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一百零六)孤岛
  (一百零六)
  李三思差点就破口而出了,大脑运转了一下才想起这不是那个九歌,而是他的敌人,修行世界的敌人。
  “找我有事吗?”
  李三思转过来,看着影。
  他现在心里真是暗骂一声柳如一,既然这个月心湖的进出是由她在控制,那为什么要把他们一起弄进来,哪怕是要救九歌才放影进来的话,那总要说一声怎么救吧,可怜的李三思只有苦笑。
  “你是怎么进来的?”
  影用剑刺在李三思的胸口处。
  “我?我也不知道,就突然一阵风把我吹过来了。”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一样哄骗吗?你们明明在走西口,还能一瞬间就到这月心湖。”
  影望着李三思的眼睛,李三思现在真不知道如何是好,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般任凭影处置了。
  “那就是说走西口那怪物是你所为?”
  “你要这么说的话,怨念之气本身就是你们人类所为,我可以这样回答吗?”
  “可以。”
  “好,你可以去死了。”
  影说罢,直接将手中剑一丢,手上化力一掌打在剑柄上,李三思眼看不对,立马就往后一退,差之毫厘这把剑就刺穿了李三思身体,不过也没完全躲过去,因为距离太近,速度太快,躲避过程中自己的腿还是被剑给刺伤。
  “喂,停!”
  “怎么?还有遗言?”
  “你把我杀了,你就一个人了,有我在,你还有一个帮手。”
  李三思拍了拍胸口,笑了笑,现在武斗是不可能赢得了面前这个人,只能采用文斗了。
  “你的意思是我不算个人。”
  这时鬼瞳从一旁的树林里走了出来,手里抱着一捆柴火。
  李三思侧头看了看,心里也不知说啥,以为影是一个人,结果还跟着个鬼眼睛,他只好认命。
  “来吧,给个痛快。”
  鬼瞳丢掉柴火,走到影的面前,看了看影,又看了看李三思。
  “主人,就不脏你的手了。”
  鬼瞳说完看影没有反应,抬起手便冲着李三思面门而去,李三思也是闭着眼,想着自己倒霉,只是有太多问题还没有弄明白,有些不甘心。
  就在鬼瞳一掌就要拍碎李三思脑门时,突然被一股力量弹开,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岸边。
  李三思慢慢睁开一只眼看了看,自己好像没有去喝孟婆汤,而还安然无恙的在这里。
  “主人……”
  鬼瞳捂着肚子,嘴里一口老血又吐了出来,他自己没想到影给他的这股力量他现在还不能娴熟的使用,刚刚是影弹开了他他知道,可是他察觉到了,但却没来得及挡住。
  “留着吧,我想会有用的。”
  影转身走向密林中。
  “我就知道,九歌会救我的。”
  李三思对着旁边的鬼瞳眨了眨眼睛,这是在故意挑逗鬼瞳,这下想杀自己都不成了,影的命令对鬼瞳来说那就一座山,不可逾越的一座高山,这是李三思知道的。
  鬼瞳恨了一眼李三思,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擦了擦嘴边的血,朝着影刚才去的方向一瘸一拐地走去。
  李三思这时候站了起来,环顾四周,才发现,这里真是人间仙境一般,这湖泊如铜镜一般,竟将天上的白云都映在了湖泊面上,侧着头看都分不清这海天一色的分界在何处,他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湿透了。
  “我是从这里面来的?”
  李三思自言自语一句,用手扒开自己的衣服,准备拿去晾一下,结果才脱下来一半发现自己的木手在发着光,估计是木手里放入了木钥匙,他又穿上了衣服,心想着这不能让影发现。
  李三思朝着密林里走了进去,此时鬼瞳已经把火生好了,影则坐在火边,喝的不知道是水还是酒,总之是一个皮袋子装着的。
  李三思坐了下来,望了望影。
  “我说,你还是注意注意吧。”
  影看李三思在说自己,看了一下自己,结果是说自己将上衣一边脱了下去靠近火源。
  “怎么?这不是你的女人吗?没见过她的身体吗?”
  影笑了笑。
  “你可不要胡说,你在她身体里,说的话她可听得见的。”
  李三思脸突然红了一下。
  “你从水里出来,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为何不脱下来晾干?”
  “不了,我是土城人,一辈子很少遇到这么多水,我想记住这种感觉。”
  李三思摆了摆手。
  “刚刚拾柴的时候,看见旁边有一个石碑,上面有很多名字,然后石碑中间写了很明显的几个字。”
  “说大声点,他听见了也没什么。”
  “就是,我听见能怎么着。”
  鬼瞳凑了过去,准备在影的耳边说什么,影却抬手让鬼瞳直接说出来。
  “写的是‘入湖者莫回头’。”
  “这是什么意思?”
  “你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知道?”
  影没有说话,两人也没有再说话。
  “我去转转。”
  李三思咳嗽了两声,起身准备去周围转一转。
  “别去了,我们在一座孤岛上,周围全是水,望不到头。”
  鬼瞳往火堆里丢着柴火。
  “什么?孤岛?”
  “对,我们被困住了。”
  “能把他给困住?”
