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二十七章 行星那美克
  “您的意思是…贝吉塔并不是真的忠诚,而是在伪装自己?”尚波瞬间听懂了弗利萨的话。
  “嗯,这个小孩远比他愚蠢的父亲要聪明。”弗利萨轻轻颔首。
  “弗利萨大王,既然您明知贝吉塔心怀不轨,为什么不趁早除掉呢?像他这种天才型战士,如果拥有成长的时间,恐怕会威胁到我们。”
  “威胁到我们?哦嚯嚯嚯嚯!”弗利萨大笑,微微侧过脸斜视尚波:“忠诚又卖力的东西叫猎犬,猎犬只能用来抓兔子和看家。想驯服鲲脎(某种凶悍的魔兽),就要做好被鲲脎反噬的准备。很有趣,这个贝吉塔真的很有趣,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原来如此…”尚波似乎有所顿悟:“如果刚才贝吉塔没有忍住,您肯定会在邱夷杀死贝吉塔之前呵止邱夷吧?”
  “呵止邱夷?”弗利萨搭在飞行器外的尾巴轻轻甩动两下:“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如果贝吉塔不能忍辱负重,让邱夷送他去和他父亲团聚是最好的结果,我从不收垃圾…”
  ……
  北银河,两艘小型战斗宇宙船正以超越光的速度奔赴行星那美克。
  “滴滴…”艾莉把探测器对准坎博尔,数值跳动,定格在495:“坎博尔,你不是说你的战斗值在1000以上吗,怎么才495?”
  “你先把脚从我的尾巴上移开,否则我根本没有力气回答你的问题。”脸被挤在圆形玻璃上的坎博尔郑重协商。
  “那可不行,万一你这大色狼再占我便宜怎么办?”艾莉果断的摇摇头,踮起脚尖,踩踏坎博尔的力气稍微减小。
  “占你的便宜?”坎博尔不满地哼哼:“我要是那种猥琐的家伙,你现在还躺在昆尼昆河畔呢!我是卑贱的下级战士,没有你们贵族那种与生俱来的天赋,这个理由可以吗?”
  这个理由的确冠冕堂皇,赛亚人的阶级问题非常严重。如果高级战士想看决斗表演,下级战士就得披甲上阵,用自己的性命和素不相识的另一名下级战士战斗。战败了会受到处罚被当众羞辱,战胜了也要趴在地上像狗一样讨好人家。
  巴达克就是个例子,他曾因一枚古铜色的勋章被判终身幽禁。他的哥哥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脸上也留下了囚犯特有的疤痕。即使后来巴达克成了战神,仍有很多人偷偷嘲笑巴达克脸上那道丢人的疤。
  而像艾莉这种名门望族的女孩就不同,她们一出生就注定是贵族。每天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战斗力也能轻易突破2000。她们的起点,很多赛亚人穷尽一生都难以企及。
  “下级战士本来就很卑贱。”艾莉冷冷的说。
  坎博尔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外,并未因此讨厌艾莉。他们出身不同,受到的教育也不同。或许在上等人眼里,他们这些下级战士连当炮灰都嫌脏吧?
  “但你也不要因此自卑。”艾莉突然话锋一转,伸手轻柔坎博尔的脑袋:“如果你努力的话,未必就不会打破常规。巴达克将军也是下级战士,可他的战斗力却超越了尊贵的贝吉塔王。”
  巴达克是下级战士饱受压迫的例子,但同时也是有志者事竟成最好的证明。
  坎博尔艰难地转过身,双眸凝视艾莉,手掌很自然很猥琐地放在艾莉修长圆润的大腿上:“你不会因为我是低级战士而看不起我吧?”
  “当然不会,我的门第之见没有那么深。”艾莉并没有察觉出坎博尔的真实意图,很单纯地说。可很快她的单纯就不见了,因为坎博尔的双手捏了她的大腿一下。
  “你的腿真好看,回去之后我给你定制一双蕾丝边的白丝袜怎么样?女孩子要懂得打扮,特别是你这样的漂亮女孩…”坎博尔知道艾莉怒了,于是疯狂作死。
  横竖都要挨打,豁出去了。
  艾莉娇躯颤抖,一脚把坎博尔的尾巴踩到金属墙面来回蹭。坎博尔的尾巴布满绒毛很柔软,却在金属墙面留下一堆刮痕。艾莉脚腕的铃铛晃动,传出‘叮叮’的脆响。剧痛袭来,坎博尔牙关紧咬愣是没发出半点声音,视死如归的模样。
  洒家这辈子,值了…
  三天后,行星那美克。
  绿色皮肤,长着一对触角的那美克星人们正在田间劳作。他们把某种树木的幼苗整齐插在水田,头戴斗笠就像插秧的农民。孩子在田间跑来跑去追逐空中飞行的昆虫,慈祥的老人手握拐杖坐在石块上聊天。
  行星那美克非常炎热,为了抵御热量昆虫们在坚硬的甲壳下进化出一层隔热细胞。这让它们的体型异常庞大,大型的昆虫甚至能长到五米长。那美克星人居住的房子也很古怪,由某种米白色的黏土构建。以坚固的半圆形居多,因为这里经常爆发地震。
  弗利萨军的情报很准确,那美克星的气候的确不适宜生存。尽管那美克星人的努力让气候有所改善,呿罗铭大火山还是经常喷吐烈焰。呿罗铭火山爆发只是个警戒信号,一旦这里的岩浆从山体滑落就会引起雪崩效应,这意味着那美克星即将迎来数万座火山所喷发的高温岩浆。行星那美克的土壤也很粗劣,养分少的可怜。这导致那美克星人播种的树苗很难存活,成功长成大树的概率不超过3%。
  “我感知到一股邪恶的能量正在逼近这里!”播种树苗的年轻那美克星人额头触角竖起,望向空中某个方向惊呼:“恐怖的家伙,这种能量威压我只从內鲁身上感受过!”
  “不,还有两股能量。”身材微胖的那美克星人凝望天空:“其中一股也很强,另一股可以无视。”
  他们目光所及的天空果然划过两道赤红色的长弧,砸落在距离他们非常遥远的山岩中。
  锋利尖锐的牙齿上下紧咬,年轻的那美克星战士们额头渗出冷汗,身体紧绷的像是弓弦。年幼的孩子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很乖巧地不再玩闹。
  “来了…那三股能量向我们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