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八十八)吃人的山神
  (八十八)
  “什么法子啊村长!”
  “对啊!快说啊村长!”
  “村长,你不会想让我们去给圣国低头吧,那我们不知道要被这周围的村子骂成什么样子!”
  一个老伯站了起来,盯着坐在中间抽着烟杆的村长。
  “圣国,大势所趋,南下过来收复疆土是必然,崔氏祠堂被收复也是必然,不老林也是必然,你们这都不明白吗?”
  村长则是心平气和的说着,一边说,一边吐着烟。
  “我不同意!”
  “对!不行。”
  “宁愿饿死,我们也不给圣国低头!”
  村民们又争吵了起来。
  “好啦,你们这些说着宁愿饿死的人是认真的吗?那你们就回去吧,你们不怕饿死还呆在这儿干嘛?”
  村长夫人笑了笑,看着村民们吵个不停,倒心里没有着急,不像村长那样,自己已经成了个煤球一样,恨不得缩到一团。
  “夫人,你怎么这样说话啊。”
  “对呀,当初你嫁到这里来我们家可是给你一路抬过来的。”
  “我们家以前也…”
  这群村民像一群饿狼一样,逮到谁就咬谁。
  “好吧,那你们自个儿说吧,我没你们精神好,我要去休息了。”
  夫人准备转身进屋。
  “等等!”
  一个长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站了起来,喊住了村长夫人。
  “夫人这样的淡定,好像是没事人一样,是不是早就和村长找到了出路,准备离开走西口了!”
  这人明显就是在煽风点火,煽的风是空穴来风,点的火是民众的怒火。
  这下村民们都站了起来,高举着手,一起压了过来,不停的声音传出来,说的村长表情越加沉重。
  “好啦!”
  村长大吼了一声,慢慢地抖了抖烟杆,往地上杵了杵,然后站了起来,他看着周围一个一个自己最熟悉的面孔。
  “昨天晚上,是谁半夜三更不睡觉,偷偷摸摸跑到我家拿了我一袋玉米面的?”
  这时起哄当中的一个人慢慢把手放了下去。
  “还有,是谁敲门进来就一下普通跪在地上让我救救他家的丈夫,我连夜背着他去找周围的郎中和江湖游医,跑了不知道多少里路,最后把鞋都磨破了我也没多说一句。”
  这时,安静下来的同时,也有一个大妈慢慢放下了双手。
  “还有你。”
  村长指了指刚才那个带头起哄的那个小胡子男人,村长还没说什么他就不好意思的放下了手。
  “还有你!你!你!你!”
  众人都慢慢放下了手,头也跟着手低了下去。
  “你们变成什么样子了啊?你们还是人吗?大家都成什么样儿了,你们自己好好想想,你们现在像个什么样子!狗吗?你们争来争去咬到什么了吗?连毛都没有咬到一口自己就已经要死了!我虽然没有对你们有大恩大惠,但我知道你们这么多年以来,从我爹是村长就对我们家非常好,正因为如此,凡是我能够帮到大家满足大家的,我哪一件事拖沓了?我现在就算是死了,去见了我们走西口的列祖列宗,我也是站着,我不愧于他们!”
  村长夫人笑了,她觉得自己嫁对了人,听了这一番话,她和村长心里都觉得,这些人现在应该都像是被烟杆敲了一下,都被敲醒了吧。
  “村长,你说吧,我们听你的。”
  “对,我们不吵了。”
  “对,村长。”
  这下村长终于觉得,自己现在开始才掌控了局面,可是这些话他一直都是憋在心里的,没想过说出口,因为他觉得说出来后,自己就已经变味了。
  “我的意思,不是给圣国低头,我们现在就算答应圣国,作为它里应外合的一个配合者,圣国军队还没到,可能我们就已经被作为叛贼被旁边的村子和城镇给灭了,那个时候,他们就有正当的理由挑起战争了。”
  村长摆了摆手,让大家都安静下来,他要发言。
  这时,众人也没有谁再来接话,都安静的看着村长。
  “所以,我想的是,去找山神。”
  “山神?”
  “对。”
  村长转头回答着自己的夫人。
  “就是这个?”
  李三思指了指后面的山神像。
  “对,就是他。”
  “难道这修行世界还真有神的存在?”
