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一百零五)山鬼的秘密
  (一百零五)
  “你自己问她啊。”
  柳如一看了看身后的天葵。
  天葵看着眼前的山鬼。
  “天葵,我……”
  “你怎么?”
  火热的红唇里吐出的确是冰冷的话语。
  “没什么,我马上离开。”
  “你就这样走了吗?”
  柳如一叫住了转身的山鬼。
  “她不想看见我。”
  山鬼抬头望了望着洞穴顶,长叹了一口气。
  “你哭了。”
  “没有,只是刚刚才能看见,眼睛有些不适应吧。”
  山鬼转了过来,用手揉了揉眼睛。
  “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还是昏睡的状态。”
  柳如一把手放在天葵的头上,天葵一下就闭上了眼睛。
  “她告诉我,她想复仇,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叫谢香香的女子对他有多重要,但是她复仇的心我看的见有多坚定。”
  “你给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山鬼盯着柳如一。
  “你现在虽是一个没有修为内力的人,可是就看你想不想当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
  “不可能的,就凭我们是没办法打败那个怪物的。”
  “那我们就找一个能打败他的人,不行的话找几个,或者十几个。”
  “我不想浪费时间跟你在这说这些,你也是个死人,死人就去做死人该做的事,为什么还要回来让我们做这些自己不情愿的事情?”
  山鬼头也不回转了过去准备离开,他走到那个隧道口下,看了看石壁,他没有修为内力,只能开始徒手攀爬,才往上一点就重重地摔了下来,砸在地上。
  “你看,你不愿成为一个废人。”
  柳如一望着一次又一次掉下来的山鬼。
  “不让我出去,那我就不出去就是了。”
  山鬼坐在地上,靠在墙上,看着柳如一旁边的天葵,天葵依然闭着眼。
  “你知道吗?有时候想要的并不需要得到,其实像这样能够看见,哪怕摸不着,也挺好的。”
  “这么多年你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柳如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山鬼旁边,而天葵还是在原地,山鬼一直盯着天葵,都没有察觉柳如一。
  “我说你们这些老前辈都喜欢窥探别人的生活吗?”
  山鬼苦笑了一下。
  “我在上面看着下面,看的很清楚,所以,发生了什么,没有发生什么,或者即将发生什么,我都清楚,你说,这算窥探吗?”
  柳如一双手背在身后。
  “上面?”
  “对,你的头顶。”
  “你难不成上天当神仙了?”
  柳如一笑着摆了摆头,走到了天葵旁边。
  “我很久没有见到白凤了,你去把他带来见我。”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他们听你的便是,而我,任凭你处置,如果不处置,我自己生死由天。”
  山鬼又站了起来,开始尝试着爬上那个隧道口,结果都还是一样。
  “那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你和天葵从小生活在一起,而她很多事情都已经记不起了吗?特别是和你的事。”
  柳如一这番话让山鬼内心本毫无波澜,这下子起了涟漪。
  石壁上的山鬼顿了一下,手上抓着的石块一下脱落,自己又掉了下来。
  “她没有忘。”
  山鬼拍了拍手,站起来,朝着柳如一走了过来。
  “哦?没有忘,为什么她要去亲近白凤,而不是亲近于你,这么多年你都在背后忍辱负重是为了什么?”
  “她只是为了报仇杀白凤才去亲近他罢了,请你继续保持你的圣洁形象,想对我蛊惑妖言是没有用的。”
  山鬼走到柳如一面前,看着柳如一。
  “我记得有一个晚上,凤鸣山大摆宴席,没有一个人是清醒着的。”
  “那是多年前的事了,当年五行联盟,唯独风元素排除在外,结果在一场边境围剿过程中白凤总是立下赫赫战功,把五行联盟其他人比了下去,回来以后老圣王重重奖赏了有功之人,还给了白凤出入皇宫自由的权利,所以大摆庆功宴。”
  山鬼对以往的事情还是历历在目。
  “当时你才十七岁。”
  “差不多,你到底想说什么?”
  “喝完庆功酒后,你酒醉着在后房,怎奈心中有爱难以压抑,走来走去,最后走到了一个不是自己的房间门口。”
  “闭嘴。”
  “你还没有敲门,就听见里面有声音,而且不是一个人,这是你发现门是开的,我推开一点看向里面,发现……”
  “闭嘴!”
  山鬼怒吼一声,朝着柳如一就是一拳。
  结果自己却整个身体从柳如一身体穿了过去,扑了个空,重重地摔倒在地。
  “这事之后你为什么要找到白云间,这对天葵是不公平的。”
  “有的记忆是不允许存在的,那就不应该存在。”
  “可你付出的代价也挺痛苦的。”
  “痛苦是我,你怎么知道我到底痛苦不痛苦,只要她不痛苦就行了。”
  山鬼趴在地上,他没有爬起来的意思。
  “世人皆知凤鸣山,天葵,山鬼,鬼瞳三人都是天下至毒之人,却不知至毒之人却是至善之人,可笑可笑。”
  说罢,柳如一和天葵一起消失了。
  “天葵我并没有留下她,这只是我随意捏造的一个她的残影罢了,她有她自己的想法,不过她告诉我,她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不管是为了谁,只是我想请你为她,也是为苍生做一件事,把白凤带到不老林,尽快。”
  话音刚落,山鬼头突然一阵眩晕,自己用手揉着头,痛苦的在地上叫着,滚来滚去的,当他站起身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山神庙中。
  山鬼看着残缺的山神像,走到山神庙外面望着街上四处都是圣国的士兵,到处都插满了“圣”的黄字白蓝旗。
  “谁!”
