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三十九章 猎物
  艾莉的娇躯突然僵在那里,银牙紧咬怒视坎博尔:“你…”
  “我怎么了?”坎博尔咬下一块火鸡腿:“天马上就黑了,我要睡觉。尊敬的大小姐,没什么事您就先回去吧?”
  “你去死吧,我再也不理你了!”艾莉娇呵,愤愤地跺了跺小脚。玉手紧握成拳,系着蝴蝶结的棕色尾巴耷拉下来,大踏步走向船舱外。
  坎博尔把吃剩的骨头随手丢到铁质的垃圾桶里,拍了拍手对着艾莉的背影低声说:“呵…居然试探我。这丫头,古灵精怪的。”
  不再理会艾莉,坎博尔合上舱门略微热身,再度按下重力增幅的按钮。这一次的重力是12倍,突如其来的负压使坎博尔刚刚松懈的身体再度紧绷。
  “呼…”坎博尔深吸口气,甩了甩拳头趴伏在地做俯卧撑。
  天空已经彻底被黑暗笼罩,星空闪烁。卡纳亚星的污染并不严重,悬挂在空中闪烁的星星异常清晰。某种类似地球蟋蟀的巨型昆虫震动翅膀发出悦耳的声音吸引异性,不远处的蒿草丛内隐约能听见鼾声。
  章鱼状的宇宙船孤独的耸立在后花园,灯光透过圆形玻璃把周围照亮。坎博尔用一根手指抵在地上做俯卧撑,汗水流淌至鼻尖滴落在金属地板上。
  “98…99…100!”
  十分钟后,坎博尔用颤抖的右臂撑起身子,因为力竭趴伏在地。12倍重力下,100个俯卧撑几乎是坎博尔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我靠,这也太累了…”坎博尔双眸紧闭低声自语:“没想到在重力室里训练居然这么累,难以想象卡卡罗特和贝吉塔究竟付出了多少汗水…不行了…休息一下。不能急于求成,否则身体承受不住染上心脏病就麻烦了…”
  “铛铛铛。”宇宙船的舱门处又传来脆响。
  “谁啊?”坎博尔从地上撑起身,扭了扭酸痛的脖子走向舱门,按下开启舱门的红色按钮。
  “嗨!”挎着单肩包的艾莉出现在坎博尔视野中,她戴着一顶缝有熊耳朵的帽子:“我们出发吧?”
  “你怎么又来了?”坎博尔有些疑惑:“出发?去哪?”
  “逛街呀,我接受你的邀请。”艾莉伸出玉手握住坎博尔的手腕:“对不起嘛,你原谅我好不好?左圣国的西都很繁华呢,我们可以…喝一杯咖啡,再…再吃点好吃的…”
  她并未生气,刚才愤愤离去只是在收拾逛街用的行礼。
  坎博尔咧嘴轻笑,歪着脑袋上下打量艾莉,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走吧,我请你吃烧烤蛤蟆。”
  “我要喝香槟酒…”
  坎博尔和艾莉飞上天空,夜风吹拂,带起坎博尔的黑色长袍和艾莉的淡紫色双马尾。
  “你可以把高跟鞋脱掉,我不会嫌你脚臭的。”坎博尔捏住鼻子,伸出右手在鼻前扇动两下轻声说。
  “我为什么要脱鞋子?”
  “一有空闲你就会把鞋脱下来放在一边,由此可见你并不喜欢穿高跟鞋。在我面前不必拘束,你已经很漂亮了。”
  “嘻嘻…”艾莉心中颇为温暖,猫着腰把鞋子脱掉随手丢弃,露出两只穿着白丝袜的小脚。
  高跟鞋从空中坠落砸进某处蒿草丛,短暂的寂静后蒿草丛被某人扒开:“谁啊,大半夜不睡觉从天上往下扔东西?”
  ……
  左圣国西都,某个偏僻的城市街角内。
  十几名衣衫褴褛的男孩背靠背坐在一条肮脏的破芦席上,单薄的芦席根本无法阻隔地面的潮湿。他们面无表情脸庞干瘦,显然营养不良。
  他们生于社会底层,绝不是什么好孩子,在这里蹲守等候路人经过。用刀子威胁那些路人交出钱财,威胁漂亮的女孩献出身体。因为他们,每到深夜街上就空无一人。
  躲在角落的男孩趁黑从怀中掏出一块干瘪的肉块,警惕地环顾四周后小心翼翼地塞进嘴里咀嚼。
  “小王八蛋,你吃得很香啊?”一只手突然搭在他的肩膀,那是个略微年长些的男孩。他是这群男孩的头儿,好勇斗狠是西都最大帮派‘兴圣帮’的人。他今年十七岁,却已经用生锈的铁剑砍死四名与他年纪相当的男孩。
  “老大,我错了!给…这些都给你…”偷吃肉块的男孩惊恐万分,把怀里的破包袱解下来塞给那个男孩头儿。
  回答他的是无情的拳头。男孩头儿用左手揪起他的头发,右手紧握成拳狠狠砸在他脸上。他被砸得头脑眩晕视野血红,一头扎进肮脏的淤泥里。
  “打死他,打死他!”附近的男孩非但没有阻拦反而激动的挥舞拳头,似乎在观看什么有趣的表演。
  男孩头儿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话又往他头上踹了几脚,从地上抄起一块砖头狠狠砸在他的太阳穴。
  砖头断裂和颅骨碎裂的声音同时传出,他的双腿剧烈地抽搐一下没了动静。白色的泡沫从他嘴角流出,殷红鲜血顺着破损的颅骨向外流淌与地上的淤泥掺杂在一起。
  没有人同情他,他们这种低贱的家伙死再多也不会惊动官府。男孩们都在起哄,望向那个男孩头儿的目光更加尊崇。想在这种地方混必须要狠,否则他们连生存的资格都没有,而那个男孩头儿无疑是他们之中下手最狠的。
  “他妈的,敢私藏吃的。”男孩头儿大声咒骂,把抢来的干瘪肉块吞进嘴里:“再有哪个蠢货敢私藏吃的,老子一刀劈了他的脑袋!”
  就在这个时候,靴子踩踏积水的声音在漆黑的街道尽头响起。蹲守在这里的男孩们立刻警觉起来,抽出五花八门锈迹斑驳的武器等候男孩头儿的命令。
  左圣国贫富差异极大,穷人根本穿不起靴子,从这里经过的家伙肯定是个富豪。
  富豪可不常见,有身份的富豪通常会随身携带一笔不菲的资金,这些钱足够他们挥霍几个月。现在是深夜,这里又是偏僻的街角,有人死在这里根本不会引起外界的注意。
  “猎物来了!”男孩头儿也露出激动的神色,从腰间抽出一把生锈但锋利的佩剑:“都给老子埋伏起来,今晚抢了他拿到钱,明晚我们就去找几个漂亮女孩快活快活!”
  一群男孩都面露与年纪完全不符的贪婪和淫邪,迅速分散到街道两侧,动作娴熟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