  天葵听得很入迷,用手撑着下巴。
  崔昊好像在一旁睡着了,十七则是为了瞎子乞丐而遁地去找药去了,就在小叫花给大家讲走西口过去的故事时,瞎子乞丐的伤口好像有些加重,应该是处理不及时有些感染,十七看了一下就走了,对于他这样的“绝”的士兵来说,这些都是习以为常了,什么药能治,他再清楚不过了。
  “那他来求山神有用吗?”
  “我们这里的山神庙的山神,并不是所谓的普渡众生或者大慈大悲的佛神,而是大恶的象征,一般也不会有人求山神,因为它虽然是走西口后这座山的神灵,但他只管他的山,他饿了就会在山上寻找食物,吃人的事情也经常发生,我们村里的只是为了让他不要找我们麻烦,所以谈好了条件,给他修一座庙宇,给他上供就不伤害我们。”
  李三思和天葵都听傻了。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山神是如此的山神,再说,这样的事是真被人亲眼所见吗?”
  李三思问小叫花,小叫花叹了叹气。
  “我也不知道,只不过当时也没人敢去后山,只有村长去了,他想去求山神帮助他们,寄托神灵的力量来指引走西口的人们走出困境。”
  “怎么样呢?让山神杀了那些排挤你们走西口的人吗?还是给你们无数的金银财宝呢?真是荒谬。”
  天葵越听越气,眉头紧皱着。
  “我不知道,故事到这里就开始有很多个版本了,但传的最多的版本就是说村长带着夫人还有村民们来到了山神庙,把村里最后的食物挨家挨户都拿了出来供奉在了山神庙,虽然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可是山神庙的供奉却从未停过,这一次突然多了这么多食物,众人都想着山神会来的,所有人在庙前跪了一整天,很多人坚持不下去了,也都回去了,只有村长和村长夫人一直跪着,跪到了两更。”
  “然后山神显灵了。”
  李三思看着后面这残破的山神像。
  “并没有,夫人拉着村长回到了家,村长越想心里越不舒服,召集大家又在前院里开了个小会,想问问哪些人愿意去后山找山神。”
  “我猜,一个王八蛋也没去。”
  天葵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望着门外,依靠着门槛。
  “对,一个也没愿意去,村长没说什么,和夫人一起去了后山,但是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而第二天,突然每家每户的门前摆满了金银财宝,所有人都以为是村长求山神得来的,就跑到后山,发现这后山上全是遍地的金银,这一下,让人恐惧的后山成了大家哄抢的地方,没人会去想什么山神吃人的故事,抢到同一个财宝不放手时,两个人都可能想把对方给吃了。”
  “那这真是山神给的?用村长和村长夫人的性命?”
  李三思过去摸了摸山神像,全是岁月的痕迹。
  “我只能说除了相信是山神,找不到其他的人了,能在一夜之间让整个走西口全成了富家子弟,瞬间传遍了周围,所有人都抛开了之前的观念,全部来走西口淘金来了,生意比以往更好了,从此过后走西口,就变成了‘小都城’,这里的人流,至今也是从未下降过。”
  “我想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吧。”
  李三思回头来盯着小叫花,小叫花还是坐在地上的,低着头。
  “当然,所有走西口的人在抢着金银财宝时,一个声音传遍了整座山,说的是这个钱给他们是有条件的,如果每个月的供品不能送到后山来,他们就会暴毙而亡,如果每个月都有,那么财宝就会越来越多。”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这个山神庙没有人供奉,已经破旧荒废成这个样子的原因?”
  李三思在庙内走着,四处看着。
  “对,正是如此,这个庙就荒废了,但是之前很多人不相信,直到一个月过去了,没有带供品去的人,真的就暴毙死在了家里,这一消息让所有人紧张起来,所以,你看这里这么多乞丐,那都是来想生存下去的。”
  “他们难道没有去找村长吗?”
  “没有人关心村长,都认为他跑路了,丢下了走西口,借上山为由罢了。”
  “可怜。”
  天葵摆了摆头,望着夕阳,那慢慢余晖,映在了她的脸上。
  “供品是什么?不是之前拿了那么多在庙里也没用吗?”
  “人。”
  “什么!”
  李三思和天葵看着小叫花。
  “这里的每家每户见识了山神的厉害之后,发现了问题所在,可是他们也不得不服从,因为他们想活下去,他们也只有把人带到后山去,不过也没人见过,这个山神,都是把人绑在那树上,就跑掉了。”
  “你为什么现在才说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