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九十三)天下第一美人
  (九十三)
  “这下是真的逃走了。”
  李三思拍了一下于庆的肩膀。
  “嗯,看出来了。”
  屋顶上的女子轻飘飘的就到了两人的面前,这让李三思不禁想起当时在七香居初次见到九歌时候的场景,甚至说眼前这一位要比九歌高几个层次也不为过。
  “姑姑,近来可好?”
  “姑姑?”
  李三思转头看着于庆。
  “小子,谁让你这样叫我的。”
  “你虽然和我爹有渊源,可是我和你又没有,见到这样的绝世美女我还不能叫天下只有一个牡丹的青牡丹一声姑姑了吗?”
  于庆嬉皮笑脸的。
  虽然是用面纱隔着的,但是青牡丹也是抬手用水袖挡住脸笑了起来。
  “你这嘴,我就恨当初没有一脚踢死你了我。”
  “姑姑你也不忍心啊。”
  李三思这时站在旁边像是多余的,青牡丹此时也注意到了于庆身旁这位年轻人。
  “你就是那个土城来的大将军?”
  “李三思。”
  李三思对着青牡丹行礼。
  “果真是少年才俊啊,我这样的都成了黄花菜了,你们这些江湖新人快把我们这群人给拍死在沙滩上了。”
  青牡丹转过来对着李三思还礼,侧身之后膝盖微微蹲了一下,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的排场。
  “早就听云老师说过,这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中最年轻的就是牡丹姐姐了,今日得此一面,三思倍感荣幸。”
  “等等,你叫姐姐?那我称呼你什么?”
  于庆听着不对,打断了李三思,瞪着他。
  “少俏皮了,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我这还没来呢,就又收到了你婆婆的传音,让我赶到这走西口来。”
  青牡丹甩了甩水袖,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已经满是疮痍,这山神庙都已经是破烂不堪,可能现在轻轻一碰就能变成废墟了。
  “婆婆?婆婆怎么知道?”
  “我们是走错了路,误打误撞来了这走西口,按理说,木长老应该不会知道我们在走西口啊。”
  李三思也纳闷了,看了一眼于庆,又看了看青牡丹。
  “你们也太小看人了吧,木长老是谁?你几个小毛孩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了,行踪野外她的掌控之中,更别说这‘小都城’了。”
  青牡丹抬起手一声口哨,只见远处有一抹白光闪烁,二人抬头望着,近了才看清,这是一只鹿,李三思没见过,于庆倒听说过,这就是青牡丹的坐骑,白鹿。
  “姑姑也知道这‘小都城’?”
  “你也先看你姑姑我了,这走西口当年是圣王最不想提起的地方,当然这些不是你我需要想的,走吧,去找你们的伙伴吧,我还着急着去月心湖,早点了事我就回我的花仙山了。”
  青牡丹说完便坐到了白鹿的背上。
  “少侠,引路吧。”
  这白鹿一开口把这两人吓了一跳。
  “这还会说话?”
  李三思指着白鹿。
  “废话少说,走吧。”
  青牡丹手撑着头,胳膊肘架在白鹿身上,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于庆也拉了拉李三思,二人就走在前面,跟着十七所留下的记号去找他们。
  “主人,我们这已经找了几圈了,绕来绕去的,这又回到起点了。”
  鬼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累的气喘吁吁的。
  “瞧你这样子,我有说累吗?继续找。”
  影没感觉一样,根本不觉得累,两人在这森林里走了一天了,也不知道在晃悠什么。
  鬼瞳还是不习惯这影附身在九歌的身上,整天在后面盯着这屁股甩来甩去的,身材又是凹凸有致,放谁面前你都得动心思,奈何,这现在谁动九歌心思,谁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一样。
  “我说主人,你可以正常一点吗?你这扭来扭去的。”
  鬼瞳也是开玩笑的语气对着影说。
  “怎么了?一个女人就把你定住了,难成大事。”
  影倒还认真的样子,转过来望着鬼瞳。
  “打住,我们继续找吧。”
  鬼瞳不想听这影继续说教了,双手摆在面前摇着手。
  两人又继续走着,好像也是漫无目的的走着,影在前,鬼瞳在后。
  “主人,你是真不知道在哪里吗?”
