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五十三章 召唤
  种族:赛亚人(低级天赋)
  称号:卑鄙阴谋家
  名字:坎博尔
  阶级:无
  等级:586/100(可晋级)
  特殊天赋:【飞行】(1/1),【帅】(1/3)。
  坎博尔闭上双眸,抓住艾莉的尾巴让艾莉带着自己飞。他在脑海中切换出大反派系统,毫不迟疑地选择晋级。
  等级所显示的数值开始跳动,定格在486。同时阶级所显示的‘无’更变为(1/100)。
  “我靠,有没有搞错?”闭着双眸的坎博尔低声臭骂:“100点战斗值等级才提升1级,10000点战斗值才能晋级一次。这垃圾系统居然让我晋级100次?那特么可是100万点战斗值啊!”
  100万战斗值是个什么概念?大反派的支线任务每年能获得36500点战斗值,单凭支线任务的话,他需要27年时间,战斗值才能突破100万。
  坎博尔连续晋级五次,阶级由(1/100)增长为(5/100)。
  “阶级(5/100),完成隐藏任务目标,解锁天赋:【能量吸收】。获得技能:【黑帝天明闪】,天赋点:2。”
  “【能量吸收】,遭受能量弹攻击时可吸收能量弹部分能量,当前吸收比例:1%(1/5)。”
  “【黑帝天明闪】,大范围攻击性技能。杀伤力极强,每次施展有小概率恢复自身20%最大体力。”
  “嘿嘿嘿…”坎博尔咧嘴轻笑,像一个猥琐的老淫棍。
  “这家伙又怎么了?”艾莉看了看拽着自己尾巴双眸紧闭的坎博尔,一头雾水。坎博尔身上突然升腾黑气,两条由黑气凝聚的黑龙盘旋交错互相吞噬对方。更多的黑气自坎博尔体内升腾,遮挡住艾莉的可视范围,艾莉不得不停在半空。她甩了甩尾巴,紧握她尾巴的坎博尔像摆钟一样晃动,仍旧双眸紧闭,仿若梦游。
  黑气中,艾莉隐约能看见坎博尔的侧脸。她突然有种幻觉,仿若神话中的白马王子站在她面前。
  坎博尔把仅有的天赋点全部加在特殊技能【帅】上,本就锋利的侧脸变得更加锋锐。眉宇间透着一股邪气,仿若黑暗帝国的君主降临。
  划开抽奖界面,古铜色的转盘旁多出一个系统商店。商店中悬浮着一根玻璃管,玻璃管内是绿色的液体和一枚绿色的种子。下面写着一排小字:栽培人种子,售价1粒/100战斗值。
  转盘下方多出一颗骷髅头,咧着嘴对坎博尔傻笑,黑色的窟窿里冒着淡蓝色的幽火。坎博尔在这颗骷髅头上敲了两下,骷髅头颤抖着张开只剩骨架的嘴:“需要升级转盘吗?代价是扣除30000点战斗值。”
  声音沙哑异常,像是哄骗诱拐无知孩童的老巫师。
  “30000战斗值?这么贵的吗?”坎博尔皱眉,迟疑片刻对那骷髅点了点头:“来吧,我升级转盘。”
  “升级失败,可用战斗值不足。”骷髅摇了摇头,系统界面上弹出一个窗口。
  当前战斗值:58641,可用战斗值为:8641。(晋级所占用的战斗值已锁死,不可消耗)。
  坎博尔关住弹出的窗口,手指在连抽十次的骷髅头上轻轻按下。锈迹斑驳的指针缓缓旋转,承轴摩擦传出尖锐仿若指甲抓过黑板的声音。
  各种古怪的东西从转盘上掉落,有琥珀色的圆形珠子、淡紫色的小铃铛、黑色的坚硬护腕。
  “抽奖完成,获得反馈战斗值300点,龙珠三星球模型×1,坚固的铃铛×1,超高负重护腕×1,解锁黑帝禁军召唤权限。”
  “黑帝禁军:破坏即是创造,黑帝从沉睡中复苏之时,便是我们崛起之日。遵从黑帝的召唤,心怀怜悯的魔王终将统帅我们步上世界之巅!”
  单兵战斗值:100。
  等级(1/100)。
  特殊技能:【不死之身】、【融入黑暗】、【飞行】。
  坎博尔缓缓睁开双眸,茫然地抱着怀中的护腕、三星球模型和紫色铃铛,他并未理解黑帝禁军是什么意思。
  “黑帝禁军是尊奉黑帝一切命令的仆人,当黑帝召唤时他们就会出现。任何时间,任何有黑暗存在的地点。”冰冷的女声系统在坎博尔脑海中响起。
  “坎博尔,你怎么了?”艾莉伸出玉手在鼻前扇动,可从坎博尔身上升腾的黑烟根本无法被风驱散。
  “黑帝禁军?”坎博尔低声呢喃,随手把掌心的淡紫色铃铛甩给艾莉:“这枚铃铛非常坚固,你可以把你脚腕的破铃铛丢掉了。”
  艾莉敏捷地接住,捧在手心仔细查看。铃铛表面纹有某种奇异的图案,正如坎博尔所说坚硬异常。轻轻晃动就发出非常悦耳的声音,清脆且玄异,简直让人陶醉。艾莉眼睛亮亮的,爱不释手地把玩:“坎博尔,这是你专门给我买的呀?”
  坎博尔没有理会艾莉,从空中落在已经变成荒漠的地面。刺目阳光照耀,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艾莉也跟着落在地面,玉腿上的黑色丝袜蠕动化作一条毛毯。她一屁股坐在毛毯上,轻轻解开脚腕系铃铛的红绳。
  “黑帝禁军,遵循本帝号令…”坎博尔嘴巴微张发出非常低沉的声音,他倒映在黄沙上的影子诡异蠕动。身着黑色大氅的战士从影子内钻出,纷纷半跪在坎博尔面前。
  这些战士只有一个眼睛,闪烁着令人心悸的红芒,眼眶呈V字型。身材挺拔,动作整齐划一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风吹动他们身上的大氅,却看不清大氅下所掩藏的躯体,被浓郁的黑气遮挡住了。
  “这是什么?”艾莉把新铃铛串好系在脚腕,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起身。她光着脚走到坎博尔身边,伸手拍了拍跪在坎博尔面前一名战士的肩膀。质感很硬,战士身上的黑色大氅分明能被风刮起,却硬得像是石头。
  “是只遵从我命令的仆人。”坎博尔轻笑:“只要有黑暗,我就能源源不断地召唤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