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三十五章 宿命
  那巴怒喝,拳头狠狠砸向塞维尔的面门。塞维尔不躲不闪,看似无力的格挡却能轻易把那巴宛如雷霆的攻击力度卸掉。
  “奇怪,这老东西的战斗值仅有741点,居然能和那巴相抗衡?”贝吉塔饶有兴趣望着塞维尔的动作。
  “这叫以柔克刚。”布兰克捏了捏自己下颌胡须:“塞维尔是我族的天才,绝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打败的。”
  “是么?”质疑他的人是姬内:“拳头可以化解,能量弹呢?”
  话音刚刚落下,一道炸响在耳畔惊起。塞维尔被炸得焦黑,咧嘴吐出一口黑烟后头朝下栽落。
  “哼,该死的糟老头!”那巴吹散掌心硝烟,眼眸微眯扫视众人。伸出食指向前勾了两下,这是放马过来的意思。
  “那巴,等等。”贝吉塔取下脸上的探测器随手丢掉,伸出两根手指对准那巴的额头。蓝色光束闪烁,那巴脸上探测器也化为灰烬。他单手掐腰,飞向漂浮在人群中的姬内。
  迎面的卡纳亚星人波分浪裂,无人敢靠近贝吉塔十米以内。贝吉塔把盘在腰间的尾巴松开在背后摇摆:“没想到这颗星球居然有幸存的赛亚人。你叫什么名字?”
  “参见王子殿下。我叫姬内,巴达克上将的妻子。”姬内右手紧握抵在胸口,对着贝吉塔微微欠身。
  “巴达克上将还活着吗?”
  “活着。”
  “也即是说巴达克将军做了逃兵吗?”贝吉塔不屑地瞥了瞥嘴:“这样的将军会让整个赛亚民族蒙羞!”
  “不,巴达克他…”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曾被我父王授予上校军衔。”贝吉塔打断了姬内的话:“那么,姬内上校,你是否应该为国尽忠呢?”
  “殿下的意思是?”姬内柳眉微蹙。
  “我有一个弟弟…”贝吉塔沉吟片刻轻声说:“他叫塔布尔,是个低级天赋的废物,我把他发配到行星海冥。由于各种原因,我不能对他流露出太多感情,希望你能收留他。”
  “啊…这…”姬内有些不知所措。
  “拜托了。”贝吉塔脸上的高傲彻底消散,取而代之是商榷的口吻,甚至商榷中还掺杂着些许恳求的意味:“我会和巴达克将军说明,你点个头就好。”
  “不用说明了,我不同意。”冰冷的声音在贝吉塔背后响起,巴达克不知何时抵达。他把拉蒂兹夹在腋下,左手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卡卡罗特。
  “那个小孩是谁?”不远处,艾莉指着贝吉塔的背影问。
  “我说大小姐,你的战斗值比我高五倍还多,能不能从我背上下来自己飞?”回答艾莉的是坎博尔的抱怨,他用双臂夹着艾莉的小腿,艾莉也用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像只猫一样趴在坎博尔背上。艾莉的皮肤细腻光滑,像精美的玉。
  “嚷嚷什么?你就不能有点绅士风度吗?我受伤了哎!”艾莉可怜巴巴地抖了抖自己的小脚,晃动系在脚腕上的黄色小铃铛。
  “战斗力将近一万的人会被石头割伤?我信你个鬼!”坎博尔直接把艾莉从背上甩下来,严肃地望着那个长着尾巴的小孩:“现在不是你撒娇的时候,那个小孩是王子贝吉塔。”
  “贝吉塔?!”艾莉惊呼:“王子殿下来了行星卡纳亚?”
  “激动什么?你就不能有点强者风度吗?”坎博尔轻笑:“战斗值12092点,的确很强,但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
  “巴达克,你敢不尊王子的命令?!”那巴怒视巴达克:“你只是个下级战士,面见殿下还不赶快行礼?”
  巴达克冷冷地扫了那巴一眼,把拉蒂兹松开右掌抵在胸口,对着贝吉塔微微躬身。
  “照顾小殿下是你的荣幸!”那巴咧嘴一笑用命令的口吻说:“我和殿下还要面见弗利萨大王,由你来杀光这颗星球的人。十天后小殿下会送到你这里,敢照顾不周我饶不了你!”
  “饶不了我?呵呵…哈哈哈!王子殿下,我想你应该能感知到从我身上散发的能量威压吧?”巴达克突然仰头大笑:“这个礼节代表我向贝吉塔没落王室的哀悼。现在,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会残忍的杀掉你。”
  “你说什么?”那巴勃然大怒。
  “两条丧家之犬而已,加在一起战斗值还不足我一半高,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巴达克冷笑:“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子吗小废物。”
  “混账!”那巴的拳头狠狠砸向巴达克面门,巴达克从容躲避,一个肘击甩在那巴腹部。那巴腹部甲胄瞬间碎裂,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健硕的身躯不断颤抖。
  贝吉塔异常冷静,他面无表情静静凝望着巴达克,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贝吉塔…动手吧,杀了他们!”那巴将体内能量凝聚起来,肌肉迅速膨胀。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蓝色的光芒突然闪烁在那巴的胸口,轻易贯穿他正在跳动的心脏。那巴的身体为之一僵,艰难地扭头望向贝吉塔。
  那道能量是从背后射来的,贝吉塔对准那巴胸口的手指还没有放下,指尖飘散着青烟。
  “贝…贝吉塔…”那巴的身体剧烈颤抖,眸中布满血丝:“为…为什么…”
  心脏被洞穿,无尽的黑暗瞬间将意识吞噬。那巴从空中坠落,至死不知自己为何而死。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唯有巴达克例外。他用鼻孔看着贝吉塔,无情的讥讽。
  贝吉塔面无表情的转身,化作一道淡蓝色光弧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巴达克脸上的讥讽瞬间消失,他把卡卡罗特递给姬内,双手环抱胸前静静凝望着贝吉塔消失的方位,一言不发。
  “巴达克,你安然无恙呀?”姬内把额前的黑发顺到耳根,露出浅浅的笑容。
  巴达克把手放在姬内肩膀,仍旧凝望着贝吉塔消失的方位:“可怜的小子。或许…那美克星那个老东西说的话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