  突然几个士兵从山神庙后冲了出来将山鬼重重地压倒在地,山鬼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什么东西从颈后一下晕了过去。
  这时的众人已经下山,皇子看着满山的“圣”旗就知道圣国的部队已经到了,这里的传言也应该公布于世了,走西口这个“小都城”的淘金一说皆是江湖传言。
  此时,一个身穿金黄盔甲顶着红色孔雀翎的将军模样的人骑着马在山下,似乎等待了很久,看见众人出现,立刻下马走到皇子面前跪下行礼,看来是圣王的亲信部队。
  “皇子,末将受王命来此,已将所有事情来龙去脉皆告知这里的村民,外面也被封锁,那些蒙骗江湖人士性命换取金银财宝的该如何处置?”
  皇子抬了抬手,这将军才起身。
  “为何这样做?”
  于庆在一旁听见不禁发问。
  “难道还要让这里的村民蒙在鼓里吗?那不知道还有多少无辜的人会丢了性命,虽然现在山上已经没了所谓的山神,但你也不知道没了习惯的白来的财富,他们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皇子倒是很细心地给于庆讲这样做的目的。
  “那皇子想如何处置这些人呢?”
  青牡丹从白鹿上顺着转身看着皇子,又看了一眼这位将军。
  “不知山主在此,末将有些无礼。”
  这位将军此时又对青牡丹行礼,而这个行礼却不是士兵的礼仪,而是江湖人士才做的礼,于庆见了有些诧异,用手推了推旁边的十七。
  “这人是谁啊?”
  “你说这位将军?”
  “那不然呢?”
  “我也不认识啊。”
  皇子听见了二人的对话,突然一下转头看着十七和于庆,眼神很怪异。
  于庆和十七一下子低下头,感觉自己这样去当面谈论别人确实有些丢了礼数,不敢再说下去。
  “传我的令,凡蒙骗江湖人士上山妄想换取金银财宝者,罚终身不得离开走西口,将自己屋宅搬至此后山,此地乃灵气之地,这要让他们自己用行动来告诉世人,让他们在此耕耘劳作,将走西口这个商业要道口也发展发展农业。”
  “得令!”
  青牡丹在一旁点了点头,她在皇子身上看见了他们一家子的风度,老圣王她小时候也见过几次,帝王之家就差不多这样吧。
  将军说完便上马,带着其他将士们离开,应该是去走西口街上执行皇子刚刚下的命令了。
  “皇子,发现一个行踪诡异者,在山神庙处游荡,被我们抓住了。”
  这时一个士兵跑了过来。
  “带来。”
  三个士兵抬着山鬼就丢在了皇子和众人面前。
  “山鬼?”
  皇子看了看众人。
  “他毕竟也是帮了我们,虽然是白凤的人,作恶多端,我看我们还是饶他一命吧。”
  于庆这时站到皇子旁边,皇子想了想点了点头。
  “山主认为呢?”
  “与我无关,我先回花仙山了,你们随后再来吧。”
  青牡丹说完拍了拍鹿头,白鹿往前走着,走了几步便跑跳了起来,一下就窜到了云端,就是抬头也望不见踪影了。
  “你呢?”
  皇子看着崔昊。
  “如果答应了别人而不做到,岂不是很没面子?你们尽快吧,我自己赶去花仙山。”
  “这里离你们崔氏祠堂很近,你不回去看看?”
  “看起来近罢了,告辞。”
  崔昊压低了斗笠,向前走去,皇子也没想留他,这样的江湖散人自由惯了,自己却不能这样,眼下肯定要解决完了个和部队一起回都城。
  “这样吧,带上他一起,我们一起回都城。”
  皇子对着士兵说道,他决定他山鬼带回都城去。
  “那这个家伙呢?怎么办?”
  于庆拍了拍皇子的肩膀,指了指自己胸口,这时,从于庆胸口里冒出来个头,皇子这才反应过来于庆把这“小头”也带了出来。
  “你想怎样处置?”
  十七望着于庆胸口的小头,准备用手去逗逗他,想着自己被咬过,就收了回来。
  “既然他喜欢你,就让他跟着你吧,你也就当多了个宠物吧。”
  皇子笑了笑,转身看了看这后山,心里想着李三思,也不知道李三思现在怎么样了,他一个人面对影,要是碰见了,该如何是好?
  此时,李三思进了石门就晕了过去,当他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海边,自己身体被海水撞击着,这好像是被这海水冲到了岸上一样,总之,他也记不清楚,头是昏沉沉的。
  “这就是,月心湖吗?”
  李三思用手撑着爬了起来,手捂着肚子,感觉有些疼痛,心里想着应该是被冲到了岸边,不然肚子哪里来的撞击留下的痛感。
  还没等他环顾四周,刚站起来自己背后就被一把剑抵住。
  “转过来。”
  熟悉的声音,让李三思眉头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