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五十四章 超负荷
  “这么神奇?”艾莉在黑帝禁军身上敲敲打打,像是在路边挑拣西瓜:“从影子里钻出来?超能力还是高科技?”
  坎博尔没有回答,双臂向后张开飘在半空,头发飘荡就像泡在水里。黑影缠绕,隐约能听见类似龙吟的声音。跪在地上的黑帝禁军们纷纷站起,双臂后甩。三根锋利的钢爪从黑色的护腕内弹出,阳光也无法驱散钢爪的诡异黑芒。
  良久,坎博尔徐徐落地,仰头吐出一口浊气:“艾莉,你试试攻击他们。”
  “哦。”艾莉点了点头,手掌摊开对准一名黑帝禁军的头部。黑帝禁军的头颅轰然炸裂,失去头颅的躯体化作一团黑气升腾。
  被一击秒杀,这些黑帝禁军似乎非常脆弱。
  飘在空中的黑气凝聚在一起,被打散的黑帝禁军迅速恢复,徐徐落地。V字型的眼眶中再度闪烁起凶戾的红光,丝毫没有受损的迹象。
  “嘿嘿嘿,果然是不死之身…”坎博尔颇为满意,摊开手掌凝望着掌心:“不知道黑帝天明闪的威力怎么样?”
  “黑帝天明闪?什么东西呀?”艾莉像只刚刚长出牙齿的小奶猫,对什么事都很好奇。
  “我的绝招。”坎博尔轻笑,双臂交叉双腿微弓:“让我来试试…”
  黄色的火花在脚下闪灭,沙土被火花劈出密密麻麻的小坑。坎博尔的肌肉迅速膨胀,青筋耸动。一股无与伦比的压迫感笼上心头,艾莉俏脸苍白颤抖着向后退却:“天呐…好强!”
  艾莉吃了很多精神果,战斗值几乎与坎博尔相当。可她从坎博尔身上嗅到了恐怖的气息,这种气息她只感受过一次。那是多年前,长着犄角的恶魔亲自给艾莉佩戴勋章。恶魔身上也散发着这种恐怖的气息,代表着实力相差巨大。
  “哈啊啊啊!”坎博尔怒吼,双臂同时向前斜劈。两道黑色的能量匹练呈十字型轰向前方,被击中的黄沙在瞬间化作气体。黑色的十字斩贯穿行星卡纳亚的地壳、液态层、直达地核,又从地核的位置贯穿液态层、地壳,轰向无尽的宇宙,连续击碎数块陨石后逐渐消失。黑色的蘑菇云在爆炸的地方冒起,声势骇人。
  不过有点小,被击中的范围只有一个点,像是蚂蚁挖出的洞。蘑菇云也很迷你,比艾莉的新铃铛略大一点。
  “这…就完了?”艾莉蹲在坎博尔身后死死捂着耳朵,等了半晌却没动静。
  坎博尔一动不动,保持着轰出黑帝天明闪的动作。他召唤出的黑帝禁军如水般融化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切…我们走吧。”艾莉坐在沙堆下巴枕着膝盖,黑影吞噬刃变成两条黑色丝袜穿在腿上。她把串好铃铛的丝带系在脚腕,站起身猫腰整理圆润大腿上的袜带。
  坎博尔仍旧一动不动,仿若石化了一般。
  “你怎么了?”艾莉轻轻拍打坎博尔的肩膀,坎博尔一头栽倒,身体紧绷。
  艾莉吃了一惊,旋即又露出不屑的笑容,双腿微弓跃起飞上天空:“终于死了?再见。”
  她以为坎博尔又在故技重施作弄她,离开的非常干脆。广袤的荒漠上只剩趴在地上的坎博尔,肌肉肿胀身体僵硬,脸贴在黄沙上一动不动。尾巴上的绒毛根根竖起,钢铁般坚硬。
  这绝不是装出来的,坎博尔体内所有能量都在施展黑帝天明闪的一瞬间彻底消耗。为防失手把行星卡纳亚毁灭,坎博尔故意压缩了黑帝天明闪的攻击范围,这会使施展黑帝天明闪需要的能量大幅减少。可即使如此坎博尔还是被榨干了,心脏近乎衰竭。他失去了意识,心脏以极慢的频率跳动。
