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九十七)暴雨梨花
  (九十七)
  “你是?”
  “自然。”
  “那为什么我和他没有当初的反应?”
  “这个之后再跟你们讲,现在不要分神。”
  青牡丹虽然说着是轻松的语气,可是其他人听着这话不由得打起了精神,都尝试着去感知周围即将到来的危险,就连崔昊听见这句话脚步也沉重了一些,没有那么轻快,手里的剑紧紧的握在腰间,把斗笠抬了起来一点,不想遮住自己的视线。
  瞎子乞丐和小叫花走在前面,后面的人没有叫住他们,一直让他们走着。
  “于庆,你去前面看看,别让他们走太快了。”
  李三思戳了戳于庆的背。
  “好。”
  于庆点了点头,正准备跑上前去,却被白鹿挡在了前面。
  “怎么了姑姑?”
  “跟着就行了,他们会没事的,注意好自己。”
  说完又继续向前,于庆也对李三思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怎么上了山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脚越走越重啊,像灌了铅一样。”
  十七一直没说话,突然蹦了一句出来。
  崔昊听见心想,原本以为是自己紧张了起来,被这么一说,倒真的有这样的感觉,走起路来有些费力,自己的脚有点不听使唤。
  “对,有一点。”
  李三思也感觉到了。
  “难道他两个没这感觉吗?一直在前面走着。”
  十七抱怨着。
  “有感觉了吗?记住,现在开始,不论你们看见什么或者遇到什么,只能保持站立,不能让你们的口鼻低于你们的腰间位置。”
  青牡丹坐在白鹿上,而白鹿似乎没有受影响,看上去很平常。
  李三思,于庆和十七也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就感觉听青牡丹的就行了,有一个大修行者在这里,做什么心里都有底一些。
  “你们见没见过这里的村民有一些特殊印记的?”
  青牡丹这句话突然把于庆和李三思点醒,当初在山神庙,一个叫乞丐老大的人手上正是九歌腰间的印记,相同的图案只是差了那么一点,但也能确定是一样的图案。
  “对了,十七,人呢!”
  “人呢!”
  李三思和于庆这一晃神才反应过来,当时让十七扛着乞丐老大和小叫花两个一起先走了,可是回去之后一点没见到人,也没人说起,于庆也是突然忘记了。
  “这个……这个我,我就是没好意思给公子们说。”
  十七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
  “说呀。”
  李三思略显着急的样子,于庆也是。
  “我扛着他,但是我们走着走着,我就感觉身上轻了很多,结果人突然不见了,我也解释不了什么原因,但真是这么回事。”
  “你们见过了是吧,不用怪他,是这样的,到了这座山的人,身上都会有这个印记,只要离开,过不了多久也活不了命,就像他说的,就会烟消云散。”
  青牡丹看了一眼李三思。
  “那九歌腰间也有这样的印记,可是她为什么没有?”
  “也是,你不是说印记有些不同吗,可能是不太一样吧。”
  “哦?你们所说的九歌可是都城那位歌姬?”
  “是的姑姑。”
  “她腰间有这样的印记?”
  “有那么一点不同。”
  青牡丹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就在几个人还在说话之际,周围突然隐约响起了铃声,像是铜铃声。
  “这是什么声音?”
  瞎子乞丐停了下来,小叫花看了看他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不走了?”
  小叫花问瞎子乞丐。
  青牡丹也停了下来。
  “到了。”
  众人也停住了脚步,三个人背靠着青牡丹包围着护在中间。
  “这铃声好熟悉。”
  十七四处看了看,想找到声音源头方向,但感觉四周都有,根本无法找到源头。
  “这是,碎冬铃!”
  于庆听出了这个声音。
  话音刚落,一杆长枪从远处而来,一条线一样,本来比较阴暗的环境,像是划破了寂静一般。
  踏云枪!
  枪头直接扎进了众人面前的地上。
  “莫非二哥来了。”
  于庆露出了笑容,看着踏云枪来的方向。
  “不是。”
  李三思闭着眼睛说道。
  周围突然多了很多惨叫声,只见一个黑影突然从天而降,一只脚金鸡独立踩在枪上,一个背影众人也看不清是谁。
  而当这人转身才看见这黑衣人戴着那副熟悉的面具。
  “影?!”
  “你把我二哥怎么了!”
  于庆大叫一声,手里攥着火球,李三思心里暗骂一声,不过现在自己身边有一位花仙山山主,心里也没那么惧怕,不过又想连自己老师和木长老都对付不了的人,他们几个在这里感觉也是待宰的羔羊,不过,那也得打。
  “慢着。”
  面具人边说边脱下了面具。
  原来,这面具下的男子竟是皇子。
  “皇子?”
  李三思惊讶的望着他,不过心里这时也长舒一口气,在这个节骨眼上碰到了影,那也是宣告着自己要去极乐世界了恐怕。
  “失败了?”
  青牡丹问皇子。
  “就别说风凉话了,注意周围。”
  皇子说完脚一松,往下掉的同时双手一推,踏云枪直接飞了出去,只见踏云枪绕着周围飞了一圈,再次回到皇子身边的时候,枪身上多了一些暗红的血。
  “这是?”
