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成长那点事 > 第32章 妈妈病了
  晚上回出租屋的路上,气氛有些沉闷,大家都有心让自己表现得和平常一样,但收效甚微。
  不过,反正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兴致高昂还是气氛沉闷都是很快就能到达的。
  在外婆孟小佑李晴上楼后,依然是直到看到孟小佑她们的屋子亮起了灯,王承才转身离开。
  回到屋子的外婆和李晴心里憋闷,坐在一起想要聊会儿天。
  孟小佑依然坐到了小桌子旁边,打开了习题册。
  清明节一过,下周周末就要考试了,孟小佑当然要抓紧一切可以抓紧的时间看书做题。
  外婆和李晴几次张口,可是,今天这个事,好像怎么说,都是让人不舒服的一件事。
  两人张张嘴,最后还是不知道说啥,索性洗漱之后,上床睡觉。
  一夜无话。
  但外婆心里还抱着一点期望:万一王承他爸妈后面这两天有时间过来呢。
  第二天,外婆没好意思再跟章老爷子请假。
  不过,也的确不用请假,因为王承爸妈给王承打电话了,说是这次就不过来了,两人打算在这两天还有假期的时候,好好陪陪医院的老爷子。
  王承有些失望,不过想想,他和小佑的日子还长,不急在这一时。
  而且,姥爷住院了,爸爸妈妈怎么都该去陪床,的确是不方便过来。
  万幸的是姥爷这次摔的并不厉害,只是胳膊有些擦伤和大腿摔青了一大片,姥爷血压高,医生担心姥爷的血凝,要求住院观察两天。
  自己和小佑会一直在一起的,爸爸妈妈见到小佑是迟早的事,毕竟,二十岁才到法定结婚年龄,小佑才十八,还要两年才到呢。
  孟小佑是三月初过的十八岁的生日,在那之前,王承其实并不知道孟小佑的生日和年龄。
  孟小佑过生日的那天,李叔在晚餐的时候,特意给孟小佑多做了两个菜,以示庆祝。恰好那晚王承八点过就到了店里,这才让王承知道了孟小佑的生日和年龄。
  大家通常所说的代沟,一般都是指那些因为年龄差造成的理解沟通困难,但其实,还有很多代沟,是由于生长环境、或是民族风俗等等造成的。
  在孟小佑老家的认知里,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岁定亲,然后黄道吉日就成亲是很正常的事,十八岁生娃也是很正常的事。
  你说结婚证啊,到年龄再去领呗。
  可是在王承的认知里,十八岁还太小,还不急于见家长,二十岁到法定年龄了,可以谈婚论嫁了,那时候两边家长一起坐下来商谈孩子的结婚事宜,才是正常程序。
  从时间线上来看,这两种观点的差别只是两年,可是,这两年或许就是天堑。
  孟小佑她们想当然的以为王承他们的婚恋程序和她们是一样的。
  王承也以为他理解的婚恋程序是普世真理,大家都知道,大家都一样。
  毕竟,他们还从未聊过这个话题。
  也是,两人是因为这次王承父母要过来看孟小佑的事情,给直接捆绑成了男女朋友的。那之前,谁都没点明,又怎么可能在一起谈以后,更甚至,能直接谈到结婚这个话题呢。
  第三天,4月5号,王承来店里告诉大家他父母的电话内容之后,又留了下来当小工。
  他知道孟小佑即将考试,为了让孟小佑多一点时间回忆功课,他总是抢着帮孟小佑干活。
  他这副热切的样子,将大家心里最后那一点憋屈也完全化解了。
  这小子,是真的对小佑上心。
  中午的时候,店里来了孟小佑的那个隔壁邻居李甲,就是那个当初介绍孟小佑到李叔餐馆的那个邻居。
  他本来是去深圳打工来着,结果在工厂体检的时候查出有病,没工厂敢留他,他只能回家。
  李甲在回来的火车上,想到回去养病之后,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再出来了,就打算在换乘的时候,在成都留一天,权当是旅旅游,开开眼了。
  看到孟小佑在李叔王姨这里养得健健康康、漂漂亮亮,又看到店里四人处得不错,李甲还看到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眼睛一直落在孟小佑身上,心里很是替孟小佑高兴。
  午饭后,李甲自己拖着行李去找小旅馆去了,打算下午和明天好好逛逛就回去了。
  王承这两天在店里的表现实在是好,大家又见到了家乡人,也就借着这个乐呵劲儿,彻底的将王承爸妈没来这件事,翻篇了。
  王承在大家的口中,第一次听到了关于孟小佑老家的话题。
  离家的人的眼里,哪里会有家乡的不好,就是一个小土坷垃山,也能在离家的人的嘴里变成五A风景区,还免票!
  关于老家,其实说的人是在说回忆,而回忆其实是一个会PS的人。只有听的人以为是在说风景。
  考试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晚上十分钟的路程,已经变成了王承抽问,孟小佑回答的复习功课的时段。
  外婆看着这两个孩子,深觉上天终是仁慈,给了小佑这么好的对象。
  周二一早,孟小佑在店里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问了问她的生活情况,在搁电话之前问了,孟小佑这个月啥时候汇钱回去?孟小佑回答“依然是往常的日子”,孟小佑妈妈就搁了电话。
  孟小佑还以为妈妈要问问外婆,没想到电话就给搁了,孟小佑愣了愣,才将电话还给王姨。
  中午的时候,孟小佑再次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妈妈在电话里一阵猛咳,咳得气都喘不过来,孟小佑才知道妈妈生病了。妈妈说希望她回去照顾两天,陪她去镇上的医院输液。
  孟小佑有些迟疑,周末就要考试,来回车费要一百六,这都快抵她一个月的房租了。
  而且,就算回去,也只能陪妈妈两天,周五就一定要回来,周末要参加考试。
  孟小佑心想,感冒又不是什么大病,了不起输两天液就好了。
  孟小佑提议请舅妈过来照顾两天,这周末之后如果妈妈需要她再回去。
  半个小时后,孟小佑妈妈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说是表弟江军也有点不舒服,舅妈没空,还是希望孟小佑能回去陪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