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八章 挽歌十字
  淡蓝色的能量团自硝烟内轰出,轻易将军人们身后的钢铁建筑轰烂一角。坚硬的铁板化为齑粉,焦黑的砖屑洒落。
  巴达克收回仍在冒烟的手掌,有些不耐烦:“马上让布兰克滚出来见我,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当初战死在行星卡纳亚的赛亚人是个低级战士,战斗值仅有1400点,远不能与巴达克相比。毫不客气地说,巴达克可以在一念之间杀光卡纳亚星所有人。
  “怪物…他是怪物…”军人们惊疑不定望着巴达克,身体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却没人逃离。
  “哼…坎博尔,我们走。”巴达克冷哼,率先走向这防御建筑的铁门。
  坎博尔紧随其后,步伐六亲不认,嚣张到极点。
  巴达克所过之处,手持枪械的军人逐一躺倒。他们的心脏在一瞬间被洞穿,甚至没能反应自己是怎么死的。
  已经给过他们机会。
  布兰克教授…七年未见,不知那个老家伙过得如何?
  布兰克喜欢穿象征圣洁的白袍,手里永远握有各类书籍。四个镜片的眼镜与他连为一体,身材佝偻但浑浊的眸中永远闪烁着精芒。
  “这个老家伙的生活真令人羡慕。”坎博尔环顾四周:“儿子是孝顺的国王,他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防御建筑的内部异常奢华,两排的吊灯都镶嵌着价格不菲的宝石与黄金。墙壁上雕刻有精致雕花,每隔几步就挂着一张富有特殊意境的油画。军人们两人一组守在拐角处,负责保护布兰克的安全。
  “你们是什么人?”
  一扇由璀璨宝石镶嵌的铁门外,两名身着红色甲胄、手持铁斧的军人对巴达克与坎博尔呵斥。他们的铁斧交叉落下,宛若锋利的闸门。
  巴达克不为所动,匀速向前。两把铁斧毫不迟疑地霹落,锋利的斧芒摄人心魄。
  想象中脑浆迸溅的一幕并没有出现,铁斧似乎劈砍在比铁斧本身更加坚硬的重金属上。斧刃迸裂,军人的手臂被震得发麻,巴达克却连看都不曾看他们一眼。
  砸烂镶嵌宝石的铁门,迎面是一股刺鼻的酸臭味。遍地都是垃圾,绿色的虫子蠕动,蔓及膝盖。
  头戴王冠的肥胖男子手握铁鞭,面前是一个被锁在十字架上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身上鞭痕累累,刺鼻的味道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你是国王?”巴达克走到那头戴王冠的男子身后:“立刻带我去见布兰克教授。”
  “你是个什么东西?”国王转身,凝视巴达克:“怎配见本王的父亲?”
  “叔,他就是布兰克!”巴达克刚欲动手,坎博尔惊叫出声。他指着那名被锁在铁链上的邋遢老人,不可置信。
  “你…你是…”老人抬头,声音沙哑得好似被捏住喉咙的鸭:“赛亚人?”
  “赛亚人?!”国王惊叫,扫了一眼被巴达克捅出窟窿的坚硬铁门。他被吓得亡魂皆冒,丢弃铁鞭转身就逃。
  “我是坎博尔,我们见过。”坎博尔并未理会那个国王,手掌化作手刀,劈断紧锁布兰克的铁链。
  “你来了…你真的来了…”布兰克老泪纵横:“你若再晚来几天,我就被我亲爱的儿子弄死了!”
  “儿子?”坎博尔有些疑惑:“你儿子不是出了名的孝顺吗?”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布兰克狂笑,露出一口黄牙:“是啊…出了名的孝顺…他若不是出了名的孝顺,根本不可能成为左圣国的国王!”
  现任国王是布兰克的四子,他本没有国家的继承权,却因孝顺感动了布兰克。布兰克毅然放弃自己的权势,把王位禅让给他,自己则退居幕后搞科研。成为国王后他原形毕露,以雷霆手段杀死布兰克的亲信,掌握国家权柄。他把布兰克幽禁起来,为了自己忠孝的名声,给予布兰克最高等的待遇。
  直到那一天,一个身着黑色甲胄的赛亚人入侵行星卡纳亚。布兰克催动自己研发的战争武器,把那名侵略者的头颅抛进黑暗的深渊。
  国王见识到战争武器的强大,逼迫布兰克量产,惨遭布兰克的否决。于是,这名‘孝顺’的国王把自己父亲囚禁起来,囚禁了整整七年。
  用来捆锁布兰克的十字架铺满灰尘,铁链生锈。布兰克身上的酸臭味甚至融入到十字架中,无法分离。
  这座防御建筑内部的奢华,完全是给国王准备的。因为国王每有空闲都会来这里,取出血迹斑驳的铁鞭,亲手审讯自己的父亲。外面的军人也不是为守护布兰克所设立的,而是监视、封锁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听说我亲爱的儿子正在仿造我创造的战争武器,呵呵…如果他能仿制得出,我养的三头马都能当教授了!…不过说起来我也没有养三头马。”布兰克颤颤巍巍地下地,走路姿势有如刚刚学会行走的稚童:“小坎博,有酒吗?”
  “小坎博?”巴达克皱眉,对这个称谓很不满。
  坎博尔是高傲的赛亚战士,这个名字曾让巴达克绞尽脑汁。
  “酒?布兰克教授,你可是从不碰那种东西的啊。”
  “人总是会变的。”布兰克露出疯狗嘴脸:“就像我亲爱的儿子…”
  “我可以帮你杀了他。”巴达克捏了捏拳头,他喜欢战斗。
  “不,他是我的儿子,我不准许别人伤害他!”布兰克大喝。
  是啊,国王是他的儿子。虽然这个儿子卑鄙自私,却总归血脉相连。布兰克一向心软,怎可能下得去手?
  巴达克已为人父,这种感觉他最能体会。见布兰克疯狂,他也不再多说。
  “这就是父爱吗?”坎博尔感叹:“如果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恐怕早就死了。”
  “你们误会了。”布兰克狰狞一笑:“我的意思是…我儿子的头颅,必须由我亲自砍下!他是我的儿子,被他害死的三位兄长,也同样是我的儿子!我要把他的头颅挂在左圣国王宫的正上方,向天下人揭露他的卑鄙!”
  巴达克转身:“我去把你的儿子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