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二十六章 王子与王
  行星迦达,弗利萨第九军团战斗人员休息室内,长相各异但配备统一甲胄的宇宙战士饮酒作乐。墙面上贴着金边的合欢花壁纸,淡紫色的地毯由某种动物的皮毛制成。圆形的玻璃餐桌上摆满高脚杯,水晶吊灯悬挂在玻璃餐桌的正上方。
  非战斗人员穿着装有轮子的靴子,用金属托盘端着两排高脚杯给战斗人员端茶倒水。漂亮的女性非战斗人员被频繁搭讪,不胜其烦却始终保持微笑。她们服侍地小心翼翼,在这里战斗人员失手打死非战斗人员只需赔偿一些金币。
  酗酒的家伙最难伺候,他们喜怒无常拿非战斗人员不当人看,无故发火时就把啤酒瓶砸向你的脑袋。邱夷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把弗利萨第九军团的总指挥权丢给副司令贝吉塔,自己沉溺酒色无法自拔。
  身为弗利萨第九军团名义上的最高指挥官,邱夷嚣张跋扈,出住都要带够几百个侍从彰显身份。他的靴子穿了一年仍旧纤尘不染,因为他从不在灰尘中走路,所到之处铺满红地毯。他圈养各种稀奇古怪的异兽,花费高昂的代价给异兽们提供一切。有人戏称,在弗利萨军,旅长的待遇甚至不如邱夷养的一条狗。
  与邱夷截然相反,弗利萨第九军团副司令贝吉塔非常低调。他和那巴住在偏僻简陋的训练室,深居简出。粗重的铁链把训练室的铁门锁死,无人知道这名年仅七岁的副司令每日都在干些什么。
  刚到这里的时候,贝吉塔胸口悬挂着一堆金光闪闪的勋章,甲胄上系着白色披风。披风很长,两名漂亮女孩专门负责把披风托起,以使披风不沾染到灰尘。得知行星贝吉塔被陨石撞击化为尘埃的消息后,贝吉塔就变得低调,成了弗利萨大王的忠狗,兢兢业业地工作。
  空中下起细雨,雨滴落在训练室的金属屋顶上发出清脆声响。训练室内早已摆满铁桶,雨水顺着训练室顶部的裂缝滴落进桶里。
  贝吉塔歪躺在破旧的沙发上,胸口剧烈起伏,佩戴的圆形徽章也跟着起伏。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淌落,流进眼中带起一阵酸涩。
  贝吉塔把其它徽章都丢掉了,唯有胸口这枚徽章如影相随。它是赛亚人的国徽,算是贝吉塔王留给他的唯一遗物。
  “休息一下吧贝吉塔,这么高强度的训练你的身体根本受不了。”那巴把一条发黄的毛巾甩给贝吉塔,坐在沙发的另一侧:“我们没必要为弗利萨这么拼命,邱夷不还每天花天酒地呢吗?”
  “弗利萨大王对我委以重任。”贝吉塔斩钉截铁的说:“弥天大恩,万死难报。我要变强,只有变强才能更好的为弗利萨大王效命!”
  乌云密布,天气变得暗沉。闪电穿破云层闪耀大地,照亮了贝吉塔坚毅的半边脸颊。
  那巴挠了挠自己鸟窝状的黑发,不再多说。
  “参见邱夷大人!”铁门外,守卫的恭敬的声音盖过了淅沥雨声。
  “让开,我要见贝吉塔…”
  “贝吉塔大人有令,今天不见任何人。”守卫歉然婉拒。
  “死吧。”
  淡蓝色的能量轰出,瞬间将门口的两名守卫轰成齑粉。被粗重铁链紧锁的铁质大门,也被轰烂一个直径三米的洞。
  那巴抱起贝吉塔扑倒在地,险之又险地躲过这一击。破旧的沙发化为满地木屑,地上用来接雨水的木桶被打翻。
  已经不用再接雨水了,因为训练室的屋顶也被轰出一个洞,雨水直接流到屋里。
  “贝吉塔,副司令官,很敏捷嘛。”邱夷鼓掌赞叹,笑吟吟看着狼狈至极趴在地上的小孩。
  “邱夷,你…”那巴怒视邱夷,淡蓝色的能量迅速凝聚在掌心。
  贝吉塔撑起身子,粗略整理一下自己的形象,咬着牙勃然大怒:“放肆!”
