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成长那点事 > 第10章 那个帅哥又来了
  王姨在那里自嘲,李晴和孟小佑看看王姨,王姨给瞪回去,“快去洗菜去,看看看,再看把你们吃掉。”
  王姨要是知道若干年后某仔牛奶就用这句话做的广告,王姨怕是要先把这句话刻在自家广告牌上,先用了再说。
  中午的客人依然很多,李晴孟小佑忙个不停。
  晚上的客人也依然很多,虽然没有中午那么忙那么着急,可是李晴孟小佑还要抽空洗碗,还是累的够呛。
  不过人是有弹力的,只要在弹力限度内,无论多累,停下来,歇口气,坐一下,吃点东西,就又跟瘪了的气球冲了气一样,满血复活了。
  整整一天,直到吃完晚饭,收拾好了厨房和店面,那个王承都没有出现,孟小佑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李晴和李叔王姨似乎有点失望。听听,听听,这三人说的什么话:“咦,那个帅哥今天居然没来。”
  这三人不止一次的提起这茬,一脸想看热闹的模样。
  大家都走出去了,李叔拉下卷帘门,掏出钥匙把门锁好。
  转身,那个暗影里又走出来一个人。
  李叔叹了一口气,顺便把刚才那人晃出来的时候那一口提起来的气给叹掉。真跌份,老了,连着两次被这小兔崽子吓到。
  李叔提高声音主动问:“你怎么又来了?”
  意在提醒另外的三个人,这边来了个熟人,免得这人突然走出了吓到他们。
  “你们今晚生意好,我都等了好一会儿了……”王承回答。
  李叔腹诽:合着我生意好还妨碍着你了。
  “我就是来送孟…哦,小佑回家的。”王承没有说错小佑的名字。
  孟小佑还没说话。
  “谁要你送,昨晚,小佑不是拒绝了吗!”李晴已经冲口而出,你送小佑,那我呢,我呢,我是一盏移动路灯吗。
  “没有啊,小佑没有拒绝啊,她只是害羞了,就跑了。我回去问辅导员了,辅导员说是我太直接了,女生害羞了而已。”
  害羞,害羞你个HelloKitty,还‘而已’,这一刻,孟小佑知道为啥来店里吃饭的几个海龟总是说着说着话就要冒几个英文单词了,大脑里面储存的粗话太少,只能英语来凑,趁你反应英语去了,又可以搜索几句粗话出来抵挡一下。
  “我不喜欢你,你别来了。”孟小佑说,“哦,还是欢迎你来店里吃饭的,李叔王姨做的饭干净卫生好吃又不贵。”
  李叔王姨李晴王承集体当机,哦,这波操作是相当666了,拒绝人顺带做广告。
  孟小佑说那话,纯粹是因为担心自己拒绝了人会给李叔他们赶走了客人而补上去的。
  可是,转眼就见李叔王姨李晴都开始遮住嘴巴笑,才觉得这话好像不对,可是,哪里不对,孟小佑并没有想出来。
  没关系,还有个人在陪他发呆,那个王承也觉得这话似乎哪里不对,可是,他也没有想出来哪里不对。
  算了,不想了,辅导员说,遇到心仪的姑娘就要不要脸的追,管她说的啥呢,追就是了。
  可是,怎么追呢?现在该做啥?
  说好听的?可是,孟…哦,小佑这话似乎不好接,更不好接成好听的话。
  约会?明显时机不对,总不可能现在晚上十点过了约她去看午夜电影,而且,就算约了,她会去吗???
  一起校园散步?太晚了,她明天还要上班,我明天一早也还有课。
  送她回去?嗯,敌方三人,己方一人,不敌。
  送礼物?对啊,送礼物啊,来的时候不是在小卖部买礼物了吗,赶紧拿礼物。
  这俩人在自顾自的发呆,那边三人已经笑过了,过来解围。
  李叔把王承肩膀一搂,咦,这小子是比我高一截,心塞。
  “小伙子,你也听见了,小佑拒绝你了,你就快回去吧,挺晚的了,明早有课吗?”
  “有课。”王承被李叔搂着肩膀,感觉身上挂了一个巨大的葫芦,沉甸甸的,可想到小佑就在旁边看着,王承坚强的挺直了身板。
  “有课就要早起,现在赶紧回去洗漱睡觉,啥也别想,你爹妈给你交学费可是让你来好好念书的。考上这所学校不容易吧,人可是211,当初你考上了,你爸妈也特别高兴吧?”
  “高兴,我们班就我考上这里了。”
  “那你们那里教学水平不咋地啊,虽说是211,也不至于就你一个考上这里啊。”
  “不是,我们班就我想来念这所大学,离家近,汽车两个小时就到,别的同学都想考远一点,北大清华我们班各上了一个,还有三个去了同济,还有两个去了厦大。”
  “咦,你们班了不得啊。”李叔干脆利落的收回了刚才的话,大人嘛,谁能没个打脸的时候。
  “赶紧回去洗洗睡吧,拜了。”李叔挥挥手。
  王承点头“嗳。”
  走两步,哎呀,不对啊,我是来追小佑的,怎么跟这大叔聊这久呢。追去。
  “大叔,你别拉我呀。”王承看着拉住自己的李叔。
  李叔:“我也不想拉你啊,可是,前面就俩小姑娘,你往那边跟,我不放心啊。”
  “放心吧,她俩打不过我,而且…”
  “我就是担心她俩打不过你啊。”李叔觉得这孩子有点楞,决定直说。
  “哦,我知道了,我就只是想送个礼物给小佑,送了,我就回学校了。”
  王承不打算放弃,今日事今日毕,这是老师从小就教的道理。
  而且,鼓起这个勇气来追人,我容易吗我?吃了半个月的面了!
  “你就只送礼物?”李叔确定一次。
  “嗯,就送礼物,我说了要追小佑,总要有点行动啊。”王承道。
  “那你方便把礼物给我吗,我明天给她?”王叔折中一下。
  “方便倒是方便,可是,我想亲手给她。”王承依然坚持。
  “贵重吗?家传的?定情信物?那小佑可不能收。”李叔看他这么坚持,忍不住揣测。
  “不是,就是一个小东西。主要是我第一次送她礼物,有纪念意义嘛。”王承重点在‘纪念意义’这四个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