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成长那点事 > 第5章 有人跟踪
  周围一起做生意的店家,大多知道李晴心思的,也在帮她寻摸合适人选。
  不是说这个社会都是热心人,而是大家熟悉了之后,任谁知道眼前这个水灵灵的姑娘若是没有找到男朋友,就要被父母嫁进深山老林,都会有恻隐之心。
  只是,做小生意的,而且大多是外乡过来做小生意的,能有多少人选。
  再加上,不管姑娘有多水灵,终究还是一个来自穷乡僻壤的乡下姑娘。
  乡下姑娘都不说了,关键你家还要要彩礼!
  就是有那么几只城里人被介绍人抓住了,也总是在还没见到人只听介绍的时候,就开始担心被一窝穷亲戚扒拉上,躲之不及。
  李晴其实比孟小佑还小六个月,差半年多才十八。可是,李晴心里却已经十分着急。
  乡下结婚早,她如果到二十岁都还没有自己相到对象,或者是没有挣够彩礼钱,她父母八成还是会把她同她那两个姐姐一样嫁到深山里去。
  所以,现在李晴除了好好工作,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男朋友。经常觉得这个那个对她或是对谁谁谁有意思,光是孟小佑都听李晴对她说过四五回某某某对她有意思的话了。
  有人结账,孟小佑赶忙过去,又有客人上门,李晴也赶紧上去点单传单。
  这一拨客人点小炒的少,点炒饭和面食的多,李叔和王姨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
  李晴和孟小佑也忙着收捡,清理,还要去把前面收捡的用过的碗在间隙的时间里洗出来……
  等到眼角扫到有人招手,一抬头,那个吃饭很慢的帅哥已经吃完面,招呼结账了。
  孟小佑赶紧上前,李晴心算慢,还常出错,所以结过几次帐,却总得让王姨或是孟小佑来重收一遍之后,只要结账的时候孟小佑有空,总是孟小佑去结账。
  帅哥那几块钱的面钱一目了然,帅哥把钱递给孟小佑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话。
  不过,正往王姨那里转身的孟小佑没有听清,她回身问他,他又说他没说啥。
  孟小佑把钱交给王姨,账单同时报出,然后接着忙去了。
  当然,转身就开始忙的孟小佑,也就忘了那个帅哥刚刚的确说了一句话,一句帅哥以为她听清楚了,而她却并没有听清楚的话。
  ……
  晚上八点过,新进店的客人变少了。
  李叔看了看坐着吃东西的客人和空荡荡的门口,知道没什么人来了,便低头寻摸着那些剩下还没炒的菜,打算选一个荤菜两个素菜来做店里四个人晚上要吃的菜。
  李晴眼尖,一眼看到今天的蒜苗剩了不少,已经切好,肯定要炒,正在长个子又馋肉,赶紧扒拉着递菜的窗口,对李叔撒娇,“李叔,那么好的蒜苗,做回锅肉来吃吧,王姨肯定也想吃回锅肉了。”
  王姨在另一边的锅台边笑,“就你会说,我们这里哪个人吃得厌回锅肉嘛。嗯,今晚就吃回锅肉。”
  王姨一锤定音之后,李叔放下了已经拿起准备炒蒜苗的豆腐干,端起了乘五花肉的盘子。
  李晴心满意足,荤菜定了,素菜就随便李叔做了。
  等到李叔端菜上桌,不止回锅肉,李叔还做了一个盐煎肉,还有俩素菜一个汤。
  李叔不用给王姨解释,王姨一看就知道,估计是新鲜瘦肉片有剩但却不多,李叔就干脆炒出来吃了,懒得收拾。
  吃饭的时候大家虽然认真吃饭,眼睛其实还是随时扫着门口,唯恐还有客人上门。
  不过直到四人吃完晚饭,也没有客人来。
  四个人将菜吃得精光,店里的其他客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四个人将碗筷收拾了,然后又动作迅速的收拾了厨房、桌椅,基本是客人一走完,就关门打烊了。
  孟小佑和李晴慢慢的溜达回出租屋。
  这段路程,是李晴的东张西望和消食路程,是孟小佑的睡前复习路程。孟小佑总是趁着这一点时候,复习一下早上学的,找到没有印象的,晚上睡觉前,孟小佑会再把这部分重看一遍。
  到出租屋,还差五分钟才到十点,俩人坐下准备喝水。
  正常程序是喝完水之后李晴就洗漱睡觉,孟小佑则在洗漱之后还要查漏补缺,然后睡觉。
  但今天水刚刚端起来,李晴突然对孟小佑说:“你发现了吗,今天我们回来的时候,后面跟着一个人?!”
  孟小佑端在手上的搪瓷盅子应声落地:“真的吗?我没发现。”说到那个“现”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
  “小佑,我就知道你会怕,所以,当时看你在默背,估计你没发现,就没告诉你。现在我们都到家了,害怕啥呀!”
  想了想,李晴又说:“那个人看影子,有一点像那个对你有意思的学生哦,就是那个吃碗面比别人吃顿饭还慢的那个。”
  李晴这一调笑,两人似乎都不紧张了。
  洗漱之后,孟小佑没有查漏补缺,也赶快睡下。
  但是,那几句话不是说过就能够忘的。李晴在梦里尖叫的时候,孟小佑一脑门冷汗的从床上坐起来。
  打开灯看到还在尖叫的李晴,赶紧下床去拍李晴,把她叫醒,李晴醒过来也是一脑门的汗。
  人说半夜不说梦,若是说了,噩梦还会找上来。俩人没说梦,对望一眼,决定开着灯睡觉。
  可是,再躺下后,两人都睡不着了。
  房间里只听到床在吱呀作响,尤其是孟小佑那张床,当初租房的时候,李晴先来看房,等到决定租的时候,先选了那张好一些的床,把那张翻身要响的床留给了孟小佑。
  平时孟小佑睡觉老实,最多在起床的时候发出一点声音,可是今晚,李晴可算是知道那张床有多响了。
  李晴坐起来,想吼孟小佑,让她别翻来覆去的折腾床了。
  可是,想想平时孟小佑干活从不计较,还帮她算了不少帐,干了不少活,又觉得吼不出口。
  而且,孟小佑今晚本来并不知道身后有人跟着,是她李晴告诉了她,才吓得她也不敢睡的。
  最重要的是,深更半夜,好困的。
  最后,俩姑娘躺在一个被窝,相互牵着手,终于抗不过瞌睡,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