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十四章 登峰造极的神
  感受着体内浩瀚的黑色能量,坎博尔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把三头栽培人一一寻回,奔赴战争之岛。
  行星卡纳亚一天有96个小时,抵达战争之岛的时候仍是白天。坎博尔带着三头栽培人沿着由钢铁铸就的长廊兜兜转转,再度见到躺在皮质沙发上的布兰克教授。他似乎一直坐在那里,面前的地板上铺满某种烟草焚烧所遗留下的灰烬。
  “怎么样,可以研制出隐匿战斗力的装置吗?”坎博尔大咧咧做到布兰克身旁,脱掉鞋子倒出里面的黄沙。
  “当然没有研制出来。”布兰克回答得大义凛然。
  “很难吗?你不是说知道谁能造出这种装置吗?”坎博尔皱眉,显然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我能怎么办?用酒瓶去砸那老家伙的头吗?你叔叔只给我们三天时间,我正在发愁呢。”布兰克无奈地耸耸肩。
  “你所说的老家伙是指?”
  “那个趴在桌上鼾声如雷的家伙。”布兰克指向不远处正在召开紧急会议的科学家们。准确的说,是指向那个趴在会议桌上嘴角流涎的邋遢老头。
  塞维尔一向如此,全国顶尖的科学家们聚集在一起讨论学术问题时,这个邋遢老头毫无形象地趴在桌上酣睡。有时候他也在别人开会的时候喝酒,搞得整个会议室酒气熏天。等别的科学家讨论完毕他就变得精神抖擞,站在椅子上或者坐在会议桌上唾沫横飞讲述自己伟大的学术观点。
  他的学术观点被世人当做滑稽的笑话,例如用行星卡纳亚最高端的纳米技术提炼元素‘乙醇’,他号称这种元素会拯救世界,结果目的是造出口感更加香甜的红酒。
  塞维尔邋遢到极致,有人调侃说他在精神病院或许能混的更好。但就是这么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与行星卡纳亚入选基纽特战队的天才战士古尔多并称为‘双圣’。没有人知道原因,塞维尔在学术理念上根本没有做出任何贡献。
  “这种家伙能研制出我要的东西?”坎博尔不可置信。
  科学家们谈论着各种深奥的学术言论,塞维尔一句也不听。他穿着由某种动物毛发制成的拖鞋,而且穿错了,一只黄色一只红色。鞋底开裂,因为长期穿戴不洗而黑得锃亮。
  “当然,塞维尔是我族的骄傲,他曾拯救了整个世界。”布兰克捏起一根烟卷放到嘴边点燃,站起身对某个角落摆了摆手。
  那个角落没有安装吊灯,黑漆漆一片。随着布兰克的手掌摆动,两名军人立刻用灯光把这片漆黑的角落照亮。
  布兰克踱步走去,干枯手掌轻抚墙面。墙面并不是钢铁构建的,而是色泽光鲜的黄色岩石,被匠人精心雕琢出两排雕花。图案很古怪,看上去就像古埃及法老王陵墓里的壁画。
  雕花记录的是各种菜肴,左圣国王恭敬地侍立在镶嵌有蓝宝石的餐桌旁边,谄媚地笑着。
  “这个笑的很猥琐的人就是我。”布兰克用夹着烟卷的手指指向雕花上记录的国王:“那天我们招待的人非同凡响,是可以跟宇宙帝王弗利萨相匹敌的超级强者。他叫比鲁斯,也被称为破坏神…”
  有正义就会有邪恶,同理,有的神负责创造世界,有的神负责毁灭世界,阴阳调和。如果正恶失衡,世界就会陷入混乱。一个恶魔的消亡,将会给比他更强的恶魔留下空缺。也正因如此,神不敢攻击弗利萨,因为弗利萨的存在是为了维护宇宙的平衡。杀死弗利萨,将会有更强大的恶魔诞生。就算你能够杀光所有恶魔,也会有无敌的破坏神现身顶替恶魔的位置。
  “比鲁斯大人对我们进贡的食物很不满意,要摧毁我们。”布兰克把烟卷递到嘴边吸了一口继续说:“紧要关头,塞维尔博士捧着他的作品来到比鲁斯大人面前,那是一杯味道格外香甜的红酒。比鲁斯大人对这杯红酒非常满意,他跟他的仆人分享完红酒就离开了。因为这杯红酒,行星卡纳亚得以保存下来。”
  “红酒?”坎博尔皱眉:“我要的是天才科学家,而不是整天泡在酒桶里的糟老头。”
  “你的话很贴切,塞维尔的确是个整天泡在酒桶里的糟老头,也并不是天才科学家。”
  “布兰克教授,我没有耐心学习这颗星球的历史。”坎博尔有些不耐烦。
  “塞维尔不是天才…”布兰克吐出一口烟圈:“而是神,一位在科研学术方面登峰造极的神。他甚至能够凭借科技逆转四维面、五维扇的时间与空间,凭借科技让生命体永生。”
  “哼哼…”趴在会议桌上酣睡的塞维尔不知何时睡醒了,他双手环抱翘起二郎腿,一脸自得,小人得志的笑容。他不知从何处摸出一瓶酒,仰头猛灌。刺鼻的酒精味弥漫,让附近的科学家们抽了抽鼻。
  “你真有那么厉害?”坎博尔投以怀疑的目光。
  “当然。”塞维尔挺起胸膛:“我能赋予机器生命,你们可以叫我塞维尔神,或者塞维尔皇尊。”
  “这家伙就是个神经病。”对塞维尔评价颇高的布兰克走到坎博尔身边:“只有在搞科研的时候脑袋才清醒,他说的话你可以无视。”
  “妈的,你居然说我的话可以无视?我是塞维尔,是维也特纳一号的创造者,如果不是我你们这群该死的臭蟑螂早就死了!”塞维尔大口喝酒,唾沫横飞。
  “维也特纳一号?”坎博尔不解地问:“是指某种恐怖的战争武器吗?”
  “不是。”布兰克摇摇头:“是一种机械构建的公鸡,可以在早晨打鸣把你从梦中唤醒。”
  “我的公鸡可以下蛋!”塞维尔高举酒瓶欢呼,神气活现地说:“冰冷的机器可以铸就生命体,这是学术界的一大进步!我塞维尔的大名,将会因此被载入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