  风吹散寂寥的黄沙,逐渐把坎博尔掩埋。
  “喂,别装了,有意思吗?”艾莉折返回来,用脚踢了踢坎博尔的小腿。
  ……
  左圣国西都、圣战之堡。
  圣战之堡已经消失了,坚硬的大理石、白瓷砖都变成脆弱的灰块,风一吹就化作粉尘。
  布兰克和大臣们正在召开紧急会议,他们穿着笔挺的军装礼服,却像落后山村里的老头一样直接坐在地上。
  到处都是沙尘,原本被蔚蓝色海洋所覆盖的行星卡纳亚已经彻底变成水资源枯竭的死亡行星。大臣们渴的口干舌燥,更别说洗澡,一个个都蓬头垢面。
  布兰克习惯性的摸向胸口,却未能从胸口的口袋里取出香烟。一向不出席任何会议的塞维尔居然也在场,骂骂咧咧地抱怨自己的酒厂没了。
  “不要犹豫了,坐宇宙船离开吧。”巴达克双手环抱胸前闭着眼睛走过:“精神树的种子已经发芽,除了传说中的界王神,无人能逆转这颗星球崩溃的命运。”
  行星卡纳亚由地核向外都是沙子,因为惯性的缘故暂时凝聚在一起,崩溃只是迟早的问题。植物没有养分就意味着死亡,植物的死亡就意味着没有新的氧气补充,很快就会有人因窒息而死。
  能坐宇宙船离开的注定只有少数人,除却自己人,巴达克只想带走布兰克和塞维尔。至于行星卡纳亚上的百姓甚至坐在布兰克面前的大臣,他们在巴达克眼中已经死了。
  “是啊,我们赶快离开吧。”塞维尔在自己膝盖上拍了一巴掌表示赞同:“没有酒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生不如死…简直生不如死!”
  “这里的百姓怎么办?难道他们只能等死?”布兰克皱眉,他称不上是个好人但也不坏。
  “你管他们做什么?”塞维尔据理力争:“那些贱民死了就死了,整天为口吃的像狗一样生存,还不如死了痛快,算得上是一种解脱。”
  “不行,我绝不能抛弃左圣国的子民!”布兰克直接否定塞维尔的话,义正言辞像个舍己为人的英雄。
  “好吧,那我们留下看看还有没有办法。”塞维尔点头答应颇为干脆:“我是天才,凭我的本事,足以在两天内用废铁造出可容纳上千人的宇宙船。如果有适合的行星,用这搜宇宙船分批转移势必能救下几万人。”
  “好。塞维尔,我命令你立刻着手打造宇宙船。我们剩余的铁不多了,你要抓紧一切时间。”布兰克沉吟片刻对着塞维尔下令。
  “是。”塞维尔郑重地点了点头。
  “好了,不要再浪费宝贵的时间。你们都要遵从塞维尔的命令,现在就开始吧。”布兰克从地上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尘,背对大臣们望着化作灰烬的圣战之堡,浑浊的眼眸中满是惆怅。
  这就是亡国的感觉吗?
  没有任何国家长盛不衰,左圣国也终有覆灭的一天。比起首都被义军攻破,躲在王宫内亲手挥剑砍死妻子儿女的亡国之君,布兰克已经很幸福了。
  就在这时,塞维尔双掌握在一起从背后对布兰克发起攻击。布兰克措手不及,塞维尔的攻击正中布兰克头顶。布兰克当场昏迷,如筛糠般瘫软。
  “来人,把他丢到宇宙船里。”塞维尔拍打双手,再不复平日的邋遢疯癫:“磨磨唧唧,不赶快离开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欣赏沙漠美景吗?”