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九十五)白鹿食梦
  (九十五)
  “我当是谁呢?”
  “怎么?”
  “我想这些小山贼也达不到修为压制,让我动弹不得吧。”
  青牡丹藏在水袖里的手指微微一动,天葵便解开了束缚,差点一头往前面栽了出去。
  “山主这么晚了不休息吗?”
  “你不也一样?”
  “我只是出来透透气罢了。”
  说罢天葵不理会青牡丹,准备往远处的竹林深处而去。
  青牡丹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是因为梦里太压抑了吗?”
  天葵心里想着不管青牡丹说什么自己都不想回应,自己只管走自己的,没什么缘由这些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也不会说动手就动手,更何况,自己也不太喜欢这个面前被世人称作“天下第一美人”的青牡丹。
  不过,青牡丹明明解除了修为压制,但这一句话一出,却又把天葵困在了原地。
  “你什么意思?”
  天葵转过来看着青牡丹,虽然天色较晚,但皎洁的白月光撒下,若不是这青牡丹面纱挡住,若不是天葵是女儿身,没人会对面前的“美景”所不动情吧。
  青牡丹两手抬了抬,抖了抖水袖。
  “你忘了,白鹿食梦。”
  青牡丹座下白鹿,乃是神兽,这是世人知晓的,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另一件事,人的基础生存便是温饱,解决不了温饱难以生存,可能很少有人会去想这神兽吃什么,可不是什么鸡鸭鱼肉,也不是都城名楼的上好佳肴,而是人的梦。
  “我听说过,但不知其中奥妙。”
  天葵此时倒是态度让青牡丹听起来舒适许多了,不过天葵也是这样,就事论事,这件事她不明白,那便是不明白,也是不明白的态度。
  “白鹿食梦,人都是贪婪的,在现实世界所达不到的,就要去梦境中捏造,不过每个人都是自己梦境的主人,可是白鹿却是梦境而幻化出的神兽,世人只知道白鹿是神兽,却不知是哪里来的神兽,树林里?小溪旁?可笑可笑。”
  青牡丹抬了抬手,也不知何时从水袖下冒出了个鹿头,青牡丹轻飘飘地坐在了白鹿背上。
  “姑娘,你的梦你觉得真实吗?”
  天葵也可能没想过,自己和一头鹿对话。
  “真实。”
  “为何?”
  “至少,我流了汗。”
  “那孩子,知道是你。”
  天葵盯着白鹿,青牡丹坐在鹿背上也没有说话。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青牡丹没有说话,白鹿也没有说话。
  天葵手紧紧握着剑,她自己心里对自己说,要是自己能打过面前这个女人,非要揭开她的面纱,在她脸上狠狠划几刀,她太骄傲了,天葵讨厌这与生俱来的骄傲。
  天葵转身往竹林深处而去,她没打算回来,她不想因为个人情感把自己的复仇所影响,她心里对山鬼有愧,至少现在是还不清的。
  “现在也还不告诉她吗?”
  “什么?”
  “当年云让你做的事。”
  “还不是时候。”
  青牡丹拍了拍白鹿的脖子,也消失在了夜色中。
  此时,在花满楼中,圣王端着茶杯,望着天上的明月。
  “颜总管,我的颜大将军啊。”
  颜月生从门帘后走了进来,对圣王行礼后站到了圣王面前。
  “你也能受伤?”
  圣王喝着茶,看着颜月生脖子上的伤。
  “不太小心罢了,一些小卒。”
  “是没有趁手的兵器了吗?”
  “倒也不是。”
  “怎么样?战事。”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意思就是你护送粮草时,被偷袭了,然后就这样了。”
  颜月生没有说话。
  “他们到哪里了?”
  “小都城。”
  “哦?拿了真有意思了,青牡丹也到了吧。”
  “一切都在计划中。”
  圣王放下茶杯,站了起来,走到了阁楼外,颜月生跟在圣王身后,二人望着天上的月亮。
  “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圆。”
  “圣王,你说这一切难道真的就是这样按部就班的进行,没有一丝丝的改变吗?”
  颜月生叹了口气。
  “我们不过是这茫茫世界的一粒尘埃,你要相信我们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我们只能把寄托放在他的身上。”
  颜月生点了点头。
  圣王转过来对着颜月生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但你也不能把你的吃饭家伙儿都给他了啊,你瞧瞧,赤手空拳也有吃亏的时候吧。”
  说罢,圣王扬长而去。
  颜月生点了点头,抬头又望着月亮。
  “是值得的就行了。”
  “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很久没有这样休息过了。”
  于庆伸了伸懒腰。
  结果一睁眼,就看见大家早就醒了。
  十七正抱着一捆柴进来,面前一个铁锅,里面不知道炖的什么,但总闻得到香味。
  “醒了?”
