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十五章 难以启齿的过往
  “伟大的塞维尔博士,现在请您动手研制我需要的东西吧。”坎博尔对塞维尔微微躬身,礼节做得无可挑剔。
  “帮助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给你金银珠宝。”坎博尔许诺。
  “金银珠宝?你打发叫花子呢?”塞维尔皱眉,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他在坎博尔面前扬了扬手中的半瓶红酒:“给我弄些好酒,我立刻着手研制。”
  坎博尔微微侧身望着布兰克,布兰克无奈地耸耸肩:“塞维尔只喝高浓度的佳酿,那种佳酿我也弄不来。”
  “哦?”坎博尔轻轻颔首,极为诚恳地说:“塞维尔博士,我保证日后给你更好喝的红酒,但现在不行,我急需这种装置救人。”
  “空头支票?那可不行。”塞维尔歪躺在椅子上,毫无形象地甩动拖鞋。
  “那我只好送你去死了。”坎博尔对塞维尔摊开右掌,黑色的能量迅速汇聚:“研制出我要的东西,我就赐你活下去的机会。”
  话音冰冷毫无感情。
  “什么?你这个疯子不给我酒喝还要炸死我?”塞维尔惊起,把酒瓶里剩余的酒一口气喝完:“居然敢威胁我,我当然要屈服了…你要的东西,明天早上来找我拿。”
  “谢谢。”坎博尔把右臂放下露出笑容:“我需要三个。”
  “三个?妈的,今晚又要熬夜了,你知道熬夜对老人的危害有多大吗?它甚至不下于酗酒!”塞维尔骂骂咧咧地从脚边抽出一瓶酒,娴熟地拔掉盖子仰头猛灌。
  “呵…呵呵…”坎博尔尴尬地笑笑。
  “我跟你说过,这家伙平常就是个神经病。”布兰克从怀里取出一支烟卷点燃:“你叔叔让你回来后去他那里一趟,他说有件事要告诉你,是很重要的事。”
  ……
  左圣国首都左圣城,国王寝宫。
  巴达克双手抱着后脑勺躺在床榻,双目无神望着鎏金天花板,似乎正在沉吟着什么。身旁姬内轻轻摇晃奢华的婴儿床,卡卡罗特躺在婴儿床里熟睡。
  寝宫的墙面铺满白色的大理石雕花。庭柱雕刻着各种异兽,外表涂满鎏金。
  巴达克翻身,粗糙手掌伸进婴儿床内想要抚摸卡卡罗特的脸,却被姬内在手背打了一巴掌:“孩子正睡觉呢,你做什么?”
  “救回拉蒂兹后,我准备把卡卡罗特送到地球。”巴达克凝视着卡卡罗特稚嫩的脸:“我中了卡娜沙星的幻魔拳,可以看见未来的片段。地球,或许是他最好的归宿。”
  “为什么?你又想像训练拉蒂兹、坎博尔一样训练卡卡罗特?”姬内表情惊讶地说。
  “他不需要我训练。”巴达克抬眸望着姬内的俏脸:“卡卡罗特在地球会遇到比我更好的老师,他会成为传说中的超级赛亚人!”
  “超级赛亚人只是个传说,就算真的存在,又怎么可能应验在我们的卡卡罗特身上?他只是个低级战士!”姬内的情绪很激动,显然并不赞同巴达克的想法。
  “本来我也不信。”巴达克苦笑:“但行星贝吉塔的毁灭足以验证这些画面是真的。我们的卡卡罗特将会成为超级赛亚人,成为赛亚民族的骄傲,打倒弗利萨!”
  “我绝对不同意!”姬内的态度斩钉截铁:“我们可以去弗利萨掌管不到的地方生活,为什么非要挑战弗利萨?卡卡罗特只是个孩子!”
  凭巴达克的实力,完全可以控制一颗星球在那里称王称霸,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
  “赛亚勇士为战斗而生,虽战死但信念永存。我们冲锋,捅穿敌人的胸膛。沐浴在他们的鲜血中,反抗压迫我们的人。永恒贝吉塔,我永远的家。”巴达克低吟着国歌,露出不容置疑的神色。
  “巴达克,你醒醒吧!如果不是贝吉塔王不自量力要反抗弗利萨,赛亚人怎么会沦落到今天的下场?国家…你忘了这个国家对你的压迫吗?你脸上的伤疤虽然不痛,却会伴随你一生!你忘了列奥尼为何而死吗?”姬内摇晃巴达克的双肩。
  巴达克眸中极为罕见地掠过悲戚,他牙关紧咬露出一抹苦涩:“这件事,我会跟坎博尔解释清楚。他长大了,应该知道他的父亲因何而死。”
  “你要把实情告诉他吗?”姬内垂下眼帘,摇晃婴儿床的动作有些不太自然。
  就在这个时候,寝宫外响起清脆敲门声,打断了巴达克和姬内的对话。巴达克起身打开宝石黄金铸就的奢华宫门,迎面是坎博尔那张熟悉的脸。
  “你的战斗力又提高了?”巴达克面无表情地问。
  “恩,已经突破1000。”坎博尔风轻云淡地点点头,生怕在巴达克面前露出自满的情绪。
  “进来,我有些事跟你说。”巴达克侧身给坎博尔空出一条路。
  坎博尔做到姬内旁边,巴达克从床边的桌上取来一瓶高浓度红酒。随手打开盖子,仰头猛灌。
  “叔,你可是从不喝酒的啊?”坎博尔本能地意识到不对。
  “我需要酒精的麻痹,因为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宛若惊雷。”巴达克拭去嘴角酒水,把粗糙的手掌搭在坎博尔的肩上:“你的父亲、我的哥哥,叫列奥尼,是个伟大的战士。”
  “我父亲?”坎博尔眉头一挑,他还是第一次听巴达克提起自己父亲。
  巴达克的动作有些不太自然,双腿微微颤栗,额头渗出冷汗。他面对弗利萨都不会胆怯,此时却脸色煞白,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姬内也低头,不敢直视坎博尔。
  “我…勋章…这道疤痕,还有十字架…”巴达克嘴角嚅嗫着,说出的话根本不着边际。
  坎博尔一声不吭,安静的听巴达克讲话。
  巴达克迟疑了很久才整理好措辞,一脸内疚地说:“你父亲因我而死,不,他是被我害死的!”
  ……
  PS:本章完,可观看本章相关番外————《巴达克的伤疤》。QQ阅读的书友们可以在评论区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