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四十七章 靖
  士兵扯掉手榴弹的保险拉环,手榴弹冒起黑色的烟甩向坎博尔。艾莉小脚轻点地面,借力跃起在空中旋转。淡紫色的长裙飘舞,像一只瑰丽的蝴蝶。她摇曳着从空中坠落,小脚轻轻踩在手榴弹上,手榴弹在瞬间被踩扁,化作一团烟花炸裂。
  艾莉从浓重的硝烟中飞射而出,由于速度太快在空中留下道道残影。丢出手榴弹的士兵根本来不及反应,颓然倒地,笔挺的黑军装上多出一个窟窿。
  那是心脏的位置,还在升腾青烟。他的心脏被洞穿,剧烈抽搐双腿在地上乱蹬,越来越多的血液从伤口流出浸润衣衫。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城主府的每个角落,脱离枪膛的子弹活生生被艾莉的手推得向后倒飞,子弹平钝的尾部撞烂击发器、枪管,然后洞穿扣动扳机那人的胸膛。城主府花费重金制备的四孔多发式火枪在0.01秒内变成废铁,精锐的军人们长眠在他们负责守备的地方。
  艾莉闪现到坎博尔面前,系在脚腕的铃铛开始剧烈晃动。高速移动所附带的惯性,使得铃铛内的铜制珠子在铃铛表面留下一个洞,如子弹般射出嵌在城墙内。城墙发出一道脆响,密集的裂缝向外蔓延。
  徒手杀死三百名训练有素的士兵,艾莉身上却没有沾染半滴血液,淡蓝色的裙子依旧纤尘不染。
  “呀,我的小铃铛!”艾莉蹲下身,下巴放在膝盖上,双手捧起只剩外壳的黄色铃铛,眸中湿气酝酿。系着蝴蝶结的尾巴耷拉下来,可爱得让人想揉捏,完全无法想象她其实是个冷血的杀手。
  趴在七楼栏杆上的帕米仑脸色剧变,没有丝毫迟疑地飞向空中。他牙关紧咬在掌心凝聚出一团能量,狠狠甩向脚下的办公楼,留在办公楼内穿着黑西装的手下们被他炸成灰烬。玻璃在瞬间碎裂,三十米高的办公楼轰然倒塌。藏在办公楼内的白色粉末铺天盖地,彻底遮挡住天空与视线,帕米仑趁乱全速逃亡。
  这些白色的粉末都是毒品,价格昂贵。很多人为了吸食一口这种毒品不惜倾家荡产,帕米仑也因此赚的盆满钵溢。
  帕米仑狼狈地向某个方位逃遁,青筋在脖颈处耸动。这个看上去年迈体衰的老头在此刻爆发出无以伦比的速度,劲风将他所过之处的树木刮得拦腰而断。
  贩毒、养贼自重,这种事传出去足以让任何人身败名裂。但帕米仑毫不为此担心,他对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名声非常自信。世人会认定有人在迫害他,认定是他不肯和那些贪官污吏同流合污才落得如此下场,和他作对的人反而会遭到质疑,被舆论所谴责。
  所谓名利,名即是利。有人终其一生为钱财地位,也有人终其一生为名望声誉。声誉看不见摸不着,有时却比刀剑更管用。
  “那两个家伙究竟是谁?”帕米仑低声呢喃眉头紧锁。他为官一向八面玲珑很少得罪人,城主府破败不堪墙上结满爬墙虎,复仇和劫财都不可能。
  那两个家伙武艺高强,强者走到哪里都会受人尊敬地位崇高。不去享受生活却来冒险攻击城主府,动机是什么?这可是触犯法律的!
  “动机是什么?总不能是打击盗版伸张正义把?那也太儿戏了。”
  “继续猜,已经快猜到了。”戏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坎博尔双手环抱胸前正笑眯眯看着他。
  “小王八蛋,我跟你拼了!”帕米仑吃了一惊,怒吼着凝聚出一团能量甩向坎博尔的面门。他一副拼命的架势,身体却向后方暴退。
  坎博尔双臂交叉挡在身前,能量轰然炸裂,空中亮起一团淡蓝色的蘑菇云。坎博尔的视野被阻隔,身上的黑色甲胄升腾着袅袅青烟。
  片刻的迟滞,帕米仑已经飞出万米之远。体内能量毫无保留地释放而出,把坎博尔远远甩在身后。他扭头看了一眼脚下,嘴角微微上扬:“哼,蠢货…”
  “攻击城主府只是找乐子而已,一天不战斗我就觉得无比憋闷。”坎博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他掏了掏耳朵轻声说:“你的攻击威力不大,声音倒是挺响的。”
  “啊…”帕米仑停在半空,望向坎博尔的目光仿若在看恶魔。
  “跟我来吧。好好配合我,不会杀你的。”坎博尔拍打帕米仑的肩膀,脸上始终保持浅笑:“战斗值427,还不错,但不是我的对手。”
  帕米仑眼角抖了抖,挣扎片刻选择放弃抵抗。短暂的交手,使他清楚意识到了双方实力的差距。
  坎博尔转过身背对帕米仑,没有丝毫防备门户大开:“不要尝试在背后偷袭我,没用的。”
  帕米仑眼眸微眯,默不作声地跟在坎博尔身后,像是坎博尔的秘书或者侍从。
  “你把白粉藏在哪?”坎博尔率先飞向城主府的方位。
  “都在办公楼里,办公楼已经被我炸掉。”帕米仑如实回答。
  “你知道自己犯下的罪行多么严重吗?”坎博尔轻声说:“要判诛九族的,你的妻子、儿女、朋友都会被押赴刑场,吊死在绞刑架上。你的尸体会躺在城主府大门外被人们肆意践踏,千百年后还会有人记得你是个奸贼。”
  帕米仑脸色略有些发白,没有人真的不怕死。
  “不要害怕,乖乖听我的话,我会出面保全你的家人。”坎博尔宽慰。
  “是…求您救我…”帕米仑哀求,白发苍苍身材佝偻,看上去非常可怜。但很快他就变得狰狞,因为他的手掌已经抵在坎博尔背心,成功凝聚出一团压缩到极致的能量。
  “还敢耍花招?找死呢?”坎博尔冷冷地说。
  “要死的人是你!”帕米仑怒喝,掌心能量轰然炸裂。
  爆炸点距离坎博尔太近,坎博尔身上甲胄瞬间碎裂,背心处一片焦黑。坎博尔缓缓转过身,无奈地摇了摇头:“愚蠢的家伙,还想做无谓的抵抗…吗?”
  声音变得颤抖,殷红的血液从坎博尔的嘴角淌落。他显然受伤不轻,却面带笑容似乎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