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一百一十二)巨大宫殿
  (一百一十二)
  李三思看着四周,一个巨大的洞穴,说不上哪里不一样,但就感觉怪怪的,但是这一次到的地方就是自己心里想的地方。
  李三思抱着九歌走到空地中间,这里就是当时的石像摆放的地方,可是,李三思心里想着自己又不是木长老,怎么能够把这石像弄出来呢。
  还没工夫去想其他的,这手臂突然一阵火热,像是烧起来了一样,李三思差点就把九歌丢了出去了。
  忍着疼痛赶快把九歌放在地上,他脱掉上衣,急忙察看自己的木手怎么了,看着自己绷带缠着的木手发出刺眼的光芒,差点忘了,这发光的应该是柳如一给他的木钥匙,而这里又是不老林,肯定会有反应,这不用想也能知道。
  只见这木钥匙从木手里慢慢漂浮了出来,木手上的绷带也被解开。
  李三思这时回想起柳如一说的话,这钥匙遇见了它的主人的时候它自然会出来,李三思望着九歌猜想着难道说九歌是这不老林木元素的“载体”?李三思有点难以置信。
  只见这木钥匙漂浮到了半空中,瞬间地面开始摇晃起来,李三思过去抱住九歌,刚好九歌身后地面就出现一道裂缝,险些掉了进去。
  一阵轰鸣过后,四座石像从地缝里冒了出来,李三思表情有些说不清楚,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四座石像,他感觉这一切是不是太顺利了。
  这时木钥匙又突然飞回了李三思的木手里面,他看了一眼怀里的九歌,看来她也不是“载体”,心里倒也是舒了一口气,作为“载体”真的太不公平了,他不想九歌也这么不公平,但想了想,他们几个到现在的命运都挺模糊的,本来在都城好好的,出来就淌上了这浑水。
  李三思看着怀里的九歌还在想些什么,突然一股莫名的力量将九歌吸附了过去,李三思抬头一看,是柳如一的石像,他已经见过了柳如一,可是他记得于庆当时第一次见到石像时,说这石像与九歌长的一模一样,他却一点都没有察觉。
  这石像分明就和自己的走西口山中小洞穴见到的柳如一如出一撤,嘴角的痣这点细节这个石像都把它做的淋淋尽致,不得不感叹,这木长老的手艺的确好。
  他控制不住,准确的说是这股力量太过强大,李三思没办法抗衡,哪怕几秒钟,九歌被吸入了石像内,他这时突然一抬头,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景象。
  刚刚分明是柳如一的石像摆在自己的面前,这九歌一进去,石像的脸却变成了九歌的模样,李三思朝着石像走近了一些,想用手,但想了想又收了回来,他确定自己不是幻觉,这石像就是变化了。
  他跑到旁边的石像前,看着其它三座石像,第二座的白云间,并没有什么变化与之前,第三座的木长老和最后的常浮生与之前都没有什么不同。
  “难道说,这石像里是谁就会变成什么模样?”
  李三思自言自语在石像前晃悠着。
  他站在白云间的石像前用手摸了摸,敲了敲,转悠到了石像背后,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
  为什么像是注定了的一样?
  这时,又是一阵轰鸣,四座石像往下陷,陷入了地底,这条缝隙也闭合了,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
  “怎么样?”
  这时洞穴中回荡起了一个女声。
  “什么怎么样?”
  李三思没有被吓到,反而觉得这时候她还不现身有些说不过去了。
  柳如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走到了李三思的身后。
  “不见得这段时间可有收获?”
  “头发变白了,这可能是最大的收获吧。”
  李三思也没转身,好像是在责怪柳如一的感觉,耍着小家子气儿。
  “你在对我不满,是吗?”
  “前辈是前辈,晚辈岂敢岂敢。”
  李三思转过来笑着对柳如一摆了摆手。
  “我让你到这里是你的要求,并不是我。”
  柳如一抿嘴笑了笑。
  “我什么时候提过这种无理的要求?”
  李三思眉头一皱,实在是肚子里的火气没地方撒,到头来意思是还是自己害的自己。
  柳如一没有回答,转过身好像要离开的样子。
  “等等,九歌呢?”
  “不是被你放进了石像里了吗?”
  “我问得不是这个九歌。”
  “那是哪个?”
  柳如一转了过来望着李三思,李三思看着柳如一这天真无邪般又感觉装不懂的无辜就想冲上去一顿乱揍,但他不能。
  李三思长舒一口气。
  “之前,和我在那个该死的孤岛上的九歌,那个九歌,不是这个隧道里的。”
  柳如一点了点头,朝着李三思走了过来,抬起手对着李三思就是水袖一甩,李三思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白色的水袖变成了一束白光。
  “三思,李三思。”
  九歌在一旁扯着李三思的衣服。
  “啊?”
