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一百零八)湖底的死人们
  (一百零八)
  二人看着眼前竟突然多了密密麻麻的人群,而且一个接着一个非常有秩序的排着队,可是却看不到排队的尽头在何处。
  从他们的身后不停的有人经过,他们像是互相看不见,可是看不见也不能解释为何这些人都非常自觉的站在前面一个人身后,井然有序。
  光是看这些人的话,可能二人都忘了自己在水里这件事,但确实也是这样,他们能够自由的呼吸,能够说话,但还是深处水中,果真奇妙。
  “这是阴曹地府?排队等着投胎?”
  鬼瞳指了指前面。
  李三思此时摇了摇头,不是不想回答鬼瞳,而是自己也没办法解释自己所看到的,如果是幻觉那倒还好。
  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看得出来,什么人都有,有书生,有农家人,有妇女,有小孩。
  “要不,咱们找个人问问。”
  李三思转过来看着鬼瞳。
  “别,自古有句话,宁丢活人财,不与死人言。”
  “你一天就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还信这些。”
  “该信还是得信,这些明显是死人,我宁愿跟着他们排队,我也不会和他们打交道。”
  “好。”
  鬼瞳没想到李三思还真的就往前走过去排着队,他差点没跟上,他正想跟后面那哥们儿说一句不好意思的时候才回想起来自己说的话,不与死人言,鬼瞳双手合十在胸前,说着类似邪魔退散的话安慰着自己。
  队伍走的还是比较快,至少二人并没有停住脚步过,一直都是保持行走,只是有快有慢的。
  整个过程二人都没有交流,只是各自都在观察着周围,这湖底很暗,他们越走越暗,周围都是水,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就只有他们这一群守规矩排着队的。
  二人也没有想走了多久,感觉进去了队伍里时间这个概念也已经消失了。
  这时李三思看了看前面,还是望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是人头,在慢慢悠悠的走着,他心想着就这样吧,先回去再说,结果一转身突然忘了后面还跟着个鬼瞳,鬼瞳也被李三思突然一下没反应过来,撞了上去,二人马上就要倒下去,李三思突然一下抱着鬼瞳往旁边一倒。
  “该死,这要是撞到了他们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谁让你突然转过来,吓我一跳。”
  李三思也懒得争论,其实自己也确实是忘了鬼瞳在自己身后了,不过二人还没起身的时候李三思却发现,即使他两个往旁边倒的,但是这些人直接从他们的脚上穿了过去。
  “真是死人?”
  李三思看着面前一个个排队慢慢行走着的人。
  “跟你说了是死人,只不过他们居然已经变成了灵体,没有了肉身。”
  鬼瞳站了起来看着这条队伍。
  “你在看什么?这些灵体有什么特殊的吗?”
  李三思站起来看着鬼瞳,看他的样子有点严肃,不知道在观察什么。
  “虽然我第一次见,不过我在一本秘卷中看到过关于死人的说法,这种变成灵体的大致都有一个特征就是失明,无眼,他们只有听从召唤,无法有自我的意识控制自己,更没办法观察。”
  “那还能说话吗?”
  “应该不可以吧。”
  “这些人五官皆在,跟你说的有些差别。”
  李三思也注意到了,走进仔细看了看。
  “喂,你干什么?”
  鬼瞳一把又将李三思拉了回来。
  “怕什么,不都是一群死人吗?”
  “小心为好,先回去吧。”
  二人反着队伍行走的方向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渐渐的发现头顶有了光亮,这时往上游去,没一会儿就浮出了湖面。
  影此时正坐在岸边,闭着眼,像是在打坐,也像是在运功。
  可是,二人这时根本没有闲工夫去管影,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缩水了一样,双手都伸不出衣袖,整个身体变成了小孩一样。
  二人爬到了岸边,这时影听见了声响睁开眼睛。
  “怎么回事?”
  李三思望着鬼瞳,看着鬼瞳就是一个小孩子模样,鬼瞳摇着头,从他的衣服里面爬了出来,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大床单一样,里面还都是水,鬼瞳就这样赤身裸体的站在二人面前。
  “你们俩这一去,就是二十多年。”
  影倒一点都没有惊讶,云淡风轻地望着两个“小孩。”
  “二十多年?我们这才离开了两个时辰都不到吧。”
  影摇了摇头。
  “我以为你们死在下面了,可是却没有,因为我能感受到微弱的怨念之气在这湖底,正是鬼瞳身上的。”
  李三思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有些空洞。
  “你们经历了什么?”
  影看着鬼瞳。
  “我们碰到了一群死人,排着队,不知道去哪儿,我们混进队伍里,然后走了不知道多久也没有发现什么,就想着先回来,结果我们才浮出水面,就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六七岁小孩模样。”
  鬼瞳拽着自己的衣服,拖到了岸边,一脸无语地望着影。
  “死人?”