  李三思指了指在一旁没说话的影,看着鬼瞳,一脸不相信鬼瞳说的话。
  鬼瞳看了看影,影点了点头。
  “只要下了水,就使不上力,意思就是,在水里根本用不了修为内力,是一个废人,只能被淹死。”
  李三思眼珠子一转,影放下皮袋子,笑了笑站起来对着李三思说道。
  “而我的怨念之气在水里却行动自如,不受影响。”
  李三思笑了笑,看着影,没有说话。
  的确,自己刚才心里在想怎样解决掉这两个人,鬼瞳如果说的是真的那么就可以利用月心湖的水这一点来想想办法,结果影这一句话立马把他丢回了现实。
  李三思摸了摸头,坐了下去。
  “怎么回事?”
  李三思突然手里多了大把头发。
  影看着李三思,眼角一驺,又看了看鬼瞳。
  “我有变化吗?”
  “没有。”
  鬼瞳望了望影,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又看了看自己,也没什么变化。
  “什么意思?”
  李三思才说完就发现自己手里的头发慢慢变白了,自己的手也慢慢开始有了褶皱,指甲也开始老化。
  “你在变老。”
  鬼瞳望着李三思。
  “为什么会这样?”
  李三思又抓了几把头发,一抓一大把,自己两下就把自己抓成了一个快要秃头的老头,嘴边也长出了白色的胡须。
  “这月心湖,到底有什么秘密?”
  鬼瞳望着影。
  “月心湖,是极在这世界上呆的最久的地方,我不相信,就是这屁大一点的孤岛让他修炼成如今模样,至于他这种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影说罢起身,往前走去。
  “把他带上。”
  鬼瞳走过去拉起李三思跟上影。
  李三思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他甚至是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不听使唤,用不上气力。
  “带……带我去哪儿?”
  李三思望着鬼瞳。
  鬼瞳没有回答李三思,继续走着,此时鬼瞳也在纳闷,为什么李三思有这样的变化,而自己却没有,影没有这变化可以解释,毕竟强大,自己甚至说可能不如现在的李三思,有些不解。
  三人到了石碑前,影看着石碑,李三思被鬼瞳放在石碑面前,李三思扭头看了看这石碑,可能是缘分,刚好他脸旁边密密麻麻的名字刻在石碑上,他却一眼就看见了“崔昊”这个名字。
  李三思心里想着,他想到了柳如一的模样,也是满头白发,但是面容确是十分年轻,这也和自己现在的情况无法解释,崔昊不知道是多久进的月心湖,不过他确是少年模样,意气风发,这也无法解释,更让他无法解释的是,为什么同样在这里,影和鬼瞳却安然无恙,自己的身体却在老化,自己现在抬手都有些困难。
  “这石碑发现还有什么机关窍门没有?”
  影看了看鬼瞳,鬼瞳摇了摇头。
  “看不懂就不要了。”
  影说罢对着石碑就是一掌,瞬间这石碑外像是一层薄膜闪闪发光,将影的力量弹了回去,直接将影重重击倒在地。
  影爬了起来,望着石碑。
  “这是熟悉的力量,这石碑就是极门的石头。”
  影嘴里说道着,李三思听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石碑,石碑很高,他撑着石碑站了起来,绕着石碑转了一圈。
  影看着石碑,鬼瞳在旁边也只能是望着。
  “你发现了什么?”
  影走到李三思面前,看着他。
  “我发现了一个美女。”
  李三思抬头看着影,当然他看着的是九歌的脸,影听了第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以为石碑上有美女,结果是李三思在调侃自己,影咬牙切齿地望着李三思。
  李三思却不在意影现在想干什么,他在思考着,石碑上写着“入湖者莫回头”,他们现在已经在湖中,莫回头,不要回头的话他们已经不知道回了多少次头,所以这个到底什么意思他还是没明白,他看着石碑后有一条小路,小路一直通向湖边。
  “这里一定有一个通道去往月心湖。”
  影看着四周。
  “主人,你不是极的分身吗?你不知道吗?应该有所感应吧。”
  “废话,如果我可以我是现在这般处境吗?这里是极最初修炼的地方,那个时候还没有我。”
  影的语气表露出他有些生气了现在。
  影走了过去抓住李三思的脖子,举了起来。
  “我们在入口处,来来回回穿梭都进不来这里,我根本就不能碰这个入口,但是,这在一瞬间我们两个被吸了进来,醒来在密林之中,你醒来却在湖边,说,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我……我……”
  李三思被紧紧地掐着脖子,有些喘不过气了。
  影一下子放开,让李三思摔在了地上,这一下可把他摔得不轻,毕竟现在是一把老骨头了。
  “我碰到了柳如一。”
  “柳如一?”
  鬼瞳惊讶地说道。
  “臭丫头!”
  影愤怒的一掌拍断了旁边的一颗大树。
  “怎么?你也认识?”
  “我早该想到是她。”
  影望着石碑,一下突然轻言细语地说道。
  “我就不信我这怨念之气敌不过你的修为内力。”
  影拉开了架势,双手放在身旁从下而上抬起,在胸口又比划了几下,嘴里念叨着什么,突然双手合在一起对着石碑,一股紫色的气流直接打在石碑上,鬼瞳这时跑到影身后。
  “我来帮你主人。”
  李三思坐在一旁,看着二人对着石碑在发力,摇了摇头,不过他突然抬头看着二人,似乎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