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一百零二)小池子
  (一百零二)
  “哎哟喂。”
  众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你看我我看你,于庆这倒霉催的,被压在了最下面。
  “我记得十七在我前面,为什么我倒还被你们压在下面来了。”
  于庆大喘着气爬了起来。
  “我会这个呀。”
  十七这时从土里冒了出来,于庆忘了这十七是修行者,五行之内他皆可以进入,遁地对他来说是吃饭家伙。
  众人这个时候才站起来观察这个隧道里,虽说不大点,但是他们停下来之后磕磕碰碰的又掉到了这个洞穴中,这洞穴倒有点不老林的味道,还有滴水的声音,地上有一个小池子。
  还没等李三思反应过来,这手上的藤蔓又动了,应该是那黑玩意儿又开始做作了,皇子看见李三思被拽了一下,连忙伸手拉住,可不想这黑玩意儿竟然跑到了众人面前。
  这时候大家才看清楚这黑玩意儿的模样,全身没有毛,黑黑的,头上两个小犄角,一个小短尾巴,小布丁点的嘴边却有两颗獠牙,一边一颗。
  它张着嘴大叫着。
  “小心。”
  皇子摆出一副备战的样子,感觉遇到的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李三思倒是不这么觉得,他看着这眼前的这个黑玩意儿,好像没有伤人的意思。
  “刚才是你的火球把他停下来的?”
  青牡丹问了问于庆。
  “姑姑,我也不知道啊。”
  十七这时候走向前去看了看,他俯下身子,这黑玩意儿却围着他转了起来,边转边闻,似乎是在闻他身上有什么味道,或者是他想要的什么东西一样。
  “嘿,这小家伙儿还挺好玩。”
  十七正想伸手去摸摸它,结果手才伸出去,就被这小家伙儿跳起来一口,还好李三思抓着藤蔓,看见它跳了起来就拉了一下,让着小玩意儿摔了个狗吃屎。
  “别碰它。”
  这黑玩意儿又爬了起来,很兴奋的样子,到处围着众人转,皇子拿着踏云枪对着黑玩意儿,还是警惕着,怕这东西突然一下又出什么变故,毕竟这怨念之气的产物是他们所不了解的。
  李三思解开了藤蔓,因为再不解开,这黑玩意儿跑来跑去就要把大家都给缠住了。
  黑玩意儿跑来跑去后,停在了于庆面前,它用鼻子嗅了嗅,吐出舌头高兴地蹦哒着,用手指了指于庆的手。
  于庆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你试着,给他再来一发火球试试?”
  “疯了?”
  于庆被李三思这话逗乐了,这没事为什么要突然给这玩意儿来一火球?
  “试试。”
  皇子似乎明白李三思的意思。
  青牡丹这时看了看旁边的崔昊,他一向不是这么沉闷,虽说也不那么活跃,可是现在心里应该是在想事,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清心善普咒对他有什么影响,不过眼前的事得先解决。
  于庆看了看众人,没人说什么反对意见,他无奈地摆了摆头。
  “出了事你们就给我收尸吧。”
  说罢,于庆手里突然冒出一团小火球,这黑玩意儿看见于庆手中突然冒出的火球开始原地打着转,就像是拿了一颗豆糕儿在一个小孩面前说要给他吃一样。
  于庆朝着面前的黑玩意儿丢了过去,他当然是没有用尽全力的,只是想试一试大家到底是什么意思。
  结果这黑玩意儿跳起来没有躲避,张开嘴巴,一口就吞了下去,落地后用舌头舔了舔嘴,拍了拍肚子。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它好像不会说话。”
  李三思望着于庆说。
  “但是它好像对你的火球有兴趣,你可以再试试。”
  十七像是看到了新鲜玩意儿一样。
  于庆自己也发现了,这黑玩意儿还要吃火球?
  于庆抬起手向左,这黑玩意儿就跳着跳着跑到左边,于庆抬起手向右,这黑玩意儿马上又跳着跳着到了右边。
  “这好像我家以前养的小狗啊。”
  于庆朝着空中随意丢了几发火球,这黑玩意儿一下子就蹦到了空中,速度极快,一下就把几个火球全吃掉了,好像这时它吃饱了,竟然跑到于庆的脚边躺了下来,拍了拍肚子。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于庆这时用手去摸了摸它,黑玩意儿没有像刚才十七伸手一样去咬他,而是顺着于庆的手爬到了于庆的肩上坐着。
  “这?”
  于庆露出哭笑不得的样子。
  “他好像认你做主人了,于庆。”
  皇子笑了笑。
  “你见过吗?”
