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一百一十七)时空裂痕
  (一百一十七)
  李三思没有说话,他其实一直在认真的听这个所谓的“我”讲的话,他也在思考这其中的逻辑是否存在不合理,他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就在他思考之余,突然面前不光人消失了,周围的一切都慢慢变成了宫殿,他这时发现,自己站在二层门后的台阶上,回头一看,却望见柳如一站在九歌面前。
  而九歌倒在地上,身边则是鲜红的血包围着她,这个出血量有点吓人。
  “九歌!”
  李三思来不及去想刚才那些话了,朝着二人而去,但经过时却被二层门像之前一样弹飞出去,好像是不让他过去的意思。
  “你出来了。”
  柳如一转过身来看着李三思。
  “前辈,你快救救她啊,她怎么回事,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李三思疾步跑向前着急地看着柳如一,又看着九歌,又看着柳如一。
  “她只有自己救自己,旁人谁都救不了。”
  “这是什么意思?”
  李三思很焦急的样子,看着自己手上的手镯,倒是没有一点感觉,难道这谢香香是骗他们的。
  “我以为你从二层门里出来就会变一个人,没想到你还是这种凡夫俗子的气息,没有当年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模样。”
  “我就是我。”
  李三思回想自己刚才的经历,那些对话,有太多信息让他一下子接纳了,他有一些措手不及,同时出来就看见九歌这样,心里有些着急。
  “当初我四人中只有我与你联系,你在这世间就是代表了极,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为何如今连这二层门你都过不来?”
  柳如一似乎带有一些嘲笑的韵味在话里,她望着李三思,李三思双手握拳锤在这看不见的隔层上,要看着却过不去,这倒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一般感触。
  “所以,你自己去找找原因吧。”
  柳如一又一次抬起衣袖,袖口一摆,李三思直接被一股力量挤压在胸口将人往后推去,这一推便直接推到了三层楼门口,李三思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而柳如一也和九歌出现到了他的旁边,九歌依旧躺在地上。
  “九歌。”
  李三思朝着九歌而去,柳如一却一把抓住李三思的后颈朝着第三层门扔了进去,另一只手也朝着九歌一伸,一抬,九歌也被丢进了门内。
  九歌慢慢悠悠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周围有些刺眼的光线,她揉了揉眼睛,想起之前的画面,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冰冰凉的,感叹着莫非自己真的离开了人世。
  “胡闹!”
  突然一个声音让人震耳欲聋,九歌捂住耳朵,待到声音消散后她站起身来,这才发现,这是一个房间里,周围的样子倒是这月心湖宫殿的风格,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小心翼翼地移步过去,她找了一根柱子躲在了背后。
  “我没有胡闹。”
  九歌差点叫了出来,她看见面前有一张床榻,倒不像是他们平时见过的,因为上面躺着一个人,所以九歌认为那是床榻,此人正是李三思,左手撑着头,侧躺着,右手从他面前的小木桌上盘子里拿着葡萄吃,但她只看见了李三思却听到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你没有胡闹?”
  只见李三思从床榻上起身站了起来,把嘴里的葡萄一口就吞了下去,然后拍了拍手。
  “若是觉得胡闹,不要我这守护一职便是。”
  九歌看见李三思在和空气对话一样,很奇怪,但她也觉得眼前这个李三思也奇怪,首先是奇怪的穿着打扮,从未见到这样穿过,黑色紧身盔甲,黑色披风,脚上还绑着什么东西,关键是他的手也不是木手,所以她断定这不是李三思,她不能被发现。
  “你凭什么断定?”
  “你指的什么?”
  “你做的这些事。”
  “我不懂你说的是哪些事情。”
  这时,一个老者突然从那几道光束下出现,走到了他的面前,这人白发苍苍,胡子也是,全身上下都是白色,这样看来或许这老者一直就在光下站着,所以九歌没有看见,以为是在与空气对话一样。
  “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这个老者对着长的很像李三思的男子发着火,脸都红了,感觉憋坏了一样。
  “我不明白。”
  “少爷,你这玩世不恭的样子能不能收敛收敛,极当初可没有让你这样解决事情。”
  老者拍了拍自己手心,应该是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心里有不舒服又不能怎么样的感觉吧。
  “你是谁?”
