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二章 多多利亚的追击
  穿越到龙珠世界已经十六年,少年早已熟悉了自己的新身份。
  坎博尔,赛亚人低级战士。
  坎博尔刚出生时,战斗力仅有2点,战斗天赋几乎可以忽略。
  像他这种失去父母庇护的低级战士,成年后只能留在行星贝吉塔,做一名地位卑贱的非战斗人员。
  赛亚人是好战的种族,战斗天赋优秀,将会被重点培养。一些尚未成年,但天赋极佳的赛亚人,甚至已经在行星贝吉塔的国家系统中占据着某些重要地位,拥有丝绸般灿烂的人生。而天赋差的赛亚人就像奴仆与佣人,孤独寂寞地终老于行星贝吉塔。
  行星贝吉塔并不缺少这种奴仆,很多没有价值的赛亚人在婴儿时期就被送往未知的星球,任他自生自灭。当然,如果能在未知的星球活下来且战斗值达标,这些被遗弃者也有再度回到行星贝吉塔的资格。
  坎博尔很不幸,因为他属于低级战士中天赋最差的一类。坎博尔很幸运,因为赛亚人遗弃了太多没有价值的婴儿,导致非战斗人员严重不足。
  留在行星贝吉塔,至少性命无忧。可巴达克的介入,却彻底改变了坎博尔的人生轨迹。
  坎博尔的叔叔,亲手将坎博尔送往行星朴勒,这个连中级战士都很难生存下来的魔鬼星球。
  行星朴勒,位于北银河西南方位,是一颗体积超大的行星。如果行星朴勒是足球那么大,地球将小到肉眼看不清。行星朴勒氧气匮乏,没有臭氧,紫外线直接透过云层照射在干涸的地面。每四个地球月准时下一场雨,一场比硫磺杀伤力恐怖十倍不止的酸雨。气候恶劣至极,不适宜生存…
  作为赛亚民族为数不多的强者之一,巴达克拥有很强的影响力。分配坎博尔去魔鬼星球,对于巴达克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却改变了坎博尔的一生。
  这个看起来质地粗糙如岩石般的疯子似乎没有感情。他冷血好战,亲手将长子拉蒂兹分派到另一颗死亡行星。他脸上那道狭长深邃的伤痕,几乎成了淡漠残忍的标志。
  坎博尔顽强地活了下来,年仅十六岁,战斗值高达500点。如果坎博尔能够遵循这个速度成长下去,赛亚人的能量彻底觉醒之后,他或许能够踏足中级战士的层次。
  躺在宇宙船内部的皮质靠椅上,坎博尔表情严肃地按下探测器的按钮。
  宇宙到处都是令人心悸的黑暗,行星围绕着恒星高速旋转,温度高到足以将钢铁瞬间焚为气体的太阳散发着刺目光芒。比黑暗更加深邃的黑暗布满宇宙中的每个角落,肆意吞噬着一切可以吞噬、撕裂的东西。形状各异的陨石漂浮在半空,它们是星球撞击遗留下的垃圾。死一般的寂静,人到了这种地方,恐怕一个月就会被逼疯。
  坎博尔没有欣赏宇宙的心思,随着探测器发出一阵滴滴声响,他的手掌紧握成拳。
  行星贝吉塔上所有的战斗数值,都在一瞬间消失掉了。
  “看来弗利萨已经摧毁了贝吉塔星。”坎博尔低声自语:“但愿弗利萨派多多利亚来追杀我们。”
  ……
  “哦嚯嚯嚯嚯!尚波先生,多多利亚先生,快看,多美的烟花!”
  圆盘状的宇宙船悬浮在宇宙中,坐在黑色飞行器内的弗利萨放肆地狂笑。
  行星贝吉塔轰然碎裂,杀伤力恐怖的余波以爆炸点为中心向外扩散,数以亿计的山岩激溅,化作陨石。宽达三十米的雷霆闪耀着白光,如巨龙般嘶吼交错,异常震撼。
  激溅的陨石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与宇宙中原本就存在的陨石掺杂在一起,向一个方向旋转。闪电越来越小,徐徐消散。
  弗利萨慵懒地用手托住脸颊,如一名观摩电影的观众般,欣赏着行星贝吉塔被摧毁的全过程。
  尘埃落定,弗利萨无趣地回到那圆盘形的超大宇宙船内。
  沿着由钢铁构建的走廊前行,弗利萨百无聊赖。迎面的金属舱门自动开合,传出齿轮咬合转动的声音。
  “弗利萨大王…”
  最后一扇舱门打开,弗利萨驾驶着飞行器,慢悠悠飞进。
  身材肥胖的多多利亚半跪在弗利萨面前,一副忏悔的表情。
  “多多利亚先生,有什么事吗?”弗利萨瞥了多多利亚一眼,话音平静地飞到船舱正中央的超大圆形玻璃前。
  “呃…弗利萨大王,我一时疏忽,没有杀死那个叫巴达克的低级赛亚人。就在您摧毁行星贝吉塔前,我们的探测器探测到巴达克与另一名赛亚人,乘坐小型战斗宇宙船逃走了…”多多利亚双腿打颤,长满尖刺的额头冷汗密布。
  “什么?!”弗利萨大怒:“多多利亚,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
  弗利萨抬起右臂伸出食指,一团淡蓝色的能量迅速汇聚到指尖。
  行星贝吉塔被摧毁前,巴达克战斗小组正在前线侵略别的星球。弗利萨派多多利亚杀死巴达克战斗小组,这个本该死去的低级赛亚人知道行星贝吉塔被毁灭的真相。
  弗利萨对赛亚人的天才王子贝吉塔很感兴趣,为此他特意在贝吉塔离开的时候摧毁行星贝吉塔。如果巴达克把行星贝吉塔毁灭的真相泄露出去,那个赛亚人的天才王子贝吉塔就不能再用了。
  “弗…弗利萨大王…”多多利亚亡魂皆冒,双眸中充斥着对死的恐惧。
  尚波也吃了一惊:“弗利萨大王,那名叫巴达克的赛亚人并未逃远。与其杀死多多利亚,不妨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追杀巴达克,将功折罪。”
  弗利萨眼角抖了抖,指尖处的能量缓缓消散。他转过身,背对多多利亚:“多多利亚,杀死这逃走的四名赛亚人…或者我杀死你!”
  “是!是!”
  多多利亚如蒙大赦,用右臂拭去额头冷汗,起身离去。他双腿扔在颤抖,动作像筋疲力尽的人,速度却快到看不清。
  宇宙船正上方的舱门轰然洞开,左右两扇金属门缩进两侧的深槽里。一搜米白色的小型战斗宇宙船徐徐上升,如流星般划过,在黑暗的宇宙中留下一道白色蒸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