  青牡丹自己座下的白鹿。
  “从未听说有这样的,那也不像是神兽,神兽可不是他这样的。”
  白鹿瞧了瞧这黑玩意儿。
  “现在,我们来这里干嘛?”
  李三思看了看四周,有些阴沉,看不太见,只有自己们来时那个隧道透下来的光。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就是了。”
  青牡丹骑着白鹿往前走了走,看了看这四周,其实也看不见什么。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
  皇子倒觉得新鲜,青牡丹一直以来这么高傲的一个人,自然她也有她骄傲的资本,现在说这些话,有点不像她说出口的。
  “难道这一切不都是命运安排吗?至少到了现在我是这样觉得的。”
  “那也是。”
  “这玩意儿也不会说话,不然还可以问问。”
  于庆看了看自己肩上的这个黑玩意儿。
  “那小叫花让我们来这里,肯定有她的目的吧。”
  十七这句话提醒了众人,这瞎子乞丐大家下来后就没有看见人去哪里了。
  “人呢?”
  李三思看向周围。
  大家四处看了看,也没有发现瞎子乞丐的下落,不由得大家把目光集中到了青牡丹身上。
  “他有他的任务。”
  “前辈,你是否有些话要对大家说。”
  李三思望着青牡丹。
  “我来的路上,本来是去月心湖与你们汇合,可是我在路上却收到了传音,让我来走西口。”
  “云老师?”
  “皇子也收到了?”
  李三思看向皇子,皇子点了点头。
  “云没给我说太多,只告诉我来这走西口,用我的清心善普咒解开一个叫花子的封印,带你们来这山上,这山上的怪物对一切的修行者修为内力都免疫,你们根本伤不了它,只有这小叫花可以制服它,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云只是让我来这山上,说影的怨念之气在这里聚集,怕你们出什么事,让我来帮你们,其他我也不知道了。”
  二人的话其实也没能给出太多信息,不过李三思也没办法问下去,毕竟云老师的意思他也不太清楚,可是这小叫花叫自己大将军,和自己好像不是第一次见面这件事两人也像是解释不了。
  “她好像认识我。”
  李三思低头轻声自言自语道。
  青牡丹看了看皇子,皇子摇了摇头,于庆注意到两人的动作,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李三思。
  这时,大家突然听到这小池子里有什么动静,结果从小池子里爬出来了一个人。
  “水鬼?”
  十七指了指那边。
  现在就算是真的有水鬼爬了出来也没什么让众人好惊讶的了,见怪不怪了已经。
  “洞口打开了,你们可以走了。”
  是瞎子乞丐。
  “什么洞口?”
  “去往月心湖的洞口。”
  崔昊听了瞎子乞丐的话,走了过去,蹲下来用手捧起这小池子的水,喝了一口。
  “这的确是月心湖的水,这种味道我不会记错的。”
  “你到底是谁?”
  这阴暗的洞穴中很难看清楚,更何况这瞎子乞丐本来就是蓬头垢面的,模样是让人看不出。
  “这么快就忘了吗?也难怪,毕竟我现在变成了一个废人,一个瞎子,一个失去修为内力的无用之人。”
  瞎子乞丐摆了摆手,调侃这自己。
  “你是……山鬼?”
  李三思想着天葵的离开,前因后果思考了一下才想起来,这瞎子乞丐只能是山鬼。
  “没错。”
  “你……怎么变成这番模样?”
  于庆有点不敢相信。
  “别问那么多了,你们老师让我帮你们潜入这小池子里打开机关,打开去月心湖的洞口,这小池子里的水是月心湖流出来的,只有没有修为内力的人可以潜下去,你们不行。”
  山鬼走到大家面前,掀起了自己的头发。
  “山鬼也是老师安排中的吗?”
  “不是。”
  青牡丹回答李三思。
  “那这小叫花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起初,我只是流落到这个镇上,也没想过什么,只是荒诞的余生罢了,遇见她似乎也可能是青牡丹所说的命运安排吧,刚好我和她在一块了,所以云才会找到我吧。”
  山鬼从众人中间走了过去,十七对着于庆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这山鬼不是瞎了吗,为何还能清楚的走着,又没有修为内力。
  于庆摇了摇头,自己也是个马大哈,不太清楚。
  “因为他刚在月心湖的水里,他身上的所有伤,包括他的眼睛,都已经恢复。”
  崔昊看两个人在那里指手画脚的,想着给他们还是解释一下。
  “这么神奇?”
  十七表示不敢相信。
  “我也觉得神奇,不过,李三思,你到底是谁?这是我想问你的。”
  山鬼突然转过来望着李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