  “小心了。”
  话才说完,只见一个黑影从远处一跃而起,朝着他们扑了过来,皇子手一抬,踏云枪直接在空中就插进了这人腹中,一下栽在了地上。
  于庆走了过去,只见这地上的人,满脸都是红色的血丝,瞳孔突出,牙齿就不像是人类的,像是动物的獠牙,手指甲也是尖锐,浑身都是破烂不堪的粗麻衣,赤着脚,好生可怜。
  于庆抓住枪身,想拔出来,可是却好像使不上力。
  “它不认你了。”
  皇子笑了笑,一抬手,踏云枪又“嗖”的一下回到了皇子手中。
  “好家伙。”
  于庆也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也怪自己,通灵的枪杆子自己没有照顾好,所以这样不认自己也没办法。
  周围突然黑压压的一片开始压了过来,这让于庆的脸上笑容慢慢消失。
  “快过来。”
  李三思望了一眼于庆。
  小叫花看见周围黑压压的一片全是身上血淋淋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物,刚才也是靠了过来。
  “这些都是村民,不过是以前的村民。”
  皇子转了两下枪握住后说道。
  “那……”
  “没得救,只有杀了,你不杀他,他就杀你。”
  “杀完再说吧。”
  青牡丹在他们背后突然说了一句,还没等人反应,只见青牡丹从鹿背上一跃而起,两个水袖张开和整个人一起像是一个巨大的白色扇子一样。
  突然白鹿也飘了起来,到了空中,皇子见状直接戴上了面具。
  “闭上眼,别看。”
  青牡丹脚轻轻点了一下白鹿的头,整个空中瞬间发出刺眼的白光。
  众人也是闭上眼,但还是有所刺激,纷纷用手挡住。
  李三思心想皇子让众人闭上是怕这青牡丹在空中,担心下面的人一睹裙下风光,结果是知道这刺眼的光线。
  光线渐渐消失,周围黑压压的一片也少了一些,不过还是陆陆续续感觉村民越来越多,因为听叫声和脚与落叶间行走的声音就听得出。
  此时,白鹿消失了,青牡丹手里突然多了一把弓,这弓通身全白,上面花纹明显,全是雕花,弓头位置有一鹿角,弓口也是鹿角相衬。
  “这是?”
  李三思望着从空中缓缓下来的青牡丹。
  “鹿角弓。”
  “那这踏云枪是什么变的?”
  于庆突然话锋一转冲着皇子。
  “那你就去问你二哥吧。”
  皇子倒也还回答了于庆,李三思听着都不太爱理于庆这些问题,眼瞎大敌当前。
  青牡丹张开架势,侧马步一蹬,这鹿角弓没有线,也没有箭,但是青牡丹对着头顶双手拉弓射箭姿势一出,这鹿角弓上瞬间又多了一根发光的白色弓线和数把弓箭。
  箭出,到了头顶,几把弓箭瞬间四散开来,没有射向那些村民,而是插进了地里。
  李三思环顾四周,一共七支,箭身发光,极容易辨认。
  “到我了。”
  皇子向前一步,手里挥舞着踏云枪,突然向上一扔。
  “枪来!”
  踏云枪突然在空中剧烈的抖动,碎冬铃响,凛冬将至,这是当年七香居的时候颜月生用过的一招,踏云枪一下插在皇子面前,从插进去的位置开始,瞬间大地开始凝固结冰,这些村民们像是没有意识的样子,依旧朝着众人而来,四面八方,他们几个也是被团团围住了看来。
  一下子,这些怪物都停下了脚步,纷纷被冰所束缚住了脚,可是恶心的画面来了,小叫花没忍住直接吐了出来。
  这些村民们,嘴里还有鲜血包着,瞳孔突出,感觉眼球都快爆出来了,虽然脚被困住,可是他们却开始在互相撕咬着对方的脚,他们用这样的方法解困,被咬断脚的村民开始爬着向众人而来,突然刚才那个被踏云枪刺透的村民也站了起来,朝着众人而来。
  “他们可以复活。”
  李三思表情有些复杂起来。
  “十七。”
  皇子突然叫道。
  “在,皇子殿下。”
  “我听说你们队伍里颜月生曾教过你们一招,可以隐藏众人的招式,能用吗?”
  “能用早用了,皇子,你有所不知,这‘罩衣’是可以隐藏很多人的,可是它需要的条件是必须有两名队伍里的人一起才行,这里只有我。”
  “我来。”
  皇子说完直接转身对着十七,十七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皇子就一个马步,双手合十,眼睛紧闭,嘴里念叨着什么,十七见状马上跑到对角,和皇子保持相同的姿势,嘴里也在念叨什么。
  “好了!”
  皇子一声话下,众人头顶出现了隐隐约约黑蒙蒙的罩子。
  “可是,他们好像并不是用眼睛,这‘罩衣’怕是没有用,隐藏不了我们。”
  十七有些不想扫皇子的兴,不过他得实话实说。
  “没事,这‘罩衣’我在咒语上稍微修改了一下,并不是用来隐藏,而是用来抵挡攻击。”
  说完皇子对着青牡丹点了点头。
  青牡丹似乎明白了皇子的意思。
  抬头又是刚才的架势,不过这一次,弓上只出现了一支箭。
  箭出,四周的七支箭瞬间发射出光线朝着中间头顶这一支箭,在这黑蒙蒙的“罩衣”外面又多了一层白色的罩子。
  “暴雨梨花。”
  青牡丹轻描淡写一句话,说完这头顶的箭瞬间变成了无数支弓箭向四周射出,真的就像是下起了“暴雨”一般,不过这不是雨点,而是光箭!
  雨里,只有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