  李三思打了个冷颤,看着旁边的九歌,再看了看前面的鬼瞳,眨巴眨巴眼睛。
  “我怎么了?”
  “你从这里穿进来之后就站在原地不动,叫也叫不答应。”
  九歌看着李三思,李三思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这周围,身后是一道门,发着白光的门,他们的面前全是人,应该都是一群死人,而前方正是一个巨大的宫殿,好歹李三思也是有幸去过一次王宫门口的,看过圣国王宫的雄伟壮丽和大气蓬勃,但也会被这眼前的宫殿所吸引。
  这宫殿抬头置顶也望不见它的顶端,顶端被一层浓雾还是云朵遮住,在下面根本看不太清,只是知道白茫茫的一团。
  宫殿外墙都是用的琉璃瓦,每个门口前都有一座小的神兽雕像,每一根柱子都是涂上了金箔,有多少根柱子可能数也数不清,就砖瓦下的灯笼数量可能就要数上几天几夜,宫殿在眼前视野范围内一共有八层,每一层之间有一个长长的通道,是斜着向上的石梯。
  每个梯口站有蒙面士兵,他们皆是一身黄金甲,蒙的面是白色面巾,上面写着字,太远看不太清,手里握着长戟,背上背的则是一把弓箭和几支箭羽。
  “这是神仙住的地方,还是阎王爷住的地方?”
  李三思不禁感叹,九歌和鬼瞳也是没有说话,他俩一进来就被眼前景象折服的,只是李三思反应慢了几拍。
  “我们要去吗?”
  九歌看着李三思。
  “鬼瞳,我们要去吗?”
  李三思望着鬼瞳。
  “我哪里知道,你不是说下来你知道怎么做吗?不是跟你想的一样吗?”
  鬼瞳倒还被逗乐了,转过来望着李三思。
  “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了,先不说其他的,在一座湖底能够建造宫殿就是奇迹,还能建这么一座连顶都看不见的宫殿,别说江湖了,说这人拥有统一这世界的实力我都信。”
  李三思往前走了几步。
  “到这里都是死人啊?”
  九歌突然蹦出一句。
  “对,死人,所以这是阎王爷住的地方。”
  李三思一拍手突然想起的样子。
  “可我们又不是死人,难道我们要过去吗?”
  九歌指了指前面,前面那些人没有再排着队,都是一大群一大群的,有的向上爬着石梯,有的往宫殿旁边的一座门进入,每个路口都有死人进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要往哪个门进?”
  鬼瞳也指了指几个门,李三思跟着鬼瞳指的方向看了看,自己心里也没有谱。
  这时,李三思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他扭头看了看死人队伍,这张熟悉的脸他不可能忘记,只是李三思面色惨白,披头散发的,垂着手,慢悠悠的走着。
  “苏公子!”
  李三思跑了过去,准备抓住他看见的那个死人,鬼瞳一把冲过去拉住了他。
  “你想干什么?”
  九歌听见李三思嘴里叫的谁,她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望着这个李三思面前的死人,正是与他一起称作“都城三绝”的苏云痕。
  “苏……苏……公子?”
  九歌双手捂着嘴,不敢相信在这里看到他,心里的感觉就是他已经死了。
  苏云痕只是望着李三思,但身体还是向前走着,李三思甩开鬼瞳的手,追上了苏云痕,正要抓住苏云痕的肩膀时李三思突然被弹开,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三思!”
  九歌跑了过去,扶起李三思。
  “我没事,我看见了苏公子,是苏公子。”
  李三思反复地给九歌说。
  “都城三绝的苏云痕吗?”
  鬼瞳双手叉着腰。
  “是的,他是我和李三思很重要的朋友。”
  九歌站了起来望着鬼瞳。
  “我听说他自愿前往边关,一个文弱书生到了打仗的地方变成死人不是很正常吗?”
  鬼瞳笑了笑,有些不太理解的样子。
  李三思没有把鬼瞳说的话听进去,他现在只想追上苏云痕,也想看看这宫殿到底是做什么的,里面住着何方神圣。
  “走。”
  李三思冷静了一下,他快步跑到苏云痕旁边,跟着他走着,二人在身后也跟了上来。
  “前面就有士兵了,我们会被拦下来的。”
  九歌走到李三思旁边。
  “拦下来了也好,我们正好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李三思看着苏云痕,身上表面看上去看不出有什么伤口,他是边关长大的人,这打仗而死的战士身上难免都会有口子,如果能留个全尸都是阿弥陀佛了,边关的不管是胡人还是蛮子都喜欢对尸体进行再次攻击,因为这样可以避免清理战场的时候逃过了幸存者,所以都会补上几刀。
  三人跟着苏云痕一直走,走到了宫殿之下,两个蒙面士兵一左一右站着,这时候才看清,他们的白色面巾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的字。
  “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