  影想了想,看着李三思。
  “你看我干嘛?基本就是他说的这样,我们又没有串通好骗你,我前一会儿还是个老人呢,现在又变成六七岁的小孩了,真刺激。”
  李三思瘫坐在地上,仰天长叹一声。
  李三思此时心里不知道骂了柳如一多少遍,为什么怕你本来就是一头雾水的自己进入这月心湖,又让一头雾水的自己脑袋里装了这么多水,更加不清楚该怎么办了。
  “待我下去看看。”
  影站了起来,照着李三思二人下水时一样朝水里走去。
  “诶。”
  李三思抬起手叫了一下影,正准备说什么,但又不想说了,影看了一眼李三思,李三思放下手做了一个“去吧去吧”的手势就扭头不看他了。
  突然,影直接往后倒在了浅滩上,但整个人还是被湖水没过了。
  “主人!”
  鬼瞳跑了过去。
  “来帮忙啊。”
  李三思看鬼瞳跑过去拉着影的手往岸上拖。
  “她怎么可能死的了,还有可能是装的,就是不敢下去看那些死人排队,然后回来变成和我们一样的孩童模样,因为这样他就打不过我了。”
  李三思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过去抓住另外一只胳膊往上拖着。
  这虽然变成了孩童,但是这力气感觉还是没受多大影响,二人倒是很轻松就拉了上来,起初鬼瞳以为变成了小孩,其他的都是小孩能力,但不是,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主人,醒醒!”
  鬼瞳拍了拍影的脸。
  “喂,你别拍九歌的脸,影在她身体里面你直接用叫就可以了。”
  李三思过去拍了一下鬼瞳的肩膀。
  影照样是没反应,躺在那里。
  “她是怎么晕倒的?我刚没注意。”
  “和我们一样朝着湖水里走,然后水没过他的腰那个位置差不多,他就突然往后倒了下来。”
  李三思望着湖面,脑袋里是嗡嗡的,这一出那一出,他是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样的迷宫。
  “算了,我们先进林子里吧,天色晚了也开始冷了。”
  鬼瞳手一抬,影的身体便悬空起来,二人带着影进入了密林,回到了石碑处。
  鬼瞳看着这刚才生火的位置,又看了看这密林周围。
  “他说的果真是真的。”
  “什么意思?”
  “我们可能真的走了二十多年。”
  李三思没有说话,就望了鬼瞳一眼,可能这个眼神意思是脑子进水了之类的意思。
  “你看,这石碑上明显多了很多藤蔓,是旁边大树上爬过来的,之前这藤蔓还有些距离,够不着这石碑,还有我们生火的位置,这烧火的柴留下的痕迹已经深入了土壤,这对过去那棵小树本是我当时用来挂衣服的,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
  李三思听鬼瞳说一通发现还真是鬼瞳说的那么一回事,别的不说,因为当时让自己把衣服脱下来时他刚好注意到鬼瞳脱衣服挂的那棵树,而现在同样的位置,那棵小树已经不再是之前模样。
  “难道水下两时辰,岸上二十年?”
  李三思自言自语道。
  这时,鬼瞳在旁边抓了几把废柴丢在了中间,对着废柴用嘴一喷便烧起了火,他坐在火边,把衣服放在边上。
  李三思慢吞吞的挪动着靠近生火处,因为他即使变成这样也不能脱衣,因为一脱下来这木手上的木钥匙所散发的光太明显不过了,影肯定会发觉不对。
  影突然用手撑了起来。
  “我这是在哪儿?”
  “主人,你醒了。”
  “三思,我怎么在这儿?”
  两人这时突然被这句话弄懵了,三思?
  李三思看了一眼鬼瞳,鬼瞳看了一眼李三思,鬼知道这两个人现在脑子里在想什么。
  “鬼瞳!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的!”
  九歌揉了揉眼睛,看着二人。
  “九歌!”
  李三思说不出感觉,高兴也高兴,但在这地方恢复了正常感觉也没什么用,也有些无可奈何了。
  “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九歌突然捂住眼睛不看鬼瞳,鬼瞳立马反应过来,脸一红,抓着衣服赶紧穿了起来,哪怕这衣服上还是湿的,他也只管穿了进去。
  “等等,九歌,你是怎么认出我们的?”
  李三思但是很镇定的望着九歌。
  九歌从地上站了起来,望着二人。
  “我为什么会不认得你?”
  “对啊,我们两现在都已经变成了六七岁的小孩,这你也认得出?”
  鬼瞳这时才反应过来。
  鬼瞳心想,难道是这影发了神经,假装九歌,想从李三思那里套取什么消息所以故意这样,他越想心里越发毛,他一点都不敢相信影能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来。
  “小孩?没有啊,你们不是小孩啊。”
  九歌也被李三思说懵了,看了看二人。
  二人被九歌说的你看我,我看你,然后看自己,这身体分明就是小孩的样子啊,怎么在九歌眼里就不是了呢?
  “这是哪?我们不是在不老林吗?”
  九歌看了看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