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一百二十)大神官
  (一百二十)
  “这是哪里?”
  九歌望着周围,柳如一带着九歌从旁边的一个小门进入,而没有去台阶那边经过一层门。
  “这是去找大神官最近的路。”
  “这里掌管所有人生死命运的大神官吗?”
  柳如一没有说话,让九歌跟紧自己。
  两人绕了很长很长的通道,通道里全是青苔,走起来非常的滑,周围也非常阴暗潮湿,感觉时不时就会钻出几只老鼠来,九歌走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地。
  九歌感觉有点累了,因为通道一直是往上的一个斜坡,坡度倒不是很大,但脚底容易走滑。
  “这里是个密道,经年累月没有人走过,便废弃了,以前都用来堆一些排泄物。”
  “嗯?”
  九歌立马就捏住了鼻子,这不说还没觉得啥,说了突然就觉得臭气熏天了,这一身衣服还有鞋,不知道沾了多少脏东西,九歌就开始踮着脚尖走路了。
  二人走到一个小口子处,在墙体上。
  “不用钻,直接走就行了。”
  柳如一转过来对九歌说,然后就打了个样儿,直接穿过了石墙,消失不见,九歌走到刚才柳如一的位置,慢慢朝着石墙走去,果然可以,这应该是个幻术。
  进去之后发现了这里和苏云痕的住所比较想象,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书架子上还有很多古书秘籍之类的,但有很多蜘蛛网,看来这里很久没有人待过了。
  柳如一走到一旁,拿起了笔,然后看了一眼九歌。
  “帮我研墨,要快。”
  九歌随口答应一声,然后拿着砚在一旁鼓捣着,柳如一则是从书架子上找了一张宣纸,平铺在了书案上,这宣纸看上去也放在这里有些年头了,又破又旧,可能稍稍一用力就会成碎末了,九歌看着就柳如一轻手轻脚的,自己也轻手轻脚的把磨好的墨端了过来。
  只见柳如一拿起毛笔,把袖子往上拉了拉,沾上墨,在宣纸上开始画着,九歌在一旁看着,看不太懂,这也不像什么字,也不像什么平时所见的事物。
  “这是一道符,你看不懂的。”
  柳如一看九歌在旁边看的聚精会神的。
  柳如一画完了后放下笔,食指与中指并拢对着这宣纸上的符文就开始嘴里念叨着什么,只见这宣纸慢慢地飘了起来,随着柳如一手的移动,宣纸最后被定在了书架上。
  “动了!”
  九歌发现宣纸一贴上去,这书架子就开始动了起来,没有什么声响,悄无声息的这书架就开始转动,连同书架后的石墙。
  “在后面?”
  “有暗层。”
  “进去吗?”
  “不用。”
  柳如一让九歌和她在此等待。
  这时,从那缝隙中走出来了,不对,应该是漂浮着出来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有点阴暗,看不太清,但是,不像是一个人。
  “这是?”
  “他就是大神官。”
  “一只猫?”
  只见漂浮着朝着二人过来,越来越近,九歌这时才看清眼前这个漂浮着的怪物,猫头人身,但是体型很小,就和成年的家猫一般大小,全身黑色的毛,在刚才的视野下根本看不清,一只是绿色的瞳孔,另一只眼睛则是蓝色的瞳孔,嘴边有一道疤痕,双手背在身后,头顶待着一个头冠,很高很高的头冠。
  “这八层门多久没有人来了,柳如一你这个小丫头,是不怕死吗?”
  “大神官,柳如一斗胆来此,是有要事。”
  柳如一竟然跪了下去,九歌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个大神官肯定非同凡响,自己也跟着柳如一跪了下去,低着头,想着自己刚才还问柳如一这是不是一只猫就觉得尴尬。
  “哦?有什么要事需要你过五层门来到神界,还不通过下面,竟然从密道上来,你可知这密道不是你可以随意进入的?”
  这大神官到了柳如一面前,柳如一把头低了下去。
  “柳如一知道,可是情况不同,所以我……”
  柳如一话还没说完,只见大神官将手,准确的说应该是爪子,把爪子放在了柳如一头顶,柳如一立刻整个身体面朝下直接被一股力量砸进了地面,瞬间地面就凹陷了进去,四周的地砖都破了缝。
  九歌在一旁不敢出声,心想着这柳如一不是说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有这种情况,感觉她有实体一样。
  “然后你还带一个外人进来,一个低下的凡人。”
  大神官说罢便转身,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想离开。
  “大神官,九九一轮回,这是最后一轮回了,请你务必要救他。”
  柳如一从坑里爬了起来,朝着大神官喊着。
  “他?”