  “哦?”邱夷饶有兴趣看着面前的小孩,眸中闪烁着兴奋的神色。
  “那巴,你放肆,快退下!”贝吉塔呵斥,他的话是对那巴说的。
  “这…”那巴眼角抖了抖,掌心能量缓缓消散,悻悻退下。
  贝吉塔不再理会那巴,对着邱夷微微躬身:“不知邱夷大人大驾光临,有什么吩咐?”
  “没事,就是看你不顺眼。”邱夷大踏步上前,野蛮地扯下贝吉塔胸口的圆形徽章,唾沫横飞喷在贝吉塔脸上:“赛亚人已经灭种了,你还戴着赛亚人的国徽做什么?渲染你跟别人不一样吗小王八蛋!”
  邱夷厌恶贝吉塔,他本是弗利萨第九军团独一无二的统帅,贝吉塔这个副司令动摇了他的地位。
  “居然能得到弗利萨大王的重用,你很会献媚啊小王八蛋。”邱夷捏着贝吉塔的下颌,把徽章丢在地上一脚踩扁:“新的作战任务下来了,弗利萨大王让你在一天内攻下行星卡纳亚,完不成的话就亲自去找弗利萨大王谢罪吧!”
  弗利萨的确下达了这个命令,不过他给出的期限是30天内。邱夷以贝吉塔的名义接下任务,却在最后一天告知贝吉塔。
  行星迦达距离行星卡纳亚有十天的距离,邱夷却只给贝吉塔一天时间,摆明了是在刁难。
  “是。”贝吉塔声音淡然地回应。
  邱夷冷哼,把脚移开往地面被踩扁的徽章上吐了口浓痰,双眸戏谑望着贝吉塔。
  这个国徽是贝吉塔最珍稀的东西,每天都要仔仔细细地擦拭三遍以防生锈。可现在珍稀的国徽被踩扁了,上面还沾着恶心的痰。
  邱夷讥笑说:“怎么样?小兔崽子,想不想拧断我的脖颈,从我的腹部扯出血淋淋的肠子啊?”
  “怎么会呢?您永远都是我的长官。”贝吉塔轻轻摇头,仍旧微微躬身,毕恭毕敬。
  邱夷想激怒贝吉塔,只要贝吉塔敢反抗他,他就能名正言顺地杀死这个令人厌恶的小孩。他的战斗力高达19431,贝吉塔再怎么天才,此时的战斗力也才12092而已。一旦交手,邱夷有把握在一分钟内结束战斗。
  但贝吉塔古井无波,淡漠地望着地上被踩扁、沾满浓痰的徽章。
  “低贱的野猴子,我才是司令长官!认清你的位置,不要以为得到弗利萨大王的宠信就能把尾巴翘上天去!”邱夷扯着贝吉塔的头发训斥,发泄完才愤愤地离去。
  邱夷不愿在这种破落到发霉的地方多待,雨水会弄脏他的靴子。贝吉塔仍旧低头躬身。空中亮起一道惊雷,把贝吉塔长长的影子倒映在地面,孤寂而又落寞。
  ……
  北银河,超大型的圆盘状宇宙船正向某个位置前进。
  “弗利萨大王,看来那个叫贝吉塔的赛亚人王子很忠诚啊。”宇宙船内部,身着白色甲胄的尚波通过探测器的监听装置一字不漏听到了贝吉塔与邱夷的对话。
  “哦嚯嚯嚯嚯。”超大的圆形玻璃前,坐在黑色飞行器内的弗利萨掩嘴轻笑:“尚波,你知道脚底为什么是白的吗?”
  “在下愚拙,不知道大王的意思?”
  “因为他老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