  鬼瞳实在是累的不行了,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这么容易就知道了月心湖的入口,那岂不是所有人都能去了。”
  “那有谁知道啊,我们去把他抓过来带路不就行了吗?”
  鬼瞳喘着大气。
  “除了极,难道还有第二个人知道?”
  影转过来望着地上坐着的鬼瞳。
  “我想想,江湖上曾说过崔家大公子从月心湖出来后从一个无用书生一下就突破了,如今成了为数不多的大剑术师了,要不我就把他抓来?”
  鬼瞳指了指天空,他是一点也不想走了。
  “这些可信吗?你们所谓的江湖是什么?几个臭鱼烂虾,根本不够看,我留你到现在是因为你还有所作用,不要让我觉得你没有我可用的地方,要是这样,你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影盯着鬼瞳,眼神异常的凶狠。
  “我也只是开个玩笑,不过我已经用了白眼了,没发现什么啊,再说了,连你都找不到入口,我怎么能找到?这江湖上传了这么多年的月心湖了,我也没见过谁真的出出入入过啊。”
  鬼瞳立马起身拍了拍灰土,尴尬的望着影。
  “继续找。”
  影没有理鬼瞳,转身继续向前走着。
  “会不会,他们比我们先找到?”
  鬼瞳赶了上来,走到影的身旁。
  “他们在走西口,能不能活着走出来都是一个问题。”
  “就是那个‘小都城’之称的小山村?”
  “那里,可是有着浓厚怨念之气的地方,是我发现的一个宝贝地方。”
  影笑了笑,鬼瞳听影说过,他的力量,就是他和山鬼之前体内的怨念之气是影分散出来的,总而言之就是现在的影的实力恐怕连一层都没有了,影每天都在运功,让鬼瞳保护自己运功不被打断,他不停的输送着自己的力量,也每天接收着不同的怨念之气,他是想让天下人都拥有怨念之气,成了他的奴隶,抛开修为内力。
  “你是想用怨念之气取代修为内力吗?”
  “可以这样说,我倒想证明我和极,到底谁最后更能生存下去。”
  影从旁边的腰间掏出了一个挂着的葫芦,打开软木塞子,一饮而尽。
  “你应该也见识到了,我的怨念之气有多强,只是现在太分散了而已。”
  鬼瞳得承认,他都难以想象这影要是全力,这世界上恐怕只有极才能对付他了,或者是几个突破了极门境界,来到了滔天境界的修行者。
  “主人,你既然有这样的实力,为何不直接灭了天下所有人,而是这样呢?”
  “你今天很多问题。”
  影没有看鬼瞳,一直望着前方的道路。
  鬼瞳咳嗽了一声,其实他就是想转移注意力,这修为内力也用了,影也找了,都没有效果,对于月心湖,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那我们还不如等他们,让他们找到了月心湖,我们再上前去一锅端了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鬼瞳眨巴眨巴眼睛,动着坏心思。
  影没有理他,继续向前走着。
  鬼瞳摇摇头,没办法,现在山鬼不在了,而凤鸣山也相当于名存实亡了,所有人都被影吸干了,他只能跟着这个让他暂且活命的怪物,而留下的就是那一座空山,和一个回忆。
  但他心里早已下定决心,复活白凤,杀了影,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白凤的心狠手辣,也只能如此,找到月心湖,拿到圣水。
  “你给他们做的什么记号?”
  天葵等人现在呆在一个山洞中,静静地等李三思给他一个解释。
  “这是我们绝的记号,于庆知道,其他人我是不能透露的。”
  十七笑了笑,一边给瞎子乞丐疗伤,一边看着周围的山洞顶,感觉有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
  “喂喂喂,我说,这又是想方设法的把我骗出来,然后啥都没有,我崔某是不是很没面子了?”