  大神官转过头来看着柳如一。
  柳如一把木牌丢了出去,木牌乖乖的飞到了大神换的面前,没人说话,大神官也没有,就看着面前的这块木牌。
  “他进去干什么?”
  “他也是无意之中不小心进入了这个人的生前。”
  “他想救他,不过是在害他,这些凡人的宿命就是如此,简短,无趣,令人乏味。”
  大神官扭过头,这木牌自然而然就掉在了地上。
  “大神官!”
  “柳如一,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他是月心湖宫殿的守护,如果他不能回来,那么影就会乘虚而入,你真的想一辈子被关在这种地方吗?”
  九歌抬起头看着大神官,也看了看柳如一,她感觉柳如一此时有些无助,说出这样的话多半都会激怒他人。
  果然,这大神官突然出现在柳如一面前,不过他双手背在身后,这一次没有抬起爪子,但柳如一像是被抓住脖子一样被举了起来。
  “你要清楚,是我自己不想出去,所以呆在这里,而不是我被关在这里,再者,这个月心湖宫殿是死是活与我没有多大关系,这是极做出来的事,你应该去找他,而不是来找我。”
  柳如一望着大神官,竟然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大神官可想起当初答应过月心湖一族族长,你可以替他做一件事。”
  “自然记得。”
  “族长虽然不在了,可是他的女儿今天在这里,你不打算还了这个人情吗?”
  大神官听了柳如一这话,看着旁边的九歌,九歌也看着大神官,但更惊讶的是望着柳如一,她没想到柳如一会说出这种话。
  “如何证明?”
  “九歌。”
  柳如一被放了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躺在地上对九歌说,示意让九歌自证身份。
  九歌跪着把自己的衣服掀开,露出了腰间的纹身,大神官盯着这纹身,从他的蓝色瞳孔中发出了一道蓝光,直接射到了腰间的纹身图案上。
  “你要我帮你什么?”
  大神官瞳孔所发出的光消失了,他到了九歌面前对她说道,柳如一在旁轻轻地松了一口气,慢慢站了起来。
  “请大神官救出李三思。”
  “李三思?”
  “对,他叫李三思。”
  “这个名字有趣,救他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大神官突然说了什么,但是用的是传音,并没有说出来,柳如一自然也听不见,只有九歌和大神官两个人知晓。
  “可以,我可以。”
  九歌点了点头。
  “你不三思而后行?”
  “不用。”
  “凡人便是凡人,这可能就是他们常说的七情六欲吧。”
  大神官说罢就转身到了木牌处,只见木牌缓缓漂浮起来,又到了大神官面前。
  “让我们看看,他现在在做什么?”
  在三人面前突然木牌抖动起来,在这书架子处上方突然有一副画卷滚落下来,上面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没画,慢慢的,上面却出现了一些图案,柳如一和九歌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发现李三思和苏云痕两人出现在画卷中。
  “真要比试?”
  “必须比试。”
  李三思走到了苏云痕的对面,两人手持着剑,相对而立,李三思没有动,一动不动地站着,也没有说话。
  “李将军为何不出手?”
  “让你先出手。”
  “我最讨厌你们这群习武之人的傲慢。”
  苏云痕说罢一个箭步便朝着李三思而来,剑在前,人在后,刺向李三思。
  李三思向后一退的同时往旁边一侧身,便躲过了苏云痕的第一次攻击,苏云痕扑了个空,不过他却前腿化作后腿,后腿化作前腿突然一个转身,把右手的剑突然换到了左手,又横劈过去,这一招很妙。
  如果换作他人,稍微懂剑一点的人,就像是崔昊,可能李三思今日就会命丧当场,无法反抗,可是奈何对手是苏云痕,李三思抬起手中的剑挡在面前,因为他已经反应过来,速度在他之上太多倍了,一点都不难应付。
  “你为何不出手?一味的防守!”
  苏云痕开始拿着剑疯狂的在这帐篷里乱砍,李三思的剑一直拿在手中的,但一直没用,他只是在躲避苏云痕的进攻,这让苏云痕心里很不舒服。
  突然李三思感觉自己不受控制,手里的剑开始动了起来,他一只手压住拿剑的那只手,尝试着用藤蔓紧紧地捆住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手就不听使唤了。
  苏云痕看了看李三思。
  “李将军,你再不还手,我可不想手下留情了。”
  李三思通过刚才几招对苏云痕也有了新看法,虽然不是什么武功秘籍,也不是什么绝顶天书练习的内容,但是功夫确实到家了,随便去边关应敌,短短时间他们能从一个书生练习到今天这个程度,李三思觉得很敬佩了。
  就在苏云痕冲过来,准备给李三思一个结果时,突然李三思的手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