  老者突然望向一侧,九歌自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差点就走了出去,发现老者并非望着自己的方向。
  这时从那一侧的阴影里走出来一个人,他的手上还裹着一些残留的绷带,嘴角有一丝丝血迹,脸上带着面具,正是龙纹面具,那个九歌忘不了的龙纹面具和黑色披风。
  九歌想着手里攥着剑就冲上去劈了他,发现自己手无寸铁,不知道剑去了哪里。
  “我?我现在都不知道我是谁。”
  这面具人摘下面具,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了老者面前,也算是站在了九歌面前,九歌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这面具人脱下面具把龙纹面具丢在地上时,九歌却发现这个面具人应该是李三思,因为他手上有和自己一样的手镯。
  “退下吧。”
  只见黑色盔甲的李三思一点都没有什么反应,冷冷淡淡地对老者说了一句,这老者肯定是想说点什么的,但是也点了点头,走进了刚才那几束光线中消失了。
  “坐吧。”
  随后这黑色盔甲的李三思伸了伸手,示意让后出现真正的李三思坐下。
  “你似乎并不惊讶。”
  “没什么可惊讶的,这都是我一手做出来的。”
  “我也不惊讶,因为你不是我第一个看到与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首先,不是你与我长的一模一样,而是我是你的前生,其次,我不是人,你才是人。”
  “这老人是谁?”
  “你们的说法应该是管家吧,他平时话很多,总是在我耳边唠叨,如果哪天有机会,我得把他送到你们人间去玩一玩,我也清净清净。”
  “你犯了什么错?”
  “你是跑来质问我的?”
  “不,我是找回记忆的。”
  九歌有些听入迷了,这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相对站着,谁也不让谁的感觉,她简直要听糊涂了,但看李三思的样子,好像一点都不惊讶,自己想着要是看见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自己可能没这么镇定。
  “那你的语气是不是该客气点?”
  “你说话不就这样吗?我不就是你吗?”
  “呵,不错不错。”
  这黑色盔甲的李三思起身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背对着坐着的李三思。
  “你犯了什么错?他说你在胡闹。”
  这黑色盔甲的李三思听了这话转过来瞪着他,眼神里充满了质疑和可笑。
  九歌感觉这黑色盔甲的人有点不舒服,觉得三思这话像是在质问他一样,而他刚刚和老者对话提到守护一职,所以她断定这长得像李三思的男子应该是身居高官,权利很大,而且他说他不是人,这让九歌很疑惑,莫非是鬼魂?
  “罢了,罢了。”
  说完他又坐了下来,看着面前这个面不改色的李三思。
  “你叫李三思。”
  “对。”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我不就是你吗?”
  “按你这样说也可以,反正我也只是一个残影,在这三层门里等着你,对了,你现在遇到自己的意中人了吗?”
  “什么意思?”
  “我当初,和这个老头打赌,说我投胎转世后一定会碰见她。”
  李三思没听懂他指的是谁,或许是没听懂说的是自己会碰见谁,他下意识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镯。
  九歌也下意识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镯。
  “哟,看来,是遇见了,那就行,我赌对了,记住,到时候替我向他说,我赢了,让他兑现他的承诺。”
  “我问的是你犯了什么错,才会让你投胎转世变成了我。”
  “我一时大意,没有和极商量就把两把钥匙带回了这里,结果导致修为内力混乱,使的月心湖宫殿出现了裂痕。”
  “出现了裂痕?会怎么样?”
  李三思听着就很玄乎,裂痕,还有时空的裂痕这一说。
  “严重点来说,时空错乱吧,比如你如果进去,你不知道会出现在哪里,而我在修补裂痕时裂痕会随机改变位置,我得追上它,巧的是这月心湖族长的女儿不小心被吸了进去,我只好跟着进去,然后把这女孩又带了回来,当我回来之后我却发现,这口子越来越大快补不上了,而此时极又在沉睡之中,想补上这口子不让其他人得逞,或者不让其他时空的人穿梭到我们这儿,我只有牺牲自己所有修为内力去填补这个口子,而我失去了修为内力,这里就没有了守护,我也就只有去投胎转世了。”
  他突然停下望着李三思。
  “然后呢?”
  “我看你听得很认不认真,所以停了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