大他们三个估计也不回来不是你说的吗?瞧你这样。”
  “我现在心里是玄乎的啊,你说要是三毛子没打过,老大知道了是我传的错误情报岂不是回来会要了我的命,总之,我要先溜了,我去找我远房亲戚了,我要离开这里。”
  矮乞丐说完准备跑,小叫花一把拉住矮乞丐。
  “等等,我求你个事。”
  “啥事啊?现在有什么比逃命重要的,我可先告诉你,三毛子胜算可大,他要是成功杀了老大,绝对会来走西口,那个时候呆在这儿就是等死。”
  矮乞丐慌慌张张的左顾右盼,而小叫花又扯着自己的腿不肯送开。
  “我知道你们平时受伤了都会去找村口那个郎中,也只有你们看病疗伤他不敢找你们要什么,你去帮我拿点药回来好吗?我要救我的朋友。”
  小叫花认真的看着矮乞丐,矮乞丐差点想笑出声,但也忍住了。
  “拉倒吧,这一个昨天才到的,你之前见过他吗?这不值得。”
  矮乞丐有点不太理解小叫花的想法,不过小叫花突然就跪的笔直,盯着矮乞丐,然后连磕了三个响头,头砸在地上是“嘣嘣”的响。
  矮乞丐都看傻了。
  “小叫花,这么多年了,我是第一次看你这个样子哈,你正常点。”
  小叫花看着矮乞丐又是三个响头。
  “求你了。”
  “好好好,停停停,你别磕头了,我受不起,我现在开始要积德行善了,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我死期就不远了,我现在就去给你拿药过来,就当我以前对不起你的地方给你赔罪了。”
  矮乞丐伸手出去拉起小叫花,小叫花这时额头都破开了,流出了一点点的血,顺着脸庞。
  “还是你够意思。”
  小叫花笑了笑望着矮乞丐。
  “当然啦,谁不是为了口饭吃,你以为我想和他们三个混在一起,如果没有他们,我当年逃荒来走西口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说罢,矮乞丐跑出了山神庙。
  小叫花看着矮乞丐的背影消失了才又走到了瞎子乞丐的身边,她蹲了下来,发现这布条已经染的鲜红,根本止不住。
  小叫花慢慢架起瞎子乞丐,瞎子乞丐也喘着粗气,两人慢慢地到了山神像后面,小叫花把瞎子乞丐靠在墙上。
  “你…你…不管我,我不想拖累你。”
  “闭嘴。”
  小叫花把瞎子乞丐肩膀上的布条拿了过来,丢在地上,四处找了找也没发现周围还有什么布条了。
  这时,小叫花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心里想着,反正他也是个瞎子看不见,无所谓了。
  小叫花脱掉了上衣,撕开了一层自己的裹胸布,把脱掉的上衣和裹胸布绕着瞎子乞丐的肩膀就开始缠,绕了一圈发现布条也不够,根本不能紧紧的缠住伤口,止住血,刚才按了一下,反而把伤口给绽开了一些。
  小叫花脸都红了,没办法,她又扯下了一层裹胸布接着刚才的布条又缠了一圈,然后在瞎子乞丐背后打了个结,但愿这样能撑得住一些时间,因为她看见瞎子乞丐的嘴皮已经翻白。
  小叫花刚才脱衣服时,头发也散开了,虽然脸蛋黑黑的,脖子也是,但现在看上去,可谓是真人不露相,海水不可斗量。一头秀发不说,这虽说是乞丐,但这身材却好的过分,纤细的腰平时也能看见,可这裹胸布脱下了两层,就留下了单薄的一层挂在她的胸上,这种隐隐约约模模糊糊的感觉,让男人看见肯定会把持不住,可惜这瞎子乞丐是个瞎子,也可惜了这所有走西口的人都可能不知道,这顽皮的小叫花,竟然是个女儿身。
  小叫花这时看瞎子乞丐也虚弱的说不出话,她慢慢地弄开瞎子乞丐的头发,这是她第一次看清瞎子乞丐的模样,还别说,虽然和她一样黑,脸上也是脏兮兮的,可是这五官除了眼睛,其他总体看上去还挺好看的长得。
  就在小叫花在打量着瞎子乞丐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小叫花心想肯定是矮乞丐回来了,露出了头想让矮乞丐把药放在那里就可以走了,不要他进来了。
  “你放那里就可以了。”
  结果,小叫花却发现,这门口的脚步声之人并不是矮乞丐,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位陌生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