  崔昊也是一边给乞丐老大疗伤一边抱怨着,天葵则是坐在一旁,看着天葵嘴里也碎碎念着。
  “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整天就是这一句话,我看你的面子早就被你丢了。”
  天葵起身走到了山洞口,恰巧,看见了李三思和于庆以及坐在一只白鹿身上的女子。
  “白鹿?”
  天葵当然知道这白鹿是谁的坐骑,她回想当时木长老所说的请青牡丹一同去往月心湖,她更加断定,朝着他们走来的就是那个天下只有一个牡丹的青牡丹了。
  “崔少侠,你要的美女来了。”
  天葵转身对着山洞中的崔昊说道,崔昊装作没听见一样,闭着眼专心的给乞丐老大疗伤,因为他觉得人如果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一次不影响,跌倒两次也不影响,但是如果频繁的被骗就是自己的不对了,但是接下来青牡丹的出现恐怕就打破了崔少侠的心里防线了。
  她骑着白鹿到了山洞口,于庆和李三思则是小步跑了进来,看到大家都还在给各自负责的乞丐疗着伤。
  “怎么样?”
  天葵转身问于庆。
  “遇到点麻烦,不过有人帮我们解决了。”
  于庆指了指洞口站着的那位神仙般的女子。
  崔昊听到了于庆的声音,正想着找他算账,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这,这,这不是天下第一美人吗?我产生幻觉了吗?我…”
  崔昊说话都变成结巴了,那个表情看起来像一个几天没吃饭的人见到一盘牛肉一样的渴望,斗笠掉在了地上,嘴张着,手颤抖着。
  天葵露出厌烦的表情,忍不住一把毒物朝着崔昊面部一撒,崔昊吸入毒气,应声倒地晕了过去。
  其他人尴尬的看着刚才发生的场面,李三思几个男人不禁咽了咽口水,感受到了女人的可怕。
  “这是白凤小儿的女帮手吗不是,还是喜欢玩这些毒物吗。”
  “过奖。”
  天葵对青牡丹的态度异常的冷淡,好像和其他人不一样,没有那种恭敬和仰慕的感觉。
  “怎么?当初我手下留情,现如今倒还心里不如意了?”
  青牡丹也还不客气,走进了山洞,那只白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说两句话的时间就消失不见了。
  “那我谢谢你了。”
  天葵冷笑了一声。
  “也不知道你这魔女是怎么混到这里面来的。”
  天葵没有说话,直勾勾的盯着青牡丹,青牡丹倒看不见她的表情,因为有面纱挡着的,周围气氛也是怪怪的,没人说话,当然崔昊现在话可能是最多的,只是被天葵弄的说不出话了而已。
  “好了,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个又有什么故事,但我们还是解决一下眼前的事情吧。”
  李三思站到青牡丹和天葵的中间。
  “刚刚你们走了,我们遇到了返回的村民们,可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后来又来了一拨人,接着他们的头头就变成了一个三眼六臂怪物,刚刚还好牡丹姑姑出面,把这人赶走了,不然我们可能一时半会儿也脱不了身。”
  于庆盘腿而坐,大家也自己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天葵一甩头“哼”的一声,坐到了瞎子乞丐的旁边,用稻草扑着的垫子上,青牡丹则是站着,一动也不动。
  “而且我感觉这个怪物不是一般人,说不出的感觉,如果非要我说,可能在不老林遇到的影控制的那个怪物有些相似。”
  李三思摸着下巴,边想边说着。
  “你说的是外形吗?”
  十七也停止了对伤者的治疗,不禁发问。
  “不是,外形是那个怪物的几倍还多,他也能缩小自己的体型,只是说,感觉,他体内像是一点修为内力也没有,又感觉有强大的内力,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怎么给大家说。”
  李三思笑着挠了挠后脑勺。
  这时,小叫花回来了,她手里捧着几片大树叶接的水。
  “你们回来了啊。”
  青牡丹注视着这个从眼前过去的乞丐,小叫花走过去感觉有人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抬头一看,又猛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