  李三思看身后的于庆醒了。
  于庆点了点头。
  小叫花正在用勺子鼓捣着锅里的东西,瞎子乞丐坐靠在角落。
  “怎么没有看见美人?难道是因为我的容貌把他惊艳了,就跑了?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了?”
  崔少侠四处转悠着。
  “别找了,我第一个醒,也没见到人。”
  十七放下柴对崔昊说。
  “怎么回事?”
  于庆走到李三思旁边,坐了下来。
  “先不管她,应该是有自己的事吧。”
  旁边的瞎子乞丐手里拿着一个木棍,在地上划着,也不知道在划什么。
  “我们赶紧吃了就启程吧。”
  十七闻了闻锅里的汤。
  “我暂时不想走。”
  李三思望着十七。
  “我们不去了吗?”
  十七有些不解,看了看于庆,于庆也没什么反应,于庆看了看李三思,意思可能是让十七听李三思解释。
  “我和于庆遇到的不是一般的修行者,可以说他们并不是修行者,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更何况,这里的村民们都信奉着所谓的山神,我想,这一定有一些联系。”
  “可是,这个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十七也没明白李三思要表达什么意思,他所收到的信息是去木长老所说的月心湖。
  “我想留下来,我想弄清楚。”
  李三思坚定的望着十七。
  小叫花在旁边一直鼓捣着吃的,也没有什么反应,但她很仔细地在听他们对话,她也注意到,有人来了,
  这时,青牡丹从洞口走了进来。
  “赶快吃吧,吃完了我带你们去。”
  “去哪儿?姑姑。”
  于庆望着青牡丹。
  “去这位李将军想去的地方。”
  小叫花不知道什么时候缩到角落去了,青牡丹也注意到了,李三思也注意到了,于庆也注意到了,这小叫花好像很害怕这位美人一样。
  “喂喂喂喂,你们是当我不存在吗?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了。”
  崔昊一看青牡丹来了,微微地把自己斗笠往下一按,背靠在墙上,一只脚瞪着石头上,嘴里不知道去哪里叼的一根竹叶。
  几个男人都露出了嫌弃的表情,青牡丹面纱戴着,没见到表情。
  “崔少侠可否赏脸一起去?”
  于庆没想到青牡丹还会理会崔昊。
  “咳咳,既然你都诚心诚意地邀请了,如果我不去,那岂不是让这位美人很没面子了?”
  崔昊吐了竹叶,背转过去,把一个背影留给了大家。
  “请大家尽快填饱肚子,然后出发,我在洞口放风,等着你们,记住,我不想说第二次,因为第二次很没面子。”
  说完,崔昊嘴角一笑走出了山洞。留下的是尴尬的众人。
  “他这样,真的有女人会喜欢吗?”
  李三思摆了摆头,拿起破碗盛了一碗汤。
  “男人也没有喜欢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于庆笑了笑,看了看青牡丹。
  “他说的没错,赶快吃吧。”
  十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盛了一碗,站在旁边一直端着的,见大家都说完话了,走到了青牡丹面前。
  “这是什么?”
  青牡丹看了看十七手里捧着的碗。
  “这是小叫花去找的一些吃的,野菜炖在了锅里,我还加了点我的私人调料,很好喝,你尝尝。”
  “喲,你还是个厨师?”
  于庆惊讶的望着十七,然后喝了一口。
  “不错不错,怎么没听二哥说他手下还有这样的厨子。”
  青牡丹接过破碗,大家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望着青牡丹。
  可能都在等着青牡丹揭开面纱喝下这汤时,一睹这惊艳天下的美貌。
  李三思也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望着,青牡丹自然不是傻子,能看到这些人的眼睛都望着自己,小叫花也躲躲藏藏的望着。
  青牡丹突然转了过去,一抬,一落,面纱下的容貌还是没能让众人看见。
  “可口。”
  青牡丹轻描淡写一句惹得李三思和于庆不禁发笑,笑的其实不是这句话本身,而是看谁说出口的,也因为十七的反应,像是得到了天大的奖赏一样。
  众人乐呵着继续吃着,不过青牡丹却摆摆手出去了。
  另外一边,鬼瞳倒吊着在树上休息,他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应。
  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把鬼瞳吵醒。
  “只要不是你,谁吵着我休息我都得让他死。”
  鬼瞳话音刚落,一个瞬身就消失了。
  鬼瞳现在心里害怕影,是非常怕,不过现在在九歌身体里面,女人模样还是比之前那面具戴着好多了。
  鬼瞳顺着声音而去,就要到声音源头的时候,他有些后悔了,他想走,但感觉来不及了。
  一个巨大手掌扑天而来,不对,也不是手掌,而是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