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四十一章 强项城主
  背着破布袋的两个男孩也注意到了坎博尔,他们把破布袋放下摸向腰间武器,稚嫩的双眸中满是杀机。
  破布袋里是西都副城主儿子的尸体,消息泄漏他们就完了。坎博尔必须死,要怪只能怪他大半夜不睡觉跑来公墓找刺激。
  “你们是?”坎博尔双手掐腰走向那两个男孩,毫无防备。
  “晚上好。”其中一个男孩笑着举起右臂对坎博尔打招呼,他怕坎博尔看出端倪突然逃走。
  “深更半夜你们来公墓做什么?”坎博尔大咧咧走向那两个男孩,笑着调侃:“不会是杀了人,用布袋扛到这里准备掩埋证据吧?”
  “呵呵…大哥你真会开玩笑。”男孩露出难看的笑容,步速徒然加快。
  “坎博尔,你答应送我的礼物呢?”被晾在一边的艾莉气愤跺脚:“你又骗我!”
  “等我一下。”坎博尔头也不回,笑吟吟看着那两个男孩:“我发现两个杀人犯!”
  “弄死他!”男孩们再不掩饰什么,两把锋利短刀如毒蛇般刺出。想象中血肉模糊的场景并未出现,短刀狠狠刺在坎博尔身上细腻的黑色长袍上传出一道脆响,火花闪灭,恰如用短刀劈砍金属传出的声音。
  “啊!坎博尔,小心!”艾莉吃了一惊,穿着白丝袜的小脚轻点在鹅卵石上。鹅卵石化作一团齑粉,艾莉借力闪现到坎博尔面前。
  “两个男孩而已,我能应付。”坎博尔轻笑:“他们还是孩子,别下杀手。”
  “少废话,想杀死你的人也叫孩子吗?”艾莉双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探出,轻易将那两个男孩手中短刀砸落。
  两个男孩尚未从手腕的剧痛反应过来,一只穿着白丝袜的小脚从左侧踢来带起震耳的破风声,狠狠踹在他们脸上。他们被踹翻出去,身体在空中转了两圈狠狠砸在地上。
  艾莉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这两个男孩早已变成一堆烂肉。
  “这么小就敢拿着刀杀人,左圣国的法律都是狗屁吗?”坎博尔皱眉望着趴在地上那两个男孩,他们背上沾满鲜血。
  血不是艾莉打出来的,而是从他们背的破布袋里渗出来的。
  “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们?”艾莉抬起右掌,淡蓝色的能量迅速在掌心凝聚。
  “如果我们也生在左圣国西都的贫民窟里,现在恐怕正拿着刀蹲在街角抢劫呢。这里的穷人连饭都吃不上,他们也是被生活所迫。”坎博尔同情地望着地上的男孩,突然话锋一转:“既然他们生活的这么艰难,我们当然要杀死他们让他们解脱。但不是现在,我们要带着他们去一趟城主府。呵呵…又是兴圣帮。如果不拔掉这颗毒瘤,西都每年不知道要枉死多少人。”
  “这些家伙的死活关我们什么事?我们不杀他们已经足够仁慈了!”艾莉有些不满:“你说过要陪我泡脚、吃饭喝香槟酒的!”
  “急什么,以后再想出来玩我都陪你。”坎博尔打了个响指,他身上的黑色长衫诡异地蠕动起来化作一团黑气。黑气越聚越多缠绕在坎博尔身体周围,当黑气散去,坎博尔已经穿着弗利萨军制式战斗服。
  “这是什么?”艾莉伸出玉指在黑气上点了一下,被她手指点到的地方泛起涟漪就像一团黑色的水。
  “把丝袜脱掉。”
  “滚!”艾莉以为坎博尔又在调戏她。
  “这团黑气叫黑影吞噬刃,千变万化。你不喜欢穿鞋,只穿袜子走路袜子很容易脏。我把黑影吞噬刃送你,它幻化出的袜子绝不会沾染到灰尘。”坎博尔把那团黑气递到艾莉面前:“现在它归你了,跟我一起去城主府。”
  “真的假的?”艾莉把那团黑气捧起,眼睛亮亮的。黑气的触感很奇异,摸起来像一团固态的水:“这东西一定很珍贵吧?”
  “当然珍贵。你吻我一下,否则我反悔了。”坎博尔坏笑。
  “你想得美!”艾莉俏脸羞红,直接把那团黑气甩给坎博尔:“什么破东西,我才不稀罕!”
  坎博尔没料到艾莉会这么激动,伸出右掌接过那团黑气有些手足无措。
  艾莉银牙紧咬走向坎博尔,玉手紧握成拳。光洁额头上隐约可见青筋耸动,似乎颇为愤怒。
  “我只是开个玩笑嘛…”坎博尔下意识后退,把胳膊挡在身前。
  艾莉把他的胳膊扯开,然后踮起脚尖在他脸上蜻蜓点水地一吻。
  ……
  左圣国西都,城主府。
  西都城主名叫帕米仑,他刚正不阿两袖清风,把自己的官俸全部捐献给贫穷灾民,是个难得的清官。
  帕米仑曾写信给国王,痛斥国王骄奢淫逸。国王勃然大怒把他逮捕入狱判处死刑,当天就有几万百姓在王宫门口发动抗议,要求国王释放帕米仑。迫于舆论压力,帕米仑被废除官爵无罪释放,左圣国的诗人赞誉他为‘强项城主’。
  帕米仑被裁撤后,新任的西都城主频繁遭到刺杀。西都数千百姓发动武装叛乱,局势动荡。不得已,国王宣布恢复帕米仑的城主爵位。短短半个月,帕米仑迅速掌控西都局势,使西都恢复往日繁华。
  ‘你若有冤情,想死的话就去告知官府,因为官府里的人为钱卖命。你若想讨回公道便也去告知官府,寻找一个叫帕米仑的人。他会帮你伸张正义,哪怕欺凌你的人是国王。’一首诗里是这么写的。
  可惜帕米仑身居高位,绝不是想见就能见得到的。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自己所散发的光芒,根本不足以照亮这漆黑的世界。造成左圣国贫富差异巨大的是法律,法律背后站着不可撼动的利益群体。谁敢更改法律就会被这些利益群体视为眼中钉,帕米仑只能眼睁睁看着富人用钞票寻欢作乐玩弄女人、穷人成群地蹲在贫民窟里啃死去同伴的尸体。
  帕米仑无力改变这个世界,他为此忧心不已,五十岁就满头白发。此时他正抽着一根劣质烟卷,捏着钢笔趴在办公桌上笔走龙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